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0章 大礼 中
    华山。

    门派广场。

    作为一个不小的门派,自是有着专门让弟子们修炼武学的场所。在华山派,这个场所并不小,伫立在所有建筑物的正中央。这个时候,原本一群在广场上修炼剑法的华山派弟子们正在舞着寻常修习的华山剑法的时候,便见到一个守山门的师兄以极快的速度朝大殿的方向跑去。

    那速度,那姿态,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喘的跟一头牛似的。这样的情形让其中不少的弟子手上舞动的精钢长剑的速度慢了几分,显然守山门的师兄以这样的状态出现,无疑告诉了他们接下来只怕是有大事发生。

    事实上也是如此。

    就在鲜于通还一个人端坐在椅子上沉思的时候,对方已经是直接闯入了大殿之中。

    “掌门!”

    “嗯?”

    鲜于通身为一派掌门,在华山派上下他是极为重视礼数的。弟子如此不敬,自然而然引起了鲜于通的不满。脸色微微一沉,鲜于通压下心中的那缕不满,质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如此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掌门……哈……岳师兄他们回来了!带着一群其他人回来了!”

    闯进大殿的弟子在瞅到鲜于通面色微变的刹那,顿时心头不由一惊,不过他还是在深吸了几口气后,道出了让自己着急的事情来。

    什么?!

    闻言鲜于通不由心头一惊,人猛的站了起来,在极度震惊下右手握着的扇子在大力下捏的嘎吱作响,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该死!

    之前心头的那个担忧终于化作了现实。

    那家伙失败了吗?

    以他的武功怎么会失败,鲜于通十分清楚这一次出去的弟子的实力水准,作为带队的岳氏弟子武功在整个华山派上下不过是中游,放眼整个江湖上下也只不过还算过得去。

    面对这样一群初出茅庐的弟子,竟然会失败?是在中间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鲜于通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心中在眨眼间便是思绪万千,不断的分析这失败的缘由,是否是出现了其他门派的插手?如果是插手,那么出手的人是武当派还是峨眉派?又或者是少林?

    如果真是这几个门派中的插手的大侠,那么必要的时候他鲜于通是需要做打算了。

    必要的时候想来可以放弃对方,甚至以对方的性命来彰显他华山派掌门的声望。转念间,鲜于通在自己心底已经有了决策。面色不变,鲜于通开口询问道:“噢,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眼下江湖局势诡秘莫测,我华山派弟子行走江湖万万要小心为妙。对了,跟随你岳师兄他们回来的人是哪门哪派的客人?”

    “呃……”

    这弟子在听了掌门的问话后,顿时声音有一点停顿了,作为江湖六大门派之一的华山派弟子,能够守山门的人自然也是眼力劲不错的弟子。可以说,他能够凭借一双眼睛认出绝大部分拜山之人的身份。毕竟各大门派的弟子基本上都有着各自的装扮配饰,一般情况下都能认得出来。

    脑海里不断的回想起之前那行人的模样,弟子在心里组织了一番语言后,这才回答道:“回禀掌门,同岳师兄他们一行人一起上山的人有一些奇怪。”

    “奇怪?”

    鲜于通双眼眯了眯,接过话头道:“怎么个奇怪法?你仔细说说。”嘴上如此,可鲜于通心底在这一刻却觉得事情只怕是朝自居最不希望的方向发展了。

    果不其然。

    这弟子在沉思了下,这奇怪道:“此次岳师兄他们带上山的人除了两个人外,其他人看起来都不怎么像好人,倒像是被抓到的土匪更多。”歪着头回忆了下,他再度肯定了这个想法。

    “至于另外两个人……唔,倒是看起来像是一个年少贵公子带着老仆出游一样。”

    贵公子?

    这是一个什么形容?

    鲜于通听了自己这弟子的形容一时间表情有些呆愣。他却没有想到这是对方在心底思来想去在脑海里搜寻了老半天才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形容词汇。

    纵然是他只不过是一介弟子,眼界狭小,行走江湖也没有太多的经历,更没有见过什么贵公子,但他第一眼已然是这样认为。

    只是这个形容让掌门鲜于通弄的迷糊了。

    一群被抓了的土匪他倒是明白,可这贵公子是什么来历?

    脑海里不断的翻滚着江湖各派出彩的弟子,但思来想去也没有在脑海中记忆中的人选中勾勒出一二。没有一个人能够对的上自己这个弟子的形容。

    年少的贵公子?那是何派弟子?

    第一个形容鲜于通自是知道说的没错,他的安排失败了,因为这个意外。可第二个形容……在鲜于通仔细询问后,他大概的了解了那两个人的模样。

    一长一少。

    少年俊美的不像话,贵气逼人,不似江湖中人。

    而那个长的则是浑身裹在黑色袍子中,无比恭敬的跟在少年身边,端的仆人模样。

    难不成是元廷来人!!!

    诏安又开始了吗?

    自言自语了一番,鲜于通压下心中激荡,立即开始了吩咐。计划失败,亦代表着他将与这华山派的顽固岳氏一族的暗斗将于暗中浮现在明面上来。

    在吩咐弟子下去通知整个华山派,将在山的所有弟子长老之类的人全部唤了出来,以备无患。哪怕一直暗斗的岳氏一族,鲜于通也没有忘记。

    在鲜于通的心底已经有了打算卖自己人以挣得身后路的打算了。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样的事情他做起来轻车熟路,这早不是第一次了不是吗?

    或许他还能转危为安,带着自己与华山派更进一步了。

    与他的目标更进一步。

    ……

    上山的途中。

    岳缘已然发现这华山派上下很快的动作起来。不少的弟子站在了道路的两侧,看似迎接,更像是一种实力的展示与警告。这上山一路,更多的好像是一场鸿门宴。

    “哈!”

    一声轻笑,岳缘的目光不断的扫过前方的弟子,摇头失笑道:“这些弟子们看起来倒也不错。”

    身后。

    浑身再度包裹在黑色衣袍中的胡青牛见状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这个生死大仇在当上华山派掌门后的十几年的时间里将华山派摆弄的蒸蒸日上,更是拽着华山派进入了江湖六大门派之中。而鲜于通自己更是以智慧行走江湖,可以说在六大门派中他的智谋堪称数一数二。

    换句话来说,鲜于通在六大门派的掌门中是一个类似军师一样的存在。

    换个立场来说,对华山派整体上下来说,鲜于通这个掌门做的并不差,相反是相当不错。

    但胡青牛只要一想鲜于通这个人的私德,之前的念头便化作了一条更加凶恶的毒蛇在狠狠的撕咬着他的内心。

    对鲜于通的能力有多赞叹,那他胡青牛的痛恨便有多深。

    至于那行悍匪们面色如常,没有任何的变化,他们早就不对自身的结局有任何的希望。

    反倒是回山的一行华山弟子倒是面色轻松了太多,一路上山的同时各自在与熟识的师兄弟姐妹们打起了招呼来。唯有岳姓弟子面带微笑的与师弟们招呼的同时,心情却变得凝重万分。

    很快。

    一行人便来到了广场。

    目光望去,只见那十分大的广场上早已经密密麻麻的站了数百名华山弟子,分成两大方阵整齐无比的站在那里。在两列方阵的中间地面,则是一个硕大无比的太极图腾,四周以八卦环绕。

    华山弟子不意外,那悍匪头子也不意外。

    反倒是岳缘与胡青牛在见到这个巨大的图案后不由一愣。

    胡青牛看到的是太极八卦,看到的是自己的生死仇人鲜于通的滔滔野心。要知道这太极图形在江湖中代表的可是武当派,将这个图案堂而皇之的败在广场中心,这华山派到底想做什么?

    而那武当派张三丰也就眼睁睁的看着?

    第一时间,胡青牛觉得自己小觑了华山派,也小觑了鲜于通,更不明白这江湖门派间复杂的关系了。

    岳缘怔住的也是这个图案。

    静静看着这个熟悉无比的图案,恍惚间他好似回到了纯阳。

    太极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