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0章 不能说与不敢说
    此地艳阳天,换做数百里之外,便可能是雷雨密布。

    不同明教总坛的干燥阴冷天气,在华山地界的周围百里,今天反而是一个烟雨蒙蒙的日子。只是这些濛濛细雨在这个时候更比瓢泼大雨更让人觉得心头发闷。

    尤其是在一个人没有好心情去伤春悲秋的时候。

    赤练仙子就是如此,现在的她很厌烦,很暴躁。

    确定的说是这自明教一行后,她的心情便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晴转阴,就犹如这天气的变化一般,看上去好似又转为瓢泼大雨的节奏。而心情的变化最终还是表现在了赤练仙子的行事风格上。

    她……

    似乎有回归曾经的那个让江湖中许多人闻风丧胆的赤练仙子的模样。

    最为明显的便是在这回华山的路途中所遭遇的那些人,无论是凶残的蒙古人,还是惹到了她的江湖中人,没有一人能够从她的手掌下逃得性命。一路走过,赤练二字名不虚传,留下的尽是妖艳的红。

    身为师姐的李莫愁沉默后,本身话就不多的师妹小龙女便更加的安静了。

    一路上听的最多的莫过是那四周吹拂而过的风声。

    “师妹。”

    忽的,走在前面的赤练仙子停了下来,手中的油纸伞也随着她手腕的动作微微下移,伞面上凝结的雨水顿时化作了一条线倾洒而下,在小龙女的眼前形成了一幕雨帘。

    温和的眼神停在小龙女白皙如玉脸蛋儿上,赤练仙子轻声问道:“你说师姐我这样值得吗?”

    对于这个问题,小龙女只是安静的如同她身上的那袭不变的白衣一尘不染。不过小龙女话虽没说,倒是人有了动作。漫步上前,手中纸伞与师姐手上的纸伞相碰,雨帘隔断,分作两半朝侧边流去,独留下中间的空白。另外一只手则是伸出,紧紧的握住了赤练仙子握伞的右手。

    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

    风雨中,两个绝色丽人玉手相握,倒也有一种别样的朦胧韵味。

    不必言语,赤练仙子便已经明白了自己师妹的意思,最后却也只是盈盈一笑。师姐妹二人的关系比一般人要来的复杂的多,两人由亲情到仇恨再到亲情,其经历自不必明说,更何况还牵扯到了一个男人……

    “师妹也变了!”

    赤练仙子的这句话让小龙女只是微微怔了怔,没有任何的否认。

    毕竟时间改变了所有人。

    与此同时。

    明教,总坛。

    光明顶。

    岳缘目不转睛的盯着鹰缘上下打量个不停。

    他能够看得出自己这个孙子正在恐惧,正在害怕,显然刚刚施展变天击地*的时候,似乎再度碰触到了他记忆中某些禁忌,否则的话不会出现这种情形——如同小孩子一般在颤抖。

    即便是现在的鹰缘看起来便是一介童子,但他的年纪绝对不是童子。

    按照正常来说,这样的情形绝对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身上,更何况以岳缘现在对其武功的推断,只怕眼下的这个亲孙子的武功至少是他在倚天里遇见的最强之人。

    纵然是张君宝也要尤逊一筹。

    这种情形只能用阴影一词来形容了。

    小龙女做过什么才会让鹰缘如此恐惧害怕?

    至少在岳缘印象中小龙女人虽清冷如仙,却绝不应该是凶恶之人。她的性子可远远没有她师姐莫愁来的刚烈。哪怕在原著里小龙女遭遇了龙骑士,最终却也没有凶恶到让人悚闻的程度,换做是莫愁……那是什么结果已经不敢让人想象。只是想到这里岳缘就有点不明白了,鹰缘为什么会恐惧至此?以至于连说都不敢说。

    难道……

    “是关于我吗?”

    似乎想到了什么,岳缘忽然开口道:“你是不能说……还是不敢说?”

    鹰缘闻言眼神一亮,随即却又黯淡了下去,微微低下头,保持了沉默,犹如打坐念经一样。

    鹰缘的神情变化被岳缘尽收眼底,在察觉到了这一切后,岳缘的面色沉了下来。岳缘已经从鹰缘的脸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不是不能说,而是不敢说。

    不能与不敢,那是完全两个相反的含义。

    不敢……这个词背后的意义包含的实在是太多了。

    呼——

    长呼了一口气,岳缘挥挥手示意鹰缘可以离开了,在望着鹰缘的背影消失在房间后,岳缘这才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一个人就那么安静的坐在了那里。

    外表看起来安静的好似在假寐,可岳缘的脑子在这一刻活跃的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

    从鹰缘那短短的几句话中,岳缘收获了太多的东西。曾经的迷惑,在这个时候让岳缘清楚了不少的东西,譬如当初插手自己破碎飞升的人。而且鹰缘最后的沉默更是有着其他的含义。

    因缘而起……脑海里回荡的是初遇赤练仙子的时候那句自我介绍的话语——缘分的缘;因缘而来,却也正是如此,只是因缘而去……这是代表着将在这里结束吗?

    岳缘认为鹰缘不会说出一个没有任何含义的话语来,尤其是他还是代表着藏域佛门,要知道佛门之人最喜欢打谜语。

    因缘生情,因情生恨,因恨生仇,因仇而结缘。

    而这个结当是了结的结!

    莫愁!无双!仪琳!念昔!婠婠!妃暄!贞贞!独孤!阿朱!公孙!雪女!赤练……岳缘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连串的名字。

    不妙!

    这是大劫!

    双眼猛的睁开,在这一刻,岳缘似乎感受到了整个世界弥漫而来的恶意,隐隐中岳缘感觉到了自己已经走在了生命的岔路线上。行差踏错一步,便是万劫不复。

    第一次,岳缘感受到了自己的死期。

    武功都了一定境界便会有此能耐,可岳缘哪怕是遇见任何危险至极的事情仍然没有此种突来的感受。哪怕是屠凤的时候,亦没有。可现在,岳缘感受到了。

    是情劫!

    爱本祸劫!

    因鹰缘的一句话,岳缘在这一刻恍若美玉开光,一叶障目之人被掀开了眼前树叶,念息间岳缘便觉得自己思想通透,蒙蔽其上的灰尘被一扫而空。

    “劫数将至,要看我之手段了!”

    语落,人起。

    岳缘这个时候更加肯定了心中原本的计划,一统明教,一统天下,与陆小凤的对话是对的。

    在推门离开房间的时候,岳缘的脑海里再度想起了鹰缘最后的态度。

    不敢说……

    我与小龙女之间难不成发生了什么故事吗?

    侧着脑袋想了一下,岳缘便将这个问题暂时性的压在了心底,随后便大步而出。

    山腰小路上。

    鹰缘一个人踏步其上。

    自己的祖父太过聪慧,只要稍微露出一点,便能让他窥一斑而得全貌。

    只是这样当真没有问题吗?

    闻名西藏的活佛在这一刻显得极为的迷茫。

    ps:好久没动笔了,有一点生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