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9章 血海飘香 中
    烟花之地。天』『籁小说Ww

    娇笑声,嬉闹声,还有男人的调笑声,声声入耳。

    这飘香楼作为大都里最为出名的青楼,能够在大都里安然存在,并且还没有受到多少蒙古人的影响,便知道这飘香楼的背后有人。至少,能够在大都这里安然无恙,没有一点底气那是不行的。

    能在这里潇洒的人不是达官贵人,便是富贵商贾,要么便是江湖上的风流浪荡子,又或者是生性风流,想回两宋之风的书生。

    飘香楼中。

    随着龟奴的那一声招呼,顿时吸引了不少人流连烟花之地的人的目光,当然包括青楼里的女子同样如此。能让龟奴这样招呼的,恐怕来者只怕是非富即贵。

    很快。

    在一众搂搂抱抱的男女的目光中,两道人影被龟奴恭恭敬敬的迎了进来。

    一大一小。

    大的是一个中年男子,脸上用半块黑布遮住了半张脸,看起来似乎是脸上有恙不便见人。这中年男子走在后面,态度显得恭恭敬敬,诚诚恳恳。显然,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小的才是主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看起来模样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唇红齿白,模样长得极为的俊俏。一身锦衣轻裘,再加上手中白玉折扇轻摇,当是一身贵气逼人。

    一步三摇中,这少年扫向四周的目光都是带有一种不屑一顾的。

    很明显。

    这个打扮便告诉了来人的背景不可小觑。

    要知道这个世上,龟奴可谓是看人最为厉害的一波,这龟奴在见识了这架势后,便知道来人的富贵身份,看那衣服架势只怕是与蒙古皇族有关。至于皇族之人出来闲逛烟花之地有什么问题?

    若是以前的汉人朝廷,自然被人察觉出来后,定会闹出风波。

    但对于蒙古人来说,这实在是太过寻常。

    这少年难不成是出来寻香的?

    龟奴在心中诽谤着:这少年公子模样倒是不错,只可惜易容打扮稍微次了点儿,看根底模样倒是一个结结实实的绝色美人胚子!脑海里盘旋了半晌,龟奴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恭恭敬敬的将两人迎了进来后,将两者交给了妈妈,便退了出去。

    “哟!”

    “公子有请!”

    “来来来,女儿们来招呼贵客!”

    打扮的风骚至极的老鸨同样摇着一柄羽扇,笑容满面的走了过来,先是挥手示意龟奴下去后,这便将两人迎了进去。然后,便挥舞着扇子,开始招呼起楼里的姑娘们来。

    瞬间,一大群模样不差的姑娘们挥舞着手绢儿娇笑着走了过来。

    同样。

    只是一眼,老鸨便已经瞧出了眼前的贵少年不过是一个西贝货,让她赞叹的是这个西贝货倒是长了一副倾国倾城的底子,若彻底长开后只怕自己飘香楼里的花魁都比不过。

    “……”

    突然见到这个场景,锦衣少年人有点蒙。

    幸好的是跟在后面的中年男子见状连忙走了上前,挡在了锦衣少年的前面,这才让锦衣少年从恍惚惊讶中反应过来。手中白玉折扇一收,锦衣少年用压低了嗓子的声音开口道:“这些胭脂俗粉就没有必要出现在本公子面前,给我找最好的雅间,让你们飘香楼最好的姑娘来本公子!”说完,中年男子便从怀中掏出了一颗圆润的珍珠像甩垃圾一样的丢在了老鸨的怀里。

    豪爽!

    大气!

    哪怕身为飘香楼老板的老鸨见此也不由的眼睛瞪大,瞳孔微缩。

    老鸨是一个有眼力劲的人,当珍珠落入怀中被她接到的时候,老鸨便已经瞧出了这珍珠的来历不凡。看珍珠的模样,圆润无比,毫无瑕疵,这压根儿就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

    哪怕是一些富贵商贾,达官贵人,亦很少这样将这种类型的珍珠丢垃圾一样的甩出去。

    因为这珍珠是贡品。

    这西贝货公子的来历……眨眼间老鸨在心底已经将对方的身份揣测出了大半,要知道当初玄冥二老可是这里的常客了。

    当然,有钱自然是好说话。

    面对锦衣少年的吩咐,老鸨很快便进行了安排。唯一让老鸨为难的地方是:“只是公子,这花魁嘛……”

    “嗯?”

    一声轻哼,锦衣少年斜视的眼神顿时将老鸨未说完的话给生生的吓的吞了回去。

    老鸨看得出这人若是不满意,对方只怕会杀人。

    与此同时。

    飘香楼深处。

    一处房间,这里正是花魁所在的闺房。

    作为飘香楼花魁在大都的名气自然是屈一指,尤其是在那些达官贵人与书生商贾的眼中。反倒是在江湖人中并没有什么名气。这个花魁,在许多人的眼中十分的神秘。

    除非有必要的时候露上那么一面外,其他的时候,这个花魁都会藏身自己的闺房,很少出来。哪怕有人投掷万金,也不过只是让花魁出来随意的抚琴一曲便作罢。

    至少……

    自飘香楼的花魁现身后,就从没有人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由此可见这花魁之傲。

    当然,也有人想要过强行硬来,甚至做采花之贼,只可惜有这种心思并将之付诸于行的人都已经消失无踪。自此之后,在也没有人想要乱来了。前来的客人,一般情况下都会规规矩矩。

    只是那些外面寻花魁之名而来的人们却万万没有料到此刻他们心中的女神正以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方式在闺房里陪人嬉戏着。

    闺房里。

    轻纱曼舞。

    裙摆飘扬中,房间中尽显一派粉色暧昧。

    “来!”

    一道温柔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开来。伴随着声音的是一只伸出来的手,一手握住那放在桌子上的白玉酒壶,将其提了起来。

    “……”

    面对对方的招呼声,花魁的神情显得极为的委屈,眼眸深处此刻已经是湿润如水,贝齿更是紧紧的咬着下嘴唇,在玉唇上咬出一道月牙痕迹。可是,哪怕她在不忿,在委屈,面对来人却也只能苦苦忍受。

    瞧着这花魁姑娘委屈的神情,人影的表情更显欣喜。

    一把强行拉过对方的玉手,将其扯向了自己的怀中,然后揽过对方的蛇腰,强硬道:“来,小嘴儿张开!”

    迎着眼前人的目光,花魁只能双眼微闭,玉唇轻启。

    可是这样,对方还是不满足。

    “睁开眼,看着我!”

    一句话吩咐出口后,便在花魁的委屈目光中,用口咬住壶嘴灌了一口酒后,就那么怀抱着花魁,居高临下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随后,嘴唇轻开一条缝隙,顿时嘴里的酒水化作一条晶莹的水线直接落向了花魁的口中。

    场面,一时间暧昧至极。

    一口一口,一壶酒水就这么被对方用这种方式渡入了花魁的口中。

    随后,在摇了摇已经空了的酒壶,便被这人随手丢在了一旁。然后,这人端坐在床边,就这么安静的打量着早已经脸色红润的花魁姑娘。伸手替对方拭去眼角的泪痕,这人笑着安慰道:“傻瓜,哭什么,我会负责的。”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这花魁姑娘更委屈了。

    就在这人准备继续动作的时候,这时房门被敲响了。停下按在对方酥胸上的右手,这人猛地回过头,出声道:“嗯?什么事?”

    老鸨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汝阳王府的人来了,要点名见花魁!”

    “噢?”

    “怎么说?”

    房门外,面对对方的问题,老鸨不敢隐瞒,直接道出了自己的猜测:“看样子是汝阳王府里的郡主敏敏穆特尔,是女扮男装而来飘香楼。只是还不清楚对方究竟为何而来。”

    说完后,里面变得安静至极。

    站在门外的老鸨不明所以,只能安安静静的等待着。

    很快。

    房门被打开了。

    迎面而来的是酒香与女儿香混在一起的香味,在抬头,对方已经出现在了老鸨的身前。

    老鸨的目光越过对方,落在了房间里,看到了那仰躺在床上,一身衣衫不整的花魁,便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她,没惹您生气吧?”

    “她?”

    “可比当年的你老实多了,没有多少滋味!”

    说完,来人伸手摸了摸自个儿的下巴,突然问道:“对了,那个敏敏穆特尔长得怎么样?”

    “!!!”

    老鸨闻言一愣,似乎出现这个情况也并不意外,只能叹了一声,回答道:“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胚子!”

    “啧啧啧!”

    啧啧了两声后,站在老鸨面前的人已经有了决定,吩咐道:“替我准备好衣裳,我去见见这个汝阳王府的小郡主!”说完,顿了半晌后,扭头见到老鸨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便眉头一抬:“怎么?你有意见?”

    “不!”

    “我怎敢对您有意见!”

    “我只是觉得您是一个见异思迁,喜新厌旧的人罢了!”

    在这一刻,老鸨身上本该有的老鸨气质早就消失不见,转而取代的是一种名为深沉哀怨的气质,是一个模样哀愁的熟女子。

    “哈!”

    “还是有意见嘛!”

    眼前人闻言哑然失笑,随后便是低头吻在了对方的嘴上,一个长长的湿吻过后,这才温柔的抚摸着对方那烫的脸颊,道:“我的青衣,这下满意了吧!”

    “去吧!”

    “给我好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