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9章 各自的奋斗
    一柄剑。

    一个人。

    外加一头小毛驴。

    言静庵就这么侧身坐在毛驴的背上,慢悠悠的沿着大路朝前面走着。斗笠遮掩下的玉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这是她从少林寺离开的时候,少林寺的僧人给她的坐骑,原本她心中想要的是骏马来着。

    一路东进,言静庵的心思并没有在道路上的风景,而是低着头在沉思着什么。

    言静庵非常清楚自己下山的任务。

    她自己其实也很清楚,慈航静斋上一代的圣女,这一代的斋主,她的师傅其实是失败了的,而让师傅失败的最大缘由恐怕便是那幅画像上的女子。

    那个名为郭襄的女子。

    真正的上上一代圣女。

    言静庵不清楚这个郭襄到底做了什么,使得家师对郭襄留下了慈航静斋最大的耻辱二字,这其中发生的故事让人不得而知,却又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就好像一只小猫爪一样不断的在挠着你的心,让你有一种痒痒的感受。

    言静庵并不知道这个感觉有一个很形象的形容词——八卦。

    她只是随着自己心的感觉所走,在那天亲眼见到师傅对那幅画像上的人的做法后,她专门检查过师门里面的一些相关记载,虽然有这许多的东西被人为的消除,但偶尔还是能够发现那么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譬如郭襄的圣女身份。

    峨眉派掌门。

    峨眉派与慈航静斋,是否与少林寺跟净念禅院的关系一样吗?

    不!

    不对!

    若是一样的话,这一次下山家师不会不告诉自己。

    “唔!”

    “道不同不相为谋吗?”

    很快,言静庵便已经理会了这一点,峨眉派虽然同样是佛家门派,恐怕与她们并不是一路的。要知道,整个江湖中都知晓峨眉派与武当派的关系极好。甚至双方门派弟子都有联姻的打算。

    这样的关系,已经不是用简单的词汇可以形容了。

    纵观过往,慈航静斋可以说这些年来都在努力发展,但其规模与势力早已经比不上隋末时期,现在的她们想要再度成为白道执牛耳者其难度绝对不小。

    比较起来,现在她们在江湖上的威势恐怕还远远比不上少林寺。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悲哀。

    却也是慈航静斋数百年来的弟子们的共同愿望,再度复习慈航静斋是她们共同的目的。她们受到的创伤实在是太深了,哪怕是已经隔了这么多年,可还是能够让人体会到曾经被对方一剑斩下来的伤痕。

    不过唯一让言静庵感到舒服的是不仅是她们慈航静斋受到了重创,魔门同样不出意外。并没有出现那种此消彼长的情况,这已经是最大的幸运。

    要知道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后,她们慈航静斋最不缺少的便是足够的耐性。

    就是因为她们有着足够的耐性,她们才能在废墟中重新站起来。回过头再看看,那传闻中的缥缈已在数百年前消失无踪,而慈航静斋还是慈航静斋。

    这个事情早就告诉了慈航静斋历代先人一个道理。

    虽然经历失败,但只要还存在,那么便有重头再来的机会。

    而现在便是慈航静斋再度出山的时候了。

    “岳缘!”

    嘴上呢喃着这个一直存在于慈航静斋记载里的名字,其重要程度堪比慈航静斋镇派武学慈航剑典。言静庵知道这个人是她们慈航静斋最大的敌人。

    慈航静斋之所以浮浮沉沉数百年,便是因为此人的缘故。

    不过这个名字终究只是听闻,年轻的她却从未见到这个人。都说闻名不如见面,能让她们慈航静斋落得如此下场的男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那个名字……

    是本人还是传人?

    思来想去,言静庵还是觉得那出现在大都的白发道士应该是那人的传人,只不过是以他的名字行事而已。

    至于是否本人出现,这个想法言静庵不过是刚刚在脑海里冒出了那么一丁点的念头,便被她自己给生生的掐灭,因为这个猜测实在是让人觉得太过恐怖。

    若真是如此的话,她言静庵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一个老妖怪。

    低着头。

    目光透过轻纱落在地面上。

    她在寻思。

    不管如何,这件事都是慈航静斋当下最为重要的事情。

    有过过去做例子,言静庵总觉得单凭慈航静斋和少林寺恐怕还不够,她还需要拉上一群盟友,比如道家中的一部分人。单打独斗,那向来不是慈航静斋的做事风格。

    不管在什么时候,她都十分清楚合作才是通往成功的最佳途径。

    至于峨眉派和武当派……并不是言静庵的心中的选择。

    这一次,她言静庵当不负自己师傅的期望。

    不过在慈航静斋中有着应天选择真命天子的传统,可在中途被人为打断后,这个习俗一直隐藏了起来,直到眼下才重新摆在了台面。否则的话,当初也不会台面上出现了一大堆的皇帝。

    要知道那时谁有资格成为皇帝可是她们说了算啊。

    哪里会是五代时候那乱成一锅粥的模样。

    那么现在这个天下间又有谁能够有这个资格呢?

    想到这里,言静庵的脸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一丝抑郁。才下山的她对这个江湖对这个世界了解的太浅了点儿。遍观天下间,却也没有发现几个符合慈航静斋期望的人选。

    谁能代表佛门成为真命天子?

    “哎!”

    自怜自忧的叹了一声,言静庵暂时将这个念头压在心底,对她来说这个事情暂时还不到必要做的时候,现在紧要的事情是联系盟友以针对那人的出现。

    那个名字的出现才代表着最大的事情。

    但总的来说,她这次出山的最大目标便是再度拿下那个男人,让慈航静斋复兴,重回顶峰。

    心思定下,言静庵拍了拍身下的毛驴,加快了速度朝目的地赶去。

    少林寺。

    在慈航静斋的传人突然拜访过后,整个寺院上面的气氛都变得诡异起来。

    普通弟子们或许不清楚,只是偶尔察觉到气氛略显紧张,但在高层的眼中却是很是清楚的看到了变化。而在其中,尤其是吸引了一个中年和尚的注意力。

    “……圆真师兄。”

    一个看起来要大上些许的和尚突然出声让正在走神的圆真反应了过来,不过圆真倒也没有什么奇怪的表现,很是随意的便将他自己走神的状况给忽略了过去,而是将精神放在了眼前。

    那个自称慈航静斋传人的女子的出现,让圆真突然发觉自己只怕又多了一条路可以走。

    也许……

    我可以换一个方式。

    目光深沉如水,微低着头嘴上念叨着佛号的圆真心中在不知不觉间有了自己的决定。

    不提少林寺的变化,现在的峨眉派同样发生了大事。

    整个峨眉山上下的弟子们都变得战战兢兢,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弥漫在整个上山的怒火,来自掌门灭绝师太的怒火。

    “杨逍!”

    大殿里,灭绝师太森冷的嗓音在回荡,冰冷的语气让站在一边的周芷若和丁敏君等弟子直觉得头皮发麻。除去周芷若与几个女弟子的眼中满是担心外,那丁敏君的眼中却是时不时闪烁着幸灾乐祸。

    峨眉派上上下下可都没有料到纪晓芙竟然会与明教牵连上关系。

    甚至……

    她与那明教光明左使杨逍还有了女儿。

    这,这让所有人在知道这件事后彻底的傻了眼。不同普通弟子们的愕然,在灭绝师太的心里此刻有的只是无尽的愤怒以及徒弟的背叛之感。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纪晓芙无疑让灭绝师太彻底失望了。更是让峨眉派上下彻底蒙羞。

    灭绝师太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给武当派交代了。

    这简直是家门之丑。

    必须得清理。

    一番脾气后,峨眉派出了她们的弟子,开始追起纪晓芙的踪迹来,而其中为首的便是丁敏君。而灭绝师太本人则是出了峨眉山,朝武当山的方向去了。

    大路上。

    两匹骏马策马奔驰,马不停蹄的朝西北方急奔。

    马背上。

    杨逍的脸上很少见的流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在他的怀里,则是抱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也许是小姑娘从没有骑过马,没有试过这样急奔的体验,小脸蛋上尽是慌张之色,一双小手死死的抓着他的衣襟,生怕一个不好便从马背上掉了下去。

    在杨逍旁边的马背上则是一脸忧愁的纪晓芙。

    不说三人的心情到底如何,在杨逍的心中却是知道自己这一路再回明教,对那个新教主却也只能心服口服了。

    不管如何,这个人情他杨逍必须应下。

    只要应下这个人情,便代表着他杨逍在面对那个教主的失败。

    现在大概只能看韦一笑与铁冠道人他们是否有相应的收获了。

    几乎同时。

    大都。

    汝阳王府也迎来了一位客人。

    身形雄壮,模样俊伟。

    一头乌黑亮光的长发,中分而下,垂在两边。

    身上的紫红銹金华服一尘不染,外披一件长可及地的银色披风,腰上束著宽三寸的围带,露出的一截缀满宝石。

    端的奢华至极。

    在小郡主敏敏特穆尔的询问中,她知道了这个男子的名讳。

    这个男人自称庞斑。

    PS:擦,这个定时发布没有反应的说啊,还是被人打电话叫醒了才知道,现在发布了,顺便开始码今天的量,这章是昨天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