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0章 想法
    “庞斑?”

    昂着头,小郡主敏敏特穆尔看着这个出现在汝阳王府的男人,好似对这个男人有着很大的兴趣。在问出想要问的东西得到答案后,这小郡主并没有任何的满意,反而是用一种疑惑的语气呢喃着重复了一遍。

    停顿了下,小郡主再度开口,却是问出了她的第二个问题。

    “你很强吗?”

    是疑惑也是揣测。

    小郡主心中很想知道这个男人有多厉害。

    虽然对方看起来就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有一种神秘莫测的味道,即便是敏敏特穆尔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模样俊伟的男子应该是一个绝顶的高手,可感觉归感觉,她想要见识真正的厉害。

    毕竟那个白发道士三招击毙玄冥二老的一幕一直在脑海里盘旋。

    这个由蒙古皇族邀请的神秘高手会有那个白发道士那般强大吗?

    小郡主很想知道其中的答案。

    所以,她在礼貌的询问了对方的身份后,便直接问出了心目中的第二个问题。

    “嗯?”

    被汝阳王以贵宾接待的庞斑在听到这句话后,缓缓的转过头,目光真正的开始关注起这个汝阳王最心疼的女儿起来。原本他并没有多大的在意。

    此次应皇族邀请出山,不过是因为一个名字,一个人的出现。

    但是在今天短短的接触里,庞斑却发现这汝阳王的这个女儿还真的有那么一点意思。

    不惧不怕。

    更是胆大包天。

    在他的面前,哪怕是蒙古皇族也是战战兢兢,礼貌至极,汝阳王同样如此。可这个敏敏穆特尔却不一样。

    小姑娘在质疑。

    她在试探自己是否能够达到她的期望。

    两句对话,小小的心思自然是瞒不过他,便让庞斑已经看出这个小郡主是一个可以成大事之人,只可惜是一个女儿身。

    迎着庞斑的目光,小郡主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对方面无表情,那一双眼睛里更是好似在绽放着刺眼的光明,让人不敢直视。不觉间,一股莫大的压力已经来到了她的身上。

    可心底的骄傲强行支撑着她迎着对方的目光,不避不让间再度问出了第三个问题。

    “你能否在三招之间击毙玄冥二老这样的人吗?”

    一旁。

    汝阳王面色颇为尴尬,不断的朝着自己的女儿用眼神示意。可惜,他这个父亲的眼神在这一刻压根儿就不起用,小郡主扭着头,对自己父王的目光视而不见。

    有意思。

    庞斑倒真正的起了一点兴趣。

    对汝阳王的尴尬神色视而不见,而是真正的打量起这个小郡主来。上下打量了一会儿后,庞斑这才笑了笑,开口答道:“可以。”

    “……”

    小郡主闻言一时傻眼了。

    这人还真是这么强?

    什么时候玄冥二老已经成为了奴隶一样任人打杀的存在呢?

    不过在敏敏特穆尔的心里,却还是认定眼前这个人不足以成为她心目中的强者。对方的出现很简单,虽然显得悄无声息,一头长发也是乌黑亮丽,人看起来也颇为年轻,不过就是身材雄伟了些。

    至于衣衫奢华……

    身为皇族的人又岂会落后?

    要知道她的鞋子上都镶嵌着夜明珠哩。这个名叫庞斑的男人也不过是将奢华穿出了感觉而已。

    比较起那个白发道士,那个白发道士给她的印象更深刻。

    踏雁而行。

    年纪还小的小郡主是第一次知道世上有如此厉害的道士。

    她当然不知道返璞归真这个境界。

    小姑娘的心理活动,庞斑自是不知晓,也没有多少的心情去理会这个,不过看着那小脸蛋上不断变化的神情他大概的也能猜到些许。

    半晌。

    就在汝阳王以为自己心爱的女儿会放弃的时候,却听对方再度问出了一个更加尴尬的问题。

    “那你打得过传鹰吗?”

    睁大着眼睛,小郡主的声音清脆入耳,又娇又甜,可问出的问题却是让人着实觉得尴尬,至少在汝阳王看来已经有了要让自己女儿道歉的心思了。

    传鹰?

    庞斑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整个人不由自主的一怔。

    这个人他怎么不可能熟悉。

    他的师傅蒙赤行便是因为传鹰断绝了最后的路,最后坐化。

    传鹰,从某方面来说,算得上是他庞斑的仇人。

    是对手吗?

    沉默了半晌,就在汝阳王决定要给自己女儿教训,让她道歉的时候,庞斑出声了,“若本座跨过那一步,自是不惧。若论输赢,要看天定。”

    这样的对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留给人的只能是想象。

    但在他的心中却也不惧。

    庞斑向来不缺少信心。

    这是实话,也是他庞斑的心里话。

    汝阳王听到这一番话,心中也不由得赞叹。

    果然。

    对方不愧是他们蒙古皇族最后的底牌。

    只可惜汝阳王的这份感叹还来不及彻底消化,便被自己的女儿给打破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暂时还不是传鹰的对手咯!”

    “那连传鹰都打不过,那还能打过那岳缘吗?”

    说这话的时候,小郡主的面色显得十分的严肃认真。

    小郡主的话让现场的气氛彻底的尴尬了,任何人都能察觉到这弥漫在空气中的紧张,但在敏敏穆特尔的身上却是看不到丝毫的紧张。

    眉头微微一扬,庞斑侧头打量着这个小郡主,眼中精光闪烁。

    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话让他庞斑竟然也无法可说。

    “所以说,你没有把握。”

    “对付一个让人没有把握的人,一个无敌的人,如果无法以武力上取胜,那么就只能以势压人。”

    “本郡主不信这世上有人能以一人抗天下!”

    说完,敏敏穆特尔已经从凳子上跃了下来,拍了下鞋子上的灰尘后,在给汝阳王与庞斑行了礼后,这便转身走了,端的是干净利落至极。

    “额……”身为主人的汝阳王整个人在这一刻尴尬到了极点,目光落在那沉思中的庞斑,心中在这个时候尽是懊恼,早知道自己女儿性子的他当时怎会心软,就不应该让她一起见人的。

    就在汝阳王琢磨着到时该怎么道歉,该怎么送些礼物的时候,却听庞斑突兀的笑了。

    “哈哈哈!”

    “有意思!”

    “王爷,你有一个不错的女儿,只可惜她只是一个女儿。”

    既是赞叹,也是可惜。

    庞斑的话让汝阳王一时莫名,不过很快汝阳王便明白了过来。一明白后,他整个人顿时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

    这话……有点大逆不道。

    最后汝阳王也只是干笑着将这一节遮掩过去,不再提起。

    见汝阳王打哈哈,庞斑也不再说其他的什么。

    眯着眼。

    品着杯里的美酒。

    庞斑的心思却是跑到了其他的上面去了。

    这次与汝阳王的接触,这个小郡主倒是让他庞斑突然升起了一丝想要收徒的想法。只不过这个小郡主的高傲让人觉得有那么一点的出乎意料。

    可惜了。

    她不是一个男儿。

    不然的话,局势或许会有大不同。

    至于再造一介女皇……

    那女帝已经绝了后来人的路。

    更何况女帝那是天时地利人和,现在哪怕是他庞斑也无法做到。

    不过比较起这个事情来,庞斑又在思考自身的问题。

    自己这次应蒙古皇族请求出山,既是听到了这个久闻的传言,也是为师门回报皇族的恩情,更重要的是他的《藏密智能书》到达了一个顶点。

    似乎……他有点看不到前面的路了。

    至于道心种魔**……他庞斑现在还没有到最绝望的地步,还没有必要抛开一切去尝试晋修这部法门,付诸死地而后生。

    而这次,或许那白发道士,那岳缘会让自己知道前方是否还有路。

    汝阳王府,花园。

    小郡主一个人漫步独行。

    她没有任何的心思却欣赏眼前的风景,反倒是心情烦躁的恨不得将眼前这些艳丽的让人讨厌的花朵全部践踏成花泥。

    她有那么一点的绝望。

    皇族请出山的人没有给她足够的信心,她从对方的话中得到的是不确定的结果,是否定的答案。

    不同那些生活在醉生梦死中的蒙古贵族,向来爱读书的她早就从史书上,从自己的了解中看到了那隐藏在大元下面的危险。他们还在沉浸在黄金家族过去的威势中,却看不到眼前的危险。

    现在的大元就好似处在水锅里的青蛙,下面燃烧着熊熊烈火,绝大部分的人却只是体会温水的舒爽。

    这简直是一群废物。

    这世道太难。

    她不能让大元覆没在那个人的手上,不惜一切代价。

    ……

    明教。

    光明顶。

    常遇春整个人快要哭了。

    一个魁梧汉子在身后少年人的不断打击下,都对自己的武道产生了极大的绝望。

    从轻功,内功,招式一系列上,他的武功被鄙视了一个干净利落。

    甚至连悟性也是如此。

    岳缘也是无奈。

    作为选定的为他牵马的人,其武功着实让人觉得失望。

    或许对常人来说还算不错,可在岳缘的眼中常遇春的身手已经差到了极点。若是被高手刺杀,恐怕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只是对方的悟性也让岳缘无奈到了极点。

    他开山立派教过不少的徒弟。

    可就是没有教过笨蛋。

    寇仲、徐子陵、念惜和雪女他们的天资悟性极高,哪怕是稍微笨一点的林平之也是知书达理,要比常遇春强的多。

    最后比较起林平之来说读书少更是成为了常遇春最大的缺点。

    高深的道理不懂。

    浅显的道理不是很明白。

    最后岳缘只能选择用最为磨叽的法子去锻炼对方了。

    就如同曾经的郭靖郭大侠是如何成长一样。

    “嗯?”

    “来客人了!”

    正在手把手的教导枪法的岳缘突然将手上的长枪抛给了常遇春,在吩咐对方刺上个一万次后,这便将注意力落在了山下。

    那里一老一少两个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上山的道路上。

    PS:晚上有事,就不要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