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6章 血光之灾
    退!

    再退!

    堂堂的紫衫龙王黛绮丝面色显得极为的难看,她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强行迫的不断后退,甚至有了一种退无可退的感觉,对方欺人太甚。

    同样。

    在她的身边,站着的则是纪晓芙和杨逍二人。

    三人被对方就那么一步一步的强行用气势压退,这也让他们知道了下面的事情似乎不需要太多的围观之众。但并未动手,是三人都知道眼前女子有点深不可测。

    “好了。”

    “就这里吧!”

    回头扫了一眼已经有点看不到的地方,小龙女停止了之前的压迫,那种冷若冰霜的感觉便在这炎炎烈日下消散一空。气氛再度恢复了原状。

    小龙女一身白衣站在了路口,堵在了那里,静静不言。

    “……”

    黛绮丝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的背影,面色显得十分的阴沉。脾性向来泼辣的她在今天没有了以往那般的冲动,但是这也并不意外。毕竟在见识到了岳缘那恐怖的实力,自身犹如羊入虎口一般的举动后,紫衫龙王对这个江湖感觉到了那么一点的陌生。

    新教主之强,那是不容置疑的事情。

    能够对上新教主的人……即便是女人,只怕也不会简单。

    黛绮丝可不是一个傻子。

    能够成为四**王之首,一来是有其他人的偏让,但也有她自己的聪明才智。

    过了一会儿,小龙女身形一晃,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三人见状互相对视一眼,却没有一人提出再度跟上观察的想法,哪怕是每个人心中都满含着好奇,可还是忍了下来。

    ……

    柔情似水。

    深情的目光就那么怔怔的定格在眼前的人身上。

    可对岳缘来说,他在感受到这股柔情的时候,心头并没有太大的欣喜,原因是眼前的女子的神情与语气都太怪异了。越温柔,却恰恰让岳缘觉得越诡异。

    视线中……

    晶莹透彻的泪珠沿着眼角缓缓滑落。

    终于找到你了……

    那呢喃的话语中饱含了太多的东西,是欣喜,是怀念,是恍然还是有着其他的?连同岳缘在这一刻,心情也是如那打翻了的五味瓶矛盾至极。

    他设想过两人重逢的景象。

    她也想过两人重逢后的模样。

    双眼迷离中,那一身蓝白的道袍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耀目。

    “岳郎……”

    玉手在侧脸上轻抚而过,好半晌,赤练仙子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收回了右手慢慢的转过了身,背对向了岳缘。

    这是在生气吗?

    看着她转过身,岳缘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只是未等岳缘再度向前相拥的时候,一股冷意直接从脚底心窜出,沿着脊椎骨直接来到了头皮。

    只见赤练仙子泪眼朦胧中,轰然转身。

    玉手伸出。

    没有任何犹豫的一掌盖下。

    砰!

    一圈无形气劲以岳缘为中心朝四面八方飞奔而去,直接掀起了漫天的烟尘阻挡了光线照射,使得外人望去只能见到那黄白色朦胧的沙雾之景。

    声音好似在这一刹那静止了。

    耳边在轰隆作响。

    一股难以严明的疼痛感自头顶传出,很快便传遍了整个身躯。

    温热的粘稠感自额头产生,鲜艳的红色慢慢的遮蔽了整个视线,将目光染成一片血红。

    “……”

    岳缘没有说话,还是以之前那样柔情似水的目光那么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人儿……要知道,在之前哪怕是感受到了些许不好,但岳缘却是没有任何的退让的动作,只是那么安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果然。

    赤练仙子不愧是赤练仙子。

    血光之灾……

    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当初袁天罡在华山山脚见到自己后所说的话,想到的是由卫贞贞转告自己的由徒弟徐子陵断绝武道而推演天机后得来的结果。

    血光之灾……那说的就是现在这一幕吗?

    混账!

    真是厌恶这些算命推测天机的人。

    嘴角微扬,脸上爬上了一丝苦笑,能有眼前这一幕那不是他自己的原因吗?咎由自取说的就是他吧。其实,早在很久之前,在他的潜意识里已然明白了血光之灾的含义。

    在见到袁天罡的第一面的时候,在听到对方的劝诫之语的时候,岳缘就已经明了。

    不!

    确切的说是在初入神雕,见到赤练仙子的第一眼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当自己相差踏错的时候便会有今天的结果。

    怨不得他人。

    原来,这就是属于自己的血光之灾。

    哈!

    自我嘲讽一笑,眩晕的感觉脚步微微一个趔趄,岳缘整个人差点就那么倒在了地上。

    微微仰头。

    目光中,赤练仙子一身道袍,满身凄怨,就好似当初在夕阳下见到的一样,一样美的让人心疼,美的凄艳。

    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只是在最后却是眩晕来袭,整个人就这么眼前一黑,没有了意识。

    风过,尘散。

    那淹没在沙尘中的景象再度清晰的出现在了眼前。

    赤练仙子怀抱着岳缘的身体,就那么恍若失去了精气神的跪在了那里。

    哪怕是怀中男子身形变化,可是作为夫妻,她第一眼见到的时候便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身份,怀中之人便是自己那追寻了那么多年的岳郎。

    是那个曾经在众侠面前道出赤练仙子之罪他一肩担之的奇男子。

    而今倒在她怀里的岳郎。

    半晌。

    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赤练仙子的身后。

    小龙女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看着躺在师姐怀里的少年模样,她的眼中闪过了那么一丝诧异。

    他,好像变年轻了些许。

    不过对于这一点小龙女也没有太过在意,她更在意的是自己师姐现在的情况,让她感到了一丝久违的害怕。一直以来,她便察觉到了自己师姐的变化。

    虽然她向来对外界的感触稍显迟钝,可是由于接触的时间太长,自家师姐的变化即便是小龙女也彻底的感受到了。

    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最后小龙女只是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保持了沉默。哪怕师姐怀中的这个男人对她有过数次的救命之恩。

    最后……

    小龙女的目光突然转向。

    落到了那不远处一块巨石的上面,停顿了下她迈开脚步走了过去。

    巨石后面,青翼蝠王韦一笑整个人几乎被白霜覆盖,整个人在狂哆嗦个不停。青翼蝠王韦一笑在那杀气之激下,整个人现在已经陷入了致命的危机。

    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只怕会就这么生生的冻死在阳光下。

    视线迷糊中,韦一笑的眼前浮现出了一片雪白。

    ……

    三天。

    三天的时间里,明教整个上下变得彻底的森严起来。

    房间。

    “……”

    岳缘猛地睁开了双眼。

    视线由迷糊变得清晰,扭过头,便见到了一群明教高层正站在房间里等待着什么。目光一一扫过,明教四**王除去躲藏起来的金毛狮王谢逊外,其他三人尽在此。

    除此之外,光明左使杨逍与五散人同样在这里。

    明教这些高层……

    倒也让人有那么一点意外,没有趁危行事倒也算的上是英雄行事。

    当然。

    或许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但岳缘可以肯定的是白眉鹰王殷天正是不屑的,而杨逍则是因为人情缘故已然臣服,自然是不会的,至于青翼蝠王韦一笑恐怕是不敢。

    五散人,则应该各有各的顾虑。

    反倒是紫衫龙王黛绮丝是唯一的那个有想法,敢做出来的人。

    看她样子,显然是被人阻止了。

    一扫而过,岳缘的心中已经有了些许分析与推测。

    不过最让岳缘吸引的却不是这些人,而是那个端坐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的一个年轻道士,对方手上持有一柄羽扇,正慢条斯理的摇着扇子,很是认真的打量着自己。

    年轻道士面带笑意,看上去风雅无比,但莫名的却是让岳缘不由自主的产生了那么一丝厌恶之感。

    “唔!”

    “恢复的不错!”

    “岳教主能够在如此重创之下安然无恙,果真是深不可测。”

    年轻道士颜笑间慢条斯理的感叹起来,手中羽扇轻轻的摇曳着,扇起的微风不断的吹动着鬓发在身前飘动着,年轻道士目不转睛的盯着岳缘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道:“不过嘛……”

    嗯?

    话说一半的道士……

    这感觉……怎么这么熟悉?

    回过头,岳缘的目光落在了杨逍的身上,却听五散人中的铁冠道人给出了他想要的答案。

    年轻道士乃铁冠道人张中的师弟,姓刘名基。

    刘基……

    刘伯温!

    岳缘已然明了这个年轻道士的身份。

    果然。

    他明白了自己心中产生的那么一丝的厌恶是从何产生了。

    这是一个跟袁天罡一样的人。

    只是他是道家何派?

    目光在铁冠道人身上停留了一下,都说明教一众高层不简单,除去四**王外,眼下五散人已然开始在他的面前彰显出了别样的东西。

    既然道家已显,那么佛门呢?

    然而未等岳缘开口说话,这年轻道士刘基自己再度开口了。

    这一开口,已然不是之前的感叹,而是一种让岳缘觉得久别的劝诫之语。

    “岳教主眉中带煞,可是要注意血光之灾啊!”

    Ps:第一次自我感觉自己只怕活不了太长,自己这身体不像是一个长寿的人啊,感觉好蛋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