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9章 山不在高,有吾则名 上
    山林小道,崎岖难行。

    这到山顶的路要远远的比山下到山腰的路更为的难走。

    华山派已经立派近百年,刚刚这一路上来,岳缘也只见到华山派将华山大概的打理了下,门派建筑不过是在曾经纯阳一部分的废墟上建造而来。单论大小规模,气势格调那是远远不及。

    这并不意外。

    毕竟眼下华山派这么多年来也不过是在鲜于通的带领下使得其成为了六大门派中那个名不副实的一个。就这样的规模,华山派连曾经的全真教都远远不及,就更不用说曾经的纯阳了。

    曾经的全真教可是号称天下第一大派,连丐帮都无法与其相提并论,其规模自然庞大,毕竟岳缘也参观过全真教,知道全真教的规模大小。与眼下华山派相比来说,那是大巫见小巫,不堪一击。

    郝大通是曾经的全真七子之一,连同华山派的规模也不过是全真教的七分之一。

    这倒也不负郝大通曾经在江湖上的称号。

    而纯阳……

    华山派就更无法去比较了。

    如果说华山派与全真教只是小巫见大巫,那么与纯阳则是一个在地一个在天。

    岳缘的纯阳曾经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天下第一大派,亦是道家魁首,更是大唐国教,如此气势又有几个能比?那个时候,岳缘还在华山的时候,便已经开始了大修土木工程。

    琼楼玉宇,华山纯阳堪称人间仙境。

    要知道眼下的华山派不过是在纯阳曾经的太极广场范围上建造而来,它的规模也就是曾经纯阳的广场大小。从山脚到山顶,几乎都有纯阳的建筑,可以说在皇室的支持下,纯阳派的气势与规模不负国教之称。

    而且自山脚到山顶,纯阳派可都是建造了足够跑马的道路。

    眼下……

    一步步上山,岳缘在看着那偶尔还能看出来数百年前的残痕,这让岳缘眉头轻蹙,不由觉得有些唏嘘之感。

    脚下那曾经足以跑马的道路,眼下早已经是树木林立,偶尔还是能够看得出那开凿出的痕迹。抬头望山,不过数百年的时间,也让岳缘旧地重游有了一种沧海桑田之感。

    战乱过后的华山再度得到相应的修整可谓是一直到郝大通携部分全真教传承重建华山派的时候了,只不过这百年来积累下来的家产也不过就是这样了。花费百年的时间,也不过是将曾经纯阳的太极广场那一块的地方整理开来。

    想想也是,郝大通手上只有这样的资本。

    再说加上时期的缘由,华山派能够安好的保证下来,已经是幸运。

    越身,立足在一块悬崖边向外突出的石头上。

    岳缘负手而望。

    说起来,岳缘来华山从某种意义上算得上是三次。

    这一次,则是第四次。

    每一次的目的都有所不同,每一次驻足眺望着熟悉而又陌生的风景,心中感慨也是不同。

    “唔……”

    目光收回,岳缘的视线停留在身侧的方向,打量了半晌,这才叹道:“这里便是华山派的思过崖了!”这里,在曾经的纯阳派来说,什么都不是,只不过是一处险要的风景而已。他们还在这上方建造了一座半悬空亭子,用来欣赏外面的青山绿景。

    哈!

    轻笑间,岳缘摇了摇头。

    身形斗转间,人已经是再度而上。

    飘然中,岳缘足尖踏过那旁边的树梢,人立于一片树叶上,随着这片飘飞而出的树叶落在了不远处由华山派弟子开辟而出的小道上。目光左右一扫而过,视线停在那还残存的新鲜气味,岳缘便知道这处小道虽早已开辟而出,但就在最近亦有人来专门修整过,那四周树木的枝丫又被剑斩的痕迹。

    小道的尽头,看上去是直达华山山顶。

    开辟的如此险恶的小道……

    常人这根本无法上来!

    岳缘看着眼前这个小道,心中略显讶异。这小道上,普通人只怕无法安稳行走,一个不好可能便会在那无处不在的冷风下给吹得掉下崖去。若是一个轻功好手在此,那便不同了。

    心中讶异一闪而逝,岳缘便已经收拾好了情绪。

    人,随后便拾阶而上。

    一路走走停停,岳缘很快便到了这小道的尽头。

    人未近,便已经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还有一阵阵淅沥沥的流水声。

    不!

    或者说是一股熟悉的气味。

    虽然夹杂在水汽之中,可岳缘还是嗅出了这是一股花蜜之香!

    “……”

    这股花蜜香气,并不是什么花朵上传出的味道,而是人之体香。在嗅到这股体香的时候,岳缘便知道在小道的尽头等待自己的将会是谁。而对方出现在那里,倒也让人觉得不意外。

    果然。

    出现这样的状况并没有出乎岳缘的意料。

    心思定下,脚步不停,岳缘就那么不紧不慢的朝小道的尽头的方向走去。人未至,岳缘的声音已经远远的传到了小道转角处的尽头。

    “山不在高,有吾则名!”

    人,转角而过。

    挡住目光的事物一扫而空,落入岳缘眼帘的是一处比较空旷的山谷,在水声的尽头处则是有一个小小的幽幽水潭,淅沥沥的泉水正叮咚而下,落入其中,发出一阵阵声响。

    在水潭的旁边,岳缘再度见到了那个坟墓。

    属于自己的衣冠冢。

    只不过自己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这里没有这个水潭而已。

    他的目光只是在那衣冠冢上稍稍停留了一下,随后便落在了那站在水潭边的白衣女子的身上,道:“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龙姑娘,有礼了!”

    “……”

    小龙女缓缓转身,清冷的目光落在了岳缘的身上,她什么也没说,就那么怔怔的打量了岳缘半晌,这才轻启玉唇,道:“你是不是每次见到我都是这么有礼?”

    “???!!!”

    小龙女的话让岳缘一怔,一时没有明白对方这话究竟是何意?

    她这话总让岳缘觉得里面包含了一种奇怪的意思。

    事实上,与岳缘牵扯上关系的女人中,他与小龙女两人之间确是最为讲究礼貌的。他与她之间,可谓是真正的做到了礼数,没有任何的唐突佳人。甚至,更多的还是岳缘对她的救命之恩之类的。

    不说什么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当以身相许,岳缘与小龙女之间的关系很正常。

    即便是曾经心有念念,君子好逑,可岳缘从没有表现出来过。

    更不用已经经历过太多事情的现在了。

    可就在刚刚,小龙女这句突兀的话语,让聪慧绝顶的岳缘也是一头雾水。

    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心中疑惑,岳缘嘴上还是略显尴尬与认真的回答起身份算是自己小姨子的小龙女的话来:“这个……自是当然。”

    抬头。

    小龙女清冷的目光没有任何的变化,似乎并没有听见岳缘刚刚的回答,她还是那么安静的看着对方,不悲不喜。

    一时间,气氛变得沉默,隐隐中还诞生出那么一种尴尬。

    半晌。

    在泉水叮咚声中,岳缘出声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龙姑娘,你师姐呢?”

    在这个问题下,安静的小龙女终于有了动静。

    轻甩白袖,小龙女开口回道:“师姐不会见你的!”

    小龙女的回答并没有让岳缘觉得意外,否则的话他在这里见到的便不止是小龙女一个人了。

    莫愁,她的气还没消。

    沉默。

    许久,岳缘又问道:“那……能说说吗?”

    “师姐说,现在的你已经不再是你!”

    “不再是那个道公子了!”

    小龙女语气淡漠,好似说出了一个压根儿就不相关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