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9章 重八 上
    斩龙!

    屠龙之术!

    刘基严肃到面无表情的神色,加上那冷漠的语气足以告诉铁冠道人自己的这个师弟是否在认真。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年轻人,打量着那认真的模样,铁冠道人张中有那么一丝的想不明白。

    刘基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做法?

    要知道此乃禁术,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有人选择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一旦出现意外,其反噬只怕没有几人能够安然无恙的承受下来。可即便是有反噬之虞,刘基仍然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这样的做法,着实让张中出乎预料。

    能让师弟做出这样的选择,除非是他与岳教主之间有了堪比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的滔天大仇!

    面对自家师兄的目光,刘基没有一直沉默下去,而是颇为苦涩的开口道出了一个让铁冠道人面色大变的缘由,“哈哈,你们这明教新教主当真是心狠手辣之人。”

    “不过一面,便下如此辣手。”

    说到这里,刘基双眼微合,似眯似张一样的呢喃道:“他虽然没有杀我,却斩断了我以后的路。不过现在看来,这岳教主在失了最佳时机,应该暂时不会再对我出手了。”

    “现在,我想我应该明白了那个来自佛门名叫言静庵的女人在担忧什么了。”

    “!!!”

    这句话,当即让铁冠道人面色变的惨白,双眼却也在这一刻开始发红。

    一般人也许听不明白刘基的这句话的含义,可铁冠道人哪里不清楚?要知道在师门里,刘基的天赋要比他张中强,是有能够踏出最后那步的机会,达到传说中破碎虚空的境界。

    而刘基的话无疑是在告诉他这个机会已经没有了。

    这简直就是断人前路!

    这是比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更加狠的生死大仇,尤其是对一个本身就立足武道,想要突破袁天罡李淳风这两个历史前辈的刘基来说,更是如此。

    对他们师门来说,亦是断绝了师门的未来。

    由这一点来说,明教新教主岳缘便是他张中和刘基的生死仇人。

    在张中的注视中,刘基一点一点的道出了在众人离开后,发生在房间里的事情。

    房间。

    岳缘没有说话,还是在安静的思索着事情。

    他在琢磨一个问题。

    之前对那刘基刘伯温所做的事情似乎有以大欺小之嫌,但这么一丝些许的愧疚情绪不过是在心间冒了一个头,便被岳缘湮灭在心头。在决定了心中抉择后,岳缘就不容许事情再度发生意外。

    刘基出现在他眼前的那一刻,岳缘便想起了那个呆在明教,身为中层人物的朱元璋。原本对岳缘来说,哪怕是朱元璋是未来的明朝皇帝,在他的面前也不值一提,他并没有花费多少的心思去理会。

    可是当刘基刘伯温出现在眼前的那一刻,岳缘却是突然改变了心思。

    他不容许有任何人来破坏他心中定下的计划。

    第一个被岳缘排除在外的人便是刘基。

    可以说这世上除了岳缘外,或许就只有精通相人算命的铁冠道人张中与刘基师弟了,也许还要加上那站在他们背后的师傅,就这么几个人而已。

    至于其他人?

    只怕谁也不会知道朱元璋会有皇帝命。

    哪怕是朱元璋出身佛门,佛门中也不会有几人会认为他是未来的真命天子之一。

    但这天下间皇帝只能有一个。

    岳缘不允许有其他人窥视和这个位置。

    为斩断这一点,岳缘心念下便断了刘基未来的路。

    要知道,岳缘到现在都还十分清楚的记得贞贞是告诉自己徐子陵是因何而失去了破碎虚空的机会的,那便是想要替自己这个师傅来堪破未来的劫难缘故。

    哪怕是徐子陵这样的徒弟,在功力深厚的情况下亦是落得那样的下场,那么现在功力境界还差徐子陵的刘基来说,就更为的困难了。

    刘基的伤势将要比徐子陵的更重。

    在他的逼迫下,刘基彻底葬送了破碎虚空的可能。

    要知道原本岳缘的打算是将刘基这个人彻底的留在光明顶的。可惜的是,刘基倒是反应的及时,察觉到了那隐藏至深的危机,强行破掉自身未来留下了一条命。

    这样果断的抉择,让岳缘一时间迟疑了。如果不是眼下明教还未彻底掌控,岳缘不想多做是非,只怕……

    刘基选择了一个恰当的时机为他自己留得一命。

    不过岳缘却也为自己平添了几个敌人。

    “不愧是刘基刘伯温!”

    自言自语的赞叹了一声,岳缘失笑间摇了摇头,随后回身传音。不一会儿,房门被推开,常遇春倒提银枪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

    身形站定,魁梧的身躯显得有些坐立不安,常遇春握着银枪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这个少年,静待着对方开口吩咐。

    “常遇春。”

    岳缘在常遇春的目光中缓缓的转过身,看着这个魁梧汉子,岳缘满脸认真的说道:“你替本座在教中注意一个人。”

    谁?

    没有说话,但常遇春眼中已经十分清楚的表现出了该有的意思。在他的心中却也是在寻思猜测,能够让教主如此对待的会是教中的谁?

    四大法王?

    亦或者是五散人?

    但真正的答案却是让常遇春意外。

    他需要注意的人不是任何的明教高层,反而是一个跟他差不多的中层人物。因为这人常遇春算是认识,曾同属一部,只不过并不是很熟。

    这人有个很有意思的名字。

    重八。

    现在则更名为朱元璋。

    ……

    细雨渺渺。

    一个破庙里烟熏火烤。

    篝火缭绕。

    一群拿着各色武器的汉子借着那残存的屋瓦躲雨,正围着篝火笑闹着,喝酒的喝酒,甚至还有不少人在刀剑上插上了刚拔了毛的飞鸟正在火上烤的滋滋作响,香味遍布整个空旷的寺庙。

    抬头看了一眼那坐落在那里的菩萨相,朱元璋晃了晃脑袋,不由的回想起了曾经过去的生活。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讨一天饭。

    对。

    对他来说,那不叫化缘,就跟叫花子一样的讨饭。

    当和尚什么的,那斗不过是为生活所迫。

    现在的生活倒是好多了。

    有酒喝,有肉吃。

    作为一个和尚,朱元璋把不该做的事情全部做了,将不该破的戒全部破了,在佛门来说只怕可以称之为一个花和尚了。

    对了,还差一个娶媳妇儿!

    当然,在这乱世,这样的事情也不值得让人在意,只要能让人活下去,能一步一步的从这个地狱似的世界里挣脱出来,就算得上是可以。

    这乱糟糟的世界就跟眼前这东倒西歪的佛像一般无二。

    都说佛悯世人,可睁眼开却压根儿看不到这个景象。只怕,那些传说中的佛陀菩萨恐怕都是倒坐着的吧?

    这不是世间,这是地狱啊。

    朝这佛像啐了一口浓痰后,提起酒坛与旁边的一个兄弟碰了下,大口的饮了口辛辣,朱元璋便与这些生死与共的兄弟开始瞎聊起来。

    “说起来大家听说过总坛的事情没有没?”

    一个明教弟子扫了一眼四周,开口说道,声音之大顿时弥漫了整个破庙,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在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后,这人才继续说道:“我们圣教悬空多年的教主之位,有人坐了。”

    这话一出,热闹的破庙顿时安静了下来。

    都说山高皇帝远,同样这教主离他们这些底层的教众来说亦是离的很远,更多的时候,恐怕有绝大部分人一生中都未曾踏入圣教的光明总坛。

    光明顶,那里只是他们的一个心中的向往。

    在曾经有教主的时候,明教声名赫赫,可谓是在江湖上乃是雄决天下。

    但是在阳教主失踪后,明教高层内部分裂,明教声势一落千丈。这些在底层的明教弟子自然是十分清楚这个情况,这与明教弟子与其他门派弟子交锋中就能看出一二。

    他们期待圣教再抵高峰。

    在这人话语过后,朱元璋也是赞同的点头道:“不错,从总坛那边兄弟传来的消息说有人成为了教主……唔,据说是姓岳来着。”说到这里,朱元璋的脸上闪过一丝担忧。

    他担心圣教内部陷入争权夺利的勾当,那到时……

    那个结果他朱元璋不敢想象。

    姓岳?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这个姓氏听起来不是高层中的任何一人。

    难不成是一个陌生人?

    又或者是圣教隐藏的高手?

    一时间大家都满腹猜测,但每个人的内心里却没有太多的尊敬之意。

    想要这些底层弟子尊敬,可不仅仅是一个教主名讳便能够做到的。毕竟在他们的印象中,这个新教主没有印象,若是这新教主是武当张三丰一样的存在,那自是不用说了。

    那可是天下间敬仰的宗师存在。

    这新教主谁认识?

    明教弟子忠于圣教,是忠于这教义,而不是忠于一个陌生人。

    若想这明教上下弟子敬重,这新教主则必须做出一件让天下间震惊的大事来。

    就在一群汉子瞎聊的时候,朱元璋突然开口打断了众人的嬉闹。

    “停!”

    “有人来了!”

    热闹的破庙霎时安静,只有那篝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和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以及那掺杂其中的脚步声。

    啪嗒!

    破烂的大门被推开,顿时一股凉风吹了进来,让众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

    顺着雨幕望去。

    朱元璋见到了推门而入的人的模样。

    两柄雨伞,两个被伞沿遮住了容貌的女人。

    一黑,一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