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6章 道家高人 下
    噼里啪啦。

    那是灯油在火焰下炸裂的细微声响。

    借着略显昏黄的灯光,一名穿着的青衣道袍的年轻人正盘膝端坐在那里,在他面前的桌上则是摆放着两盏正在散发着香气的茶水。混黄色的灯光落在对方身上,在其身上笼罩了一层神奇的光晕,看上去颇为奇特。

    但最引人注意的却还是两鬓的缕缕白发,这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实在是太过显眼。

    脚步声起。

    在年轻道士的等待中,铁冠道人张中的身影已经从阴暗中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

    双脚踏入房间的那一刻,铁冠道人张中的身形便是一顿,目光停在了那端坐在那里安静的等着自己的师弟,视线久久不还。

    “师兄我便知道再见面就会是这个样子。”

    目光从对方鬓角上的白发上收回,铁冠道人来到了面前,一扬一摆,同样盘膝而坐,视线停在了对方的脸上,叹道:“自小以来,师弟你向来都是不太听从自己的话的。”

    “连师傅的话也是。”

    笑容满面中,年轻道士并没有说话,只是笑嘻嘻的迎着自己师兄的目光,同时左手挽起袖子,端起了一盏茶,放在鼻前细细的嗅了一口,道:“这茶是极好的,师兄不尝尝吗?”

    “……”

    铁冠道人闻言不由无言。

    最后只能轻轻的摇了摇头,也不再就这个问题说其他什么,先是将头顶那铁冠拿了下来,放在桌上,露出了一头束好的长发。长发中,也有不少的白发掺杂其中,只不过寻常的时候都被很好的隐藏在了里面。随后张中便以同样的动作端起了那茶杯,开始慢悠悠的品起茶来。

    茶水入口。

    这让张中不由自主的赞叹了一声。

    “好茶!”

    “单以品级可论极品!”

    “师弟的茶艺又进步了,只是离师弟所做的悟道茶还是有着一点距离。”

    在明教的日子里更多的时候他张中都是与五散人一众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毕竟除去教派方面外他们更多的也在军略上有着行动,可以说明教与其他的江湖门派本身就有着极大的不同。

    在乱世,在军中行走,自然需要豪气。

    这舒缓的行为若是给五散人中的其他四人看见,只怕此刻一双眼珠都会彻底瞪出来。

    道韵沛然,风度翩翩。

    一长一少,两名道士端的是潇洒至极。

    抬眸。

    年轻道士目光瞅了瞅张中那头发中夹杂的白发,却是比他白的更多,也是笑笑,道:“师兄还说我……自己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张中没有接过这个话题,反而是回头瞅了一眼四周,打量了一眼这个房间的装饰后,这才开口询问起来:“师傅呢?”

    “云游四方!”

    年轻道士抬了下肩膀,将茶盏中的茶水一口饮尽后,这才回答道:“行迹缥缈不知踪迹,连我也寻不得。”

    这个答案并没有让张中有所意外。

    一直以来,哪怕是师兄弟两人都身为对方的徒弟,却是直到现在也无法敢拍着胸说了解这个师傅。话说起来,这个师傅对他们师兄弟两人的教导,并不是平常江湖门派手把手的教导,反而是放养式的教育。

    他们师兄弟能够看出这世间绝大部分的人的命运,却是看不出自己师傅的命运。

    原本张中以为这世间没有太多的意外,可是在几天前,他在明教再度遇见了这么一个人。

    明教新任教主。

    岳缘。

    是他的境界低了,还是这个新教主已经超出了命运的界限。

    他唯一能够看出的是对方贵不可言,深不可测。

    面相……

    那个人的面相太过诡异了。

    见张中不觉间陷入了沉默,年轻道士观察了半晌后,便直接询问了起来:“师兄不会无故而归,此次回来定然是在明教碰到了解决不了的事,遇见了看不透的人。”

    “而能让师兄觉得这样棘手的人,只怕绝不简单。”

    “不错。”

    身为师兄,张中并没有任何的犹豫不绝,对于自己师弟的推测他点头承认了下来,事实上也是如此,“我大概遇见了一个与师傅一样的人。”

    “!!!”

    这句话让年轻道士面色一凝,原本悠闲的神情立即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认真的模样。

    旁人或许不明白,可年轻道士又岂会不明白自己师兄话语中所表达出来的含义?

    “噢?”

    茶杯早已放下,身躯端正中,年轻道士直接开口询问起了这个人的来历:“他是谁?”

    “现任明教教主,岳缘!一个消失了百年的人重现世间了。”

    对于师弟的问题,张中也没有任何的隐瞒,直接道出了存在他心中的这个人的名字。

    年轻道士的神情有那么一点奇怪:“岳……缘?”

    “嗯!”

    张中肯定的点了点头。

    怔怔的盯着自己师兄张中好半晌,年轻道士这才用一种奇特的语气重复了一遍:“明教教主岳缘?”见张中再度肯定后,年轻道士这才表情奇怪道:“师兄,师弟我这里有一个小道消息,你可以听听。”

    “嗯?”张中表情一正,自己师弟这般神情显然是有着意外的状况,他的神情也变得认真起来,静待师弟道出他得到的江湖消息。

    “前段时间。”

    “大都里流传着一个消息,一个年轻的白发道士光天化日之下于汝阳王府里三招打死了玄冥二老,扬长而去。”

    “那白发道士自称姓岳名缘。”

    张中愣了。

    眉头一皱,张中直接开口道:“时间!”

    在年轻道士说出了确切的时间后,张中的表情变得怪异至极。

    “不!”

    “不对!”

    “那不是一个人!”

    时间与地点都不符合,两地间隔千里,而且那人的模样形容也与明教的新任教主不同。

    那么只有一个结论。

    有人在假冒。

    谁在假冒谁?

    又或者两人都在假冒?

    半晌。

    年轻道士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明教里有记载吧?”虽是询问,但话语里的意思却是肯定。

    点点头,张中说出了明教典籍里的记载,在那里面曾有着很明确的描述。

    总结起来只有一个形容词。

    白发道士。

    “三招打死了那两个道家叛徒?”张中的声音略显颤动,显然这个消息中的白发道士其武功也恐怖非常。玄冥二老在江湖上有着不低的名声,虽然不怎么好,但一手玄冥神掌让任何人都不会小觑对方,可就是这么两个出身道家的叛徒却是被人三招击毙。那么这出手之人的武功也称的上是恐怖了。

    张中惊讶。

    同样。

    年轻道士也在惊讶。

    “明教新教主?”从自己师兄的话中他已经推测到了明教里发生的变化,明教的事情他向来关注,毕竟在师兄弟两人的眼中这明教是天下间唯一能够达成驱逐鞑子的势力。可就是这么一个明教,内部上下也有不少高手,可就是这样却被人夺了教主之位。

    成为教主的不是光明左使,也不是四**王中的人,更不是师兄他们五散人中的一人,而是一个陌生人。而师兄这一次的回青田的举动,就代表着明教上下无可奈何,只怕是被人强行压服了。

    这个人同样恐怖非常。

    一个少年形象,一头黑发,着一身紫衣。

    一个青年形象,一头白发,穿一身道袍。

    却是在一时刻,在不同的地方顶着同一个人的名字。

    房间里,变得格外的安静下来。

    唯有那灯芯炸裂的声音清晰入耳中,师兄弟的对话在展开。

    “我们道门中,有几人能够做到这样?”

    “我了解中只有两个。”

    “是啊,只有两个。”

    “但有可能的只有一个。”

    “武当派掌门。”

    “张三丰。”

    “那师兄就负责武当一行,以道家门人的身份拜访这个名震天下的大宗师了。想来这个身份不会让武当上下为难师兄铁冠道人明教背景的。”

    “哈!”

    张中听到这里不由觉得好笑,看着自己师弟那仍显慵懒的神情,反问道:“那师弟你呢?”

    不知何时,年轻道士从身边拿出了一个黑白两色的羽毛扇,正在身前悠闲摇着扇子,时不时的将那些在烛火上面盘旋的蚊蛾用扇面轻轻的扇飞出去。

    “师弟我自是在家泡茶,再等贵客临门。”

    年轻道士挥了挥手中羽毛扇,一身道装的他此刻倒是多了一份儒雅的味道,羽扇微微摇曳中,加上那姿态与气质,颇有一种三国诸葛之韵。

    贵客临门?

    张中闻言眉目一正,定定的看着对方,叹道:“你又用了!”

    “师兄刚刚不也是嘛?!”

    没有反驳,年轻道士只是侧头笑笑,反问了一句。

    “……”

    对此,张中竟然无话可说,反驳不了。

    师兄如此。

    师弟也是如此。

    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羽扇动作渐缓,年轻道士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双目出神的说道:“因为师弟很想与道门先贤比上一比。”

    “看看是袁天罡与李淳风更强,还是师兄张中与我刘基青出于蓝!”

    张中闻言哭笑不得。

    摇摇头,将那摆在桌上的铁冠拿了起来,戴回头上,随后便起身离开了。

    很快。

    道观再度陷入了寂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