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5章 迷路
    叮!叮!

    一连串的兵器交击声在道路上响起。

    十数个人影在不断的跳跃起伏,呵斥声不绝于耳,夹在在刀剑声中显得极为的急促。这一幕,并不罕见。在江湖中,这样的情景每天都有这样的例子在发生。

    当!

    一声闷响,火星四溅中,其中一名年轻人被人以一柄大锤生生的砸的朝后不断退去。脚下一连踩出了十数个深浅不一的脚印,不仅如此,年轻人手上的长剑更是在不断的颤动呻吟,巨大的连贯力量差点让年轻人手上的精钢长剑脱手而出。强行抓住长剑使其不得脱手,但年轻男子的嘴角已然渗出了血迹。

    显然,在刚刚的交锋中他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岳师兄!”

    战团中的其他人见状不由大惊,其中一名模样娇俏的女子更是不由自主的出声,语气中满是担忧。

    “哈哈哈!”一锤砸退,更是震伤年轻男子的魁梧男子见状不由哈哈大笑:“小娘们儿,你这个岳师兄可是银枪蜡头啊,等爷爷解决了这个小白脸,在杀掉你的这些废物一般的师兄弟们,就让我来好好疼疼你!”

    “小小年纪,武功一塌糊涂,学什么行侠仗义?讲道理?道理就是老子手上的铁锤。”

    “你们以为自己是跟武当七侠一样的存在?”

    “华山派添为六大门派之一,这简直是江湖上的一个笑话!”

    话语落下,魁梧男子手中铁锤挥舞,卷起一阵阵狂乱的气流,直接朝前面的年轻男子砸去,那模样似乎是要一锤直接将对方彻底砸扁的节奏。

    “……”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抿着嘴,岳姓青年几乎将牙齿咬碎,对方对华山派的贬斥让他心头怒火直冒,很让他心惊胆战的是他们这一行出现的意外。可是他非常清楚自己的武功水平,在这江湖上并不怎么样,或许在华山派还算可以,可在整个江湖上来说,亦不过是寻常人中的沧海一粟。

    但……

    无论如何,他自背负上这个姓氏,背上刻上华山派弟子的这一刻起,他就不能对这一切无动于衷。面对这群得千刀万剐的悍匪,年轻男子深吸了一口气,他决定无论如何也得将自己的一行师弟师妹给安稳的带回去。

    只是在这个时候,年轻人发现自己简单的念头却是走的十足的崎岖坎坷。

    哪怕是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武功实在是难以摆上台面,师兄这个称谓更多的不过是入门时间的早晚,他只不过是占据了自小便出生在华山的便利而已。

    按道理来说他的武功应该足以匹配的上他这个师兄的身份,只是现实却并不是如此。

    不提他的资质,在武学一道上或许没有那些天骄一样有着让人羡慕的资质与奇遇,但就普通人来说也算是不错。可岳氏一脉的人在华山上的待遇并不是常人想象中的这样。

    在华山派诞生在郝大通祖师手上的时候,他们岳氏便与这华山派一同存在了。这元老一样的存在,却并没有让岳氏在华山派得到更多的优厚待遇。

    相比较起来,他们岳氏在华山派更多的还是负责后勤这一块,而且师门长辈们也有意无意的在排挤岳氏进入华山派权利中枢。

    至于现在他在华山派中也不过是借着家族的身份在华山派里捞了一个师兄的称谓而已。

    唯一例外的是岳氏在华山派里向来就有很不错的名声,习武的同时更是读书识字,历代都是谦谦君子一般的人物,不卑不亢,倒也活的还算安稳。历来积累的名声,让岳氏在华山派上下很受尊教,至少眼下华山派掌门鲜于通还是需要在意一下岳氏的面子的。

    脑海中思绪不断的转动,很快年轻人便已经理清了眼下的局势。

    有人泄露了他们一行的踪迹。

    而且这定是华山内部的人!

    年轻人非常清楚自己一行人的行动是保密的,在华山派上下也只有几人知晓。

    到底是谁?

    难不成……

    似乎想到了一个什么可怕的事情,年轻人的面色一时间苍白至极。就在年轻人走神的那一刻,魁梧汉子的大锤已经携风卷浪一般的砸向自己的胸口。

    无奈下,年轻人只得将手中精钢长剑横在胸前,奋起一身真气强行去挡对方的这一击。

    嘭!

    一声闷响。

    长剑受不了巨力,直接崩裂成无数的碎片朝四面八方飞去。不少的碎片更是刺破衣物,将年轻人的胸口打的模糊一片。

    仰头一口热血喷涌而出,年轻人在这股巨力下直接抛飞了出去,落在了地上砸起了一片烟尘。在半空中,年轻人已经昏迷。

    在年轻人落败重创过后,很快一群华山派弟子相继落败,除去交锋中死去的人,剩下的全部被一群悍匪给缴了械。就在悍匪们将一群华山派弟子围成一团,准备进行下一步的时候,一阵悠然的马蹄声在这个时候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

    哒!哒!哒!

    马蹄声悠然,来人是一种散心的态度走来。

    而且还是两个人!

    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不约而同的朝马蹄声的方向望去。只不过不同的是华山派弟子投去的是希望的目光,而一行悍匪则是戒备至极。

    “怎么回事?”

    领头的魁梧悍匪握了握手中的大锤,朝身边的人投去了疑惑的眼神,络腮胡遍布的脸上没有丝毫隐晦的表出了质问之色,“不是说好了,这里会是毫无人烟的地方吗?”

    跟在魁梧悍匪身份的小个子见状也是一头雾水,十分委屈的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清楚,这只是意外。

    “妈的!”

    “弟兄们注意,放亮各自的爪子!”

    吐了一口唾沫后,魁梧汉子只能强行压下心头的那突来的担忧,凝神戒备。

    很快。

    马蹄声越来越近。

    目光尽头,两匹骏马一前一后的迈着悠然的步子不紧不慢的朝这里走来。马背上端坐着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一个模样俊秀的少年人,虽然在外面套了身衣罩,可从里面露出来的料子还是能够让人认得出那是名贵布料,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

    至于在少年的背后的马匹背上,则是端坐着一个彻彻底底笼罩在黑色衣袍中的黑衣人,整个人上上下下包裹的严严实实,几乎只露出了两只眼珠在外面。

    此刻这两人正坐在马背上目不转睛的打量着前面。

    在看清出现在前面的人之后,华山派一众弟子顿时绝望了,出现在眼前的人怎么看怎么都没有拯救他们的能力。

    反倒是一行悍匪面色不由一凝。

    这马匹……

    只有蒙古人才有资格拥有的上等骏马。

    这人难不成是出游的蒙古贵族公子?这年头,做打家劫舍的土匪,也要有足够好的眼力劲儿。

    打量着双方人马脸色的变化,马背上的少年突然露出了兴趣之色。

    嘴角一扬,那突来的笑容让在场所有人的心跳都不约而同的一滞。包括那跟在少年身后整个笼罩在黑衣中的男子。

    “大家不要紧张!”

    拍拍手,掌声在空气中传递开来,马背上的少年开口出声了。语气温柔如水,温和的表情搭配那张邪魅的面孔让人忍不住放下心头的戒备,笑道:“刚刚我与仆人不小心迷失了方向,找不到路了。”

    “所以还请哪位好心认告诉在下,华山该怎么走?”

    微微俯身,骑在马背上的少年居高临下的问道,扬起的嘴角,还有那几乎弯成月牙一般眯起的双眼,在脸上组成了一道让人心跳加快,不由得吞噎口水的笑容。

    好似冷夜中的那一轮无情的银白色圆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