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9章 大礼 上
    华山。天籁『小说WwW.』⒉

    身为华山派现在的掌门鲜于通在今天莫名的只觉得自己的心有一些慌乱。出现这样的状况,对他来说,这已经是十几年没有过的事情了。

    大殿。

    鲜于通面无表情的端坐在掌教的大座上,手中的折扇压根儿没有摇动的打算。

    这个情况是怎么一回事?

    鲜于通对自己身上生的状况有那么一点想不明白,哪怕是当初他杀害师兄嫁祸明教以夺得教主之位的时候,亦没有出现眼下这种心思焦虑的情况。

    是人越老胆子越小?还是自己的安排出现了问题?

    按道理,那人的武功不错,可要比那岳家的小子辈武功强上太多,要知道随行的也不过是一群武艺平平的弟子,若是这样一群弟子也无法解决,那就真负他在江湖中的名声了。

    啪!

    手中折扇轻轻的在掌心里拍打着,出清脆的声响。

    半晌。

    鲜于通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停下手上折扇拍打掌心的动作,右手伸出不由的捏了捏有些酸的眉心,这才觉得自己肩上稍微轻松了些许。

    抬头。

    目光扫了一眼挂在头顶的牌匾,鲜于通哪怕已经是成为华山派十几年的掌门,可是直到现在他仍然觉得这华山派的底蕴没有被摸清楚。相比较起武当峨眉二派,在鲜于通看来这两派更像是一种暴户,只是凭借天之骄子张三丰与郭襄二人成就了眼下的威风。

    而华山派……

    在这十几年里的钻研典籍中,鲜于通已经大概的摸清了华山派的传承何来。

    传承全真,得纯阳余泽。

    这样的底蕴,放眼江湖恐怕只有少林等一两个门派才可以相提并论。只可惜……

    再说身为掌门他鲜于通想要的便是大权在握,可是当他好不容易用阴谋诡计成为华山派掌门后,却现这华山派掌门之位压根儿就不是那么好当的。

    确切的说身为掌门,他鲜于通并不能彻底的掌控华山派,有人对他不满,而从中作梗。

    这个从中作梗的人便是华山派的元老,自郝大通建派便由来的岳氏一族,他们乃是华山派的元老。虽说历来,这岳氏一族都被历代掌门排斥在权力中枢外,但凭借他们多年的运营,加上本身形象实在是太完美,这使得他们在华山派有着不小的话语权。

    对某些人来说,名声便是一种极佳的资本。

    尤其是每次见到岳氏一族家主的时候,鲜于通便有一种头皮麻的感觉,十分的不自在。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两只雄性动物争地盘一样,而争夺地盘的彼此双方是同一类人。

    不!

    对方只怕比隐藏的更深。

    鲜于通从不对外人说,但他自己不得不承认眼下自身这种如同君子一般的姿态更多的是学自对方,学自这岳氏一族。这么多年来的装模作样,倒是将这种表现几乎形成了鲜于通的本能。

    太长的伪装让鲜于通差点忘记了自己当初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这十几年中,鲜于通在华山派更多的便是与这岳氏一族争夺华山派彻底的掌控权,双方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可谓是互相暗中交手了十数次,但每次的结果都是不好不坏。

    一两次还好,可每次都是这样,那就让人觉得不寒而栗了。

    尤其是对鲜于通这样的人来说,这华山的岳氏一族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掌门心中的心头大患,尤其是这段时间里岳氏一族突然开始变得强势起来,这让鲜于通大为不安。这种情况亦迫使他再度使用了阴狠的盘外招。这一次,好不容易趁这岳氏一族最杰出的传人与其他弟子外出行走江湖历练,鲜于通再度联系了曾经配合自己杀掉师兄白垣的人以针对这一行华山弟子。

    以对方的武功,理当不会出现意外。

    而结果他也早想好了,自然是再度嫁祸明教好了。

    至于其他牺牲的华山派弟子,就当是为门派牺牲了。

    眼下,鲜于通便是在等待着消息。

    只是突来的心神不宁让鲜于通此刻显得坐卧不安。

    “希望不要出什么意外!”

    大殿中,唯有华山派掌门鲜于通的呢喃在回荡。

    ……

    山下。

    岳缘一行人的步伐并不慢,这个时候已然来到了华山的山脚下。

    目光微移。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直达山上的道路,在那前面不远处正树立着一块山门,上书两个硕大的隶书字——华山。

    既是山名,亦是门派。

    在抬头望去,见到的是云雾环绕,好似仙境的华山。

    他的目光在不觉中已然跃过了道路,穿过了云雾,投向了山顶的方向、不提岳缘此刻的心思,单论一路而来的其他人,也是心思各异。

    一众在路上战战兢兢了几天时间的华山派弟子自是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不管华山派上下是否有人能够抵抗那个如神魔一般的少年,那种回到家的感觉还是让人欣喜的。

    再怎么样,那人也该不会踏平华山派吧?

    而且一路上虽然心中畏惧的情绪并没有减弱,反而更浓,可一路以来倒也没有见到对方做过什么事情,除了那次不算出手的出手外,其他的时候这奇怪的少年都显得很安静。

    这个,便是华山派弟子们的心思。

    至于那几个伤势算是安稳了不少的悍匪,早就是一脸的生无可恋。前是狼后是虎,无论怎么看他们都不会有太好的结局。为的悍匪头子在这一刻见到华山山门的时候,脸上则是爬上了一丝苦涩的笑意。

    他有一种感觉,此次的遭遇恐怕不过是那少年顺带的。

    华山派才是他真正的目标。

    明教教主驾临华山派,哪怕只有两个人,悍匪头子也不觉得华山派上下能有人抵挡对方的神威。一路上走来,悍匪头子也能瞧得出这一行华山派弟子也是平平淡淡,唯一的真正聪明人也只有那个岳姓弟子。

    他能够看得出这岳姓弟子是大着胆子在借用这明教教主的力。

    更重要的是这明教教主并没有在意岳姓弟子的所作所为。

    小心翼翼的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正望着华山的小道呆的岳缘,悍匪头子见状也只能苦笑,心中哀叹:鲜于通啊鲜于通,隐藏了这么多年的你这次只怕凶多吉少了。

    跟在岳缘身后的胡青牛则显得面色通红,激动无比,看模样,竟有一种压不住心绪的感觉。

    半晌。

    在岳姓年轻人与守山门的华山弟子打招呼后,他这便回转身,以地主之谊招呼起岳缘来。

    “前辈,请!”

    微微颔,岳缘这便踏步走上了华山。

    与此同时。

    二十里外的地方,另外一处岔路上。

    言静庵正背负长剑头戴斗笠,轻纱遮面的骑着马匹一步一步的朝华山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