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7章 世间之恶 上
    烈日炎炎。

    灼热的阳光遍布眼前,带来一股来自心底的燥热之感。

    在这季节,正是炎热的时候。

    人站在太阳底下,都莫名的有一种即将被烤焦的感觉。对普通人如此,对有些武者同样如此。热到烦闷的时候,恨不得整个人都宽衣解带,又或者立身寒冰之中。

    当然。

    相对来说,有的人对这种感觉或许要轻松那么一点。

    少林寺。

    这里的和尚们要轻松太多。

    顶着光头的他们即便是在阳光的照耀下,整个脑门儿都散发着一股亮堂堂的感觉。天气,自然还是热的,可在眼下,却让他们有一种格外的凉爽之感。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出现在这里的一个人。

    一个女人。

    一个带着斗笠的女人。

    少林寺是佛家寺院,一般情况下是不太欢迎女性来此的,除非那些江湖门派里的长老等一众女性高手之类,比如峨眉派掌门灭绝师太。

    可在今天,一些少林寺的和尚却是错愕的发现,这个条款对某些人来说并不适应。

    今天出现的这个少女,便是属于其中一人。

    一身素衣,负一柄剑。

    她就这样来到了少林寺。

    少女站在那里,就好似带着山间一汪清泉来到了人间,在这炎炎夏日里多出了一丝冰凉,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奇特的凉意。只需要看上那么一眼,便会让人心中的火热都会静下来数分。

    “阿弥陀佛!”

    一身清脆的佛号,少女双手合十念叨了声后,这便在少林寺僧人的带领下,径直进入了少林寺,也没有卸剑而行。

    后山。

    这里从某方面来说,属于少林寺禁地,哪怕是寺里的僧人一般情况下极少有资格踏入这里,可在今天,这个突兀上门的少女却是在少林寺方丈的带领下来到了此处。

    步履芳踪中,少女立足于此地,然后无比恭敬的行了一个晚辈之礼,清脆的声音回荡开来。

    “晚辈慈航静斋言静庵奉家师之命拜见三位前辈。”

    ……

    西藏。

    青翼蝠王韦一笑的身形在这略显荒芜的高原上急奔而行。

    一身骇人听闻的轻身功法在这一刻被他施展到了极处,人过处更是几乎卷起了一阵狂风。而在他后方远处,则是追着几名身穿红衣的番僧。

    “……”

    扭头扫了一眼那阴魂不散的番僧,韦一笑脸上神色尽是阴沉。这西藏果真是一个让人不好相与的地方,谁也不知道在这块土地上隐藏着什么样的高手。

    能够让他堂堂明教法王亲自承认的高手,自然是不那么简单。

    当然。

    在见识了新任教主那深不可测的武功后,对于韦一笑来说,这群番僧里出现的人也只能算作一般高手了。回想着刚刚的交锋,韦一笑也不得不赞叹对方在手掌上的功夫不可小觑,而且对方手上的武功也让人觉得有那么一丝的眼熟之感。

    因为那武功似乎不是他韦一笑原本想象中的模样,反倒是有一种中原武功的错觉。

    那一手掌上武功,倒是颇像少林寺绝学龙爪手。

    难不成少林寺的人将他们的势力发展到这里呢?

    不!

    不对!

    念头刚起,随即便被韦一笑自己推翻。因为据传少林寺也出现过不少的叛徒,如果少林寺的势力真能够推到西藏,恐怕他们明教的处境会更为的艰难了。

    要知道少林寺可是与他们明教是有仇的。

    “哼!”

    “算了!”

    “暂时不用理会他们,正事要紧!”

    擦拭了下嘴角残留下的血迹后,青翼蝠王韦一笑的速度再度加快,顿时掀起漫天烟尘中,以恐怖的速度消失在了追逐之人的眼前。

    后方。

    吃了一肚子灰的两个红衣番僧见状终于放弃了继续追逐的打算,只能在一众听不懂的骂骂咧咧声中停了下来。只是骂了半晌,似乎听到了什么,人便愕然的站在那里,怔怔的看了看那远处的大概方向,躬身行了一礼后,这两名红衣番僧这便掉转头回去了。

    因为他们知道既是追不上,也是到了他们的势力范围。

    在踏步,便是违背了活佛之令。

    半天后。

    韦一笑面色奇怪的站在了一块石头上,很是奇怪的打量着面前不远处端坐在那里看着一众牛羊的红衣小和尚。

    很奇怪。

    在他踏入这里的那一刻,他的注意力便被这个红衣小和尚所吸引。

    小和尚在放羊。

    这便是韦一笑所看到的一幕。

    瞅了瞅那不远处的羊群,又看了看端坐在里面的红衣小和尚,韦一笑只觉得眼前的情景颇为的诡异,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是哪里不大对。

    顿了顿,韦一笑这便迈步上前,从羊群中走了过去,来到了那红衣小和尚的身前,打起了招呼:“小和尚。”

    抬头。

    红衣小和尚望着出现在眼前的人,眨了眨眼睛,似乎不明所以,清澈的双眼之中尽是疑惑之色。

    “……”

    韦一笑被这个唇红齿白的小和尚瞧的一愣,刚刚爬到嗓子眼儿的话语再度给憋了回去,怔怔的顿了半晌,这才反应过来,直接开口问道:“我想打听一下……”

    话还未说完,韦一笑的问题便被人打断了下来。

    “你是在寻人吗?”。

    红衣小和尚的话让韦一笑神情一呆,未出口的话语全部堵在了嗓子眼儿,这小和尚……

    韦一笑的沉默似乎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红衣小和尚见状微微颔首自言自语道:“是不是在寻两个女子,一个女道士一个白衣女子?”

    对方的话直接让韦一笑一肚子的话语给生生的憋在了心口,对方的话就好似他肚子里的蛔虫,他想的什么,还未出口便已经被人直接道了出来。

    未等韦一笑开口,便见红衣小和尚再度开口:“她们朝那边去了。”

    “你到底是谁?”

    这个时候韦一笑终于反应了过来,目光死死的盯着这个端坐在一群牛羊中的红衣小和尚,面露惊色。一直以来,他堂堂青翼蝠王韦一笑行走江湖也算是见多识广,可还从未碰到过现在这样诡异的事情。

    红衣小和尚没有说话,而是面含笑意的站起身,伸出那肉呼呼的小手,朝韦一笑的身上拍去。

    “!!!”

    避不开,让不掉,韦一笑死死的盯着那红衣小和尚伸出的小手,看起来不过是普通的动作,在他的眼中则是一种大恐怖。

    韦一笑再度体会到了当初面对那白衣女子时的恐怖。

    他竟然寻不到可以避开的办法。

    啪!

    小手就这样在韦一笑的注视中,拍在了肩膀上。

    扭过头。

    再见的是红衣小和尚一脸慈悲的笑容,一声佛号声中,韦一笑只觉得整个人突兀的困了起来,连眼皮睁开似乎都需要千斤的力量才足以支撑那下合的眼皮。

    呼——

    “嗯!!!”

    猛地睁开眼,韦一笑整个人好似被电流窜过一样站起了身,先是瞅了一眼四周后,观察了下环境后这才自言自语道:“该死!我怎么会睡着了!”

    西藏向来对中原人来说很是神秘,哪怕是明教眼下地处西北,但西藏里面的情况他们同样了解的不深,毕竟明教的注意力都是放在了其他的方面。

    可即便是这样,韦一笑还是知道这藏传佛门不可小觑。

    之前一路上与金刚门的人起了冲突,那不过是意外,是他看不过这些红衣喇嘛做事办法。都说佛门行事慈悲,可从这群金刚门人的身上他是看不到丝毫的慈悲之影。

    路见不平,自是顺手拔刀了。

    再说以他的轻功,这群喇嘛还不足以对他青翼蝠王造成威胁。

    事实上也是如此。

    这群金刚门的人没有造成丝毫威胁,只不过……

    他刚刚是怎么睡着的?

    他记得自己只是准备休息一下的。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闪过那个红衣小和尚的模样,韦一笑再回头看看四周荒芜一片的空旷荒野,没有所谓的牛群,也没有所谓的小和尚,有的只是一片寂静,还有那头顶的灼灼星辉。

    再回头眺望四周。

    看了看天空。

    韦一笑的面色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凝重起来。

    这是梦吗?

    不!

    不对!

    这绝对不是梦!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虽说有这样的俗语,可在这一刻韦一笑是万万不会相信的。

    沉默了半晌,韦一笑朝北方看了过去。

    半晌。

    身形一动,韦一笑直接改变了原本的方向,朝北方急奔而去。

    两个时辰后。

    韦一笑借着月辉,呆呆的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那端坐在篝火前盯着自己的两个女人。

    “韦一笑?”

    赤练仙子嘴唇微动,道出了出现在这里的人,脸上有那么一点疑惑。

    同样。

    小龙女也是如此。

    韦一笑没有出声,他只是怔怔的站在那里。

    许久。

    抬起头,望向了头顶的这片天空。

    他第一次,真正感觉到了这片大地上的神秘莫测。

    与此同时。

    明教。

    光明顶。

    端坐在教主之位上,正在闭目养神的岳缘猛地睁开了双眼。

    双眸朝上。

    目光似乎要直透头顶的屋顶,望向那无尽的夜空尽头。

    而站在下方的常遇春这一刻很清楚的看见了岳缘的额头眉心处出现了一条隐隐约约的血痕。

    “留在青翼蝠王身上的真气消失不见了。”

    伸手摸了摸眉心渗出来的一滴鲜血,岳缘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道:“韦一笑并没有死……这是警告……不对,这是警醒。”

    他原本是以青翼蝠王韦一笑身上这道被他打入的真气以作真气留形的。

    只是这一刻这道真气被人为的消除了。

    “鹰缘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