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2章 劝诫
    宏伟。

    庄严。

    神秘。

    这便是布达拉宫。

    群楼重叠,殿宇嵯峨,气势雄伟,尤以白红两色为主调,在那格外显得明亮的阳光的照耀下变得尤为的瞩目,立身下方,抬眸望去,总觉得有一种渺小之感。

    赤练仙子在赞叹。

    小龙女同样在眺望。

    她们在以往都听说过西藏有这么一处自唐代以来建造的宫殿,但真正意义上来到这里参观却是第一次。不得不说,这些年来她们师姐妹两人倒是真正的见过很多的风景。

    在以往的时候,她们都是混迹在这个江湖中,情仇爱恨一直围绕在她们的生活中,对存在身边的风景向来没有怎么注意过。反倒是这些年来师姐妹两人四处行走的时候,见了不少曾经错过的景色。

    这也不得不说是一种意外的收货了吧。

    眼前的布达拉宫无疑是西藏最为独特的景色了,属于活佛的宫殿。

    同样是庙宇,却是与少林寺给人的完全是两个感觉。

    在活佛鹰缘亲自出来亲迎后,师姐妹二人便在无数的红衣喇嘛吟唱的梵声包围下慢慢的步入了这座宫殿。不得不承认,在这种几乎回荡了整座宫殿的梵声包裹中,哪怕是她们师姐妹二人也莫名的多出了一丝压抑。

    这感觉……

    比之进入明教总坛光明顶更让人体会到了压力。

    这里果然是要比前面的明教要强。

    大殿前。

    红色地毯上,当鹰缘起身后,双方对目而视。

    对于鹰缘来说,眼前的人无疑是已经超出了尊贵的地步。在眼前人的面前,他鹰缘的身上压根看不出丝毫活佛尊贵的气息,反倒是隐隐间有那么一点奇怪。

    是的,奇怪。

    不同于小龙女对外界事情的稍显迟钝,心思更为敏感细腻的赤练仙子便在进来的过程中已经隐隐察觉到了这么一丝的异处。

    他在紧张。

    不过赤练仙子倒也没有多想,亲人见面自然免不了,哪怕是境界到了极高的地步,也未必。在看这西域佛门,他们可与中原佛门有一点不同。

    就拿她赤练仙子来说,心情在这一刻也是有着一种难以严明的感觉。

    唯一的疑惑,便是鹰缘是如何认出自己的。

    即便是祖孙,却是从未谋面。

    而刚刚鹰缘的举动,可是很明显的告诉了她在不久前便已经知道了她的到来。

    难不成这个孙子已经达到了莫不可测的地步了吗?

    只是这些问题早在这一刻抛却在了脑后,在鹰缘重新站起来后,赤练仙子就那么怔怔的瞅着面前的小和尚鹰缘。

    慢慢的。

    双眼微红,水汽已经在眼眶聚集。

    赤练仙子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小和尚,玉手伸出,轻轻的抚摸着鹰缘小和尚的半张脸。轻抚半晌,那流转在眼眶里的雾气终于化作了一颗颗泪水自眼角滑下。

    梵声吟唱中,一声‘鹰儿’自红唇中发出,“娘亲找到你了。”

    “……”

    鹰缘呆呆的站在那里,任凭对方的玉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不过在听到面前女子嘴中的呼唤声后,鹰缘小和尚的脸上也闪过那么一丝恍然,却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动弹。

    这句呢喃声,并不是指他。

    而是他的父亲,传鹰。

    对方从他现在的模样上看到了自家父亲的影子。

    至于旁边的红衣喇嘛们则是对此视而不见,压根儿没有自家活佛被人这样对待有损尊严的意思。

    一旁。

    小龙女整个人也是沉默着不说话。

    她的目光在上下打量着鹰缘的模样,作为师妹帮着带了不少时间侄儿的她,又怎么会不熟悉传鹰小时候的模样?现在的鹰缘小和尚的形象几乎与传鹰小时候相差不大,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了头发,变成了个小和尚。

    她也有一种唏嘘的感慨。

    她小龙女虽然没有真正身为人母的经历,可与师姐呆在一起的日子,帮忙带孩子,已经在不觉间将传鹰当做了自己的孩子。唯一的区别只不过是没有师姐那样深刻入骨,但也相差不大。

    侧着头打量了鹰缘半晌,小龙女最后也是忍不住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抚上了脸颊的另一侧。

    两个貌美如仙的女子一左一右的‘调戏’着活佛,这个场面在众多的红衣喇嘛中还是如瞎子一样的似乎看不到,他们只是低着头看着

    下然后十分严肃的吟唱着经文。

    鹰缘不动,不敢动。

    任凭对方泪流满面中,定定的注视着自己。因为他此刻非常清楚,在对方的眼中这一刻看到的其实不是他自己,而是他的父亲传鹰。

    好半晌。

    这种情绪压抑的场面终于得打了改善。

    轻轻擦拭了下眼角的泪水后,赤练仙子的情绪终于得到了控制。

    这才在鹰缘的带领下来到了布达拉宫的深处,而不是继续站在外面的地毯上。对于祖孙相逢,她赤练仙子可不想其他的外人见到这个情景。

    若不是这些喇嘛是鹰缘的手下,只怕反应过来的赤练仙子会做出一些让人意外的举动。

    房间里。

    三人对面而坐。

    在熏香中,赤练仙子开始询问起来。

    没有问传鹰的事情,而是问起了鹰缘过的如何,问起了鹰缘的母亲白莲珏的故事。

    面对祖母的询问,本着出家人不打诳语的鹰缘亦是认真的回答了对方的问题。一番对话中,赤练仙子和师妹小龙女两人面面相觑。

    外人的传闻,与亲人的诉说在有的时候会有着本质的区别。

    传鹰的故事便是如此。

    抛妻弃子,有着不少的红粉佳人,最后却是与强敌一战后破空飞升独留下一片情殇。

    这个场面怎么这么眼熟?

    是的。

    这能不眼熟吗?

    岳缘如此,传鹰如此。

    至于红粉佳人……传鹰有着白莲珏、萧楚楚、高典静、祁碧芍等好几人,扯上了一身的风流债;而岳缘呢?

    不提他是怎么撩拨自己的,当初的时候她的那个小跛子徒弟陆无双可也有迹象啊。

    他们陆家是什么样的人,她陆无双也有可能被养成什么样的人。

    作为过来人,她李莫愁太清楚不过了。

    不提陆无双这个徒弟了,或许也有其他的可能。

    譬如……

    回过头。

    赤练仙子的目光猛地落在了自己师妹小龙女的身上。

    李莫愁的这般变化,让小龙女有点意外,眨巴着大眼睛不明所以的盯着自己的师姐,有那么一点疑惑。眼皮微微一合,李莫愁回过头去,独留下小龙女一头雾水。

    除此之外,就更不用提她曾经做的那好几个梦了。

    梦中,她又见到他乱七八糟的招惹了不少的女人。

    虽然她李莫愁不想承认,可这一点却不得不肯定,那是一个极容易招惹女人的男人,不说其他只要岳缘在其他的女子面前也彰显出在她面前时候的风采便足够。

    再看鹰儿……

    不得不说岳缘对她与鹰儿的做法,与鹰儿对白莲珏与鹰缘的做法,简直一模一样,一脉相传。

    似乎想到了什么,不觉间那放在腿上的手正在死死的攥着拳。

    在这时。

    那梵声吟唱声再度响起。

    传到了赤练仙子的耳中,经文声中让她起伏不定的心情慢慢的平复了下来。体会到心情的变化,赤练仙子抬起头颇为讶异的扫了一眼面前的鹰缘。

    这个……是故意安排的。

    而在接下来的对话中,果不出意外。

    鹰缘不愧是活佛,他在用佛门经文消弭赤练仙子心中的戾气。而在话语交谈中,更是时不时的以佛门例子开始劝诫的意味。

    只不过真正劝诫的对象并不是赤练仙子李莫愁,反而是端坐在旁边的师妹——小龙女。

    诧异中,赤练仙子的目光真正的上下打量起自己这个太过熟悉的师妹来。

    面对鹰缘的劝诫之语与自己师姐的目光,小龙女只有一个表情,微微侧了侧脑袋,:“???”

    ……

    武当山。

    山腰。

    望着那笼罩在山腰的白雾,陪着身边的两只仙鹤,张三丰举目眺望中,人则是在沉思着其他的东西。

    破碎虚空是传说中的境界,但这世上并不是没有人达不到。

    岳前辈不用说。

    传鹰大哥更不用举例。

    甚至郭二小姐……亦达到了那个境界。

    至于他张君宝同样到了这个境界。

    向来在三人中,张君宝都是保持着谦卑虔诚的性格,在三人中他自语自己的资质比不上前两人,不过他同样达到了这个境界,只不过年纪要比传鹰与郭二小姐两人都要大了不少。

    毕竟不同前两人的奇遇,他更多的是脚踏实地的一步一步硬生生的走出来的。

    若是想的话,他张君宝眼下就可以破碎虚空。

    可是他没有这样选择。

    他还是武当派的掌门张三丰,还是名震天下的大宗师,他有着太多的东西需要承担。所以直到现在,他张君宝也没有选择踏出那一步,即便是这一步离他近在咫尺。

    除他张君宝外,这天下间却是还有一人亦达到了这个地步。

    那便是岳前辈的后人,传鹰的儿子,西藏活佛鹰缘。

    虽然借着传承,但张君宝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晚辈的天赋简直骇人听闻。

    十八岁的年纪破碎虚空,却又在踏出了那一步后猛地退了回来。

    那个场面,他张君宝亲眼所见。

    见到留在了鹰缘脸上的恐惧。

    至于鹰缘自己对失败所说的解释——他张君宝是万万不信的。

    而就在这一天,鹰缘继承了活佛之位,得武而忘武。

    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这是他张君宝这些年来一直藏在心头的疑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