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5章 五仙!五毒! 下
    在这安静的神殿,众五仙教弟子们的声音显得极为的响亮。

    随着话语的落下,一道人影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中缓缓的自神殿内部走出了。

    一身湛蓝色苗衣,浑身上下亦是挂满着铃铛,而且光着一双脚走在地上。不仅如此,来人的头上亦戴着一顶看起来重量足有数斤的银饰。借着阳光的侧射,远远的望去就好像是一轮弯月出现在了眼前。

    来人是一个女人。

    挺拔的胸围哪怕是在衣衫的遮蔽下,都显得蠢蠢欲出。在这傲人的身材下,她有着非常美的脸庞,芊芊柳眉,脸蛋如玉,一双漆黑有神的大眼睛正在那里眨巴着。

    眉眼含俏,盈盈如波。

    一步一摇,叮叮作响。

    在优雅的步伐下,她身上挂满着细小的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不过模样虽是秀美,可是从眼尾上那摸细微的皱纹上还是能够看得出她的年纪并不小,已然是一个中年女子,只不过保持的非常好,看上去年轻无比。

    如此风情的女子在任何人看来那都算得上是一个美人,只可惜她身上有着让人哀叹的地方。

    那便是她是一个残疾。

    手残。

    她的左手似乎被什么不知名的兵器从中斩断,在断手处则是装饰着一只铁钩。

    下面众弟子见状并没有任何意外,反倒是有着不少的女弟子对眼前之人那断手处的装饰有着不知名的渴望。因为那只铁钩对五仙教来说代表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因为这是身为五仙教主的第一外在表象。

    女人摇曳着莲步,走在前面站定,随后目光一一扫过眼前的五仙教弟子们。沉默了半晌,她直接开口诉说道:“我的金蚕死了!”

    这话一出口,顿时下面众人面色大变。

    金蚕代表着什么意义,对五仙教不言而喻。

    一时间小辈弟子们战战兢兢,五仙四鬼沉默如死人,唯一在小声交谈的只有五使。不,确切的说只有其中四使,至于玉蟾使她正眨巴眼睛跨坐在蛤蟆背上东张西望。

    半晌。

    五使中的圣蝎使出声了,“蓝教主,这么说我们五仙教与外界的联系被人斩断了?”

    “……”

    女人点点头,印证了圣蝎使的话语。

    而接着出声的则是五使中的年轻女子天蛛使,她的目光左右摇摆,右手轻轻在自己那半张没有被遮住的脸颊上抚摸着,望着自家教主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教主,金蚕是药治还是……人为?”

    药治,自然是说被天下间的名医以药物治金蚕。

    人为嘛……

    那是一个让她不愿意去想的场景。

    天下间,她们五仙教可谓是用毒行家,更是用蛊行家。至少在这些年来,江湖中无人可以对抗五仙教的毒术加蛊术。哪怕是偶尔出现了这样的迹象,五仙教都会派出相应的人选去剿灭这些准备挖她们五仙教底的人。

    作为教中五圣使,他们都非常清楚自家教主手上那个外流的金蚕到底去了何方。

    那是一个误闯入苗疆的俊俏男人,他的名字叫鲜于通。

    而鲜于通正是被当今教主蓝彩蝶所救。

    这一救……

    便造就了如今的蓝教主。

    为了那个男人,蓝彩蝶失去了一对小金蚕,最后更是被老祖惩戒失去了一只手。不过,蓝彩蝶终究还是在鲜于通的体内种下了一道蛊,一道还没彻底完成的同心蛊。

    如果不是老祖还有其他的安排,只怕当时蓝彩蝶的结局……

    如今种在鲜于通体内的金蚕同心蛊身死,那么就代表着鲜于通已经死亡。

    “听那些误闯入山林的汉人所说,那鲜于通可是江湖六大门派之一的华山派掌门,一教之主身死,这应该是大事。”出声的是那个似乎只要风一过便会被风吹走的风蜈使,他低沉柔和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回荡:“这样的话,中原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测的事情。”

    “看来是有武功极为可怕的人出手……这样说来,我仙教在中原的最大的耳目便已经彻底断绝。”

    “老祖知道了会很生气的。”

    说到这里,风蜈使望向教主蓝彩蝶的目光中一时间充斥着怜悯。

    他们都是缘悭一面见过老祖,亦大概的了解到老祖那暴虐的脾气,以她老家人的脾性,出现如此大的纰漏,只怕教主到时不会好受。那么教主此次召集众弟子的缘由是?

    亡羊补牢吗?!

    站在上方的蓝彩蝶听了这话最后只能流露出一丝苦涩之笑,但在那笑容隐藏之下更多的却还是一种悲痛。只不过隐藏的很好,并没有让外人看出来而已。

    深吸了一口气,蓝彩蝶压下心头汹涌的情绪,这才开口转移了话题,说道:“老祖那里我自然会有交代,倒是老祖交代的任务我们不能就此放弃。我们五仙教需要重新找一个耳目。”

    说到这里,蓝彩蝶的目光落在了天蛛使那张脸上,道:“此次天蛛使你出山吧,带着四鬼一起去。”

    “寻一个上好的耳目。”

    “唔,那明教想来就好!”

    “顺便替我们天蛛一门取回一样东西回来。做好了,想来你会得到老祖的赞赏的。”

    下方。

    天蛛使在听到了蓝彩蝶的安排后,双眼不由一亮,点头颔首,弯腰行礼,那澎湃的胸几乎要涨破衣衫,银铃一般的声音清脆入耳:“谨遵教主令!不过,属下还想请一个人陪同,这样才更有机会。”

    “谁?”蓝彩蝶眼眸一抬。

    “玉蟾使!”

    “……”蓝彩蝶听了天蛛使的这个要求后,她的目光停在了骑在蛤蟆身上的玉蟾使的身上,看了半晌后,还是双目微微一闭,应道:“可!”

    听了这个安排后,五使中的其他三人都朝天蛛使的身上投去了羡慕的眼光。

    他们三人都知道教主的这次只怕在老祖得不到好,之所以让天蛛使出山,那便是已经有意让天蛛使接任下一任的教主之位,而这次的任务便是她蓝彩蝶的考验。

    要知道蓝彩蝶在未成为教主之前,她便是上一代的天蛛使。

    这一次让天蛛使带着四鬼,以及玉蟾使一起出山,既是再为五仙教寻找新的耳目,更是为了追回教主蓝彩蝶曾经犯下的错误,那也是天蛛使一脉的耻辱之事。

    这样的安排,却是容不得他们其他人去争。

    娇嫩的笑声中,天蛛使挺身而起。

    转身。

    带着似乎还是一头雾水的玉蟾使与四鬼一同离开了。

    就在这时一阵带着芬香的山风吹过,带起了天蛛使身上的银饰叮当作响,更是吹起了那遮住半张脸的黑纱。

    黑纱扬起。

    露出的是半张丑的让人毛骨悚然的脸颊。

    目送她们离去的背影,蓝彩蝶在心底不由的叹了一声。随后对余下弟子们做了其他的安排后,这便该轮到属于她的正事了。

    ……

    无心岭。

    这是一片人迹罕见的绝地。

    这里不但树林茂密,奇花异草繁多,整个森林被这些植物点缀得非常优美。这片森林几乎没有路,只能斩荆棘而前行,唯有一条被五仙教教众花费了很多时间开辟出来的小道。

    但,哪怕是在这苗疆,这里也是恐怖无比。

    即便是五仙教的弟子与五圣使一般情况下亦不敢踏足其中。

    这个地方是比五仙教神殿更为重要的存在。

    因为这里不仅是五仙教千种毒药的来源处,更是他们仙教里尊崇无比的老祖所在地。

    这里是禁地。

    而在今天,这一刻。

    罕无人烟的无心岭迎来了一个人。

    正是五仙教的教主蓝彩蝶。

    在来到里停在入口后,蓝彩蝶目光幽幽的朝着那唯一的通道入口瞅了一眼后,这便有了动作。

    玉手轻解。

    在一阵哗哗的声音中,衣裳坠地。

    露出了蓝彩蝶那凹凸有致的雪白身躯。只是在她这雪白的肌肤上却有着如同她左手一样的败笔。那肌肤上,密密麻麻的布满着无数乌青的鞭痕。

    深吸了一口气,蓝彩蝶抬头挺胸,就这样赤身裸体的走上了小道,踏入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