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3章 第一次机会
    时间流逝,风云变幻。

    江湖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本来便已经是波涛汹涌的江湖再度风起云涌。

    真正清楚局势的人,都知道带来这一切的只不过是一个传说中的名字而已。

    山岳的岳,缘分的缘。

    一个名字,所造就的情况。

    只不过这局势并没有流于明面上,还是处于暗涌中。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这个江湖还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当然这最大的可能只是因为消息的传递缘故。

    譬如明教。

    在岳缘以最为强硬的手段拿下了明教教主之位后,整个明教上下的情势变得很是奇怪。

    普通弟子如此,高层同样如此。

    对于这个新出现的明教教主他们有着极为矛盾复杂的心态。

    在普通弟子之间或许没有太多的影响,但在五散人、两**王与光明左使中却是另外一副场面。就如同岳缘之前所想象的那样,口服心不服,便是现在的情形。

    对于这一点,岳缘没有丝毫的意外。

    在没有用生死符这一类的武功强行控制他们后,这群人如果口上说是心服口服那还真的会让岳缘怀疑。

    一个突降而来的教主,强行的从他们的面前拿走了最大的好处,能心服那才叫见鬼了!

    杨逍不服。

    韦一笑不服。

    殷天正也不服。

    五散人更是不服。

    只不过在武力上明教一众高层可以说生生的被碾压,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故而,在岳缘强行拿下教主之位后,明教上下对这个消息几乎都是守口如瓶,一点也没有泄露给外界知晓。

    之所以这样是明教这个事情无疑让一众高层觉得太过丢脸。

    教主之位就那么被人生生的拿走了,而且在武力上还没有任何可以反抗的余地,最多也只能动动其他的心思了。若是这发生在光明顶总坛的事情流传江湖,那么他们一众人都会成为天下间的笑话,尤其是正道人士。

    隐瞒,成为了明教高层这个时候的唯一遮羞点。

    至于那个名字……

    却是成为了压在所有人心头的沉重。

    房间。

    本身便存有矛盾的光明左使杨逍和青翼蝠王韦一笑难得的呆在了一个房间,一壶酒,两碟小菜,两人就那么安静的对坐着一边吃着,一边闲聊着。

    “没想到我们两人今儿倒是会坐在一起喝酒聊天!”

    韦一笑伸手将那酒壶提了起来,给自己空了的杯子倒满酒后,用一种自我嘲讽的语气说道:“当真是世事无常。”在明教高层中,他们二人之间的矛盾很大,可以说是杨逍与其他人之间的矛盾都大。

    “……”

    杨逍闻言只是笑笑,伸手拿了颗花生米放在了嘴里,没有说什么。

    在大事面前,他们之间的矛盾自然可以暂时压下去,这也是青翼蝠王为什么会亲自找上杨逍的缘由。以前的矛盾产生,其来源便是因为杨逍想要继承教主之位,而他们不赞同而已。

    而现在呢?

    教主之位早成为别人的囊中之物。

    若还在秉持着以前的矛盾,那才叫做真正的笑话。至于五散人,似乎还是有那么一点放不开,最后没来,只有他青翼蝠王韦一笑出现。至于白眉鹰王殷天正则是暂时回归了自己的天鹰教。

    “怎么看?”

    最后,还是韦一笑直接提出了问题。

    “看不透!”

    “猜不透!”

    “摸不透!”

    接过韦一笑的话头,杨逍轻声道:“至于那个名字……时间太久,记载上对这人的模样描绘也不是这个样子。我无法确定对方是不是传说中的岳前辈。”

    那个人给他们的印象实在是太过矛盾。

    太年轻。

    却又太强。

    那一身功力简直是骇人听闻。

    而现在他们最大的疑惑是时间隔离的太远,不敢确认这个名字的真假。

    因为他们实在是无法想象那么长的时间,人怎么可以渡过?

    “不过这倒也是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手上酒杯放下,杨逍的面色变得认真严肃起来:“论武功这新‘教主’只怕能够横行天下,我们的确不是他的对手,但他的自大却也给了我们机会。”

    三次。

    他自信到给了他们三次翻盘的机会。

    但若是三次都失败的话,那么他们明教一众高层也没有了继续抵抗下去的心思,只能心服口服了。若还是想着其他的东西,只怕对方会真的下杀手了。

    青翼蝠王韦一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杨逍。

    “而我们的第一次机会来了。”

    手上把玩着酒杯,杨逍低着头目光怔怔的盯着桌上的餐盘,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们不行,但借刀杀人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韦一笑眉头一扬,还是没有出声。

    这个机会,可以算得上是他们在知道新任教主名讳后第一个不约而同想起的念头,只不过这个还是不那么保险,想到其中的问题,韦一笑直接问了出来:“你怎么能够肯定她们会帮我们明教对付他?若是她们与他是一伙的……”

    若是一伙的,韦一笑真的不敢想象明教的结局了。

    韦一笑的这个怀疑,不得不说是这个机会里最大的问题。目光盯着杨逍,韦一笑等待着对付如何解释。

    杨逍并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是伸手拿过酒壶,替彼此两人都倒好酒水后,这才说了一句让韦一笑错愕莫名的话语来:“我在那个女道姑的眼中看到了一样东西。”

    “什么?”

    “恨!”

    “???”

    韦一笑一头雾水的瞅着杨逍,脑海里则是不断回忆着当初的画面,只可惜当时他被那白衣女子一招吓怕了,警惕与恐惧达到了最顶点,而且那两个女人模样简直美若天仙,加上武功强的可怕,让他不敢怎么去观察对方的模样,那毕竟极为的不礼貌。

    恨?

    他也看不出来。

    不过听杨逍这么一说,那女道姑一身道袍的缘由难道是因为这个?

    想了想,韦一笑还是问出了自己心底的疑惑,“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不懂!”

    杨逍端起酒杯美美的饮了一口后,这样回答道,他在对方的眼中看到的不止是恨,还有一种深刻到极点的情。爱与恨纠缠不休,那不是生死仇人,那么就是被抛弃了的女人。

    不管哪种,对明教来说那都是幸事。

    杨逍的表现让韦一笑不满了,他面无表情的盯着对方,面色一副阴沉到极点的模样,似乎有一种想要直接翻桌的冲动。

    这一刻的青翼蝠王的内心在咆哮。

    “妈的!”

    “我就知道!”

    “这就是我为什么讨厌这家伙的缘故了!”

    就在韦一笑内心化作哮天犬在不断咆哮的时候,却见杨逍猛地站了起来,表情十分严肃的瞅着他,说道:“蝠王你最好,天下一绝,所以还请蝠王你入藏一趟。”

    “寻到那两位,顺便说说我们明教的事情。”

    “提一提教主的名讳。”

    说到这里,杨逍的话便停顿下来,不再言语。因为剩下的事情不用说,韦一笑自然也明白。而明教上下真正能够寻那两人踪迹的也只有两人而已。

    一者便是光明左使杨逍,另外一人便是他青翼蝠王韦一笑。

    毕竟上下只有他们两人匆匆交手了一招,虽然韦一笑是以惨败结局,但在某些时候来说,这也是拉近关系的最好出发点。

    至于为什么人选是他?

    只是因为他韦一笑的轻功最好。

    半晌。

    韦一笑还是应了下来。

    只要能够挽回明教的局势,他们连彼此之间的矛盾都能抛下,还有什么不能接受?

    “那边是西藏佛门的势力范围,蝠王这一去定要小心非常。那边我们明教不熟,但据说还是存在着不少高手的。”杨逍这个时候的神情倒是没有之前让人觉得那么讨厌了,“以蝠王的轻功,这天下间想要抓到你的人只怕没有几个。”

    这句不是赞叹的赞叹,韦一笑自然是笑着接受了。

    当初与那白衣女子交锋惨败,那也不过是他的措手不及,单论轻功他敢拍着胸脯说这天下间没有几人能够跟得上自己。但前去西藏,必须得小心翼翼,毕竟那里不是明教的地盘。

    很快。

    在一个光明左使与一个法王的交谈中,两人已经就第一次机会做下了安排。

    子夜时分。

    一道人影如一只夜蝠一样从光明顶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山上。

    杨逍与五散人一同注视着青翼蝠王的离开,默然不语。韦一笑的离去,代表了他们的一份希望寄托在了对方的身上。几乎同时,五散人中铁冠道人也出声了。

    “我们不能将所有人的期望都寄托在蝠王的身上。”

    一身道袍装的铁冠道人走了出来,说道:“我想要暂时离开光明顶。”

    “嗯?”

    铁冠道人的表现让在场的人都大为错愕,众人的目光一时定格在对方的身上,等待着对方的解释。

    “我想要求人帮忙。”说完,铁冠道人行了一礼后,没有做多的解释,便转身离去了。

    铁冠道人的话让五散人中的其他四人与杨逍都很是意外。不过往深处一想,倒也没有太多的意外。

    就像他杨逍是桃花岛程英的后人,并不是单纯的只是明教之人。

    说不得和尚还是佛门中人。

    同样。

    他铁冠道人乃是道门中人。

    能够让铁冠道人这样说的人,那么这个人恐怕极为不简单。

    那会是谁呢?

    果然是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秘密。

    屋顶。

    不知何时,岳缘早已经站在了屋顶,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看着下方,下面发生的一切都尽在双眼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