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3章 毒 下
    小二惊恐。天籁小说Ww『

    是因为他并不清楚,不知道自家的酒水已然被人在不知不觉中下了毒。

    他是无辜的。

    可能够开客栈的人,能够在客栈里工作的人,在过往早就见识了不少,也听说了太多的江湖传闻。能有人下毒,那么事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他们的这个客栈被卷入了一次波涛之中。

    店小二在害怕的时候,心中同时还有一个疑惑。

    这女儿红既然被人下了毒,那这个年轻贵公子却仍然浅酌了一口,这不是找死吗?而且只要牵扯到江湖恩怨中,能用到下毒这样的手段,只怕等会儿整个客栈的人都会被影响到。

    这客栈,只怕要受血光之灾。

    一想到这里,店小二心中更加的恐惧了。

    见店小二惊骇欲绝,岳缘朝对方投去了一个安慰的眼神,道:“小二,不关你的事,不需要这般害怕。”

    对方是专门针对自己而来!

    在前往华山的时候,岳缘就早就察觉到对方的隐隐尾随在后的踪迹,能够隐忍至此,在这个时候出手,既是因为对方寻不到出手的机会,也是自己想要给对方一个出手的机会。

    这客栈之行,便是岳缘给予对方的机会。

    而这个机会,对方自然也是抓住了。

    只不过这放入女儿红中的毒药让岳缘有些失望,对方的水准似乎并没有让岳缘觉得满意,这与他想象中的要差上不少。

    一旁。

    不提岳缘那淡然无比的表现,胡青牛的面色在这个时候却是凝重到了极点。

    显然。

    这番出手的人在胡青牛否定了之前不可能的猜测后,让他想到了一个人的身上。一想到这里,想到对方出手的目标乃是岳缘后,胡青牛额头的汗水已经化作水线在不断的往下流淌。

    不一会儿,他的脚下便出现了一滩水迹。

    再等岳缘缓缓回过头望向他的时候,胡青牛推金山倒玉柱啪的一声便跪在了地上,额头不断的在地板上磕着出砰砰的声响,求饶道:“家主,饶命!”

    “求家主饶命!”

    “请家主看在奴仆的面上,看在奴仆还有一点用的份上,饶她一命!”

    很快。

    地板上已经出现了丝丝血迹。

    那是胡青牛的额头与地板大力触碰后,留下的血液,不仅如此,他的额头在短短的时间里已经是血污一片。可是,额头的疼痛早已经让胡青牛变得头昏脑涨起来,但在这个时候他根本在乎不了这些,他在乎的是那个下毒之人的性命。

    对方下毒如此挑衅,以岳缘的能耐,只怕对方会死无葬身之地。

    “……”

    就在胡青牛想要再度叩的时候,一股无形气劲托起了他的身子,使得这个头无法磕下,正要抬头,便听到岳缘的声音在胡青牛的耳边回荡开来:“这么维护她,这个女人应该就是你的那个妻子王难姑吧!”

    “她的胆子,真的不小!”

    王难姑!

    胡青牛的妻子。

    这是一对向来便喜欢与胡青牛斗气的夫妻。

    这两人的脾性在明教内部都显得颇为有名,只不过这夫妻二人的脾性都让一般人觉得难以接近,一个号称见死不救的医仙胡青牛,怪异的脾气哪怕是明教中人都觉得难以忍受。

    另外一个则是蛮横好胜,草菅人命,更是号称毒仙。

    都说毒医不分家,在胡青牛这里倒是真正的证实了这句话。

    不同寻常夫妻之间的闹脾气,这两人之间的闹脾气那简直是牵连到了其他无辜的陌生人。但夫妻二人之间虽是关系相处的很是奇怪,却不能不承认这是属于他们特殊的‘感情交流’方式。

    这一次。

    王难姑的下毒对象落在了岳缘的身上。

    即便是胡青牛在怎么宠溺自己的妻子,在这个时候,他也不得不承认王难姑这一次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不提岳缘身为明教教主的身份,在加上岳缘帮胡青牛报了小妹之仇,王难姑便没有理由去招惹岳缘。

    可事实上……

    王难姑就是招惹了,而且还胆大包天的采取了下毒的手段。

    哪怕是躲在暗地里研习毒经,却也应该知道岳缘成为明教教主的事情。可即便是这样,王难姑仍然敢直接对岳缘出手,这已经不是胆气或者是傻能够形容的了。

    就在胡青牛正准备再度强行磕头认错的时候,一道略显尖锐的声音传了进来。

    “胡青牛!”

    嗓音尖锐,彰显来人的怒火。随着门帘的被推开,一道人影从外面走进了客栈。人刚进客栈,一股奇特的香气便已经彻底弥漫开来,不一会儿四周正在看戏的观众便口吐白沫的昏迷了过去。

    眨眼间,整个客栈里便只有岳缘、胡青牛与来人三个清醒的人了。

    “难姑!”

    抬起头,胡青牛呆呆的看着直接走了进来的女人,一阵失神。不过,转念间,胡青牛已经反应了过来,正要开口让王难姑求饶的时候,却见王难姑已经有了动作。

    上前。

    玉手上扬,然后狠狠甩下!

    啪!

    被扇了一耳光的胡青牛傻眼了。

    望着王难姑这般做法的岳缘同样不由得意外,这泼妇一般的做法让岳缘也愣了一下。就在岳缘愣神的那一刻,王难姑已经将胡青牛生生的给扯了起来,然后如老母鸡护犊子一样的将胡青牛挡在了身后,人则是怒视着岳缘。

    半晌。

    迎着王难姑愤怒的目光,岳缘在瞅瞅胡青牛那侧脸上清晰可见的五道指印,哑然失笑。

    闻名不如见面。

    这王难姑的性子果真泼辣蛮横。

    在看这中年女人模样长得并不是很美,从眉眼上倒能看出过往的她是一个秀丽的女子。只是这性子,着实泼辣了些。

    面对他岳缘,这王难姑仍然敢当着面直接先甩了一巴掌给自己的夫君,这蛮横性子已经不能用泼辣一词去形容了。

    “你为什么要跪?”

    “你为什么要求饶?”

    怒瞪了岳缘一眼后,扭过头王难姑直接喷起自己的夫君来:“即便是他是明教教主,也没有任何的理由让你胡青牛跪拜,让你成为奴仆!”言语中,王难姑只觉得心头窝着一团火,烧的她十分不痛快。

    面对河东狮吼,胡青牛倒是变得战战兢兢起来。

    此情此景,岳缘倒是明白过来。

    这王难姑是在为胡青牛鸣不平,而她鸣不平的手段,便是下毒。不过,这女人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愚蠢,倒是有一点聪明。

    “看来有些事情你并不清楚!”王难姑的如此表现让岳缘肯定了心中的猜测,目光越过王难姑,落在了胡青牛的身上,说道:“胡青牛,你给你夫人一个解释。”

    “然后,再给本座一个解释!”

    岳缘的话让胡青牛人一颤,面色不由白。他拦住在准备出声的王难姑,苦着脸对自己的夫人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在胡青牛的言语中,他解释起了王难姑并不知道的事情。

    解释了他为什么会成为奴仆的真正原因。

    随着胡青牛的解释,王难姑的眉头也越的皱的厉害,面色也变得同对方一样惨白。不提家主这个身份,单单以冒犯教主之罪,便足以让他们夫妻二人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刻,王难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夫君为什么苦苦哀求对方的原因。

    能压服明教高层上下,成为教主的人的手段,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王难姑心中已有推测。在加上刚刚的打量,王难姑便知道眼前看起来少年模样的岳缘,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枭雄。

    冒犯这样的人物,会是什么样的结局,不言而喻。

    更何况对方已经直言他需要一个解释了。

    而且自己的毒药,看上去更是对对方无可奈何。

    想到这里,王难姑的神情变得苦涩起来。她虽蛮横,虽泼辣,可王难姑并不傻。当心头那一股愤怒之火消散后,王难姑便已经看清了眼前的局势。因为她的贸然插手,不仅将自己陷入了险境,更牵扯了胡青牛。

    反抗?

    能压服明教那一众羁傲不逊的高层,能直面华山派使得胡青牛报仇,更能在她的毒药面前谈笑风生,这样的人物怎么反抗?

    就在胡青牛准备再度叩期望岳缘饶恕的时候,王难姑当着岳缘的面再度给了胡青牛一耳光,这一耳光直接打的胡青牛整个人彻底的懵了。

    人,昂挺胸,踏步上前。

    王难姑迎着岳阳那深邃的眼神,深吸了一口气,道:“教主,这次是我王难姑的冒犯,不关胡青牛的事,还请教主不要责罚他!”

    王难姑的话是以明教弟子的身份开口,而不是以胡青牛的妻子的身份来回答。这举动,让岳缘心中生了些许诧异,但真正让岳缘高看一眼的却是王难姑接下来的动作。

    “既然教主需要解释,我王难姑一人做事一人当!”

    说完,王难姑上前,直接拿起了那摆在桌子上开了封的女儿红,仰头灌下。

    站在后面的胡青牛见状早已经面色大变,人就要上前挡下王难姑的动作的时候,却现周身一股无形的气劲束缚着他动弹不得。他只能焦急的呐喊着,阻止着王难姑的动作。

    一边求饶,一边阻止,胡青牛凄厉的嘶喊声在客栈里回荡,好似杜鹃啼血。

    “家主啊!”

    “教主啊!”

    “求您饶难姑一命,我胡青牛做牛做马都可以……求求您!”

    只可惜胡青牛言语间在怎么求情岳缘仍是面色不变,静静的看着王难姑生生的将一坛十斤重的女儿红给灌进了肚子。

    很快。

    一坛酒水已空。

    提着空坛子的王难姑面色一阵红一阵白再一阵青,人更是在东摇西摆。

    “哈!”

    岳缘嘴角一扯,轻笑间,拍了拍巴掌,赞道:“女人,我敬你是一条汉子!这个解释,本座接受了。”话语落下,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酒坛坠地,化为碎片,而王难姑整个人亦是眼白一翻,就那么仰头直直倒了下去。

    束缚胡青牛的气劲消除,胡青牛整个人猛地扑了上前,直直抱住倒下的王难姑。看着面色已经青白,出的气比入的气更多的王难姑。

    救?

    胡青牛不敢!

    已经心神大乱下的胡青牛不由放声大哭。两行血泪,由着眼角蔓延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