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6章 暴动
    苗疆。

    五仙教,禁地。

    无心岭。

    随着现任教主蓝彩蝶赤身裸体的踏入其中,顿时这森林中发生了变化。

    细细索索的声音中,无数的毒物开始出现在沿途小道上,它们很是乖乖的分作两列匍匐在小道的两侧,没有丝毫闯入小道的打算。即便是在这一刻来了陌生人,可这些毒物们亦没有寻常生物的惊恐而逃,反而是凶残无比的开始朝行走在小道中间的蓝彩蝶吐着信子,发出嘶嘶的诡异声响。

    就这样在无数毒物的注视下,蓝彩蝶有惊无险的走到了无心岭的最中央。

    这里,阴暗无比。

    压根儿看不见任何的阳光,有的也只是些许的幽光在闪烁,才能让人马马虎虎看清这里的场景。

    不同外面。

    这里的正中央是一个算是宽阔的空地,只不过四周巨大的枞木枝丫彻底的将头顶的天空笼罩,使得阳光也无法照下来丝毫,哪怕偶尔有成功穿过枝丫的光线,也仅仅在地面上点出一个拇指大小的光斑而已。

    而此刻,这里连光斑都没有。

    出现在蓝彩蝶眼中的倒是有着六点幽光闪闪的光点。

    那光点,蓝彩蝶认得出来,它们的归属是属于什么,那正是五仙教圣物之一的金蛇所有,是它们的眼睛。这六点光点,便代表着这里存在着三条金蛇。

    唔……

    又多了一条吗?

    那六点微微幽光,蓝彩蝶心中一动,随即便听见了一阵奇特的声音在四周想起,便见那六点幽光已经有了动静,它们直接朝蓝彩蝶所站的方向爬了过来。

    几乎同时。

    蓝彩蝶双膝一软,直接跪拜在地,额头抵地,口中恭敬道:“彩蝶,拜见老祖!”

    “哼!”

    一声轻哼,如同寒冬腊月的冷风吹过。

    本就是赤身裸体的蓝彩蝶却是被这一声轻哼吓的浑身一颤,如雪的肌肤上竟然好似受到冰块刺激一样,浮起了密密麻麻的小疙瘩来。蓝彩蝶将脑袋死死的抵着地面,压根儿就不敢有抬头的想法,只能一个人在那里颤抖不已。

    嚓!嚓!

    那是枯叶被踩碎的声响。

    那昏暗中,一道人影缓缓的从黑暗中走出。

    人影的步伐很慢,但每一步都似乎踏在了蓝彩蝶的心坎上。人影一起一伏的前进着,而在人影的右手上似乎还拖着一条什么东西,在地上滑出哗哗的声响。

    半晌。

    人影终于来到了蓝彩蝶的跟前。

    居高临下的打量赤身裸体的蓝彩蝶半晌,右手舞动,只听空气中发出噼啪一声响,一道黑影直接抽在了蓝彩蝶的后背上。

    啪!

    血痕浮现。

    还未完好的玉背上再度出现了一条鞭痕。

    而蓝彩蝶伏在地上的则是眉头一皱,死死咬着牙根不发出呻吟声。

    “连这点小事儿都做不好,我要你有何用?”

    沙哑无比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直闯入蓝彩蝶的耳中,话中的冷意更是让蓝彩蝶吓的浑身发颤,求饶道:“彩蝶愿意接受惩罚,求老祖饶命,还请老祖给彩蝶一个改过自身的机会!”

    “……”

    人影闻言沉默了。

    抬头扫了一眼,那远处洒下来的光斑,那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光斑看了半晌,这才说道:“彩蝶啊,我是看着你从小长大的,你这一生已然做了不少错事。”

    “这一次,出现的意外更是大错。”

    “不过……人这一生谁又不能做错一些事情呢?”

    嘶哑的声音中好似是在感叹,又好像是在自我安慰,又抽了一鞭子后,人影这才唏嘘道:“也罢,我在给彩蝶你一次机会,不要忘记你左手是怎么缺失的!”

    “谢老祖饶命!”

    “彩蝶定然不会再次出现纰漏!”

    后背上的疼痛并没有让蓝彩蝶痛苦,反而是对方的回答让她一时间心花怒放,要知道这次进入无心岭的时候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现在看来,老祖还是很心疼她的。

    目送蓝彩蝶离去的背影,人影都从对方的身影上看出了那股快要溢满出来的欣喜。

    许久。

    人影收回皮鞭,将其随手缠在了腰上。而人却漫步而出,在走到那光斑的前面的时候停了下来。打量了一会儿后,人影缓缓的伸出了右手。只是那动作就好像不是去接触光斑,而是靠近了燃烧的火炉一样小心翼翼。

    手,终于放在了光线的下方。

    阳光中,这手的模样终于清晰,那是一只女人的玉手。

    肌肤如玉,凝脂雪白。

    那皮肤即便是放在整个世界上来说,恐怕也没有什么人可以媲美。透过阳光,几乎可得见清皮肤下面那流动的血液,皮肤比之刚出生的婴儿还要柔嫩,娇嫩的一塌糊涂。

    只不过被那阳光照射了一会儿,便见那玉手背上已经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圆斑,就好像被开水烫伤一样。

    嗖的一声,玉手猛地收了回去,再度没入了昏暗中。

    而在昏暗中,则是传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声。

    ……

    华山。

    门派大殿。

    不提被岳缘两指捏死的金蚕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只是这个时候华山派掌门鲜于通就那么死在了华山派弟子们的面前,这个情景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所有人都想过来者不善,对那可怕的事实都有着些许的猜测,但不料当这个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

    包括已经报仇雪恨的胡青牛。

    他也愣在了那里。

    望着那鲜于通那倒在地上的尸体,胡青牛就那么愣愣的看着对方,他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任何大仇得报的欣喜之情,整个人的心中都是空荡荡的一片,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沉默状态。

    这是自己的结拜兄弟。

    这是自己的妹夫。

    可在最后,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

    望着鲜于通那脸上还残存的似笑非笑的神情,胡青牛不知道在最后他这个笑容是在表达什么,他只知道此刻他的内心平静的好似一汪死水。

    四周其他的华山派长老也是一脸愣然。

    哪怕之前在对话中他们已经了解到自家的掌门鲜于通乃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但在对方身亡的这一刻,他们的心中并没有完全充斥着内疚之感,反而更多的是一种难言的愤怒。

    这是侮辱!

    对华山派天大的侮辱!

    抬头。

    众长老的目光怒视向胡青牛与岳缘。

    只是未等这些长老有其他的动作,那些追赶过来的华山派弟子在见识了大殿内的惨状后,终于爆发了。

    即便是脑海里还残存着之前的恐惧,但是在这一刻,血气彻底上涌的时候,之前的畏惧终于化作燃料熊熊燃烧,转成了滔天怒火。

    锵!锵!锵!

    一时间长剑出鞘声不绝于耳。

    在这一刻,华山派弟子暴动了。

    面对那一个如仙如魔一样的恐怖存在,他们犹如螳臂挡车一样毫不顾忌的暴动了。

    如此情景,华山派众长老亦是惊骇,包括陷入沉默的胡青牛也清醒了过来。

    掌门之位上。

    岳缘就那样金刀立马的端坐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华山派上下的整个暴动。

    然后……

    衣摆一扬,岳缘很欣喜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