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2章 仇与怨
    碾压。天』籁『小说Ww』W.⒉

    一个人碾压了整个门派。

    碾压了江湖中六大门派之一的华山派。

    若是这样的话放在过往说出来的话,定会被人认为那是荒诞无比的笑话,可在今天让所有人真正的见识到了一个传说中的强者将会是多么的恐怖。

    更为恐怖的还是对方从头到尾没有任何出手,只不过凭借那一身的气势彻底的压得整个门派上下所有人起不来。

    当岳缘坐在掌门之位上后,那股弥漫四周的恐怖压力这才一扫而空,如微风一般散去。

    但是哪怕这股压力散去后,每个人只觉得肩上松了一座山的重量,一时间整个华山上下弥漫的尽是无数人的喘息声。抬头,彼此对视中,所有人见到的都是对方瞳孔中映射出来的那个面色苍白的自己。

    那个少年是谁?

    一时间所有人的心中转过的都是这个念头。

    在疑惑升起的时候,不少人的目光已经投向了带领对方上山来的一众弟子,只不过每个人的目光眼色不是原本想象中的那么好了。

    “教主!”

    一声呢喃,胡青牛擦拭掉额头的汗水,在这股压力莫名散去后,连忙起身,朝大殿的方向奔去。至于其他的华山派弟子是否有胆子阻止,刚刚生的一幕已经彻底的震慑了他们。哪怕是想要阻止,可一时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迈步,胡青牛只觉得自己的心在这个时候跳的非常的快。

    他设想过所有的方式,却万万没有料到自家教主岳缘会采取如此骇人听闻的方式,以最为狂暴最为不可思议的方式大步踏入了华山派。那姿态,那模样好似他不是客人,而是主人一样。

    大殿。

    岳缘端坐在那本属于掌门鲜于通的位子上,微微侧头,脸上似笑非笑。

    ——哈!

    粗重的喘息声在大殿里回荡。

    好不容易才忍住浑身上下的酸痛后,几大长老这才气喘吁吁的瞪大着眼睛怒视着莫名出现在眼前的少年。好不容易站起身来,鲜于通在他人的搀扶下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那端坐在自己位子上的少年,直接开口道:“阁下是谁?我华山派可是有何得罪之处?却要如此侮辱我等华山上下!”言语中不卑不亢,不提丝毫刚刚生的事情,更是以话语挑起其他人心中的血勇之气。

    听了这话,其他人的面色都是面皮红,气愤难耐。

    只是刚刚那恍若神话的一幕让所有人知道这来人的武功只怕功参化境,以致传说中的地步,达到了堪称神魔一般的境界。这些长老也是行走江湖多年的人,他们其中的不少人见识过武当张三丰的风采,也听说过峨眉郭襄绝代风华,却从未见过这神魔一样的男人。

    恐怖,那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恐怖。

    只怕皇帝出行也不过是这样的情景吧!

    哪怕是对方如此肆无忌惮端坐在掌门之位上,这些长老们倒也十分的识时务,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都不是傻子,刚刚的一幕早就告诉了敌我之间的武力差距。当差到一定地步的时候,反抗便是徒劳的。

    可是他们还是不明白,华山派是何时惹到了这么一个恐怖的存在?

    思来想去,他们不觉得华山派的人会不知轻重的招惹到这样的人,若是以往如此,只怕华山派早就灭了。再想想对方来时所带领的人,难不成……

    几个长老不约而同的想起了上山的华山派弟子,一时间大家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其中那个一直沉默着的中年长老的身上。

    他,正是华山岳氏一族的族长。

    此次上山的正是他的儿子,华山派弟子中的大师兄。

    这恐怖的人正是被他们带回华山的……

    不同几个长老直接表明的奇怪目光,鲜于通只是扫了一眼这一直与自己斗法的岳长老,倒也没有太多的怀疑。在他看来,这人与这岳氏关系不大。

    若是关系太近,只怕这华山派掌门之位早就成为了岳氏一族的囊中之物了,也不会在这些年的争斗中岳氏处于下风。

    但,这事情却是与这岳氏大弟子脱不了关系。

    眼前这人只怕更多的是为了自己而来。

    瞳孔微缩,鲜于通挣开搀扶自己的人双手,右手使劲的握了握手中的折扇,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面色似笑非笑的少年。一时间,鲜于通的心中不由的冒起了一股名为绝望的情绪来。

    面对鲜于通的问题,岳缘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目光在这华山派一众高层人的脸上扫来扫去。刚刚的压迫,岳缘在打量他们的表情变化,能够看得出这几人在自己这股强势爆的精神威势下出现的变化。

    有恐惧,有害怕,有虚弱,有退避,有屈辱,也有人有血气之勇,想要爆。

    甚至连那掌门鲜于通的脸上也出现了屈辱畏惧之色。

    可是……

    在这里面有一个人出现了意外。

    那人的脸色虽然出现了惊骇,但却被他自己强行压了下去,随后更多的却是平静,那模样就好似他已经见过类似这样的威压。

    而类似的威压在这华山派只有一个可能。

    赤练仙子。

    至于小龙女人太过清冷,给人更多的反而是如仙一样的飘渺之味。

    那这人的身份就是华山岳氏一族的了。

    看这样子,他们已经与莫愁接触过了。

    唔,样貌不差。

    岳缘打量了半晌,收回了视线,在心中叹了一句:郝大通有心了。想来也是,岳氏一族怎么也不会生出一个丑八怪来?至少他的那些曾经的敌人是不信的。别看郝大通是出自禁婚的全真教,这份世俗之意倒也想的清清楚楚。

    随后岳缘的目光这才再度停在了鲜于通的身上。

    双腿跪地受创,已然鲜血横流,但在他岳缘的面前这鲜于通仍然保持着该有的风度,能够不卑不亢的道出问题,这样的心性倒也让人刮目相看。单看人的模样与风度,一般情况下着实让人想不出对方做过的那些事。

    只不过这样的例子在岳缘看来实在是太过寻常,毕竟在一路枭雄人物中,有的是才貌双绝外加武功盖世,譬如石之轩;有的是模样俊俏无数,智谋惊人,顶个不容易被人现的身份,譬如无花和尚……有的人哪怕是武功不怎么好,但在样貌上起码也要相貌堂堂,君子如玉,至于扮丑扮傻之类的其实并不多。

    这世界,终究看脸的人更多。

    “得罪?”

    摇摇头,岳缘否认道:“华山派从未有得罪过本座。比起你们来,本座对华山的了解并不输于各位。”

    岳缘后面的这句话让在场的人一头雾水。

    不过岳缘接下来的话语却是让鲜于通等人面色大变,只见岳缘侧了侧身子,人斜靠在位子上,似笑非笑道:“对了,本座还未介绍自身的来历,眼下本座添为明教教主,就在前不久。”

    明教教主!!!

    一句话让所有人的面色不由大变。

    而鲜于通更是面色一白,一个极端不妙的念头已经在心底升起。

    几乎同时——

    岳缘的话语再度回荡在大殿里:“既然到了门口,那你就与自己的熟人好好交流交流吧。”

    “谨遵教主法旨!”

    脚步声中,一个声音出现在鲜于通的背后,那是一个让他熟悉无比的声音,熟到哪怕死去也不会忘记的声音:“鲜于通,好久不见了!”

    回过头。

    手中纸扇被捏的嘎吱作响,鲜于通瞪大的双眼中倒映着来人的模样。

    正是他曾经的大舅哥——胡青羊的兄长,胡青牛。

    与此同时。

    华山山门再度迎来了一个客人。

    言静庵抬头看着面前那显得空旷无比的山门,一个人也没有,只觉得莫名其妙,这华山山门也太随便了吧?

    这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添为江湖六大门派之一的华山派就这般模样?

    心中迷惑的同时言静庵还是没有停下步伐,一步一步的沿着阶梯走了上去。只不过在走上去的时候,言静庵已经是不由自主的警惕了起来。

    华山派的情况,有点不对!

    ps:华山的剧情将牵扯的有点多,唔,有一个久违的人物快出现了,大家猜猜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