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0章 阿弥陀佛
    山峰。

    山庙。

    山水。

    青山秀水,若再加上那建在山里的庙宇,结合香烟渺渺,流水叮咚之间布衣行走在山间浓雾中,当真有那么一种极乐仙境之感。而在恍若仙境的地方,却是行走着模样美如仙女的女人,那却是再度给此地添了一份气韵。

    庙宇前。

    木鱼敲击声中,这山中小庙缓缓打开了山门。

    一名身穿僧袍的负剑年轻女子出现在了门口,立身于山门,女子回过头,目光落在了门内的人的身上,犹如银铃一般的嗓音在这有着奇特韵律节奏的木鱼声中回荡。

    “师傅。”

    门内一时沉默,半晌后,一个画卷从里面递了出来,放在了年轻女子的手心里,只听那略显沧老的女声传出:“这画卷静庵你带在身上吧,也许有时候它会帮上你。”

    画卷?

    年轻女子自是知道家师递过来的这画卷上画的是什么,那是一个女人的模样,虽然还不太明白师傅嘴里的话的意思,可她也没有任何拒绝的念头。

    在她看来,师傅这样安排,显然是有着她独到的用意,只不过现在还无法理解而已。

    双手接过画卷,放在背上行囊后,见自己师傅没有其他的什么吩咐,年轻女子这才双手合十,朝对方行了一礼后,这便拿起挂在身边的斗笠戴在了头上,转身离去。

    转身的刹那。

    她并没有看见那站在山门之后的女尼双眼中所蕴含的隐隐不舍。

    那不是对徒弟下山的不舍,而是针对其他的不舍。

    那不舍中,还掺杂着一种藏的很深的决心。

    似乎是人立下了什么决断,在万般困难中立下的决策。

    木鱼声中,女尼双手合十,低头闭目,一声佛家礼号脱口而出。

    “阿弥陀佛。”

    这似乎是对自己弟子的送别,也好像是对其他什么东西的诀别。

    在抬头。

    女尼脸上神情已经变得平静。

    就好似那菩萨一样没有任何的喜怒哀乐之情,而且一身气势越发显得缥缈空灵,给人一种强烈的虚无之感。竟然是她一身的慈航剑典在这一刻突破了以往的桎梏,进入了下一个境界。

    武功突进,但对女尼来说却是无悲无喜,就好似那突破的桎梏不是属于她一样。

    双手合十中,人就那么一步一步的踏入了庙宇的最深处。

    山腰。

    师傅突破呢?

    正在徒步下山的少女似乎突然感受到了什么,猛地回过头,目光透过斗笠落在了那山门的上面,呆呆的看了半晌后人这才收回目光,恢复之前的步调。

    这一次下山,她言静庵首先该去哪里呢?

    沉思半晌,几个目的地在脑海里一一闪过,最后定格在了一个地方。

    心思定下。

    少女身形偏转,调转了方向。

    目标向南。

    那里正是少林寺的方向。

    西藏。

    不同其他地方的环境,当赤练仙子与自己师妹踏足这片土地的时候,她们感受到的便是一种与众不同的体会。

    天,甚至都给人一种别样的湛蓝。

    抬眸望去,似乎都要比别的地方要透亮不少。

    难不成是这里山更高不成?

    有的时候,小龙女会歪着头,冒出这样的念头。当然,到底是什么缘由她思来想去也弄不清,便很快的丢在脑后不再理会这个小问题了。

    不过师姐妹两人倒是肯定了一点,这西藏着实比中原穷苦不少。

    至于这里的人的打扮的毛茸茸,人也红彤彤的形象倒是并没有让两女感到多大的意外,毕竟当初她们西行之徒也见过无数的稀奇古怪的事情。

    比较起来,反倒是她们师姐妹两人的打扮在这个高原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一个一身道袍,一个一身白衣。

    这样的装扮在这个普通人毛茸茸的装扮里实在是太过引人瞩目。再加上两人模样太过美丽,在这中途中倒也吸引了不少有着心思的人的注意。

    只可惜这些人此刻全部已经被喂了狼了。

    “唔!”

    “看来是这个方向了!”

    毛驴似乎对这个地方的气候不适应,在中途两人便已经换掉了,最后也没有选择去骑乘那长得毛茸茸的牛,而是选择了步行。对两女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问题。

    目光眺望,赤练仙子站在一块青石上方朝这远处望去,隐约间她已经见到了那远方若隐若现的建筑。

    同样。

    在她的身边,小龙女也是举手遮眉眺望。

    不出意料,那个方向有着建筑,看来之前那些人并没有做什么隐瞒,或许他们将她们两人当做了那所谓的朝圣之人了。

    只是……

    似乎想到了什么,小龙女突然开口道:“那个方向,我又看到了那些大喇嘛!”

    一路来,她们师姐妹两人自然是对这里做过相应的了解。

    在这个高原上,真正有着统治力乃是佛门。

    虽然这些家伙被称之为喇叭,但她们自然也是认得出这群人乃是佛门之人,而且与中原佛门有着极大的不同。若说中原佛门之人还会迂腐的坚持着什么,而这里的这些喇叭则完全不同了。

    这些人比中原佛门更为凶狠残忍,看上去不大像是佛门中人。

    对佛门中人的印象她们向来说不上多好,尤其是曾经在见过襄阳之战过程中天下江湖中人的表现后,尤其是赤练仙子对佛门的印象就更差了。

    而真正让两女诧异的还是在这个西藏高原上的佛门里有着与她们关系很深的人。

    对于这个事情,不仅是赤练仙子自己想不明白,连同小龙女也是难得露出了诧异之色。那便是鹰儿的后人怎么会变成佛门中人?

    这个问题,在这一路来都一直困扰在两女的心头。

    当初与武当派掌门张三丰说了那么多,关于岳缘的事情说了一部分,但最多的还是关于传鹰的事情,张三丰提到了这天下间还有传鹰的后人。并且对这个晚辈极为的赞叹。

    而这个后人,便是在西藏的布达拉宫。

    她赤练仙子李莫愁与岳缘的亲孙子。

    不同她寻找岳缘,那是一种执着,可在即将见到这个名为鹰缘的孙子的时候,赤练仙子的心中却是莫名的多出了一种犹豫不决的情绪。然而就在赤练仙子心生惆怅的时候,一个奇怪的感觉猛的传来。

    几乎同时。

    站在她身边的小龙女也抬起头了头,望向了头顶的天空。

    “这个感觉是!!!”

    惊讶声中,师姐妹两人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诧异,“是岳郎吗?不,不对!”

    紧接着赤练仙子的神情已经变得冷了起来。

    道袍飞扬中,人已经朝前方那布达拉宫的方向奔了过去。而在她的身后,则是跟着一道白色的身影。

    布达拉宫。

    这里是西藏佛门最为庄严的地方所在,这所宫殿更是活佛的居所。

    宫中。

    最空旷的红色大殿里。

    空旷的没有其他任何的东西,阳光从顶端的小口照射而下,在地面的正中央映出了一个奇特而神秘的金色图案。而在这金色图案正中,则是盘膝端坐着一个小和尚。

    而在和尚的身前,则是横摆着一柄看起来普通至极的厚背刀。

    大殿里,清澈洪亮的经文声在回荡。这个声音正是从那裸露着双臂,只有一身很平常的暗红色袍遮身,遥遥看去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和尚模样。

    但那回荡在大殿里的经文声便是从这个小和尚的嘴里发出。

    半晌。

    经文声顿止。

    睁眼,抬眸。

    目光迎着阳光直视头顶的天空,视线透过刺目的阳光看到了那蔚蓝的天际正飞翔着一只苍鹰。

    鹰鸣声中,小和尚缓缓站起了身。

    “缘生!缘起!缘至!”

    “阿弥陀佛!”

    转身,披着一身霞色金光朝大门的方向缓步走去。

    与此同时。

    随着布达拉宫大钟的响起,所有的喇嘛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情,不约而同的朝这中央的方向行礼,因为他们都知道了一件事,那便是他们至高无上的活佛大人出关了。

    ……

    明教。

    光明顶总坛。

    岳缘独自一个人坐在那个教主的位子上,一手侧撑着头,一边闭目养神。在他的下方,站着的则是神色颇为不自在的常遇春。常遇春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的那句看似吹破天的玩笑话竟然化作了现实,对方竟然硬生生的变成了明教教主,这种转变让他有一种措手不及之感。

    毕竟话语与现实之间还是隔着差距的。

    此刻,他就这么站在下方颇有一种很是不自在的感觉。

    哪怕他平常的时候胆气包天,但在这里他常遇春还是不由自主的有了一种惊慌的感觉,不得已只能死死的握着手上的双矛,好像这样才能够增添自己的勇气。

    此时的常遇春更多的注意力还是在悄悄打量着这个明教的新任教主,能以一人之力迫的明教高层不得不俯首的神秘教主。

    对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思来想去常遇春还是不太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要知道,在他看来明教的一众高层也不应该这么没有骨气啊,到底几天前在这座大殿里发生了什么?

    忽的。

    岳缘睁开了双眼,神情微凝。

    目光直接越过大殿门口,落向了远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