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8章 鹰缘来,因缘起 中
    一高。天籁小说WwW.『⒉

    一矮。

    一者抬头仰望,一者居高临下。

    交汇的视线并没有在半空相触,反而是彼此错过,各自落在了彼此的身上。鹰缘目光清澈如水,视线定格在了眼前这个看起来年轻的过了分的少年身上,而岳缘的目光却并没有在鹰缘的脸上停留太久,更多的却是停在了鹰缘那一头蹭亮无比的光头上,上面的几个戒疤着实让岳缘觉得有那么一些刺眼的味道。尤其是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是让岳缘只觉得眼角在微微抽搐。

    这算什么?

    哪怕是岳缘早已知晓鹰缘的身份,可在他真正面临的时候,却愕然的现那股子存在己心的恼怒情绪在这一刻早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出的感慨。在嗓子眼儿转了一圈的话来到嘴口后,却不由自主的换成了另外的意思:“为何要救那庞斑的性命?别说佛门那愚昧的慈悲已经渗透到你骨子里了。”

    “慈悲,不是你这样用的。”

    面对岳缘那敲打的话语,鹰缘并没有如同一般佛门高僧一般开始用佛法来辩,再说他本身亦不属于中原佛门,而是属于布达拉宫。所以,面对自己的这个看起来比自己现在模样还大不了多少的祖父,鹰缘直接道出了自己的心思。

    一炷香后。

    岳缘侧头,目光微闪,上下不断的打量着鹰缘。

    从鹰缘的回答中,岳缘听出了对方的打算,他要用旁边做一个心中设想的试验。在听到对方那么一脸佛家慈悲的道出心狠手辣的想法后,岳缘并没有什么不满,反倒是有一种心情畅快之感。

    那是一种望子成龙的感慨!

    即便对方只是孙子。

    这个思绪不过在脑海里微微转动了一圈后,岳缘便已经将它从其中单独拿了出来,脑海里再度回想见到明空和月儿的时候,在对比眼前的孙子鹰缘,岳缘亦不得不赞叹这子与女的分别。

    不过岳缘只是微微感慨了一下,目光再度停在了鹰缘的身上。

    以现在魔门魔师庞斑作饵来试验心中设想,足见其胸怀在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可谓罕见。只不过岳缘却是在鹰缘的话语中感受到了对方并没有说出心中真正的想法。

    逛语?

    不!

    那只是没有说完未尽的话语。

    岳缘感受的出来,鹰缘未尽的话语才是他真正的目的。而且,极有可能这目的只怕与自己有关。

    至于打破砂锅问到底?那根本没有必要。

    收回目光,岳缘目光下移,在鹰缘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后,终究还是以祖父的身份询问起了其他的事情来,关于岳鹰,关于赤练仙子的事情。言语间,祖孙二人聊的很是淡然。

    没有寻常人家的热闹感动,两者之间唯有淡然,平淡如水的淡然。

    “哈哈,不愧是我岳缘的孙子。”。

    可是,岳缘的语气在这个时候陡然转变,问出了一句让鹰缘面色突变的话来:“你受过伤,还自废过武功,到底是谁让你如此害怕?”

    “!!!”

    鹰缘只觉得心头一跳,虽未抬头,那投下来的目光似乎要看穿自己身体的整个里里外外。即便在上山来的时候,鹰缘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可在这一句话下,仍然感受到了一股不可言喻的压力来。只不过这些想法只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正要开口的时候,却又听头顶传来了岳缘那淡漠的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

    哪怕对方是自己的亲祖父,鹰缘在这一刻亦感受不到丝毫的温暖。

    这一刻,对方不再是自己的祖父,而是明教高高在上的教主……不,是俯视这世间的冷漠仙神。

    “不需要解释。”

    “因为你这个状态也不是第一次才见,实在是太熟悉了。”

    “噢,在布达拉宫那里,你的这个状态好似是有个很有意思的称谓。”岳缘见鹰缘仍然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还是安静无比的端坐在那里,有此心态岳缘并不意外,而是继续说道:“你这个模样让你祖母很自责……”

    一个女人自责内疚会怎样?

    尤其是这个女人还是一个刚强的性子的时候,加之她的名字叫李莫愁时,剩下未说完的话不言而喻,到现在还隐隐作痛的胸口便是明证。

    “只是……”

    岳缘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声,冷漠的语气里终于出现了一丝浮动变化,“要是贞贞和寇仲子陵他们三人若是见到八荒**唯我独尊功被用做了佛门来装神弄鬼,只怕他们会被你这个晚辈气死!”

    在这一刻,一直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的鹰缘终于面色出现了变化。

    要知道鹰缘在见到传闻中的祖父岳缘的时候,也是心平气和,可在这一刻他的心态出现剧烈的波动,尤其是那个名字出现的时候——八荒**唯我独尊功!

    现在布达拉宫真正压箱底的镇派绝学,那逆转生死病老,足以窥破长生之密的绝学,即便是密宗精神奇功变天击地**亦无法与之媲美。

    而鹰缘这个状态在西藏有着一个奇特的称呼,那便是转世灵童。

    第一眼,岳缘便已经现了鹰缘身上的奇特之处。

    他的这个状态与曾经贞贞的女童状态几乎一般无二。唯一的差别便是鹰缘的身上少了很多的血腥气。不仅如此,岳缘更是从鹰缘的身上感受到了变天击地**的气息。

    既然已有变天击地**,那么……

    岳缘的目光在鹰缘那晶莹剔透,好似婴儿一样柔嫩的皮肤上面一扫而过,这才接着说道:“想来密宗绝学龙象般若功只怕已经被你修习到了史无前例的第十三层了吧?”语气虽是疑惑,但意思确是极为肯定。

    “那么问题来了……”

    “以你的能为早就可以破碎,却为什么会留在这里?”

    言罢,岳缘便不再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的被西藏世人称之为转世灵童的孙子。

    这是一个问题,却又是许多的问题。

    岳缘没有问鹰缘如何得来的八荒**唯我独尊功,要知道当初的灵鹫宫留下了无数的绝学,却唯独没有灵鹫宫真正的镇派绝学八荒**唯我独尊功,这门功法被岳缘放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亦没有点出转世灵童的问题,因为藏传灵童起源时间便是来自北宋末期,正是他岳缘经过的那个时代。

    至于转世灵童数目众多?

    那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真真假假而已。因为以八荒**唯我独尊功的能耐,那么所谓转世灵童从头到尾不过只有一个。

    直至此刻,在见到自己的孙子鹰缘的时候,一个突兀而来的疑惑与矛盾已然在岳缘的心中升腾而起。

    他需要一个答案。

    而这个答案恐怕便出自鹰缘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