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3章 金蚕
    有一种再见,是叫久别重逢。

    这一天,这一刻,鲜于通与胡青牛再度相逢了,在华山派大殿大门口碰面。

    一身黑袍坠地,露出了隐藏在里面的身形,模样神清骨秀,只是比起鲜于通曾经印象中的胡青牛,眼前的男人的模样要显得更加苍老一些。可即便是如何变化,对方的模样还是深深的刻在了鲜于通的心底。

    胡青羊的兄长,自己曾经的救命恩人,以及大舅子。

    没有去在意明教是何时再度一统,出现了一个堪称神魔一样的教主,此时此刻的鲜于通在那股恐惧担忧到了一定的地步后,转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种淡然处之的态度。

    因为鲜于通已经十分清楚自身眼下的处境,有着那个恐怖无匹的奇诡少年,哪怕他是华山派掌门,哪怕是身在华山派大殿里,在今天只怕他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他,绝望了。

    “是啊!”

    迎着胡青牛那犹如锐剑一样的目光,鲜于通反而表现出了身为华山派掌门该有的风度,手中折扇刷的一下打开,轻摇中用一种唏嘘的口吻回道:“好久不见了,‘见死不救’胡青牛。”

    “……”

    鲜于通如此姿态,倒是让胡青牛一时间语塞。不过,胡青牛见状内心的愤怒却是更加的汹涌澎湃了。这个模样,这个姿态太让他熟悉,太让他仇恨。世上怎能有如此无耻之人?面对他胡青牛竟然还能够谈笑风生,他难道不清楚自身所面对的局势吗?

    实际上在这个时候胡青牛是想岔了。

    事实上正是鲜于通清楚了自己所面临的局势,在见识到了岳缘那神秘莫测的威能后,失去希望的终极绝望反倒是让他恢复到了曾经那个谈笑风生的鲜于通。

    就好像第一次重伤被胡青牛所救,第一次见到胡青羊的时候。

    当真是风度翩翩。

    掌门坐位上,岳缘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接下来是胡青牛解决仇恨的时间。以至于华山派其他长老想要插嘴,亦被岳缘用气势压的他们说不出话来。

    一时间,整个大殿里只有鲜于通与胡青牛两个人的戏份。

    “呵!”

    鲜于通那风度翩翩的模样让胡青牛不由嗤笑一声,满腹的怒气并没有让胡青牛变得是歇斯底里,而是化作了一声嘲讽:“到了这种地步,你鲜于通还是如此惺惺作态,真是让人看得作呕。”

    “哈哈!”

    听了胡青牛这话,鲜于通倒是笑了起来,手中折扇轻扇,压根儿不在乎自己双腿上还不断流淌的鲜血,面不改色的说道:“也许你从来就没有认清过我了?”

    “我这是惺惺作态,又或者本来就是这样?”

    “你还在狡辩!”

    未等鲜于通说完,胡青牛便已经打断了对方的话,说到这里,胡青牛目光落在了华山派其他一众长老的身上,开口说道:“你们知道自己的掌门过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伪君子。”

    回过头,胡青牛更是直接质问道:“你这阴险狡诈,道德败坏之人,既然你不认自己乃是惺惺作态,敢对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不承认吗?”

    面对胡青牛的问题,华山众长老们一时间面面相觑,愕然以对。

    他们倒是在见识了这个局面后,其实已然明白自家掌门与这个出自明教的名医胡青牛两人之间有着不得不说的故事。而且听这话语,掌门鲜于通似乎有着不堪的过往。

    这群长老中,唯有那出自岳氏一族的中年男子似乎并不意外。

    不约而同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仍然面不改色,只是因为受伤失血显得苍白些许的鲜于通的身上。

    同样。

    岳缘也在期待鲜于通的回答,因为他突然发现这个华山派掌门倒是有那么一点的意思。

    纸扇轻摇,鲜于通迎着胡青牛那冷冽的目光,面对大殿内所有人的视线,他回答了,而且这个答案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

    “为何不敢认?”

    一句反问,让在场所有人愕然。

    众长老愕然,胡青牛膛目,岳缘亦是歪了歪脑袋。

    这故事的发展好像有那么一点超乎意外?

    岳缘端坐在位子上,右手轻轻的摸了摸自个儿的下巴,这鲜于通好像与记忆中的鲜于通貌似有那么一点的不同啊。不过倒也不会出现太大的预料,毕竟将死之人分其言也善。

    在原著中,他死的时候亦是承认了过往所做之事。

    唯一不同的倒是这展现出来的姿态,不过那时他倒是中了自己的剧毒。

    难不成是因为他已经彻底绝望了?

    望着眼前发生的事情,岳缘若有所思。

    深吸了一口气,胡青牛强行压下直接动手杀掉对方的打算,他要彻底让这伪君子身败名裂,再凄惨而死才能消他心头之恨,报妹妹之仇。皮笑肉不笑的翘了翘嘴角,胡青牛直接问道:“鲜于通,那你还记得胡青羊吗?”

    “青羊?”

    呢喃着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鲜于通的眼眸中透出了一丝怀恋,手中折扇微微停顿,嘴上叹道:“嗯,记得,那是一个好姑娘!是一个好妹妹!”

    好姑娘!

    怎么不会是好姑娘!

    鲜于通的感叹让胡青牛那刚刚压下去的怒火彻底绷不住了,直接抓住对方的衣襟,揪着对方咆哮道:“我不允许你用这样的话说我的妹妹,你鲜于通不配!”

    恶狠狠的将对方推了出去,胡青牛这才气喘吁吁的继续说道:“我将妹子许配给你,她那样爱你,而你欺骗他,却是为了贪图华山派掌门之位,抛弃妻子,害的我妹妹羞愤自尽而亡,一尸两命。”

    “你,鲜于通认吗?”

    声音哽咽,在提到自己妹子胡青羊的结局的时候,胡青牛这个时候可谓是老泪纵横,极端的内疚让他在愤恨自己识人不明,害了自己妹子一生。

    “……”

    面对胡青牛这个撕心裂肺的质问,那每一个字都足足刻进的他内心,鲜于通沉默了。

    半晌。

    鲜于通在众人的目光下开口了,只不过这一次的回答再次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这事应该怪你,我的好大哥胡青牛。”

    “我开始就说过,青羊一直是一个好妹妹。”

    “是你胡青牛,将青羊推进了火坑。”

    “在第一面,我就对青羊说过,我在骗她。”

    “可这个傻妹妹竟然不信,她认为这只不过是情人间的嬉闹……”

    “青羊怎么会这么傻?”

    “我唯一没有想到的是最后的结果,是她腹中的孩儿……”

    说到这里,鲜于通手中折扇早已经不在扇动,反而是纸扇是竖在眼前,遮住半张脸孔,只剩下一双眼睛在外面,微眯的双眼好似两轮弯月。那神情好似在回忆,又在唏嘘感叹。

    大殿。

    鲜于通如此无耻的回答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胡青牛愣住,众长老更是膛目结舌。

    掌门位子上的岳缘亦是瞪大了眼睛。

    这回答……

    “啊!!!”

    鲜于通的回答终于让愤怒欲狂的胡青牛彻底爆发了,一头灰白的长发四乱飞舞,一身内力运转到极点,右手化作掌刀直插鲜于通胸口。

    但是!!!

    第一个出手的并不是胡青牛,反而是鲜于通,手中折扇旋转间,直击胡青牛,而他的右手指已然摁向了扇柄上的扩机。

    只是再有准备的岳缘出手速度更快。

    在鲜于通手指即将摁下那扩机的时候,一股奇诡的力道彻底的笼罩在了他的身上。诡异的力量使得鲜于通根本无法摁下,那旋转的力量更是让手上纸扇打着圈儿横飞出去。不仅如此,奇诡的力道开始沿着他的右手蔓延而上,肌肤扭曲渗血,衣袖灰飞烟灭,右臂骨骼更是在极端的扭曲力量下寸寸断裂。

    噗!

    掌刀入体,直接没入了鲜于通的心口。

    “哈——”

    目光扫了一眼已经骨骼粉碎的右臂,鲜于通在扫了一眼那胡青牛含怒而出,已经没入心口的右手,哈了一口气后,人已经失去了力量,身形朝前面倒了下去。

    只不过鲜于通还是强撑着身躯,最后也只能让自己完好的左手死死握住对方的右臂,让自己的下巴搁在了胡青牛的左肩上,眼睛泛白中,他仍然以最后一口气在胡青牛的耳边唏嘘道:“大哥,青羊真的是一个傻妹妹。”

    “太……傻了。”

    面上表情似笑似哭,而眼中光泽也在这一刻慢慢散去。

    如此场景,让大殿里的其他人都呆愣在了那里,一时间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端坐在掌门之位上的岳缘却是突的面色一变。

    身形一晃。

    人如瞬移一样来到了胡青牛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右手将其从鲜于通的胸口拔了出来,同时将鲜于通的尸体抛飞了出去。

    心血飞溅中,一道金光自其中窜出,直接朝胡青牛的方向射去。

    只不过在半空已经被岳缘抓了下来,捏在了两指之间。

    “嗯?”

    岳缘看着手上抓着的东西,那是一个看起来肉呼呼的虫子,上面不沾丝毫鲜血,金灿灿一片,“金蚕?好大的凶性!果然是一个没脑子的虫子!”

    话语刚落,便见手上这玩意儿凶性大发,在岳缘那如铁钳一样的手指间乱动,扭过头要咬岳缘手指头的样子。

    啪!

    手上加力,汁液横飞中金蚕直接横尸在岳缘的手上。

    就在金蚕死去的刹那,在南方的贵州。

    苗疆。

    森林茂密,人烟稀少。

    是猛兽毒物横行之所。

    这里汉人稀少,更多的是苗人所在。

    而在这深山里的一座村子中。

    一处幽静所在。

    一个头戴无数银饰,身穿苗衣的女子正盘腿坐在那里,闭目打坐。在她的周围,爬满了绿色的毒蛇,黑色的蝎子,长满艳丽绒毛的蜘蛛,还有悉悉索索爬行的蜈蚣,更是有着硕大的蛤蟆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突然!!!

    女子猛的睁开了双眼,面色一白,一口鲜血猛的喷了出去,将面前的地上浇出了一片艳红。女子没有去理会自己的伤势,只是随意的擦拭了下嘴角的鲜血,开口便是清脆的苗疆方言。

    “出事了!”

    “我的金蚕死了!”

    “来人!”

    “点圣火,传讯仙教上下来神殿汇合!”

    PS:这个鲜于通描写如何?他是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