<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81章 圣女 上
    飘香楼!

    这是烟花之地,青楼小巷里最为出名的存在。』天『籁小』说WwW.⒉

    不得不说,能将这个做成天下第一的青楼,有着最为出色的花魁,其人能为自然不会让任何人去小觑。当然,更多的人还是在意这座楼里的姑娘们是如何的出色,如何的勾人。

    自言自语中,岳缘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个飘香楼的不简单。

    能在这种局势下,能在蒙古人的统治下仍然安然无恙的存在,可以在大都里成为第一青楼而不惧其他的挑战者,由此可见这里面的不简单之处。

    立于危墙之下,却仍然挺拔自昂,谁能否认?

    外表看不出来,但内里只怕早就用无数的鲜血才能造就这样的局面来。

    在这世界上,只有两个门派能将女人的优势利用的淋漓尽致。一者是自语正道魁的慈航静斋,另外一者便是她们的死对头阴癸派。只不过两者在经过了这么多的灾难后,已然没有了曾经那般恐怖的威势。

    譬如现在哪怕慈航静斋明明白白的走出来,可挡在她们最前面的便有一个武当,就会让她们极为为难。

    但问题是这群女人向来是喜欢用大势压人,用话语来惑人的存在,虽然困难,倒也不算是大问题。毕竟说起来,比较起隋唐时期,慈航静斋已经被岳缘削弱了太多太多。

    这个差点彻底毁灭在他手上的门派能够好不容易重新有胆子走出山来,在岳缘看来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至于阴癸派……

    看这局势,恐怕要比慈航静斋混的更为的差。

    不提在北方大漠出现了一个庞斑,单单在中原江湖上现在就容不得她们来撒野,更不用说向来便存在人心的正邪对立了。

    “……”

    沉吟半晌,岳缘决定要好好探查这个飘香楼。

    他有一种直觉,这飘香楼应该就是贞贞口里的那个由白清儿创建的负责刺杀的青衣楼,但只怕这其中的局势远远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简单,要更为复杂。

    白清儿出自阴癸派,当初虽是背叛阴癸投靠于他,成为纯阳门下。

    可从根底来说,白清儿终究是出身阴癸派,她的一身武学都是出自阴癸派。以岳缘对这个白清儿性子的了解,她只怕在面对婠婠与祝玉妍的情况下,更多的还会瑟瑟抖吧。

    微微眯着双眼,岳缘脑海里不断闪烁过曾经埋藏在思想深处的一些东西。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绝境之下,尤其是面对明空的震慑与灵鹫宫的压力下,阴癸派不会放弃绝境中唯一存在的希望。

    她们的这个希望便是白清儿的青衣楼。

    有时候岳缘在思索,是他心软了没有太多在意,还是这命运让两者有了喘息的机会?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的西游之计划的失败,让两者在绝望中有了翻身的机会。

    沉默躲藏了这么多年的慈航静斋已经有传人出山了,那现在的魔门阴癸派呢?

    她们会在哪里?

    想到这里,那么问题来了。

    现在的青衣楼究竟还是原本创立之初的青衣楼,又或者是成为了阴癸派藏身之处的青衣楼?

    青龙会,青衣楼和悦来客栈。

    这三者间,岳缘现在只能寻出后面两者的踪迹,至于青龙会太过神秘,哪怕是当初的卫贞贞也不知道其中多少。过了这么多年,这三者间关系有没有改变?

    他们的初衷,是否早已不存?

    在岳缘看来,只怕这三者中唯一没有改变过多少初衷的只有悦来客栈了。至少,岳缘曾经还记得那在客栈中所见到的一幕幕。

    而且他的出现已经让慈航静斋有了动作,更是让蒙古人都有了计划,但魔门呢?

    就此躲藏着不出现?

    这可不是他所了解中的魔门啊!

    “不管你们是否出现了变化,但是时候该做出符合自己存在意义的事情了!”

    放下手中信纸,岳缘的目光落在信纸上面的内容上。青龙会隐藏的太深,想要寻找其实在是太过困难,那么还是先将那行走在世间的两者身上下手吧。

    不过眼下间……

    唔!

    差点忘记了一件事情。

    这光明顶还有其他的事情一直没有去做。拿到那封绝笔信,然后去少林寺拿人,再去冰火岛拿屠龙刀的时候顺便将金毛狮王带回来。

    这样做想来我岳缘还是很讲理的。

    用武力自然可以,只不过采取这么多的手法,为的便是减少在明教起事后,某些门派专门来拖后腿。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有时候要更为的可怕。

    因为在岳缘的印象中,这群江湖正道门派大多数的时候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很快。

    岳缘便招来几个明教高层,直接在杨逍的房间床铺下打开了贯通整个光明顶地下的地道入口。

    ……

    与此同时。

    大都。

    飘香楼。

    三楼,雅间。

    当那女子推门而入后,小郡主赵敏与苦头陀两人便认定了出现在眼前的绝色女子便是这飘香楼里名震大都的花魁。

    “抱歉,让两位久等了!”

    踏入房间后的第一句话,便是一种身为主人招待客人的招呼。走在凳子前,女子挥手扫了下凳面,然后安然下坐,随后这才摇着轻罗小扇,笑望着小郡主赵敏。

    第一次进入青楼的小郡主赵敏自然是不明白有什么不妥,可站在后面的苦头陀面色却是微微一变,眼神更是猛地一凝。

    他早年间乃是风流倜傥的人物,亦曾闲暇时流连过青楼。

    在那些青楼里,他可见识过一般情况下的青楼女子是如何招待客人的。

    她们绝对不是眼前这样!

    这女人,这花魁,有问题!

    这是苦头陀在看到眼前女子坐姿后的第一感觉。

    这坐姿,这姿态,这女子是一个江湖中人!

    果然。

    能在大都里成为第一青楼的飘香楼不简单。

    就在苦头陀想要提醒小郡主的时候,那女子的目光猛地落在了他的脸上。目光如针,好似透过了他的头颅,看到了他藏在脑海里的思想。

    这一眼,顿时将苦头陀瞧的大汗淋漓。

    玉唇轻动。

    一道声音在苦头陀的耳朵里回荡开来:“无关的人,出去!”

    传音入密!!!

    这女人……心头大惊的苦头陀就要出手的刹那,再度的一句话让他整个人突然就那么站在了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唉……慢着,你是明教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