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5章 三招 上
    下一页

    静。

    静的只能听见那风呼啸而过的声响。

    在这种奇怪的氛围下,那不远处对站在中央的魁梧男子形成包围的一众明教弟子亦感受到了这弥漫其中的别样意味。目光落在那紧闭着双眼的人男子身上,一众明教弟子莫名的只觉得自己心头有那么一点的发慌,有那么一点的心神不宁。

    即便是他们也能看得出这个突然造访明教的人现在在干什么。

    他在聚精养神。

    在凝聚自身的精气神,以待来人。

    无疑,结合之前的话,这个看起来便让人觉得心一慌的男子是来挑战圣教的,以一己之力。

    抬头望天。

    一群人也不知是因为天气炙热的缘故,还是因为受不了这诡异的安静,一行人额头满是汗水,好似整个在烈日之下暴晒了半天的模样。

    呼——

    清风拂过。

    带起庞斑鬓角的一缕发丝,飘落在脸颊上。

    “来了!”

    睁眼,如闪电一样的目光直接朝山间的道路上落去,那里肉眼望去并没有任何的人影,只有在清风吹拂下不断抖动的树叶让人瞩目外,便不见其他的东西。

    可在这一刻,庞斑的目光死死的定格在了那里。

    在精气神中,他所感觉到的那个绝顶高手已然来临了。

    目光死死的盯着那里,身未动,庞斑体内的真气已经如那煮沸了的开水一样开始沸腾,笼罩在外面的衣袍则是在微微颤动中,身后的银色披风更是飘荡起来。

    道路上。

    一众明教高层在自己的新教主带领下姗姗来迟。

    不提一众明教高层各自打的什么心思,岳缘在来到道路岔口的时候,人便停了下来。

    立身岔口处,在那里正好可以居高临下的观察着下方的情势。

    在一众明教高层的目光中,他们也见到了那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黑衣男子。

    “是高手!”

    杨逍的目光一凝,面色凝重的看着那下方在不知不觉间隐隐的将自身的气势散发开来的黑衣男子,杨逍便感觉到了那迎面而来的庞大压力。

    如山,如海。

    好似站在那里的是神魔。

    ……他们坐进观天了!

    目光收回,杨逍心头不由的叹息了一声,这些年来明教内部纷争,争权夺利,使得他们更多的心思都是投注在内斗之上,这使得他们失去了很多的东西。

    尤其是对武道来说,他们并不诚。

    仅仅是这一人,若是在教主出现前来到这里,只怕明教将会就此覆没。

    无言中,杨逍的目光停在了站在前方的岳缘身上,心说如此的肆无忌惮,这是在对教主彰显他自身的能耐吗?杨逍能从那气势中感觉的出,那个黑衣男子想要来一场一对一的巅峰对决。

    杨逍能够看得出,其他人同样看得出。

    不提一行人神情各异,但相同的都是那凝重的神情挂满了眉梢。

    紫衫龙王黛绮丝面色隐隐发白,韦一笑脸青如死人,五散人神情各异,面带震惊,而作为新加入明教的刘基此刻手中一直摇着的羽扇也停了下来,面带沉思。

    半晌。

    刘基开口了:“神如海,势如魔,再加上对圣教的态度,这模样……没猜错的话,这人定然是被元庭邀请出山魔门魔头。”

    一旁,作为师兄的铁冠道人张中顺势接过了师弟的话头,道:“魔师宫,庞斑。”

    这师兄弟两人的话让其他人愕然侧目,在了解了下方那黑衣人的真实身份后,一时间众人继续沉默无语中。

    “……”

    眼角的余光瞟过张中和刘基师兄弟二人,岳缘的心中倒是对这两人的师门来历有了些许猜测,结合之前的想法在他的心里答案只怕也离他已经不远了。一眼认出庞斑的来历,显然刘基的师门不简单。

    在道门中,与魔门牵扯甚深的门派,可是不多的。

    至于刘基的刚刚那句话中真正的意思……

    呵呵!

    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加入明教而已,在大义上使得岳缘不能毫无缘由的出手,至于是否忠诚对岳缘来说一目了然。

    只是既有所有求,便能为他所用。

    明教推翻大元的大业需要人才,些许的小心思岳缘足以视而不见。

    不提身后一群明教高层的心思,岳缘在打量了半晌庞斑的模样后,却是忽的扭过头,对着旁边不远处的空处突然开口道:“怎么……还不出手吗?”

    岳缘的这句话让在场的明教高层都不约而同的愣了一愣。

    这话是对谁说的?

    对他们?

    不是!

    若是想要杀了他们,教主自己出手就足以了,何必要劳手他人?

    很显然,这话不是对他们所说的。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众人不约而同的扭过头,视线一起落向那不远处,只可惜目光中并没有见到什么人,只有路旁的大树在清风的吹拂下发出哗哗的声响。

    “噢~~”

    “所谓慈悲为怀吗?”

    岳缘静等了半晌,见仍然没有动静,这便缓缓的转过身,目光悠悠的盯着不远处的那株大树,开口讥笑道:“竟然连佛门的悲天悯人也深入骨髓了,还真是大慈大悲!”

    “我之后人竟然精通了佛门的一套,当真是造孽啊!”

    “躲着不敢见我,是害怕还是在想着渡人?”

    用讥讽的口吻自言自语嘲笑了一番,等到的还是安静的沉默,岳缘终于还是收回了目光:“哈!也罢!还是本座亲自出手打发算了。”

    转身。

    衣摆飞扬中,岳缘的注意力终于彻底的落在了那下方等待着的庞斑的身上。

    他要出手了。

    心思定下,岳缘决定就在这里,就在光明顶脚下打死庞斑。

    脚步,在这一刻开始迈动了。

    山下。

    庞斑的眼睛突然在这一刻睁的老大。

    目光尽头处,那小道上缓步走出来了一个锦衣少年。

    “嗯?”

    一声诧异,一点错愕在心头弥漫开来,庞斑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以不快不慢的步子下山的锦衣少年。

    这便是明教的新任教主?

    这便是那个绝顶高手?

    不提前方那个下山的锦衣少年,庞斑虽然略显疑惑,却不敢放松丝毫。对方的步子不快不慢,每一步都踏出一样的距离,更是每一步都带有一种奇诡的节奏。

    那感觉……

    就好似下山的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头下山绝世神兽。

    每踏出一步,庞斑便感觉到多出了一分扑面而来的压力。

    数步后,两者之间的距离逐渐以恒定的速度拉近,而立于原地的庞斑身后那飘飞的银色披风似乎受到了什么压制,整个匍匐了下来,贴在了后背。

    “是你在寻本座吗?”

    清冷的言语中,岳缘径直朝庞斑的方向踏步而去:“本座现在来了!”

    “三招!”

    “三招让你后悔来到这世间。”

    压力随着两人的距离渐进越发厚重,在庞斑的精神感应中,面前踏足前来的少年好似携带着整个苍穹正一步一步的朝自己压来,这个境界庞斑自是明了。

    那便是天人合一。

    不对!

    定然有哪里不对劲!

    面对这种情况,庞斑早已经没有了任何后退的余地。在此刻,庞斑心头的疑惑却是越发的重了。剑眉微扬,庞斑径直问出了两人见面后的第一个问题“你是谁?”

    “岳缘!”

    这个名字一入耳庞斑便是面色一变,一声叹息直接脱口而出:“错了!”

    “注意了,第一招!”

    话语落下,未给庞斑时间,岳缘已然出手了。

    脚步一顿,人跃向半空,左手负背,右手缓缓抬起,出手第一招便是最为简简单单的凌空一掌。

    “!!!”

    昂首中,庞斑目光紧紧的定格在那跃向半空的锦衣少年,之前波动的心思在刹那间冷静下来,如井水一般波澜不惊。精气神三者合一,《藏密智能书》在这一刻被庞斑推到了最巅峰。

    精神力量凭空化物,庞斑双手上托,如托塔天王一样托起了一座鼎天宝塔朝上空的少年击去。

    一瞬而过,掌塔交锋。

    两者终于在半空触碰在了一起。

    霎时——

    天地间一片白,寂静一片。

    惨白过后,便见那鼎天宝塔轰然碎裂,岳缘摁下的右手突破那精神奇功化作的宝塔,直接来到了庞斑的头顶。双掌交接,再听一声轰然巨响,大地一片震荡。

    接力!卸力!

    大部分的力量被庞斑转移到了脚下的大地,地面在这股力量下凹陷三尺,但他人同样也半个深陷了其中。

    以庞斑为中心,方圆百丈的地面在这一掌下尽数下陷了三尺。

    一击之下,自《藏密智能书》大成号称北疆魔门无敌的庞斑已然受创。

    这是!!!

    第一次,庞斑自《藏密智能书》大成,超越了家师蒙赤行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恐怖。

    这一掌让庞斑觉得自己接的不是人的一掌,而是一颗从天外降临的陨石。无比恐怖的力量沿着双臂传递而下。哪怕是《藏密智能书》将他的一身练的入钢似铁,坚不可摧,即便是焚烧也需要三天三日加热至能够熔铜煮铁的高温才能让他化作灰烬。

    可在这一刻,庞斑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骨骼在呻吟,在哭泣,在嘎吱作响。

    不用内视,庞斑也知道自己双臂的骨骼在对方这一掌下尽数布满了裂痕,隐隐欲碎。

    未等庞斑从自身受创的情况下反应过来时,耳边再度传来那清冷无情的声音。

    “第二招!”(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