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8章 世间之恶 下
    荒芜人际的荒原上。

    一身红衣的小和尚鹰缘正在一个人蹲在一个小水坑的面前,面色淡然的打量着那倒映在水坑里的弯月。

    瞅了半晌,鹰缘伸出了食指轻轻的在那水面上一点,原本平静如镜面的水面顿起一圈圈波纹。波纹荡漾中,那倒映在水面上的弯月顿时模糊扭曲。

    “……只能做到这里了。”

    摇了摇头,鹰缘这便站起了身,回过头朝韦一笑离去的方向扫了一眼后,这便转身迈着不快不慢的步子朝布达拉宫的方向踏足而去。

    亲人相见。

    真实情况并没有像一般人想象中的那样轰轰烈烈。

    有的只是平淡。

    哪怕是他鹰缘成为了藏传佛门的首领活佛,那又如何?

    没有寻常人的哭天喊地,也没有言语上的激动。

    双方存在的都只有一个平淡。

    脚步止住。

    鹰缘突然抬起头,望向了天际的那轮弯月,自言自语道:“只可惜她并没有听出来,似乎……太单纯了点儿?”说到这里的时候,鹰缘也有一点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也罢。

    破碎虚空那是一个大恐惧。

    他不知道对别人是否如此,但在那天所见到的一幕已经彻底的在他心中留下了阴影,留下了恐惧,使得他踏出的那一步亦是生生的收了回来。

    也是这一幕让鹰缘选择忘武,选择以佛法问道。

    因为这世上最能消磨戾气的也只有这佛法。只是恐怕以他现在的境界还远远不够,也许他鹰缘需要再进一步才可以。

    沉吟半晌,鹰缘在心底定下了一条小计。

    他要寻找一两个有着可以破碎虚空资格的人来做一次实验,是是否只有他才会有这样的状况

    至于留给外人的解释……

    找一个可以解释的过去的答案就足以。

    譬如说破碎的太过容易,让他害怕了。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鹰缘自己是信了。

    心思定下,鹰缘加快了离开的步伐。

    步子迈开,好似缩地成寸。

    方寸之间,已然走出了好远的距离。

    篝火寥寥。

    红色的光芒落在两女如玉一般的脸蛋上,折射出一片一片的光晕。

    月下美人,莫过于此。

    但在青翼蝠王的眼里,他见到的并不仅仅只是两女的美色,对于这两女来说其实力与模样几乎成正比,他一个明教法王在这两个人的面前还真是没有反手之力。

    不过是微微靠近,那端坐在篝火边的两女已经发现了韦一笑的身影。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身白衣,正在摆弄身前师姐妹两人蜂蜜晚餐的小龙女歪着脑袋,任凭发丝在夜风下遮掩了半个脸庞,清澈的目光却是盯着那站在远处的韦一笑瞅个不停,一双大眼睛里竟是诧异。

    难不成这个人还想做一只飞不出掌心的小鸟吗?

    她很是奇怪这明教法王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至于赤练仙子则在拿着一根木棍鼓捣着眼前的篝火,并没有太多的理会。

    “!!!”

    韦一笑被小龙女那直愣愣的眼神瞅的一愣,一颗心脏也不由自主的紧了一下,身上竟然再度出现了一种名为紧张的感觉。这不知是条件反射性的害怕,还是怎的?

    微微避开对方的眼神,韦一笑在心底亦不得不赞叹,哪怕这是第二次碰面,但在心底也不得不赞叹这两个女子乃是世间罕见的美人儿。但他却非常清楚,这样的女人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招惹的。

    即便是这个白衣女子看起来似乎要单纯不少,或许可以利用欺骗,但那个美貌道姑却是太过可怕了。

    这两人比较起来,在性子上恐怕是一个天一个地。

    一个江湖经验太少,一个江湖经验太丰富。

    看起来似乎是被护的太久。

    这一点发现,当初在光明顶的时候,他们一众明教高层便已经发现了这一点。

    深吸了一口气,韦一笑踏步上前,来到篝火前丈许外的地方站定,抱拳行礼道:“明教韦一笑见过两位。”向来自傲的青翼蝠王这一刻的身上压根儿看不到丝毫的狂傲,没有自称青翼蝠王。

    显然,曾经在小龙女一双玉手之间脱离不得,着实给了他韦一笑太大的恐惧。

    “嗯?”

    放下手上的木棒,赤练仙子抬起头,目光终于投向了韦一笑的方向,朱唇轻启,“看样子你是专门为我师姐妹二人而来……难道你们已经有了消息了?”

    心思一定,赤练仙子的面色已经严肃起来。

    那冰冷的目光直接让韦一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一股凉意从脚后跟直接窜了起来。

    这目光!!!

    一身内力已经在这道目光下不由自主的开始运转起来,甚至他整个人更是戒备到了极点,双脚微错,只要一个不好他那名震天下的轻功便会全力爆发。

    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韦一笑还是面色故作平静的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没有多余的话,也没有多余的形容。

    韦一笑有一种直觉这个问题只怕是回答的越简单越好。

    “那个人出现了。”

    “有一个神秘少年自称岳缘,出现了。”

    轰!

    话语刚落,那篝火便炸成了漫天的火花。

    四乱飞舞的火星朝四面八方飞了出去,就好像烟花落幕。

    一个名字,终究是让赤练仙子整个人的情绪彻底汹涌起来了。在韦一笑不过眨眼的一瞬间,那美貌道姑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他一身的轻功和戒备竟然来不及反应。

    白色的拂尘席卷而来,直接将脖子卷住,死死的将人定在了那里。

    “他在哪里?”

    一字一句几乎是咬着一口贝齿挤出来的声音出现在韦一笑的耳畔,眼前视线里有着的只有对方那身道袍,面对那几乎让人冻彻心扉的冰冷杀意,韦一笑却是不惊反喜,直接张口道出了最后的答案。

    “光明顶。”

    话语刚落,韦一笑便觉眼前一花,对方已经消失了踪影。

    再抬头望去,便见到远处一道白色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至于那个美貌道姑更是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

    这轻功……

    “哈哈!”

    韦一笑面带苦笑的看着眼前那散落在地上的还冒着亮光的火星,整个人好似失去了精气神一样,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不是对别人的失望,是对自身的失望。

    向来他的轻功都被江湖人称叹,可在这短时间里……

    接连不断的遭遇让青翼蝠王真正认识到了自己从某方面也算是井底之蛙了,太小瞧天下人。

    这两个女人,还有新任的那个教主,甚至在这西藏还遇见了一个诡异到极点的红衣小和尚,连梦境与否都无法分辨,这让韦一笑有了一种自我嘲笑讥讽的感慨。

    虽然这是他们一众明教高层的计策,可这即便是胜利了也不能算是明教的胜利。

    他们堂堂大明教什么时候落魄到这个地步呢?

    唏嘘半晌,韦一笑这才迈动步子朝来时的方向踏步而去。

    与此同时。

    中原,嵩山。

    少林寺。

    今天的少林寺要比以往的时候来的更加的安静。

    向来不留女施主过夜的少林寺在今天打破了这个惯例,若是让寻常的江湖人看见只怕会大呼意外。

    在后山深处。

    少林寺一众高层几乎同时聚集在了这里。

    在一众和尚中间,一个妙龄女子站在其中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岳缘?”

    “世间之恶!”

    一个名字,一个称呼,在中原佛门中这个名字的主人早已经被他们冠上了他们口中的邪魔外道。若说他们口中的佛乃是世间慈悲的话,那么那个人便是站在了佛的反面。

    自慈航静斋与净念禅院立派至今,与道争锋,也与魔门交手,倒也遭受过不少的创伤,但从未有一个人给他们佛门带来如此大的创伤。慈航静斋所属帝踏峰生生被占据,倘若当初不是早有准备,只怕慈航静斋便已经彻底的消逝在历史的河流里了。

    可即便是这样,在面对专门镇压慈航静斋的缥缈灵鹫宫,她们曾经在江湖上赫赫盛名执正道牛耳的慈航静斋也生生的在江湖上消逝了太长的时间,直到灵鹫宫牵扯到岳飞的事情中彻底落寞,她们这才重新站了出来,行走在这个世间。

    而净念禅院更是被生生一分为二,其中流传至今的也只有当初南下的这一部分人所组成的少林寺了。这少林寺在最后同样也没有逃脱对方的魔掌。

    一战迫的少林寺封寺百年,这是少林寺史上最大的耻辱。

    接连不断的冲击,使得佛门在那个人的手上遭受到了最大的惨败。

    “不管道出这个名字的人是不是那个传说中的人还是他的传人,他都是我们现在需要面临最大的危机。”

    “因为这天下……”

    “又将陷入乱世了。”

    在一众高僧的耳中,回荡的尽是慈航静斋圣女言静庵那清脆如银铃一般的嗓音。

    声音中充斥的尽是年少轻狂。

    刚出山的言静庵从来不缺少自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