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8章 屠龙之术
    身形一晃。

    铁冠道人已经在自己师弟刘基倒下来的前一刻来到了他的身侧,伸手将对方的身子搀扶了起来。同时,右手已然搭在了刘基的手腕上,同源真气顺势窜入了刘基的体内。

    这一查,便让铁冠道人的面色显得越发的不好看起来。

    观人相面,向来有不泄天机之说。

    倒是不能不泄,而是泄露之人在某些时刻只怕承受不住反噬。现在,刘基的这模样,便已经让铁冠道人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以他对自己师弟的了解,刘基一般情况下不会选择这样做,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他不得不这样。

    “……”

    目光越过自己师弟,落在了那紧闭的紫木房门上,铁冠道人似乎看到了那个端坐在那里,让人看不透摸不清根底的男人的身上。

    果然。

    要以自身实力强行压服整个明教上下的人又岂是那么简单?已经自信到自负的狂傲,可以说在不断刷新着他们的认识。在之前的事情中,铁冠道人已然认识到原本就不算是团结的明教内部只怕已经开始了分裂。

    短短的时间,就已经做到这样……

    寻思了半晌,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在其他人关切的目光下,铁冠道人将自己的师弟搀扶进了自己的房间。在接受了几个要好的兄弟的关切后,铁冠道人这才关上了房门,来到刘基的身前坐下,静静的看着正在闭目调息的师弟。

    ……

    房间。

    在刘基踏出房间的那一刻,岳缘的眼皮便沉了下来。

    刘基刘伯温的话,对他来说并没有太过影响自己的心情,不是岳缘不信那些观人相面,不信这言语虽不同但意思上几乎一般无二的箴言结论。

    袁天罡的话如此。

    徐子陵也是如此。

    再加上今天的刘基刘伯温同样如此。

    事情再一再二不再三,虽然岳缘本身有那么一丝的怒意,却也不得不赞同。

    他们说的不错。

    而那血光之灾……

    目光微沉,岳缘的脑海里再度回想起曾经与魔种陆小凤之间的对话,在那玩笑间的对话中所得到的最佳解决办法。现在看来,这确实是最佳的办法。

    起身。

    走到窗前,随手推开。

    顿时,房间里凭空一亮。

    视线顺着窗户落向了外面,目光尽头处,烙印着这光明顶上上下下的景色,眼前这如画的风景尽收眼底。

    这世界!

    异族铁蹄!

    这时节!

    蠢蠢欲动!

    这对他岳缘来说,不正是最佳的时候吗?

    心中有底,有了决定的岳缘心情顿时一变,至于曾经的那些许的患得患失已然被他压在了心底。在将这个问题解决后,岳缘的心思又转移到了莫愁的身上。

    赤练仙子这次的举动,告诉了岳缘事情已经有了事情解决的曙光苗头。

    这个最大的问题已经有了舒缓的节奏,那么现在剩下的事情便是如何应对明教一众高层的反抗,如何要让他们心服口服了。因为解决这一切问题的大业便是以明教为始。

    光明左使杨逍算是心服口服,紫衫龙王黛绮丝则是送上门来被他岳缘强行压服,哪怕是心有怨恨却在小昭这个小姑娘的身上不得不收敛万分。

    白眉鹰王殷天正是一个慷慨磊落的汉子,行的是光明正大的路子,对他来说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没有第三条路,自是不用担心。

    至于青翼蝠王韦一笑……

    从杨逍的口中岳缘得知他的胆子已经被莫愁师姐妹两女算是生生的吓坏了。

    号称天下第一的轻功的青翼蝠王生生的被小龙女以古墓派入门武功天罗地网势当做小麻雀一样的网罗在掌心中挣脱不得,就如同一只被人抓在手心里的小蝙蝠,这简直是在他最自信的地方给予了最大的打击。

    岳缘可以肯定,若没有什么奇遇之类的话,恐怕青翼蝠王的武道将无法再进一步。

    小龙女成为了青翼蝠王那铭刻在他心头上的阴影。

    若是再有机会的话,只怕韦一笑甚至希望面对赤练仙子,而也不想去面对小龙女了。即便是赤练仙子动手的话向来是非死即伤,可也比被性格清冷的小龙女当做小麻雀玩弄了更好。

    或许在小龙女看来她只不过是救了人家一命,不值一提而已。

    所以韦一笑也可以排除在外了。

    光明右使躲藏在汝阳王府,不用理会;金毛狮王则是藏在冰火岛,自是不用说。明教四大法王外加二使已经不用岳缘花费太多的心思,反而是在明教高层中排名更下的五散人更值得岳缘在意。

    铁冠道人,说不得和尚。

    这两人是最让岳缘在意的。

    当然,在意的不仅仅是他们的人,更是两人背后所代表的存在——道与佛。

    道门……已然出现了刘基。

    亲自上门,这刘基的来意显然不是那么简单。

    目光下移,岳缘视线停在了那远处略显荒芜的地方,心中却是在思索这铁冠道人与刘基师兄弟的师门来历。沉思半晌,岳缘觉得有时间倒可以询问下张君宝,想来他对现在的道门了解应该足够深。

    至于佛门……

    岳缘倒还没见到说不得和尚有什么行动。

    或许佛门已然有了动作,只不过还未传入他的耳中而已。

    只要将五散人彻底压服,那么明教已经基本上收入掌中,而后便可以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心中念定,对接下来的安排有了决定后,岳缘的目光这才从窗外收回,开始思考起了其他方面的事情,譬如蒙元朝廷方面的动作,以及莫愁师姐妹两人的去向。

    沉吟中的人,就如同他所在的房间一样安静的让人胆战心惊。

    与此同时。

    铁冠道人房间。

    闭目调息的刘基终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入目所见的是一壶热腾腾的茶水,正冒着了了热气,散发着茶叶的芳香。

    显然,在他刘基调息的这短时间里,自己的师兄则是在焚香沏茶,端的是一副享受场景。

    “醒了?”

    铁冠道人张中的目光停在刘基那还稍显苍白的脸颊上扫了一眼,这便提起茶壶缓缓的倒了两杯茶水,将其中一盏推到了刘基的面前后,这才笑着说道:“看师兄这怎样,比你如何?”

    眉头一扬,刘基瞅了自己师兄一眼,倒也没说什么,而是端起茶盏细细的品了一口后,这才用手弹了一下鬓角的那缕白发后,摇头道:“师兄茶艺虽好,但比之师弟还是差了一分。”

    “……”铁冠道人张中无言的扫了一眼的自己的师弟,这个答案果真不出他的意外。

    师兄弟多年,这个师弟一直是不怎么听自己的话的,他有着自己的思想和处事风格与行事手段,而且更重要的还是一个极为高傲之人。在道门中,年轻一辈里,自己的这个师弟乃是最强之人。

    地位,本事都决定了刘基有足够的自信去高傲。

    高傲的人,最不待见强迫之人。

    尤其是他本身还出自道门,更是一个年轻人。

    而在今天,师弟刘基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人强迫,不得不批语的感觉。

    哪怕是现在看着他面带笑意,但铁冠道人张中却是十分清楚自己师弟心中的愤怒。没有被愤怒淹没心思,这足以证明刘基有着不错的心态,却也很识时务的认识自身现在的处境。

    摇摇头,失笑间铁冠道人张中倒也没有去理会自己的茶艺差了多少,而是开口说道:“师弟你看出了多少?”

    “师兄你看出了多少?”刘基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

    张中道:“龙瞳凤目。”

    刘基答:“贵不可言。”

    一人一句,这是两人看出的共同点。

    手中茶盏轻放,刘基笑道:“看来蒙元的命数不多了。”说到这里,刘基的语气停顿了下,这才继续说道:“师兄在明教里等待了这么长的时间,倒也等到了自己想要的。”

    铁冠道人张中没有出声,只是莫名的他的心头在不觉间爬上了一丝阴影。

    以他对自己师弟多年来的了解,首次出山便遭遇了如此之大的挫折,刘基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即便是现在明教的现任教主岳缘在两人面前乃是如神如魔一样深不可测的存在。

    铁冠道人张中的猜测没有出现差错。

    只见刘基慢条斯理的为自己添上了茶水,这才悠悠道:“龙瞳凤目,相貌贵不可言,他日将必登帝位。”

    “但……”

    “这也只是他日。”

    听到这里,铁冠道人张中面色不由大变。瞪大着双眼,紧盯着那坐在自己面前的师弟,那微缩的瞳孔倒映着刘基的头像,他很想要看穿自己的这个师弟到底在想什么。

    没有给铁冠道人张中多少的等待时间,刘基那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脸色霎时消失不见,只余冷色。

    当时房间里发生的事情,只有他与岳缘二人。

    其他人并不知晓。

    同样。

    刘基知道自己的师兄对自己情况的探查也没有彻底,旁人根本不知道他刘基在那个房间里,在面对那个男人的时候究竟失去了什么。

    一字一顿,房间里回荡着他那几乎是斩钉截铁的话语。

    “我要斩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