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5章 教主 二
    常遇春很想死。

    第一次。

    他第一次遇见了如此让人无奈的事情。

    事实上他一个魁梧大汉并没有为这个来历不明的少年人牵马,哪怕对方自称为明教的未来教主。在明教弟子面前做出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人不是疯子便是针对明教而来。

    眼前少年人怎么看都应该是个聪明人。

    而且刚刚的经历已经让常遇春确定了这个少年人看起来是个非常厉害的高手。

    常遇春没有为对方牵马。

    对方还真做不到这一步,除非他真的是明教教主。

    但让常遇春感到尴尬,感到尊严被侵犯的并不是为对方牵马,而是对方牵着他。

    对方骑着马,他被牵着。

    当然。

    说牵,那不过是一个稍微好听的字眼。

    说穿了,他常遇春被人俘虏了。

    马背上。

    岳缘身前横放着的正是常遇春手上的那双长矛,手上拿着一条绳索,而绳索的那一头便是锁着的常遇春。在拉力下,常遇春生生的被他牵着朝光明顶的方向一步一步慢慢走去。

    “你要杀就杀,岂能如此侮辱人?”

    怒视着眼前马背上的人影,常遇春怒气冲冲的质问着对方。是的,在刚开始面对这种情况下,常遇春自然是抵死不从,甚至身为明教弟子那强烈的男儿血气更是让他有当场自尽的想法。

    他也这样做了。

    只可惜……

    当咬下舌头的那一刻,一股柔力自绳索上传来,来到他的身体里,彻底打散了他咬下舌头的那份力道,一时间嘴里好似含了糖一样,甜的腻人,软的腻人,失去了力量。

    自然而然自尽失败了。

    第一次失败。

    第二次失败。

    第三次麻木。

    第四次,已经没想法了。

    转而代之的却是对这个奇特的少年人的目的起了兴趣。

    “噢!”

    察觉到常遇春心思的变化,岳缘在马背上回过头,笑道:“看来你是想开了些,大好男儿之躯自然该用来对抗蒙古鞑子,而不是想要着自我了断。”

    “再说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未等岳缘这话说完,却见常遇春用一种你在骗人的目光盯着自己,并出声打断了自己的话:“俺读书少。”

    “……”

    这眼神,这话,让岳缘的话语戛然而止,那神情让岳缘有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不过常遇春倒也赞同岳缘的第一句话。

    他的身躯自是用来对付那些蒙古鞑子的,而不是用来自尽的。这个时候,他反倒是对眼前这个少年人的身份感兴趣起来,对方来此到底是为了什么。

    教主之位?

    只怕不是那么简单。

    最重要的对付只是捆住自己,并没有对自己做其他的事情。

    若是真对明教不好,为保秘密只怕死的第一个人便是发现了对付踪迹的他。可事实上,对方并没有。

    在军中做过事的常遇春虽然身躯魁梧,看起来是一个莽汉子,可他自是有灵巧的心思。虽然在以往的时候,他更多的是参与对付蒙古鞑子,与江湖中人的接触并不多,可这并不代表常遇春不了解大概的江湖局势,了解明教的危局。

    岳缘见常遇春保持了沉默,也没有继续之前的话题,免得再度激起这个大好男儿的傲气,心中生出抑郁之气。

    咔擦声中,岳缘将那搁在身前的双矛拿了出来,在常遇春的眼神中岳缘解开双矛舞了下,随后便在对方愕然的目光中双手一错,那双矛好似零件一般直接散了开来。

    随后,双手如蝴蝶穿花一般一组,一柄长达丈二的钢枪出现了。

    果然。

    这是一副好武器。

    专用于沙场的好武器。

    但是这一幕却是让常遇春的面色微微一变。

    他的武器,他如何不知道。

    可就是这么一个陌生的人,在拿上他的双矛不一会儿,便已经将这双矛的另外一个形态展现了出来。零件不多不少,组合的严密至极。要知道,若是一般人拿到他的武器的话,哪怕是知道双矛的秘密,但在第一次组合的时候一般都是多出一两样零件来。

    岳缘手中丈二长枪微微一旋,直接刺出。

    嗤!

    破空声顿起。

    空气在这一枪下如水波一样开始荡漾,成水纹一般朝四面八方荡漾开来,肉眼可见之下,在那空气正中对方随手一枪下刺出了一条透明的空气通道。

    挺枪立马。

    好一幕少年将军之像。

    “!!!”

    常遇春面色一凝,这一枪他在心底构思了千万遍,却发现压根儿无法避开。

    这一枪简直超出他的想象。

    强的可怕。

    招式简朴,却有一种气吞**八荒之感。

    这是一个绝顶枪法高手。

    更重要的是对方挺枪的形象却是中和了他之前的关于对方江湖高手的猜测,现在看来反倒有一种将领世家的感觉。

    将领世家有这样的高手吗?

    不!

    不对!

    再度回想了一下,常遇春发现事实上还真有。

    在他曾在军队的所闻所见,据说蒙古鞑子皇族便有一名武功极强的用矛高手,名为思汉飞,其武功在天下间都极为罕见。这只是外族之人,而在汉家中亦有不少。

    似乎想起了什么,常遇春突的问道:“你姓什么?”要知道搞了这么半天,他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了。

    “嗯?”

    把玩了一下手中钢枪,岳缘回头扫了一眼那跟在马屁股后面的常遇春,侧头想了想,倒也没有隐瞒,毕竟自己此次明教一行,教主之位乃是必得之物,到时下面教众亦需要知晓。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太过隐瞒的必须,再说面对的还是常遇春这样的英雄汉子,英雄之人自然有优待:“姓岳,岳缘。”

    岳缘……

    嘴上呢喃着重复了一声后,常遇春再度开口却是问了岳缘一个让他愕然的问题:“你是岳家后人吗?”

    “岳家?什么岳家?”

    岳缘一头雾水,一时间没有明白过来。

    “岳飞大将军啊!”

    常遇春一脸的理所当然,随即想起了什么,声音猛地低了下来:“一直以来,民间传闻岳飞将军并没有死在那秦桧的诬陷中了,大家都说他在风波亭被人救走了。”

    马背上,岳缘继续一脸懵然,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却是心头猛地涌出一种奇怪的情绪,让到了嘴边的话又噎了回去。

    这是……心有所感。

    抬起头,岳缘猛地望向了那万里无云的天空,看到只有一片湛蓝之色。

    他想起了阿朱。

    半晌。

    岳缘右手一抖,那原本束缚着常遇春的绳索直接崩断,竟是释放了对方。

    常遇春讶异对方的如此做法,觉得自己之前的这个推断可能猜到了什么,眼前这个少年人也许就是那曾经的岳家后人或者传人。因为这一枪,他曾经见过。

    只不过两者的威力天差地别而已。

    但握枪方式,与军中流传的岳家枪一般无二。

    只是常遇春的心中揣测岳缘并不知道,他握上丈二钢枪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只不过是身体的习惯。以他的境界来说,眼下可以说万般兵器只要入手,便会自然而然的精通,这已经达到了一法通万法的境界。

    握枪,只不过是他用以往握剑的方式而已。

    之前用钢枪随意施展的那一招,催动心法则是正宗的道家心法,只不过其中稍微更改了一些,用的乃是被寇仲修改过的功力运转方式,也就是卫贞贞修习的八荒**唯我独尊功。

    因为在岳缘看来,用钢枪在沙场上就该用这样的姿态,该气吞**八荒。

    迎着常遇春疑惑的目光,岳缘手中钢枪一舞,直接抛给了对方,说道:“光明顶已经到了,常遇春你为我带路吧。”

    嗯?

    一脸疑惑的看着对方,常遇春有那么一点疑惑。

    “我想要欣赏欣赏这风景。”

    这个回答常遇春自然是不信的,但面对这样的结果他却没有丝毫可以抵抗的余地,在对方的面前甚至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常遇春便已经放弃了之前的打算。

    或许……

    或许教内高层能够有办法。

    接下来的一路上山的过程中,两人都保持了沉默。

    欣赏风景,常遇春完全知道这是瞎话了,对方上山的过程中,压根儿就没有看过四周的一树一草,他一直都在沉思着什么东西。乃至在他常遇春登山的过程中,不断的给明教其他弟子留下讯号,也是视而不见。

    ……

    光明顶。

    总坛。

    此时此刻,明教内部高层的争权夺利已经到了最关键的地步。

    光明左使杨逍,四**王除了那已经消失的金轮法王和紫衫龙王不在外,天鹰法王和青翼蝠王两人都在场,至于五三人就更不用说了。

    而现在他们为了教主之位已经争斗到惨烈的地步。

    光明左使杨逍力压几个有心思的人,可问题是下面的人却对杨逍成为教主有着极大的意见,言语中讥讽意味十足。

    天鹰法王殷天正被眼前局势气的发续皆张,活脱脱一只白毛狮子。

    他就知道会这样。

    心中着实后悔至极。

    若不是他们传信有两个深不可测的女人强行闯上了明教总坛,否则他殷天正岂会跑到光明顶来看这已经知道结果的争斗?

    当初,他可就是因此而离开的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