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5章 道家高人 上
    &lt;=""&gt;&lt;/&gt;    震惊。

    杨逍想过面前这个教主任何的做法,但万万没有料到对方会提起这样的事情来。

    聪明人自然不会闲着提出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

    在杨逍看来,这个新任教主武功强的离谱,伴随着的是离谱的自信到自负的信心,但也不能说明对方便是一个傻子。事实恰好相反,他们明教的这个新教主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

    杨逍也从未觉得对方乃是一个傻子,如果这样认为的话那么他才是一个傻子。

    对方出现在自己房间,在自己与韦一笑等人的决定的事情进行后不过片刻便出现在了这里,其来由可想而知。

    所以——

    杨逍在等。

    等待着这个新教主展现出不同武力的手腕。

    可在对方道出的话语后,杨逍有点后悔了,更有那么一丝恼羞成怒的情绪在心头回荡。

    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有那个女儿是指什么?

    当即,杨逍激动的情绪使得他身下的凳子翻到都没有在意。

    一个不安的念头不断的在脑海里回荡,眼前更是不断闪过那个女子的模样,向来冷静的光明左使,这一刻变得跟正午的阳光一样让人觉得炽烈了。

    心情激荡,一身功力更是澎湃,罩在身上的书生衫在真气的鼓荡下不断的上下颤动着。

    哪怕明知道不是对手,若真是如想象中那样,那他杨逍也只能拼死一搏了。

    没有抬头。

    岳缘还是那样慢条斯理的品着这从山下买来的那并不怎么样的美酒。

    酒入口,岳缘感受到更多的还是一股苦涩在舌尖回荡,充斥在嗓子里。

    劲风扑面。

    岳缘只是随意挥手一拂,便将这狂乱的劲风消弭于无。

    “心跳的这么快!”

    “光明左使,你着急了。”

    岳缘将那已经空掉的酒杯再度添上了酒水,指着杯子示意了下后,这才继续说道:“别这么紧张,弄的本座好像是坏人似的。”

    “……”

    杨逍抿抿嘴,没有说话,至于心中怎么想不得而知。

    沉默了半晌,杨逍知道单纯的着急并没有任何用处,他只能转过身将那倒在地上的凳子摆正,重新坐在了那里,端起了那杯被满上的酒,浅浅的饮了一口。

    这一次,他品到了一种名为苦涩的味道。

    山下美酒果然不美。

    劣等货&lt;="r"&gt;。

    见杨逍压下了激动的情绪,岳缘这才自言自语的说道:“本座曾与峨眉山一行,在那里见到了一个年轻的美貌姑娘,性子看起来外刚内柔,有一股奇特的气质。”

    “在一番了解下,这才知道她名叫纪晓芙,是峨眉派掌门灭绝师太的爱徒之一。”

    杨逍闻言没有出声,只是握住酒杯的手不由自主的加大了点力道,顿时一个极细的声音传入了岳缘的耳朵。抬眸一扫,岳缘便见到杨逍手上的杯子已经出现了道道裂纹。

    “这个姑娘的性子很不错,有着一股难见侠气。”

    “本座看得出来,这纪晓芙在灭绝师太的眼里还算是颇为喜欢的一个徒弟……唔,应该是第二爱徒。”

    “不过真正让本座注意这个纪晓芙的并不是这个。”

    “听闻她乃是峨眉派与武当派联姻的人选,乃是武当六徒殷梨亭的未过门夫人。而峨眉派更是佛家门派,这样一个门派出来的未过门的姑娘却已非完璧之身。”

    “而据本座了解,武当六徒殷梨亭虽然性子与其他五人相比稍显怯弱,但也是一个极为重礼之人……所以让他先走出这一步,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啧啧啧……那事情就变得有点意思了。”

    说到这里,岳缘慢慢放下酒杯,杯中酒水已经见底,目光停在了面色稍显苍白却仍然故作镇定的杨逍的身上,扫了一眼后,目光又在对方手上酒杯上停留了一下,那上面裂痕越发的多了。

    杨逍还是没有说话,但他的身躯却是已经在颤抖。

    他还在等。

    也还想听。

    岳缘没有让杨逍失望。

    透明的酒水在淅沥沥的声音中坠入酒杯中,很快便将瓷杯装满,端着酒杯轻轻的旋了一下,看着酒杯中的液体在眼前晃荡的同时岳缘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真正让本座注意的是这纪晓芙总会抽出空暇的时间,一个人悄无声息的去山下的一户农家去见一个人。”

    “那是一个年纪并不大的女孩儿,看起来与她师妹的年纪差不了多少。”

    “那女孩儿的模样……”

    岳缘的目光又停在了杨逍的脸上,这一刻岳缘已经非常清楚的看见了对方脸上紧张却有期待的神情,没有继续去挑动对方的心情,岳缘笑着说道:“唔,长得还不错,与纪晓芙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对了,那小女孩儿的名字叫杨不悔。”

    砰!

    话语刚落,杨逍手上的酒杯便猛地碎裂开来。

    小女孩儿……

    杨不悔!

    不悔!

    杨逍此刻怎么会不明白。

    那是他的女儿,那是他与纪晓芙的女儿&lt;="l"&gt;。

    至于眼前人在说谎?

    他觉得以对方的身份还没有无聊到这个地步。

    若想彻底让明教上下服气,眼前便应该是对方的第一步。

    杨逍想问纪晓芙的情况,想问那个女孩儿杨不悔的情况,可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保持了沉默,只是整个人看起来有那么一点坐卧不宁。

    然而岳缘并没有就此结束,反而是用一种唏嘘的语气感叹道:“只可惜……没有几人看到这隐藏起来的危机。”

    “!!!”

    杨逍表情一变,显然也想到了什么。

    “我明教与峨眉派的关系并不好,这一点江湖上的人公所周知。”

    “峨眉派掌门灭绝师太的性子更是不容置疑。”

    “纪晓芙乃是她的爱徒之一。”

    “若是灭绝师太知道了此事这后果会是怎么样呢?”

    岳缘的手指轻轻的点着酒杯的侧面,目光则是定格在杨逍的脸上,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清晰可见的担忧情绪。未等杨逍自己出口,岳缘已经替他道出了其中的影响。

    “一旦有人给灭绝师太泄露了讯息,那么最后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你了解纪晓芙的性子,也更应该了解灭绝师太的性子。”

    “期望越高,失望便会越大。”

    “那么结局就只有一个。”

    “那便是纪晓芙必死无疑,甚至包括那个名为杨不悔的小姑娘也一样。”

    咔!

    凳子在这一刻四分五裂。

    杨逍的面色已经彻底慌张了。因为他知道眼前人没有说错,若是被人发现了,那等待纪晓芙的只有死亡一个结果。灭绝师太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天下间谁不知晓?

    纪晓芙的性子他更是清楚。

    只是在之前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名叫杨不悔的女儿。

    对方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

    杨逍怔怔的盯着那端坐在那里仍然是不紧不慢的喝着酒的岳缘,心头复杂至极。他已经隐隐间明白了对方的心思。

    “去吧!”

    挥了挥手,岳缘说道:“若想给自己一个不后悔的未来的话,那便去峨眉山将自己的夫人与女儿带回来。”

    “……”杨逍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教主喝着酒,看了半晌后,猛地抱拳行礼后,这便转身如风一样的走出了房间。

    外面&lt;="l"&gt;。

    就在杨逍来到下山路口的时候,他见到了一个早在那里等着的明教弟子——常遇春。这个魁梧的汉子正牵着一匹马站在那里吹着西北风,看样子等了不短的时间。

    在看到杨逍的身影出现在路口后,常遇春这才牵着马走上前,将手上缰绳递给了对方,说道:“这是教主让属下交于杨左使的。对了,教主让属下转达一句话。”

    “早去早回。”

    说完,常遇春便转过身径直回山上去了。

    目送着常遇春离开,杨逍在低头瞅了瞅手上的缰绳,沉默了好半晌。

    这是要让他心服口服啊!

    心气被夺,只怕他杨逍翻不了身了。

    杨逍沉吟了一会儿,最后跨身上马,手中缰绳一抖,在骏马嘶鸣声中下山去了。

    光明顶大殿之顶。

    岳缘立足其上,看着那骏马消失的方向,默默无言。

    迎着月色,岳缘不由感叹。

    自己真是一个好人。

    为自己的属下,也算是为自己的晚辈解决了这么一个大难题,这简直是助人为乐。

    可是……

    谁能来帮他操心呢?

    “哎!”

    “自己的事情还是只能依靠自己解决!”

    摇摇头,晃荡了下手上酒壶,岳缘转身自大殿屋顶飘然而下。

    日出日落,数天的时间已过。

    自光明顶离开的铁冠道人一路上藏身易容,昼伏夜出有惊无险的来到了青田。

    子夜时分。

    在避开了蒙古鞑子以及一些正道人士后,铁冠道人来到了一座普通的道观面前,正要以一种奇特的叩门法敲开道观的大门的时候,却见道观的大门突然自己打了开来。

    一道清朗缥缈的声音自道观的深处传出。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师弟我前段时间于武夷山一处陡峭的石壁上寻到了一株老茶树,便在上面摘了一点叶子,做了一点茶。”

    “味道很是不错。”

    “这刚刚为师兄泡好,还请师兄品鉴一番。”

    道观前。

    铁冠道人哑然失笑间,便跨门而入。

    啪!

    大门闭上了。(未完待续。)&lt;=""&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