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7章 鹰缘来,因缘起 上
    咕咕咕……

    冷风袭过,带起一丝渗人的凉意。风中则是回荡着一些野兽奇特的嘶吼声。

    “噗!”

    刚睁眼,庞斑便不由自主的吐了一口黑血,呛人的血腥味霎时间弥漫开来。皱了下剑眉,庞斑瞅了一眼那地上的血块,便没有在意,他更多的注意力都还是放在了四周。

    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事实上这一刻的庞斑已经紧张戒备到了极点,面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微眯的双眼精光闪烁,看上去却是给人一种失神的感觉。脑海里则是在不断的回放着之前的场景。

    好半晌,庞斑苦涩的笑了起来。

    自他拜蒙赤行为师后,在他庞斑的人生中最厉害的人物自然是他的师尊,而在他一身《藏密智能书》大成后,更是达到了其师尊蒙赤行没有达到的境界。在武道上可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出师便是纵横无敌。纵然是被皇室邀请出山,去对付那传说中的人的时候,庞斑亦没有丝毫的惧怕,却也是带着要与张三丰论道的心思。

    故而他是以这个姿态来拜访明教的。

    但这个自信却是在今天被接连打破了两次。

    是的。

    两次。

    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

    这一次,让庞斑好似回到了曾经在见到家师蒙赤行的时候,那晦涩如神威一般的场景。三招,仅仅是三招,便将他庞斑彻底打入了绝境,险些身死当场。

    倘若不是中途那人失神,只怕他今天就回不来了。

    可是这险逃并没有让庞斑有任何的欣喜之情,因为那紧随而来的红色人影则是再度打破了他的自信。

    说实话与传说中的对决,哪怕是径直打破了庞斑那无敌的心态,但是并不是表示他就没有丝毫的收货,能够从那三招中逃的命来,庞斑自然是有了一定的收货。

    三招,简单却又不简单的招式。

    让庞斑摸到了他想要触摸的一丝东西,也许那人到了破碎虚空的境界。如果只要安然回归,庞斑自语能够从这交锋中得到的收货来更进一步,可接下来的那个第二道的红色人影却是成为了压垮最后的那一根稻草。

    红色人影……

    右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额头,没有发现那上面有什么问题,自己亦运功检查过,除去受到的重伤外,并没有发现其他的问题。可就是这个没有发现问题,让庞斑有一种紧张和担忧。

    这担忧比之面对明教教主的时候更甚。

    他有一种感觉,那红色人影在自己的身上只怕是做了什么手脚。可让庞斑绝望的却是察觉不到什么。

    第一次,让庞斑对自身的武学武道产生了怀疑的态度。

    念头已起,堪称致命。

    难道《藏密智能书》真的达不到那个境界吗?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庞斑一个道理,自身的武学《藏密智能书》所能抵达的高度。哪怕他已经将其修到了蒙赤行所没有达到的境界,可还是面对那人竟然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武学是有上限的。

    四大奇书据传都有能够达到破碎虚空的能耐,可在这无数年来庞斑也只听闻战神图录与天魔策让人达到了破碎虚空的例子,而慈航静斋的剑典与道门的长生诀却没有。

    不说这是因为修习之人的资质的缘故或是其他,庞斑已然肯定自己达到了《藏密智能书》所能达到的上限。就如同太祖长拳一样,《藏密智能书》的上限决定了他的高度。

    单以《藏密智能书》,他没有能够再度站在对方面前的勇气。

    恍惚间,庞斑的眼前似乎浮现了蒙赤行曾经告诫他的那句话。

    “道心种魔**!”

    呢喃的重复了一声,庞斑面色一正,似乎在心底下了一个什么决定,整个人的精气神呈现出一种一往无前的决绝:“岳缘。”

    不破不立!

    武道之人,岂能怯弱退避?

    回过头,再度眺望了一眼光明顶的方向,庞斑这便强忍伤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许久。

    冷风再度袭来。

    卷起一片残叶,将那弥漫在空气中的些许残留的血腥味一扫而空。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人影。

    个子娇小,红色的僧袍在风中不断的鼓舞着,赫然是一个稚嫩的喇嘛。童子目光悠悠,一双清澈的瞳孔中倒映着远方的一切。目光的尽头,正是庞斑消失的方向。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双手合十,小喇嘛沉声道:“你我下次有缘再见。”话语落下,吟了一声佛号后,小喇嘛便在冷风中掉转头朝光明顶的方向缓步走去。

    ……

    光明顶。

    一番战斗无疾而终。

    并没有完全臣服的一众明教高层,此刻不知道在各自的心底打着什么注意。唯一再度让他们肯定的便是自家这个新教主的武功已然达到了鬼神莫测的地步。

    魔师宫庞斑是何人?

    在刘基师兄弟的解释下,不太清楚的人自然是明白了这个出自漠北魔门的人恐怖。

    能让一众明教高层产生坐井观天之念的人自是不简单。

    但就是魔师宫的庞斑,确是在岳缘的手上差点连三招都没有走过去。这种结局无疑让许多人的心思充斥着绝望,譬如紫衫龙王黛绮丝,她就觉得只怕自己娘俩儿恐怕已无彻底脱身的可能。

    紫衫龙王面色细微的变化,并没有逃脱刘基的视线。

    至于光明左使杨逍则是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他的心思更多的不是在这里,而是在自己女儿杨不悔与纪晓芙的身上。至于其他人……表情变化全部被刘基收入了眼中,羽扇摇曳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除去他的师兄外。

    随意的感言了几声后,一众明教高层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

    岳缘安静的端坐在桌前,手握酒杯,不言不语。

    白玉做的酒杯早已经添满了佳酿,杯中酒此刻正散发着诱人的酒香,只不过岳缘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饮酒的心思。

    目不转睛的盯着酒杯中的酒水,岳缘在失神。

    他在等。

    等那人的到来。

    很快。

    岳缘要等的人来了。

    对来人而言,光明顶就如同自己的布达拉宫,跟自家一样形同虚设。

    吱呀声中,房门被缓缓推开。

    与此同时。

    岳缘也放下了酒杯,转过身,目光望向了来人。

    一身夺目的红色僧袍。

    个头恍若童子。

    还有那让岳缘觉得刺眼无比的光头。

    眼前童子模样的喇嘛,正是岳缘要等待的人,也是他与莫愁的直系后人。

    传鹰……不,岳鹰的儿子。

    鹰缘。

    ps:虽说有大纲,还是有点慢,有点手生了,恢复下感觉,今儿就只有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