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1章 大礼 下
    太极广场。

    数百的华山派弟子分成两个方阵,安静无比的静立在广场两侧,手执三尺青锋,目不转睛的打量着出现在华山派的岳缘等人。一个人的目光还好,当上百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一个人的身上的时候,这些视线便会凝结在一起,形成一股无形的压力。

    这股压力,让胡青牛与一行悍匪几人显得浑身上下不自在。

    不管怎么说,眼前可是江湖六大门派之一的华山派,这是它的总部,出现在眼前的几乎是整个华山派的有生力量。在胡青牛的感受中,这股莫名的压力不仅是眼前这数百的华山弟子,要知道明教弟子可是不少,能以一派对抗几乎整个江湖的圣教弟子有岂是这么简单?光数目便是华山派不能比的。华山派弟子的数目只怕做明教弟子的零头。

    但事实却不是如此。

    在胡青牛的感受中,除去眼前这些弟子的目光注视压力,更多的还是来自这座山,这块地方,来自眼前那莫名的太极八卦图案。而且那个感觉让胡青牛觉得有一些荒谬。

    那种若因若无的沉重感,让胡青牛有一种恍惚间站在了传说中的天下第一派的跟前……不,比天下第一派要更进一步的存在。

    恍惚中,胡青牛见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门派出现在了眼前,无数身穿蓝白道袍的负剑道士正在前面走来走去。

    幻觉?

    这不可能!

    猛的清醒,摇摇头,胡青牛将盘绕在脑海里的乱七八糟的想法暂时压了下去。为了报仇雪恨,他胡青牛自是详细的了解过华山派,因为曾经他并不明白鲜于通为什么会抛弃他的妹子胡青羊,反而去贪图华山派掌门之位。

    在他的调查中,胡青牛也只了解到华山派乃是百年前名震江湖的全真七子之一的郝大通所创立,可以说华山派是得到了全真派的传承,从某方面来说亦是道家门派。

    哪怕全真教在百年前号称天下第一教,但真论其威势在江湖上也有门派能与之相提并论,譬如眼下早已经没落的丐帮。换做如今,想来全真教在江湖上的威势恐怕还比不过圣教。

    再说全真教的道袍也不是那样鲜明的颜色。

    之前的是幻觉吗?

    可刚刚那恍惚间带来的恐怖威慑,却是让胡青牛第一次真正意义觉得眼前这个华山派绝对不简单。

    而且在练功广场上毫无遮掩的摆出太极八卦图案,这是要与武当派争锋吗?

    不!

    不对!

    这个猜测立即被胡青牛自己否定,他了解中的鲜于通没有这么无智。

    目光再度死死的盯着前面那硕大的太极图案后,胡青牛猛然发现了其中的怪异之处。以他的观察,胡青牛发现这图案并不是新建的,而是修补而来。

    而且……右脚轻轻的磨了磨脚下地面,胡青牛发现这脚下地面与他数年前的印象不同,这好似是刮去了一层。

    换句话说,这太极八卦图案本身便存在这练功广场,而最近才修补完成重见天日。

    难不成鲜于通为了华山派掌门之位,其中之一的原因便是这个?

    一旁。

    出现类似幻觉的还有其他一行人。

    哪怕是自小便生活在华山的岳氏弟子等人此刻也对这种情况一头雾水。面面相觑中,几人对视的目光中都看到了彼此的愕然疑惑,要知道以往可是从未出现这样精神恍惚的情况。

    “岳师兄,你刚刚看到了吗?”小师妹伸手碰了碰岳氏年轻弟子,低声询问道:“是我们华山吗?”

    “嗯!”

    年轻人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刚刚那个一闪而过的幻觉中的存在虽然景色已经大变,但是他还是能够认得出那便是华山所在,是脚下所站立的地方。

    可看到归看到,在此刻年轻人的心中已经布满了疑惑。

    “……”

    岳缘恢复正常,目光在他们的脸上一扫而过,心中不由的叹息了一声,这群跟自己一起上山的华山弟子,这个岳氏一族的后人或许在智谋上很不错,但在武道一途只能算是普通了。

    立于此地,岳缘出现这种精神恍惚的迹象只有两次。

    一次是带着少年张君宝上华山的时候立身这太极八卦图案的时候,唏嘘了好久,而在那个时候张君宝已在他的精神波动的影响下得到了自己的所悟,更是这个图案中得到了他创立武当派的根本——阴阳太极。

    而且这次岳缘的精神波动影响了这一众人,但看他们模样……真是愚钝的可爱。

    算了,不说也罢。

    也该正事了。

    对方既然让隐藏在这里的太极八怪图案再度现世,以来迎接它原本的主人,这份礼物他岳缘如何不接?

    衣摆一扬。

    岳缘一手负背,一手搁腹,昂首踏步而出。

    同一地点,不同时间。

    同一座山,不同门派。

    同一个人,不同身形装扮。

    在无数弟子的‘迎接’中,纯阳掌教岳缘回归了。

    “华山,我,纯阳岳缘,回来了。”

    在这一刻,他不再是明教教主,而是纯阳的创派掌教——道公子岳缘。

    狂暴无匹的无形压力岳缘为中心朝四面八方奔涌而去,这无形的压力更是在这一刻化作有形之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一股无形气浪径直扫起地面的灰尘,形成一道圆圈呈波浪形散向四面八方。

    四周。

    众人只觉得那烟浪扫过自己过后,便觉得浑身一颤,背上好似背负了华山之重,一股庞大的压力笼罩而下,双膝一软便直接跪在了地上。

    胡青牛如此。

    岳氏年轻人一众师兄妹如此。

    那些悍匪更是如此。

    惊骇中,众人在抬头望去,见到的更是骇人惊闻的一幕。

    只见岳缘走在正中,朝大殿的方向踏步而去,而在经过那些列队的华山派弟子后,两侧便噼里啪啦的跪倒了一片,无人可以幸免,无人可以例外。

    从后面望去,就好像岳缘踏足浪尖,人过浪平。那连续跪倒的一幕,看起来就好像被风吹到的麦子那样的整齐醒目。

    大殿内。

    华山派掌门鲜于通与一众长老正端坐在这里,从他们这里的方向正好能够观测练功广场下方发生的事情。可是不看还好,在看到如此骇异的一幕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有的人甚至连身下椅子绊倒都毫不自觉。一群人走到门前,膛目结舌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几乎所有人的脑海里都不约而出的冒出了同样一个想法。

    华山派大难将临!

    还未等他们从惊骇中恢复清醒,那人已经到了大殿门口。

    身形一晃,从人群中走过。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再回头便见到那一个俊美邪异的少年已经端坐在了掌门之位上。

    随后,华山派弟子们感到到的那股无匹压力也降临在了他们的身上。

    虽说比起弟子们来说,他们的武功要高的多,可在这股压力下却也显得微不足道。随着啪的一声,长老中功力最低的一个已然承受不住压力跪倒在地,紧接着其他人也接连出现体力不支的情况,生生的被压倒在了地上。

    唯有掌门鲜于通强撑至此。

    可是那满头的汗水,还有惊恐的神情,以及不断颤动着双腿都告诉着所有人他强撑的并不轻松。

    啪!啪!

    两声脆响,双腿上血雾爆出。

    鲜于通终于也承受不住直接跪在了地上,下跪的力道甚至将双膝所在的石板砸了个粉碎。

    “如此大礼……”

    伸袖,弹尘。

    抬头,岳缘的目光一一扫过大殿里跪倒的众人,最后停在了鲜于通的身上,笑道:“本座受了。”

    言语间说的是那么的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