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7章 箴言
    血光之灾?

    再度出现这个让岳缘脑门一跳的词汇,这让他十分意外。

    他一直以来都有过揣测。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后,他的血光之灾应该是出自赤练仙子。

    只是……

    这血光之灾难不成还没有过?那三天前的事情不是血光之灾吗?

    三天前的那一幕,岳缘便知道赤练仙子莫愁其实已经在转变了。曾经的赤练仙子与现在的赤练仙子是不同的,两者之间有了太大的变化。

    在那时,赤练仙子还是孤身一人,纵观天地间就那么独自一人,唯有一个还算衷心的徒弟。

    而现在的赤练仙子却早已经是身为人母,已然有了牵挂。

    没有一击毙命,手上留情,岳缘便知道他有着机会。

    什么意思?

    这话难不成是说……

    两个赤练,几乎一样的结果,但却还是没有让那所谓的血光之灾湮灭。

    这样的结局让岳缘已经有那么一点的无法肯定。

    所谓的血光之灾,已然是他岳缘自己的命劫?

    换句话说,莫愁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个人。

    也罢!

    沉吟半晌,岳缘便将自己那稍显凌乱的心情恢复了正常,一步一步的走吧,尽量以最好的方法去解决这个一直定格在自己心头的难题。暂时不去理会这个,岳缘的注意力放在了眼前这个年轻的道士身上。

    刘基,刘伯温。

    那是一个其名声足以与袁天罡相提并论的存在。

    这样的人出现在明教光明顶,却是为了什么缘由?就为了在自己醒来后说上那么一句话?

    五散人铁冠道人张中的师弟,比较起来岳缘倒是对这两人背后那教导他们的人更加感兴趣。出现在这里,是否与曾经那袁天罡出现在华山一般无二?

    更重要的是对方理应有能力解袁天罡和徐子陵两人的箴言。

    在岳缘观察刘基的时候,刘基同样在打量着这个在自己师兄口中神秘莫测的明教新教主。

    刘基也有那么一点意外。

    要知道在师兄的嘴中,这岳教主可谓是武盖当世,但未料到他来到明教的时候见到的便是重伤的岳缘。这一初见,着实让刘基大为出乎预料。

    不过在对方昏迷的时候,刘基很仔细的观察了这个看起来是少年人的模样。

    这一观察,倒是让刘基看出了许多东西。

    眼前这人……

    有龙气绕身,是谓皇者之命。

    只是感情上似乎一塌糊涂,换句话来说那便是那桃花太旺,以致成为情劫,而且劫数未过。

    只不过在对方清醒后,刘基便发现自己再想要看这人的面相,便有一种被迷雾笼罩的感觉,模糊不清。若想看透,那么就必须耗费极大的代价。在这一刻,他便彻底明白了自己师兄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来。

    这个人确实如师兄所说,恐怖非常,神秘莫测。

    “小道长。”

    “只是不知你是出自道家何门何派?看你神情似乎早就知道本座,要知道本座也是道家之人。”

    转身下床,检查了下自身的伤势,整理下身上的道袍后,挥挥手示意明教一众高层退出去后,岳缘直接笑着对这年轻的道士打起了招呼,岳缘对刘基的出身背景起了很大的兴趣。而且,岳缘也能够看的出这刘基的武功并不差,其水准只怕足有四大法王的水平,甚至可能要更强。

    最重要的还是对方的身上有那么一种让岳缘并不讨厌的感觉。

    “晚辈见过岳前辈。”

    刘基闻言眨了眨眼睛,腼腆一笑,躬身一礼。在见到对方挥退明教高层其他人后,刘基的心便不由自主的提了起来。

    其实早在心里,他对这个明教新教主的出身便已经有了非常大的兴趣,在离开青田时见到的那个女人更是让他在言语交锋中凭空知道了非常多的东西。

    虽然那个名为言静庵的女子确实厉害,言辞十分锋利,但那只是对常人来说而已,对他刘基却是起不到太多的作用。

    一番交锋后,佛与道暂时达成了合作。

    而今……

    刘基正式面临了这个传说中的人。

    岳缘。

    存在慈航静斋典籍,存在蒙古皇室记载中的男人。

    不过奇怪的是这眼前人的形象与在大都出现的人的模样千差万别,这压根儿就是两个人。

    天下间道门中能够出现这样能够在大都视蒙古朝廷与高手无物的道家高手能有几人?除去这个存在两者典籍记载中的男人外,那么这世间恐怕只有那武当山的那个老人和自家的师尊了。

    只是……

    那个出现在大都的可是年轻的白发道长!

    难道这世上还有其他的道家绝顶高手?

    这一缕疑惑,在刘基于青田遇见那言静庵的时候就已经在心底盘旋。因为对方与自家师兄的话有着根本的矛盾,在那一刻他便知道这佛门只怕被道家的高人算计了。

    一番礼数后,刘基嘴中的另外一句话倒是吸引了岳缘的注意力,“前辈在大都可是做了一件让天下人侧目的大事了!”

    大都?

    我什么时候去过?

    随着刘基话语,岳缘的面色变得稍显奇怪,一种哭笑不得的情绪在心头蔓延,他已经明白了那个顶着自己名字的道士是谁了。好一个张君宝,这一手简直是所谓的老实人的狡猾啊。仔细的分析了下张君宝的真正心思,岳缘只能叹了一口气。

    在说这话的时候,刘基同样在观察岳缘的神情。

    虽然眼前之人神情没有变化,可他却也肯定了心头的猜测。

    果然。

    出手的是张三丰前辈么!

    那模样,只怕境界早已经到了天人化生的地步了吧?一群蒙古鞑子与佛门之人简直是被武当派耍的团团转。

    那是一个让人羡慕的境界。

    而眼前的明教教主,恐怕境界要更高。

    抿了抿嘴,将心底弥漫的羡慕之情压下去后,刘基这才再度凝神以应对眼前这个少年。虽然未说几句话,可刘基对于对方有着极大的压力。

    “血光之灾?”

    岳缘突然开口嘀咕了这么一个词汇,正是之前刘基在岳缘睁眼后开口的第一句劝诫的话语,“你走的是望人观气相面这一路?”

    这个问题让刘基不由一怔,有一点不明所以。

    “你水平只怕不比袁天罡差,你其实是认出了本座,不是吗?”。岳缘那淡漠的话语在刘基的耳边回荡,“那还请小道长告诉本座你之前那句话的意思。”

    平淡的话语却给刘基极为庞大的压力,额头在这一刻已经不由自主的渗出了汗水,刘基只觉得一种名为后悔的情绪在心头盘旋。

    刚刚对方睁眼的那句话,简直是他嘴贱才说出来的话。

    他刘基,自负了。

    迎着岳缘双目那冷淡的目光,刘基只能硬着头皮回道:“天机不可泄露。”

    “噢!”

    岳缘闻言嗤笑一声,“你们算命的果然都是这样遮遮掩掩,好不干脆。”

    “本座以前其实是挺不屑的,不过今儿我倒是有了那么一点的兴趣。”

    “来。”

    “你给我好好算算。”

    “说说我明教是否能够成就大业,说说本座是否能够心想事成。”

    压力迎面而来。

    刘基第一次感受到了除去家师外那种莫测的压力。眼前人虽然是在笑,可是刘基却是知道自己道袍下的肌肤上已经遍布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对方虽是重伤之躯,可是他刘基仍然没有任何的把握与自信。

    刘基能够感觉到只怕自己一个应付不好,恐怕无法走出这个房间。

    半晌,刘基还是开口了,“教主所求之事,当心想事成;所想之人,当来处之来,去处之去。”

    所求之事当心想事成?

    岳缘倒觉得这话更多的是在敷衍,反而是第二句让岳缘若有所思。

    “还有呢?”

    岳缘没有停下,而是歪着脑袋继续逼问。

    “爱本祸劫,遍地女戎。”最后,刘基再度说了这么一句,这话一出口,便见刘基脸上红晕一闪而逝,嘴角渗出了血迹,这已然是受到了反噬。

    “有意思。”岳缘双眼微微一眯,笑道:“你一道家之人确是用了佛家之语。”

    “那你来算算自己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当然,如果拒绝的话,你也可以替本座解一句箴言。出自袁天罡和李淳风之手的箴言。”

    闻言刘基苦笑不已。

    相士最忌讳的便是为自己算命,对方简直是在堵自己的路。

    这岳教主说的不错,现在的他简直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在这一刻,刘基感受到了一个奇怪的情绪,似乎对方对相士有着一种奇怪的厌恶。

    他自然而然的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许久。

    房门打开。

    浑身几乎湿透的刘基在一众明教高层的目光下从里面走了出来。

    在踏出房门的那一刻,只见刘基脚跟一软,整个人就那么跪倒下去。自命不凡,要与过去的袁天罡与李淳风相比的刘基第一次出山便受到了正面打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