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4章 手段
    夜风迎面吹过。

    荡起身后衣袍随风而扬。

    微凉的感觉倒是吹散了这闷热,让人有一种舒爽之感。

    岳缘就这么静悄悄的站在屋顶,静静的看着下方。之前不过是简短的了解了一下,岳缘便从明教这一众人的面色中看到了些许奇怪的地方。

    莫愁与小龙女来过这里,但是杨逍等人那略显支支吾吾的话语中明确的有隐瞒的意思。

    不难想象。

    当初,只怕这也是他们这群明教高层丢脸的时候,否则的话也不会这么仓促的进行教主的选择。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一个可能,他们被人强压了。

    否则的话以岳缘的了解,这明教内部的混乱应该还会继续下去,而不是这么早的就开始准备新教主的备选。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对于岳缘来说,却是一个极好的时机。

    杨逍……

    杨过的后人么?

    目光中,注视着杨逍的背影,对方身上还是能够看见那么一丝熟悉的人的影子。若是如此,那么杨逍的身份莫愁与小龙女不可能认不出来。

    这个关系与背景,便决定了他可以与两人拉关系。

    至于杨过后人为什么会在明教这个问题岳缘并不意外,这本就是当初他与明教圣女做下的合作。

    襄阳破。

    以郭靖夫妇的性子,定会与襄阳共存亡。

    而当初的合作要求便是要明教中人在襄阳城破的时候,救下郭靖夫妻,借此换来明教正式大规模进入中原的机会。而那一次的安排,便是为了今天做准备。

    前番随手种树,如今却是为了给自己乘凉。

    看样子,在他带着念惜坠入惊雁宫的时候,明教并没有违背誓言。若是没有猜错的话,郭靖夫妇与杨过夫妇他们都应该在明教中了。这些年来,在天下间真正摆出反抗的江湖门派也就只有明教了。

    这种情形与郭靖夫妇的目标,与他们教派的本身性子便不意外。

    若是这样,就说明教后面历任教主都会降龙十八掌岳缘也不会有太大的意外。

    脑海里回忆着在前不久杨逍在自己面前施展到了一般的重剑剑法,却是让岳缘有了其他的猜测。

    由杨逍的招式中岳缘已经看到了他的剑法并不全,完全没有体会到重剑剑法的精华。以一柄普普通通的精钢长剑施展重剑剑法,还没有到举轻若重境界的杨逍的那一剑在岳缘的面前不过是笑话。

    只是……

    岳缘微微侧了侧头,寻思着杨逍到底是杨过与谁的后人?

    这一次没有来得及去古墓旧址看,若是古墓旧址仍存在人的话,那么他……

    似乎想到了什么,岳缘的表情也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一丝微笑。

    视线微扬。

    落向了山的下方。

    那是青翼蝠王韦一笑离去的方向。

    之所以给他们三个机会,一来是为了让这群人心服口服,二来便是想借着他们的手将自己的消息传递给莫愁。

    不亲自出去,便是因为岳缘自己迟疑了。

    他的经历,让他在莫愁的面前没有任何反驳解释的理由。

    这种情形使得岳缘有一种举步不前的艰难。

    不过该来的终究是要来。

    回想起自己曾与魔种陆小凤的对话,这个局面倒也不是彻底的绝路,他还是有那么一条光明大道的。而眼下,他就是要在这光明顶开出这么一条道路。

    反倒是那五散人中的铁冠道人的离开让岳缘有点意外。

    听他的话,似乎他还能求援。

    道门中人。

    张君宝的影子在眼前一闪而逝,张君宝绝对不是这铁冠道人所求援的对象。

    那他求的会是谁呢?

    道门向来神秘,哪怕岳缘自己出身道门,却也无法真正的摸透。

    再说现在他不过是呆了没多长的时间,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也不过是大概的摸清了基本的脉络,至于其他细节上的问题仍然是一头雾水。由张君宝的话中岳缘已经知道慈航静斋和魔门仍在,只不过暂时化作了隐世门派隐藏了起来。

    但即便是这样,这百年来中三者的交锋仍然是遍布整个江湖。

    局势没有大变,只不过是传鹰、郭襄和张君宝三人镇压而已。

    一旦失去了最后一人张三丰的镇压,那么这江湖局势恐怕已经不是眼下这么简单了。

    所以慈航静斋与魔门仍在,那么道门中也就不仅仅只是纯阳最后的余支武当,应该还有其他的门派。而这铁冠道人便是出自这个门派。

    明教其实有那么一点奇特。

    它不同江湖正道,也不同魔道那样,门派里的弟子基本情况下就是自己门派培养出来的弟子,而在明教里的情况则是更为的复杂,看起来好像是无数志同道合的人走在一起组成的教派。

    明教弟子里有道门的,也有佛门的,更有其他门派的。

    所以在铁冠道人离开后,岳缘的注意力便停在了说不得和尚的身上。既然铁冠道人去求援了,也不知道这佛门出身的说不得和尚是否也有同样的举动。

    观察了半晌后,见说不得和尚没有这个举动后,岳缘便暂时的将注意力收了回来。

    果然。

    这明教还真是比原本设想中要更为复杂。

    佛道魔三教……不,或许不止是三教的结合品。

    眼前明空女帝的模样一闪而过,岳缘伸出手轻轻的捏了捏眉心后,这便消失在了屋顶。

    很快。

    在这些都安排后,杨逍等一众人也在这里散了开来,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之所以敢在新教主眼皮底下这样行事,他们所仗的便是这个新教主的自负。至少,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明教来说已经没有比这个更危险的局势了。

    嘎吱!

    木头摩擦声中,房门被推了开来。

    进入房间的杨逍的神情显得有那么一丝疲惫。

    这幅形象,他极少在外人面前流露,一般出现在他人面前的是风流倜傥的他,是明教光明左使。

    只不过当杨逍转身关上房门的那一刻,身形却是猛地顿在了原地。

    眼角的余光借着窗外的月光看清了房间里的模样,在他原本与韦一笑吃东西的桌子旁边,不知何时端坐着一个人。借着月色,杨逍看清了对方的模样。

    原本提到嗓子眼儿的心和一身功力都暂时的放了回去,转过身在点燃油灯后,杨逍用一种略带嘲讽的语气说道:“噢,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岳教主大驾光临!”

    教主之前加了个姓氏,岳缘便知道明教上下果然是没有一个真正心服的。

    试想——

    这要是换做是他的话定然也不会心服。

    “不知教主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先是以属下的礼数拜见后,做足了面子上的事情,杨逍这才继续问道:“难不成是岳教主这次反悔了?”对方出现在自己的房间,只怕自己与韦一笑所谋划之事也落在了对方的眼中。

    “……”

    岳缘面带笑意的看着杨逍,虽然对方面色不变,保持着镇定,但岳缘看得出来,杨逍紧张了。

    伸手示意对方坐下后,岳缘如同这个房间的主人,而原主人杨逍才是客人一样的直接扭转了房间里的主客形式。

    “聊聊?”

    “看到你便让我想起了曾经的一个朋友,若真要论起来你我的关系并不是最简单的教主与光明左使的上下级关系了。”岳缘就如一个和蔼的前辈一样,招待起晚辈来。右手伸出,那放在远处凳子上的杯子直接被凌空吸了过来,放在面前后,这才拿出不知何时挂在腰间的酒壶往面前的茶杯里添起了酒水,一边说道:“酒不是多好的酒,还是本座让常遇春下山买的,自然是比不上那些珍酿的。”

    杨逍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打量着眼前的岳缘,心中却是在一直揣测对方的来意。

    他半夜来到自己的房间到底是为了什么?

    能够这样悄无声息的来到这里,而且还是端坐在自己之前坐的位子上,这就代表着他与韦一笑的谋划早就被对方瞧在了眼里,至于铁冠道人的求援只怕同样如此。

    原本他还以为是对方反悔,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样。

    对方在与自己拉家常?

    对!

    现在弥漫在杨逍心头的就是这个怪异的感觉。

    低头扫了一眼面前的酒水,杨逍也没有心思去理会这是否是美酒,端起酒杯便一口饮尽,然后放在桌子上安静的等待着对方的发挥。没有办法,他只能以静制动。

    “酒这样喝是品不出味的。”

    酒杯停在嘴前,岳缘抬眉扫了一眼,慢条斯理的点评道:“这样喝酒,难不成光明左使是有心事?”

    嗯?

    杨逍面色一顿,心头猛地一跳,他直觉到对方的发难只怕已经来了。

    “看你表情本座是没有推断错了。”

    “那么让本座猜猜。”

    “你是想起了自己的爱人,还是想起了自己的女儿?”

    啪!

    身下凳子直接倒在了地上。

    来不及理会那被自己绊倒的凳子,杨逍面色大变的站直了身躯,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正在慢悠悠的品着酒的男人,然后一字一句的问道。

    ”岳教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