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9章 教主 六
    一个布袋当头罩下。

    这是五散人中说不得大师第二度的出手。

    白眉鹰王,他们五散人与青翼蝠王三者的接连失败,已经让他们明白了明教眼下遇见的绝境。这个人,单凭武力恐怕足以横扫明教整个高层。

    其武功,让他们不得不承认对方只怕要比失踪的阳教主厉害的多。

    如此自信狂傲的做法,是想要以武力强行压服明教高层,生生的拿下明教教主之位。

    哪怕是光明左使杨逍没有出手,可他们没有人会觉得杨逍是对方的对手,要知道在这里的人中,单论功力精深杨逍是比不过年长的白眉鹰王殷天正的,论轻功则是比不过青翼蝠王韦一笑。

    虽然杨逍在其他的方面挺不错,可面对这个深不可测的神秘少年人,也不过是鸡蛋碰石头,让人看不到丝毫的胜利希望。

    想要改变局势,唯有……

    唯有剑走偏锋。

    说不得和尚虽然一手乾坤一气袋罩住了对方,可他手上这个向来自信任何利器都无法打破的乾坤一气袋,在这个时候也没有给说不得和尚带来多少的信心。

    在过往的时候,他是以这手布袋擒住过不少的江湖高手,但那些高手比之这个神秘少年实在是差的太远。

    即便是一手罩住,他也没有任何的自信将对方擒住。

    所求的不过是将对方的身躯迫的退出一步,即可。

    在布袋罩下的那一刻,五散人中的其他四人也是再度同时出手。只不过这一次的出手不同之前那样,既然硬拼不过对方,他们便决定选择改变相应的方式。

    四道绳索出手,直接捆在了乾坤一气袋上。

    同一时刻。

    五散人中的冷谦已然跑出了大殿,片刻间已经牵来了四匹马。

    “……”

    青翼蝠王见状,苍白的面色上不由得冒出了一丝喜意,他自是看明白了,既然单凭人力无法,那么借助马力的话或许有成功的可能。

    倒是白眉鹰王的眉头不由的皱了皱,显然他对于五散人这般做有点看不过去。

    打不过便是打不过。

    这样做,反倒是让人将明教瞧的低了。

    再说让明教这样内斗下去,明教迟早会毁在他们自己的手上,其结果不会比现在好上多少。

    至于光明左使杨逍则还是面无表情之色,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甚至连之前准备出手的动作也没有做丝毫的改变。显然,他的动作告诉旁人他对五散人这样的做法并不觉得会成功。

    驾!

    皮鞭声响起。

    骏马嘶鸣声中,四匹骏马扬蹄迈动,再加上五散人的助力之下,其在一瞬间产生的拉力决不可小觑。

    只是……

    马鞭挥舞的再急,却也拉动了不了对方丝毫。

    脚底生根,人站在那里就好似一座山,又岂是几匹马几个人所能震动的?

    啪!

    一声清脆的撕拉声让说不得和尚的目光落在了前方,只见在这道声音下他的宝贝布袋直接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就在他愣然的目光中,一双手直接从里面钻了出来,抓在了那四条绳索上,随后便是猛地一拉。

    轰!

    连人带马,一切都在这股力量下全部抛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那号称任何利器都无法破开的乾坤一气袋也在这一刻化作了漫天的布条。

    淡漠的目光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最后岳缘的视线转到了光明左使杨逍的身上,开口道:“剩下的就只有你了,有没有把握?阻挡住我,你应该就可以达成自己的梦想,成为明教教主了。”

    闻言杨逍的眼皮不断的跳动着,这是一个让人绝望的问题。

    明教的声誉在这一刻彻底压在了他杨逍的身上。

    只是他能阻挡吗?

    回想自己一身所学,杨逍最后只能苦涩笑笑,他们明教众人这些年都在只顾着内斗,实在是坐井观天了。

    这一句话已经彻底将他杨逍逼到了最后的绝路。

    但其他人都已经出手了,他杨逍却是不得不出手,他没有任何的资格隐藏什么。在其他一众明教高层的目光中,杨逍缓缓踏步上前,来到了岳缘丈许外的距离站定。

    在停下脚步的那一刹那,杨逍的气质已然发生了改变。

    一身所学,一身家传,在这一刻已经上手。

    不同五散人的合击,不同青翼蝠王韦一笑那堪称无双的轻功,也不同白眉鹰王刚猛,甚至在这一刻出手的第一招更是在场的明教高层众人都是颇为意外。

    因为他没有使用弹指神通,也没有使用曾经从阳教主那里学来的一部分乾坤大挪移。

    杨逍从旁边的兵器架上拿出了一柄精钢长剑。

    “噢?”

    一声轻吟,岳缘眼中蕴含着些许讶异。

    原本岳缘也以为对方当是以拳脚功夫来对自己的,要知道在内力和轻功上他并不是在场明教一众高手中最好的,这两样杨逍自然不会选择出手。

    可是用剑,倒也让岳缘有那么一点意外。

    在他岳缘的面前用剑……

    而且能够被杨逍当做真正意义上压箱底的功夫,显然有着来历。

    似乎想起了什么,岳缘的目光落在了对方的脸上,停留了半晌,岳缘的眼眸深处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一丝疑惑。

    按道理不应该是一个女的么?

    难道……

    就在岳缘失神的那一刹那,杨逍出招了。

    剑若惊鸿,流光一般划过。

    出招之快,让明教的其他人都有一种措手不及之感,剑芒窜出,剑锋直指岳缘身体要害之处。

    然而——

    岳缘只是轻轻抬手。

    食指微扬,直接朝着那剑锋上悦动的剑芒按下。

    嗤的一声响,那对其他人来说那锐利无比的剑芒就那么被人以一指消没无踪,剑锋入手,就那么被两根指头生生的夹住。

    “差。”

    “差的远了。”

    岳缘低头瞅了一眼被自己两指夹住的剑锋,对面色微变的杨逍评价道:“剑招与剑都不合,如何能发挥剑招威力?这一剑,你既是侮辱了手上的长剑,也侮辱了这一剑招。”

    “若是你之先辈看到了这一幕,只怕会觉得丢脸至极。”

    杨逍表情微凝,眼前人的话超出了他的想象,但是对方的话却没有说错,他的这一手剑法却是没有达到记载中的程度,差的太远。

    微微用力,崩断长剑。

    岳缘这才有了动作。

    脚步踏出,抖了下衣袍,做到了那位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一群倒在了地上的明教高手,开口道:“既然你们没有办法阻挡我,那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明教的教主了啊!”

    “至于心服口服什么的,本座现在只需要让尔等口服便可。”

    “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

    下方。

    一众明教高手面面相窥,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口服。

    对,在武力上,他们明教一众高层竟然是完败,数人联手竟然也是让对方一步也不得退,这让他们第一次对自己的武道人生产生了极大的怀疑。因为这已经是武功上的单纯碾压了。

    即便是曾经的阳教主在失踪前,也无法与这个人媲美。

    口服,他们却是口服了。

    他们不是无奈。

    但心服,那自然是不可能。

    堂堂明教被一介外人强行闯入总坛,拿下教主之位,这恐怕明教自诞生以来最为荒诞丢脸的事情。可以说,他们这一群明教高手已经将明教的脸丢尽了。

    只是杨逍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幕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明教的诞生,便是由大明尊教身上这么来的。

    只不过岳缘今天,阴差阳错的重现了第二幕而已。

    “你们对我都有用。”

    “可莫要想着自尽什么的,否则的话……”

    岳缘似乎想起了什么,直接给出了警告,在说这话的同时他的目光落在了白眉鹰王殷天正的身上,“本座若是生气了,会迁怒旁人的。”

    这话让一众人心跳不由的慢了一拍,大家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了白眉鹰王的身上。

    显然。

    刚刚这句话更多的是对他白眉鹰王殷天正所说的。

    顿了一下,确听那端坐在教主座位上的少年人再度开口了:“当然,本座也给你们机会,夺回这个位子,机会不多,只有三次,可要珍惜哦!”

    说完,岳缘挥了挥手,已经作为主人一样的示意下面的人散去。

    强大。

    足以称之为自负的自信扑面而来。

    在场的明教众人却也明白了对方为什么暂时不在意他们是否心服了,对方这是要在那三次机会中彻底收服他们一众人的心。

    这人!

    这样的人!

    世所罕见。

    一众人彼此对视了几眼后,就在走出大殿的那一刻,青翼蝠王韦一笑突然抱拳开口了:“既然是教主,那么我们能否得知教主名讳?”

    “岳缘。”

    “山岳的岳,缘分的缘。”

    端坐在那里的岳缘微微睁眼,然后没有任何隐瞒的道了出来:”明教的现任教主。“

    岳……岳缘?

    这个名字如一道惊雷在众人耳边炸响。

    面面相觑间,他们的脑海里几乎同时盘旋出了两个人影出来。

    这不可能!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念头。

    但随即却是升起了第二个念头来。

    或许他们的第一个机会来了。

    pS:准备了下新书的开头稿子,这两天慢了点儿,儿童节就好了。另外提前祝福大家儿童节快乐。在儿童节这天一定要好好玩把儿童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