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2章 打算
    下一页

    武当山上。

    以慈航静斋圣女身份正式拜山的言静庵自认心绪宁静,心如镜面的她在这一介道童的话面前却是发现自身的心变得不那么平静了。

    心动了?

    不!

    这定然不可能!

    言静庵很清楚自己这不是对一个道童动了心,而是对方赤子之言搅动了她的心态而已。

    那防备,那警惕,对方在用态度告诉他对自己的戒备。言静庵能够感觉的出来,这个名叫张无忌的小道童是真真正正的在戒备警惕自己。

    不是道与佛的所谓争锋,只是单纯人与人之间的戒备。

    什么时候她慈航静斋的圣女也会被一介童子戒备警惕?不似成人那样各有各的念想各为各的的立场所造就的敌对,有的只有最为纯粹的警惕。

    若是阴癸派的传人在此定会拍着巴掌赞同不已。

    要是岳缘看见这个场面亦会对着张无忌跷出一个大拇指。在某些时候,孩子的话往往比大人的话更具有杀伤力。

    如水一样的眼眸温柔的盯着眼前的两个道童,在她那目光下宋青书和张无忌两个道童被上下打量着的面色涨红,显得十分的狼狈与害羞。

    只是因为男儿气概,两个人为了不能丢武当派的脸面却只能硬挺着硬接着这似乎看透自己的一双眼睛。

    目光挪移。

    言静庵的目光在宋青书和张无忌两人的身上来回扫了一遍,从两人的神情和表现上倒也微微推断出了这两个童子的心性。由小看大,这名为宋青书的孩子偏好女色,而这张无忌……

    武当派虽然是道家门派,也得到了曾经的全真道统传承,但它并不是曾经全真教那样禁止婚姻,故而这宋青书有这样的小心思倒也不意外。

    随着言静庵向前踏出一步,张无忌便拖着宋青书戒备不已的后退了那么一小步。

    看到这里,言静庵不由哭笑不得,问道:“你叫无忌吧?你娘亲为什么说我这样的女子会骗人呢?”说道同时,言静庵倒也对这张无忌的母亲起了丝兴趣。

    不管怎么说,能够教导自己儿子这样的话的女人恐怕本身便是这张无忌嘴中所说的女子的特点。

    想来他的母亲也该是个极美的,骗死人不偿命的妖女了。

    但言静庵对这话却是不赞同的,因为她慈航静斋可是佛家门派,出家人向来不打诳语。

    “因为你很好看!”

    对此,张无忌老老实实地回答了言静庵这个问题,身为武当山上的好孩子,张无忌可要比宋青书听话的多了。

    “……”

    一旁,宋青书听到张无忌那略显傻乎乎的话,只能无声的叹息了一声,小手恨不得捂住整个脸庞,这个场面他简直是不忍心看下去了。

    盈盈一笑,言静庵则是再度问道:“你娘亲是一个有意思的女人。”

    “你娘亲呢?”

    一句话问话,直接让本身尴尬的气氛变得彻底凝固起来。

    张无忌眼眶微微发红,不言不语。

    而宋青书也是沉默了下来。

    “!!!”

    如此情景自是让言静庵稍显意外,仔细沉思一番后,再加上这段时间里收集的对武当派的大概了解,看到这一幕言静庵能够说出这样的话的女人会是谁了。

    明教白眉鹰王殷天正的女儿——殷素素。

    而这个名叫无忌的道童也就是张五侠的儿子……那么另外一个应该就是宋远桥的儿子了。

    作为这次慈航静斋下山的传人,言静庵自是做过很多的准备工作,江湖大概的现状,各派之间的恩怨情仇也有相应的了解。武当与少林寺之间,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暗涌。

    言静庵虽然没有亲自经历过那一幕,但她十分清楚当时在武当山上逼死张翠山夫妇的人从某方面来说都是这个童子的仇人。

    他会复仇吗?

    仔细看去,言静庵并没有从张无忌的身上看到那股情绪,反而有一种洒脱之感。

    莫名的,言静庵突然觉得这个道童很适合她们佛门。

    就在言静庵沉吟的时候,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慢慢的从身后传出,回首望去,言静庵便见到五个年纪不一的道士正踱步而来,正是那名震江湖的武当七侠。

    后山。

    原本在晴朗的日子里便是白雾缭绕,好似仙境的地方,在这个大雨瓢泼的时节,更是雾蒙蒙一片,几乎达到了水雾中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风云中,一声鹤唳陡然传出。

    惊碎了白雾,扰偏了风雨。

    露出了那站在亭子里赏雨的人。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士,在老道士的身边则是并排站着两只白色的仙鹤。刚才那声鹤鸣便是由这其中一只仙鹤发出来的,那略显凄厉的声音似乎是它对这景色的感慨,诉说着什么不满。

    “唔!”

    “好的!”

    “我听明白了,下次出去就带你好吧?”

    对这鹤唳白发老道并没有丝毫的不满,反而是用一种乐呵呵的口吻对着身旁的白鹤说道,顺带着还用手摸了摸白鹤的脑袋,看那样子就好似这个白发老道已经听懂了这只白鹤在说什么。

    “呵呵……”

    笑声中,白发老道用手在两只仙鹤的身上来回的拨弄着它们身上的羽毛,目光却是微微出神,自言自语道:“就在刚刚我感受到了剑典的剑意,慈航静斋已经有人来拜山了。”

    “定然还是碰见了小无忌与青书两个小子。”

    “只不过还是费了这么长的时间,慈航静斋的传人才来到武当……哈,这比老道原本设想的时间稍微长了点儿啊!”

    “看来……慈航静斋还是没有将岳前辈放在心上。”

    脑海里回想起曾经的日子里,就着一碗凉茶,听着顶着慈航静斋圣女身份的郭二小姐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同时唠叨着她从慈航静斋里搜集的故事,说着那些点点滴滴。

    张三丰非常清楚,郭襄之所以最后应下慈航静斋圣女的身份,任凭她们占了了她郭家的名声便宜来崛起,其中最大的缘由便是她在慈航静斋中发现了岳前辈的讯息。

    这对襄阳之战后的郭襄,这个就好比是对落水之人而言的一颗救命稻草。

    她,抓住了。

    不仅如此,只要任何地方有岳前辈消息的所在,她都会追踪而去。不管那里是魔门,还是光明顶,她都会想方设法的踏足其上,只可惜……

    “……”

    双眼闭合,周身的护体真气亦被张三丰散了去,任凭那丝丝细雨越过亭子迎面打在脸上,淋湿一片。

    半晌。

    张三丰转身离开了,独留下两只白鹤安静的待在那里。

    毕竟招待慈航静斋的圣女,只怕自己的几个徒弟在那个门派的面前还稍显的稚嫩了些,佛门的人向来嘴皮子很是厉害。而武当七侠跟他这个师傅一样,嘴皮子是没有那么好的。

    ……

    汝阳王府。

    一幅画像,就那么直勾勾的钉在前面的墙壁上。

    画上,画的正是当初那个直接光天化日之下闯进来的白发道士,三招直接将玄冥二老打死在王府之中。自那一刻起,小郡主敏敏穆特尔可谓是直接受到了刺激。

    这个道士已然成为了她自语要做为一个蒙古大英雄的人的敌人。

    因为那个名字,汝阳王更是进入皇宫动了最为绝密的手段,自此后汝阳王府里便多了一个名为庞斑的男人,哪怕是汝阳王面对这个人也显得无比的恭敬。

    因为这个人是他们蒙古黄金家族最后的保障。

    岳缘!

    这画像是她自己亲手画的。

    作为一个郡主,聪明的她琴棋书画其实都会的,只不过她更多的心思还是放在智慧上,她要成为一个万人敌,天下江山尽在玉掌之中。在心底的最深处,小郡主其实很羡慕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名为武明空。

    手上用毛笔直接写下这个名字,随即小郡主赵敏另一只手的飞镖直接脱手而出,钉在了那前面的画像上,在那白发道士的脸上扎出了一个破洞。

    “……”

    抬头瞄了一眼那画像,赵敏随即安静了下来。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

    庞斑踏门而入。

    直接进门的那一刻,他便看见了那挂在正前方的画像。在看桌上那乱糟糟的情况,庞斑便知道这个小郡主又在思索她自己的计划了。

    而在这段时间里,他与她也成为了不是师徒的师徒。

    就如同小郡主瞧不起自己没有把握拿下那个道士一样,他虽然赞叹这个小郡主的心思智慧,却也没有真正收入门下的打算。因为身份,也因为对方的性子。

    走到那幅画像前,庞斑伸手将那插在上面的飞镖拔下,同时说道:“我正午便会西行。”

    “明教?”

    小郡主赵敏扭过头看着面前这个挺拔魁梧的男人,目光闪烁,“看来我父王和你还是听进之前我说的那些话。”

    庞然闻言雅然一笑。

    小郡主说了什么?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以这句话来形容现在大元的江山,来形容明教这些叛逆分子。

    更是从他口中了解到天下间绝顶的高手的数目没有几个后,更是拿出了一人破一教的办法。至于这个想法在以前赵敏就有,一来是她年纪小,人言轻微,二来则是王府里压根儿就没有能够做到这样地步的高手。这样的打算只能是瞎想。

    但这一次,他庞斑出现了。

    他自信。

    她因他而自信。

    将明教高层剿除了,在来认真对付那个名叫岳缘的道士。

    不然的话,若是两者合一了,那局势恐怕……

    而这一点是他们最担心的地方。

    但却不得不进。

    与此同时。

    光明顶。

    正在琢磨着如何加快速度将明教高层彻底收服的岳缘突然在房间里打了一个极为响亮的喷嚏。

    侧目中,光明左使杨逍只觉得这教主的一双眼睛在这个喷嚏过后亮的刺目,亮的吓人。(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