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7章 教主 四
    下一页

    少年模样的人,哪怕是言语嬉笑间给人带来的感受却也是恍如深渊的无底之感。就好像在那少年一样的皮肉下面隐藏着一头远古凶兽,此刻的对方正用在用猫玩老鼠一样的调戏心态在玩弄着明教上下高层。

    这人是谁?

    一时间,明教高层所有人的脑海里都在不断地思索分析着这个端坐在教主之位上的少年人的身份。

    江湖中向来是一代新人换旧人,但话虽这样说可在这旧人中仍有太多的人盛名于江湖。对于他们来说,除去江湖新人外,一般有声名的江湖人明教高层都能知道个大概。

    可眼前这个‘少年’,在明教一众高层的心里却是对不上任何一个人。

    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入光明顶,进入大殿,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坐在那里,这里面展现出来的东西足以让在场的一众明教高层出一身冷汗。

    是谁?

    五散人面面相窥,从彼此的眼中看到的是难得一致的迷惑。比较起来,他们五人要比杨逍和韦一笑两人更多的行走在江湖,这两人最多的还是在明教总坛方圆周围。

    一来是韦一笑的功体毛病,那是越少动手越好,而杨逍则算是坐镇明教总坛。

    反倒是他们五人倒是可以分时候轮换一样的走出去。

    见识到的现在江湖中的出名人物,自然是要比他们两人更多。

    可是五散人对眼前这个奇怪的少年人没有任何的印象。

    同样。

    身为天鹰教教主天鹰法王殷天正也是白色眉头倒竖,他也无法认出眼前人。

    原本在他们看来有这样无法揣测身手的人,理应在江湖上颇有盛名,可是他们却没有人听说过江湖中何时有这么一个无法揣测深浅的少年人?

    难不成是某些所谓的隐秘门派的传人?

    对于这一点,明教曾经的记载中向来便有。

    江湖这一汪水,向来都是深不见底。

    譬如当初明教先辈在襄阳一战中,便见识到了中原与蒙古人双方隐藏起来门派的可怕。尤其是前不久,明教便经历了差不多同样的经历。

    “你是谁?”

    “来我们明教做什么?”

    出声的是天鹰法王殷天正,他站起身,凛然不惧的直接叱问道:“若是想要对明教不利,那还要问问白眉鹰王殷天正的这一双手是否答应。”说这话的时候,殷天正那一头雪白的头发与胡须几乎都如狮子脖颈上的毛发张了起来。

    言语中早不提自己本身的天鹰教教主身份,而是以明教法王的身份直接开口,哪怕是无法推测眼前这个奇诡少年人的实力,却也丝毫不落明教士气。

    随着白眉鹰王殷天正以身作则,杨逍和韦一笑对视一眼,身形一动,也来到了殷天正的身边,三人组成了一个三角形的犄角之阵。

    而五散人见状亦是功力提到顶点,手中武器准备,戒备着眼前少年人的突然袭击。

    他们内斗是内斗,可在明教面临危险的时候,却是将之前的一切矛盾都抛在了脑后,共同应对眼前危局。哪怕是曾经几人有过面对那两个恐怖女人的些许阴影,但在这一刻也被压在了心底。

    “……”

    岳缘还是那般侧着身子,一手撑着侧脸静静的看着眼前一众明教高层严阵以待。

    不得不说明教在团结这一点上可以算得上是俯视江湖中绝大部分的门派。在很多弟子心中,明教不仅仅是明教,更是一份信仰,一副残躯为了便是让那圣火熊熊燃烧。

    岳缘很清楚。

    以他现在这个‘外人’的身份来接任明教教主之位,其难度可想而知。

    原本张无忌之所以能够成为明教之主,那是因为诸多事情机缘巧合之下才能做到。不提那所谓的只有教主才能修习的乾坤大挪移,更不用说明教被光明顶围攻,张无忌一人挡下六大派给明教众人救命之恩。当然,事实上更重要的一点是他张无忌是殷天正的孙子,从某方面来说他算得上是小半个明教的人。

    既然张无忌是明教自家人,又有那么高强的武功,而且还和武当派关系不浅,那么在结合其他的几个机缘,再加上人心好那么大家便都顺水推舟让其做教主了。

    因为在当时,对明教局势来说,张无忌是最佳的人选。

    要是换做旁人,只怕是千难万难。

    但真正意义上,张无忌是没有郭靖那种一呼百应的能耐,至少大部分的正道是不屑理会明教的。

    而他岳缘呢?

    从某方面来说,这自家人算上了。

    可其他的方面,那不过是想想罢了。

    当然,想这么多与岳缘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张无忌是张无忌,他岳缘是岳缘,而这个名为张无忌的小子此刻正在武当山兴冲冲的练武吧。

    啪!啪!

    伸手在身边的座椅上拍了拍,岳缘对着白眉鹰王扬了扬眉,道:“本座都说过了,是来为你们明教解决最大的困难的。”

    最大的困难?

    明教众人闻言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

    对方嘴中的最大的苦难不就是他们明教群龙无首吗?

    选择这个时候出现,再加上之前的话语,对方的来意已然明了。

    哪怕是对方之前已经说过,可在明教一众人的耳中也不由自主的将这个答案给忽视了去,要知道又有谁会直接跑到一派所在要成为那一派的教主?

    这简直是荒诞至极的笑话。

    可在这今天,这笑话出现了。

    现在就有这么一个人想要成为明教教主。

    在真正明白这个后,在场的明教一众高层每个人的脸色都显得极为的愤怒,眼中的杀意再也忍不住,那充斥着杀意的眼神全部定格在了岳缘的身上。

    这种人不是疯子,那么便是对自己的能耐有足够的把握。

    “阁下想成为本教教主倒也不难。”

    杨逍出声了,恍若书生的他说出的话好似也像书生一样讲究礼貌,这话刚一开口便让五散人和韦一笑眉头一皱,但紧接着下面一句却是让他们眉头舒展了开来,“但却是要我等心服口服。”

    在场的人都是行走江湖多年的人,并不笨,再加上也了解自家光明左使大概是一个什么性子,这句话一出口,他们已然明了。

    很显然。

    杨逍的这句话是在警告眼前人。

    哪怕是以武力压服他们在场之人,可最多也只能让他们口服,却无法心服。不心服,那么明教上下就足以捣乱,单凭武功便想硬生生掌握明教,那简直是可笑。

    问题是他们会心服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杨逍的这句话纯碎是一句无奈话。

    这话中含义岳缘如何听不明白?

    对此岳缘只是微微一笑,在众人的目光中缓缓的站起身,双臂张开,轻声道:“心服?不,那是以后的事情罢了。现在,本座只需要让你们口服便足够。”

    好狂!

    好傲!

    一句话让众人面色几乎冷的低下霜来。

    但更为狂傲的话,却是接连到来。

    说到这里,只见岳缘朝前踏出了一步,指着身后的座椅说道:“给你们个机会,只要你们能让本座后退一步,那之前的话便一切作废。”

    “记住。”

    “这是你们唯一可以否定本座的机会。”

    话语落下,人缓缓转过身,双手负背,竟然就那么直挺挺的背对着明教一众高手,空门大露。

    如此胆色,如此狂妄的做法,哪怕是白眉鹰王殷天正亦不得不出声赞叹。

    “好胆色!”

    “论狂妄,你是老夫平生所见第一人。”

    “殷天正请教了。”

    声音未落,便见白眉鹰王衣袍飞扬中,功力竟在这一刻提到了十成,双手成爪,看家本领鹰爪擒拿手轰然而出。一脚踏出,脚下石板直接崩裂。

    碎屑乱飞中,白眉鹰王人如利箭急射而出而出,双爪直接朝眼前少年的后背抓去。

    瞬间。

    白眉鹰王已然来到了岳缘的身后,在双爪抓到对方肩上的前一刻,殷天正却见对方还是没有任何闪避的动作,要知道那这一爪足以拗断精钢铁棍,其威力自是不简单。但眼前人的动静已经告诉了他对方的心思,最后只能眼光一冷,殷天正没有任何保留的抓向了对方的双肩。

    嗯?

    入手了!

    在双爪抓到双肩的那一刻,殷天正目光一闪,随即就要将这少年从那里拉下来,可是在他使出力气后,却是不由面色大变。

    眼前人立身那里,就好似脚底生了根一样扎在了原地。

    以他白眉鹰王全力催发下的力气竟然是拉不动分毫,就好似眼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大山。

    “这?”

    怎么可能!

    面色微变中,一头白发根根倒竖,白眉鹰王再改拉为推,但结果与之前一般无二,那巨大的力道似乎涌入了虚空之中,被什么吸收的一干二净。

    僵持半晌。

    只闻岳缘一声‘退下’,白眉鹰王的身躯如遭受雷击,倒飞而出,一连踏碎了十来丈距离的石板后,这才停了下来。

    再抬头。

    殷天正的一双瞳孔几乎缩成了针眼一般大小。

    一旁。

    杨逍,韦一笑与五散人同样心中一跳,面色阴沉到了极点。

    若说之前更多的只是感受到语言上的狂傲,但眼下确是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实力上的狂。

    这结果……

    怎么会这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