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1章 鹰缘
    天空湛蓝。

    抬眼看到的是那万里无云的一片蓝色。

    刚回到武当山的张三丰又再度回复了那个沧桑的模样,一身的慈祥的气息围绕己身,看上去就如图一个再寻常不过的老年人而已。在徒孙张无忌的情况好了之后,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曾经缠绕其上的担忧。

    尤其是这一次出去后再度回归武当山,他的几个徒弟都从自己师傅的脸上看到了一种放松。

    是的。

    宋远桥敢拍着自己的胸口说出这句话。

    久违的放松。

    就好像在一瞬间丢弃了不少压在身上的包袱,整个人彻底轻松了太多。在这些年来,武当派虽然看起来仍然代表着道家与佛门少林寺为正道之首,可是武当派自己本身所面临着属于自己的困境。

    甚至……

    其他正道也有人在隐隐针对武当派。

    一柄屠龙刀,虽说有着屠龙在手,号令天下的传闻,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单纯对那屠龙刀本身有着兴趣,有的人还不过是借着屠龙刀借题发挥而已。

    更何况他们武当派还真的牵扯上了这柄出自郭大侠的屠龙刀。

    不同魔道,正道做事很多的时候都讲究的一个理由,一个借口,而五师弟夫妇两人无疑给了他们借口。即便是数年过后,宋远桥回忆起那一天发生在武当大殿门口的事情,仍然在心底忍不住的升腾起一阵阵怒火。

    什么叫欺人太甚?

    那就叫做欺人太甚!

    可哪怕当时他们武当派已经有了准备硬抗天下间其他门派,但最终还是没有避免那一幕悲剧,五师弟张翠山自刎而亡,连带着殷素素也自尽而去,独留下一个孩子。

    那事过后,虽然武当派上下没有说什么,可他们的心中都已经对当初那欺上门来的门派记在了心底。

    而之后的数年里,因为无忌的遭遇让他们一众师兄弟也无可奈何,甚至让师傅也牵连其上,但就在前段时间无忌的问题解决后他们这才安心下来。

    这次师尊再度回归,更是浑身上下肆意荡漾着一种轻松。

    就在宋远桥出神的时候,一道不高的身影从他的身前跑过,正是他的儿子宋青书,而在他的身后便是跟着张无忌,兄弟两人在这一刻正在嘻嘻哈哈的打闹。

    宋青书拿着一样东西举着在前面跑,而张无忌则是气呼呼的在后面追着。

    “追我啊,追到我我就让无忌你……嘿嘿嘿哎呀!”

    “东西还我!”

    见到这一幕,宋远桥欣慰的笑了。

    远处。

    张三丰同样笑着看着这一幕。

    现在的他没有在岳缘面前时候的那种年轻,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半截身子入了土的沧桑老人,右手抚摸着下巴上的白色胡须,面带笑意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对张三丰来说,武当派上下安好,自是好的。

    年岁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的他,已经经历过了太多的人生悲哀,见惯了太多的红尘往事,所求的更多的不过是晚辈的安好平安。当初自己五徒弟之事使得他束手束脚,堂堂张三丰却也因为那个性子被人生生算计,一直憋着一肚子气,现在则是要舒服了太多。

    其实论起处事来,在他们三人间,他张君宝因为性子的缘故,其实是三人中最为柔和的。不同传鹰的正面来,也不同郭襄的邪,属于张君宝的只有一个诚,没有太多的杂七杂八的心思。

    做人,处事,都是这样。

    可这个是他张三丰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

    这也正是哪怕他是张三丰,是天下间盛名赫赫的大宗师,却也有人敢算计他算计武当派的缘由。

    不过老实人发起脾气来,却也更为的恐怖,这一次的大都之行,不仅三招直接打死了玄冥二老,可以说在他的一句话下彻底搅乱了整个江湖风云,也搅动了元朝的局势。

    岳前辈的出现,减轻了他身上太多的负担。

    他张君宝因为性子的缘故更多的是维稳,但对于岳前辈来说,则是万万不同了。

    这天下间除去已经逝去的郭大侠夫妇外,那么剩下的人里面最有资格领导抗元的便是前辈了。更重要的是,对于蒙古人来说,岳前辈对他们的威胁实在是太大。

    前辈一人足以顶上千万人。

    在大都之所以在王府里报出前辈的名号,一来是遮掩武当派的踪迹,而最主要的是他要推上前辈一把,替前辈加重下信心。

    当然。

    还有那么一个小小的缘由被张君宝小心翼翼的藏在了心底。

    “嗯?”

    就在张三丰在思索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突然发出了一声轻吟,抬起头,目光落向了西方:“这个是感觉是……他吗?”说到这里,张三丰的眉头突然低了下来,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叹,自言自语道:“当真是可惜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三丰的表情突然变的奇怪起来。

    岳前辈与道侣都是道家中人。

    可岳前辈的后人……

    西域活佛。

    这,简直是世事无常。

    天下间,能够察觉到这一奇特动静的不过是一掌之数。

    远在明教总坛,端坐在教主之位上的岳缘早就察觉到了这一点。

    在踏入这个世界的那一刻,岳缘就已经发觉到了这点奇特的地方。

    可以说这是数个世界经历中第一个真正感受到自己降临的人,不是张君宝,亦不是莫愁和小龙女,而是这个深处西藏高原的人。

    在那上面,岳缘感受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

    那是属于厚背刀的。

    鹰儿的儿子吗?

    “鹰缘啊……好名字啊!”

    “只是怎么会是佛门!”

    用只有自己才能够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了一声,岳缘继续闭目养神,在常遇春的目光注视下继续安安静静的保持着一个姿势端坐在了那里。

    眼角眉梢弥漫着一股好无奈的情绪。

    世事无常。

    这个词岳缘有时候会觉得他是专门为自己而造。

    不!

    从某方面来说,是他自己为自己而造。

    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归结为四个字。

    爱本祸劫。

    由缘起,也该由缘灭。

    从杨逍他们嘴里了解到的消息,岳缘便知道莫愁和龙女此刻离去的目的,而没有以最快的速度去见莫愁,便是岳缘在真正思索该怎么渡过这一劫。

    因为他太了解赤练仙子的性子了。

    西藏。

    布达拉宫。

    就在全宫喇嘛尽数出来恭迎活佛出关的时候,布达拉宫的下方也迎来了两个女人。

    赤练仙子李莫愁和师妹小龙女两人在来到宫殿前面的时候,两人的身形猛地停了下来,怔怔的看着前方。

    前方。

    布达拉宫入口处。

    大门敞开。

    无数的红衣喇嘛排成两列恭恭敬敬的站在道路的两侧,而在道路的中央则是铺着红色的地毯一直连绵至两女的脚下。

    这架势,大开中门。

    是以最为尊贵的礼数欢迎来人。

    再看看四周,赤练仙子面色微微一变,她没有猜错的话这是迎接她师妹二人。正在她寻思其他的时候,梵吟声再起,在红色地毯的尽头处,一个唇红齿白,身披红袍裸着双臂,长得可爱至极的小和尚一步一步的从里面踏了出来。

    在小和尚的身后,则是并排跟着数名布达拉宫的高僧。

    小和尚行走在前,目光柔和,就那么不缓不慢的来到了地毯的尽头,来到了两女的面前,在两人略显愕然的目光中小和尚轻掀衣袍,露出双膝,随后跪地,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孙儿鹰缘,拜见祖母!”

    一句恭敬的拜候,让赤练仙子李莫愁愣在了原地,哪怕是向来没有多少表情的小龙女此刻也是面露惊讶。

    怎会……

    怎么会这么小!!!

    而在旁边,所有的喇嘛对此视而不见,似乎并不对自家活佛这样的举动有任何的质疑,他们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静静的吟唱着经文,梵声阵阵,别添一番佛味。

    赤练仙子呆呆的看着那跪在自家膝下的孙儿,神情在不断的变幻。

    传鹰的孩儿的信息她从武当派掌门张三丰那里了解过不少,知道这个孩子在传鹰破碎后待在了西域佛门,更是以十八岁的年纪接任了布达拉宫的活佛之位。其天分,连那张三丰都赞叹不已。

    活佛,代表的是什么,赤练仙子师妹两人自然十分清楚。

    这就好比现在武当与少林寺的掌门,只是以十八岁的年纪便继承这样的位置,可谓是真正意义上的骇人听闻。至少在她们师姐妹两人的听闻中,还从未见过。

    更重要的是他们虽然是祖孙的关系,但却从未真正意义上的见过面。

    眼下。

    第一眼,这鹰缘小和尚便直接道出了彼此的身份关系,这让赤练仙子心思变得奇怪至极。因为设想的与真正意义上见面后发生的事情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结果。

    李莫愁想过很多,但从未想过会是眼前这样一幕。

    她想过鹰缘的模样,但却不曾想会是一个小孩子一般的个头模样,似乎没有长大一般。

    恭恭敬敬的见面,恭恭敬敬的行人伦大礼。

    半晌。

    叹息声中,赤练仙子面色怜惜的将这个跪在自己身前,仍然是额头碰地的孙子扶了起来。

    她想问一个问题。

    那便是鹰缘是如何认出自己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