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3章 局
    江湖还是那样的平稳。

    似乎并没有发生值得让人震惊的大事。

    在最近的一段里,那件最让江湖中人震惊的大事仍然是那件发生的大都的事情。让江湖中人见识到了道家里面隐藏起来的真正高手,为无数人带来的茶余饭后的话料。

    那白发乘鹤道士是否比武当张三丰更强?

    佛门中到底有没有这样厉害的老和尚?不过即便是有,想来那老和尚也懒的动弹,更多的还会是在寺庙里吃斋念佛的,除非是厉害的大魔头打上门来,想来才会出动。

    甚至还有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提出武林大会,以决武林盟主之位。

    一,底层的江湖人士们开始了各自的八卦。

    毕竟文物第二,武无第一。

    而且这个传遍了江湖的讯息,也让不少人冒起了一个关公战秦琼的心思,将过往传说中的高手也拿了出来,和那个白发道士做对比,想要判断谁更厉害。

    至于江湖上的那些名震江湖的高手就更不用说了。

    只可惜这些人都不过是雾中看花水中望月而已。

    当然,上面这些都不过是江湖中的那些普通人的想法,又或者是并没有走近江湖中的寻常人的心思。至于那些真正顶尖的人物,却是各自保持了沉默,都对这个才隐隐间传遍了江湖的消息各有所思。

    所站的位置不同,看到的也就不同。

    就比如那些行走在底层的门派弟子,若没有足够的眼力劲儿却哪里这个传闻背后所蕴含的?也许大多数人都只会认为道门直接扇了蒙古皇族的脸,接下来只怕道门会遭受到朝廷的特别针对,甚至会将道门当做明教一样的叛乱分子。

    而实际上……

    道门是不下佛门的庞然大物。

    他们的牵连真正比较起来要远比明教更为恐怖。作为朝廷,作为蒙古皇族,他们更愿意看到的是佛与道的争锋。

    只不过汝阳王府那一件事实际上已经让朝廷改变了态度。

    确切的说是一个人名让天下间的势力彻底的纷乱起来。眼下江湖看起来好似风平浪静,在明眼人的眼里却是这只不过是惊涛骇浪的前奏,唯一无法肯定的是这个平静将会持续多少的。

    三天。

    足足三天的,言静庵在武当呆了三天的。

    除了代表师门与武当派讨论一些事情外,其他的里她都在与那两个道童待在一起。这种举动让宋远桥五人都显得极为的愕然无比,他们不太清楚为慈航静斋的一介圣女为何会对两个童子感兴趣。

    而这样的表现唯有张三丰站在后面静静的一个人旁观。

    他的几个徒弟或许不明白,但张三丰却已经从言静庵的表现上了一丝问题。

    剑典……

    脑海里慈航静斋的镇派武学一闪而过,历代慈航静斋圣女所必学的武功。在这些年来,慈航静斋不显,江湖上常人自是不清楚这门武学,但他张三丰又如何不清楚?

    因为这门武功曾经被郭二大概的当着他与传鹰二人的面前说过。

    身为慈航静斋的圣女,郭二自然而然也是修习过的,只不过到了何种境界外人不得而知。但张三丰却是十分清楚,郭襄在剑典上的境界远不是现在的言静庵所能相比的。

    而且张三丰还清楚的记得当初三人一起闲谈的时候,郭二带着嘲笑之语对剑典所说的评价。

    说剑典乃是慈航静斋的镇派宝典,其深奥难测,据说在隋末唐初的道家宗师宁道奇看剑典吐血受伤。这样的例子,亦是让当时的传鹰与他张君宝两人感到震惊。

    然而随着郭二后面的一句话彻底让两人无语了。

    剑典乃是专属女子的剑法。

    一句话让人久久无言。

    传鹰听后是不屑,而张君宝则是对那宁道奇自污以抬慈航静斋身价的做法感到莫名。

    但不管怎样,剑典乃是慈航静斋的镇派宝典,即便是修习只怕也是自小受到慈航静斋培养的人才有机会,可郭二是人?她不过是一个中途被加入的人选,却得到了修习的机会。

    开始传鹰与他只不过是意外与惊讶,甚至是欣喜郭二的奇遇,但在后面他才这隐藏在背后的。

    给予多少的付出,她们想要的只有更多的回报。

    为会选择郭襄?

    不是因为郭襄的武学资质,而是因为她叫郭襄,她是守卫襄阳数十年,是抵抗蒙古大军无法南下的郭靖郭大侠的女儿。在那时,在天下间,没有任何人的声望能够比的上郭大侠。

    以圣女之位,以慈航剑典来引诱。

    这样可怖的手段,张君宝从中窥见的是慈航静斋那无与伦比的熊熊野心。

    而对这部剑典,郭襄只有一个字来形容它的精粹。

    那便是——情!

    “……”

    目光微移,视线停留在正在练功的宋青书与张无忌两人的身上,张三丰最后的目光停在了张无忌的身上,一个童子会吸引……看了半晌,却是在最后回过头来。

    哼!

    他武当派不管怎样还没有这么下作。

    不过……

    这第一步棋,可是他张老道先执子而行了。

    山下。

    马蹄声渐起。

    铃铛声叮当。

    骑在马背上的言静庵整个人戴着一个斗笠,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坐在上面,任凭着身下的骏马以它最为舒适的步伐朝前走着,那系在马脖子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铃铛是她故意系上去的。

    只不过是想要借由这铃声来让她保持一定的清醒。

    斗笠下的玉脸上,有着那么一丝彷徨。

    她在武当派呆了三天。

    硬着头皮厚着脸皮在武当派呆了整整三天的。

    言静庵在确定,在猜测心境波动的缘由。难不成是真的被一个童子所吸引呢?

    这听起来实在是太难以想象。

    如果是真的,那她将会成为慈航静斋的第二大耻辱。

    理智告诉她言静庵这一切都是假的,可事实上在与那名为无忌的童子接触的里,那心绪波动一直存在。

    第一次下山,还未品尝到爱恨情仇的她却是在一个童子的身上品尝到了那名为情的。

    太荒谬了!

    她言静庵爱上了一个童子!

    荒诞!荒谬!

    情绪激动下,体内真气径直激荡,那面上的轻纱顿时抛起。背后扶起的长剑在轻吟声中出鞘,长剑入手,剑典上的武学应手而出。

    寒光闪过。

    数丈外的草木在这一剑下化作飞灰。

    锵!

    一剑过后,长剑入鞘。

    激荡的情绪在剑典的压制下也暂时强行平复了下来。

    玉手轻捂额头,脑海里不断闪过那无忌童子的模样,言静庵面上终于露出了一种哭笑不得的神情。

    言静庵绝不会承认这个荒诞的事情。

    她感觉只怕被人算计了。

    被人在无声无息中算计了。

    有人想要破她剑典。

    这世上有几人能够在这样无声无息中算计慈航静斋的圣女?或者说在这武当有谁能够这样悄无声息的算计她言静庵?

    张三丰?

    绝不可能!

    一个自来单身一人的老道会这个?张三丰不可能!

    那又是谁呢?

    张无忌在言静庵看来那不过是一个无辜的童子,亦是单纯的一塌糊涂,那又是谁呢?但可以肯定的是,做出这一手的绝对是道门中人。

    第一次言静庵了这个江湖的险恶,这还是没有正式面对到那个男人,便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受到了创伤。

    她现在有点后悔,在武当山呆了三天的,同时庆幸的好奇心只让她在武当山呆了三天。

    言静庵体会得到那是针对剑典而来。

    果然。

    武当派定与那人脱不了干系。

    他们有野心!

    ……

    光明顶。

    在今天岳缘又算是听到了一个好消息。

    铁冠道人张中与其师弟刘基臣服了。不管是否真心还是假意,对岳缘来说他们的这个架势已然足够。剩下的高层中便只有佛门中的那一个了。因为比较起来,这布袋和尚将是里面除去张中外第二个在心态上最难解决的人。

    对比起来白眉鹰王确是最正经最好说的。

    名义上的彻底掌控明教已然离岳缘的设想不远了。

    剩下的就该等待这在呆在明教中的佛门中人该如何施展手段。

    就在岳缘安静的以王者姿态等待教中佛门之人的态度的时候,在总坛的百里范围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陌生人来。

    一身黑衣。

    一头墨发。

    迎着那干燥的风,魁梧男子正举目眺望那远处名为光明顶的山峰。

    而在他的脚下则是倒着几个口吐白沫,已然成了白痴的明教弟子。

    “明教新任教主。”

    “岳缘!”

    黑发飞扬中,魁梧男子嘴角含笑,剑眉微扬中,踏出了步子这与本座原本的推测可是稍有不同啊!”

    “是谁在设局?”

    “我庞某感兴趣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