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4章 拜山
    哒!哒!哒!

    不快不慢的步伐,黑色的衣袍与那银色的披风在这略显荒凉的路上显得格外惹人瞩目。

    庞斑一路上以来都在慢条斯理的打量着明教总坛光明顶的势力范围。对于旁人来说,或许守备显得格外严密的总坛并没有让庞斑感受到丝毫的压力。就好像这里与消息中的描述太过不符。

    作为朝廷明确记载的叛逆,朝廷自然是想要剿灭的。哪怕也大概的了解到了明教的总坛所在,只不过是明教光明顶所在地利人和都在对方手上,大军压上却起不到多少作用,加上明教弟子与高手,他们的骑士在这里不起丝毫作用,这使得这个提议在朝廷中彻底的沦为了下策。

    同样,以高手攻破光明顶这个提议也被放弃。

    就这样因为明教本身所处地势加上朝廷自己的缘故,明教终究成为了大元的牛皮癣一样。

    当然,庞斑不会在意这些。

    目光微移,视线在不断的打量着四面八方,庞斑的目光在不远处的地面上停留了一眼后,便继续投向了远处的光明顶。

    “……”

    眯着眼睛打量了半晌后,庞斑的目光最后还是收回,落在了自己前面不远的地面上那突然冒出的凸痕,冷漠无情的声音回荡在四周:“听闻明教乃有二使、四法王、五散人以及四门五旗让人世人所闻。”

    “看你们应该就是五旗中的厚土旗了。”

    “既然想呆在土里面,那么就以后都呆在里面吧!”

    话语落下,庞斑右脚轻轻一踏,只闻地面上突的发出了一声嗤响,一股烟尘以庞斑为中心,呈圆形朝四周扫去。

    烟尘所过,凸痕立止。

    而庞斑则是对这一幕没有任何的在意,而是迈开步子,越过凸痕,仍然以之前的速度朝前方走过。身后,不知何时一股血腥味渐渐的从土壤中传出,仔细看去,甚至能见到干燥的土壤不知何时已经湿润开来,呈现一股凄艳的黑红之色。

    一人独自闯入明教总坛,即便是庞斑也没有自负到不了解一切就那样无所顾忌的踏入其中。

    汝阳王府与明教打过太多的交道,天下间只要由明教所发起的造反,而镇压这些叛逆的便是汝阳王府。对汝阳王来说,明教怎能不会了解?

    明教上下的大概构造早就成为了不是秘密的秘密,这些东西在江湖上也被江湖人士所知晓。只要与明教敌对的,这些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什么秘密。而且,江湖上人所共知,明教教主早已经空悬十几年。

    这些消息在庞斑踏入这明教总坛势力范围里的时候,便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

    新教主的出现已然代表着朝廷对明教所掌握的讯息的不及时。

    这个新教主,庞斑很感兴趣。

    若说之前他来此是为了踏平明教高层而来,那么在听闻这个消息后,庞斑的所有注意力便被这个所谓的新教主所吸引。

    姓岳,名缘。

    恐怕……那个对汝阳王府来说最不想听到的消息成为了现实。

    而他庞斑则是需要做最后的确定。

    最重要的是自他修习师门的《藏密智能书》大成后,向来冰冷的心在这一刻产生了一股名为兴奋的情绪。

    在武学的境界下,现在的庞斑已经自语不下家师蒙赤行,甚至还要超越家师些许。这样的武学境界,使得他在大漠里是无敌的,是神魔一样的存在,一直以来他都在探寻武道后面的路。

    在原本的打算里,庞斑在大漠的时候是准备南下中原,有着直接上武当山寻张三丰论道的心思。只不过这个心思在黄金家族传过来的消息后,他打消了原本的打算,而是直接来到了大都,住在了汝阳王府。

    之所以让庞斑有这个决定的便是因为一个人的名字——岳缘。

    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意义足以让庞斑改变任何的主意。

    这几年来庞斑能够感受得到自他修习《藏密智能书》后,他前方的路快要到头了。前路艰险,未来莫测,他需要寻一个人进行论证以后的道路。而那岳缘便是最佳的人选。

    不提这个名字所代表的与师门的恩怨情仇,单单就这个人已然值得他庞斑拿出最认真的态度去面对。

    此次明教之行,若是轻松的解决掉这个朝廷的牛皮癣自然是极好;而如果这个所谓的新教主正是那岳缘,那么对庞斑来说亦是一个极好的结果。

    不管怎样,这明教一行对他庞斑都不会是毫无作用。

    很快。

    庞斑就这么正大光明的来到了光明顶的下面,在靠近路口的地方停了下来,而在前方则是一群戒备到极点的明教弟子错愕的注视着来人。

    抬头仰望。

    目光中,见到的是那险峻的光明顶。

    但他的注意力并不在这险恶的小道上面,也不是这峻拔的山峰,而是那山顶隐隐传过来的一个感觉。

    “高手!”

    “果然是真正的绝顶高手!这样的人,值得我挑战!”

    一声赞叹过后,庞斑就这么在一众明教弟子的愕然注视下就那么站在阳光下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一群明教弟子愕然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这里的魁梧男子,看着对方在那里闭目养神,一时间只觉得莫名其妙。尤其是在这一段时间里,明教发生的变化让不少弟子都觉得看不明白。

    而且面前这个站在这里如山一般立在那里的魁梧男子,更是让一众弟子不敢有丝毫攻击的想法。

    之所以会这样倒不是他们明教弟子没有勇气,而是在之前发生了差不多的事情让他们受到了极大的教训,唯一不同的是那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是两个女人,这一次换做了男人。

    更重要的是出现在这里的这个魁梧男人一看起来就是一个不简单的存在,仅凭印象便让人觉得对方乃是一个高手。

    为首的明教弟子彼此对视了一眼后,立即做了眼色,瞬间便有人上山通报去了。

    ……

    光明顶。

    岳缘的目光在前面正在玩闹的杨不悔与小昭两个小女孩儿身上收回后,视线突然朝外面撇去:“又来一个?”

    与莫愁初见,岳缘醒来后便已经发现了奇怪之处。

    明教总坛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隐藏着的人。

    明教高层之人虽是高手,但两者之间实在是差的太多,以他们的境界压根儿就感受不到这个人的存在。可岳缘在醒来的第一时间,便已经察觉到了这道气息。

    他在光明顶没有太多的动作,一来是在等待那些不服之人的动作,二来便是等待这个藏在山上的人的出现。

    那个气息岳缘已经隐隐间感受了出来。

    岳缘不会亲自去见对方,而是在等着对方来见自己。

    只不过在这一刻,岳缘却是突然发现这山下竟然再度多了一个人来,只不过相比较起来这个新出现的人的气息差了太多。

    “……”

    摩挲着下巴,岳缘细细的感受了一番这个新出现的气息,却是发现这个气息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难不成这个也是我熟悉的人?”而且那正大光明的出现,那气息以一种肆无忌惮的方式出现,更是在隐隐的不断提升。

    很显然,这道气息所代表的主人的意思很明显。

    他在挑衅!

    他在挑战!

    心思电转间,岳缘已然明白了来人的打算。

    对方想要借他的手投石问路,以揣摩到破碎虚空的秘密。

    想到这里,岳缘突然想清楚了这个熟悉的感觉是来自于何人。

    魔宗,蒙赤行。

    唔,不对!

    应该是蒙赤行的传人——魔师庞斑。

    庞斑怎么会这个时候走出大漠,前来明教挑衅?

    看来蒙古人已然做出行动了。

    沉吟中,岳缘一时间感叹张君宝那在大都里的随口一句话的效果已然开始出现了,而这庞斑只怕就是那句话后展现出来的结果之一。而这些只不过是出现在他岳缘面前的东西而已,那隐藏在背后的慈航静斋一众恐怕也有了行动。

    只不过这庞斑此刻感受到的气息……哈,可不是自己啊。

    哑然失笑间,得到明教弟子通报的光明左使领着其他高层人士来到了岳缘的前面,开始禀报起这个消息来。

    静静的听着杨逍的说完活,岳缘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

    而在一旁的其他人却是面色各异。

    其中尤以紫衫龙王黛绮丝大怒不已。

    杨逍保持沉默。

    青翼蝠王沉吟不语。

    五散人亦是在安静中,他们是经历过赤练仙子两女上山拜访的事情,知晓来人不简单,臣服的刘基则是摇着羽扇站在角落里安静的看戏。

    紫衫龙王打什么心思,岳缘瞧的清清楚楚。

    这女人还是少了调教!

    目光微微一瞥间,黛绮丝的愤怒好似被浇上了万载寒冰,在一瞬间冻彻,燃烧的火焰戛然而止。一时间,黛绮丝只觉得自己的后背爬上了密密麻麻的冷汗,再度感受到了之前的恐惧。

    “既然有人远道而来拜山,自然是客。”

    “身为主人,理应有主人的接待。”

    “走吧。”

    “本座会让你们看到一场精彩的战斗,不再做那武道上的井底之蛙。”

    话语落下,人已经带着一阵风出现了在门口,衣袍飘飞中,岳缘大步而出。

    其他人面面相觑中,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