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3章 回归
    大都。

    向来安稳的元朝大都在今天过后,整个震动了。

    哪怕是许多地位低下的奴隶也在今天大概的了解到了一些事情,有一个高手光天化日之下直接登门闯入了天下兵马大元帅汝阳王的王府中,闹出了极大的事情。

    当然。

    至于是些什么事情,地位低下的人并不知道,他们只能在那隐隐间回荡的话语中去揣测。

    但是在蒙古的一众高层,在一些汉人高官中却是清清楚楚的知道了发生在汝阳王府里的事情。

    那是一件大事。

    是直接挑衅蒙古人的大事。

    身为汝阳王府的门客,亦是顶尖高手的玄冥二老两人在汝阳王的面前直接被一个白发道士三招生生打死,视汝阳王府众人于无物,最后那道士驾鹤飘然而去。

    张狂。

    霸道。

    哪怕他们没有亲眼所见,但也能从这手段中感觉到那一股压迫性的气势。未谋面,亦能从那行为中感受到对方的飘然姿态。

    面对这样的人,汝阳王府竟然是没有任何的抵抗。

    不过想想也对,如果汝阳王府当时没有能够足以抵抗这个白发道士的高手的话,冲动的话搞不好对方直接将这天下兵马大元帅汝阳王打死在自己的王府了。

    这一点,他们不能不担忧。

    对这件事,许多人也有着自己的猜测。

    这白发道士是寻仇来,单纯的是因为玄冥二老的仇人,还是为了给汝阳王警告?

    白发道士的真正动机是什么?

    而这个问题在汝阳王府里已经有了答案。

    是警告。

    是宣示。

    之所以有这样的答案,是因为一个名字。

    岳缘。

    山岳的岳,缘分的缘。

    在蒙古皇室里的一系列记载里,一直与蒙古为敌的中原江湖人里有几个人曾经最引人瞩目。

    金刀驸马郭靖。

    这是曾经先祖成吉思汗最为注重的一个人,一直视其为自己人,乃是他的驸马。只可惜,这个金刀驸马郭靖与他的夫人黄蓉立身襄阳,凭借全真教与丐帮等一众江湖人生生的阻挡了蒙古大军南下的步伐十几年。

    对这个男人。哪怕是汝阳王回顾过往记载下来的历史,他也不得不赞叹这个男人的品性。

    出身的不同,却是决定了各自的立场。

    他不赞同金刀驸马的做法,但是理解他的立场。可以说。即便是对方在襄阳曾经阻挡了蒙古大军那么多年的时间,但在以前那些长辈的话语中对这个人并没有太大的仇恨。

    毕竟金刀驸马郭靖曾经没有杀他的安达拖雷,算是放了眼下蒙古皇室一马。

    故而,郭靖在蒙古人的眼中是一个极为矛盾的人物。

    这样的人在蒙古皇室典籍记载中,却只是排第三。

    可排在郭靖前面的还有两个人。

    离现在最近的也是数十年前的人物了。这个人便是名震天下的传鹰。

    一个人,一柄厚背刀。

    于千军万马前斩蒙古皇族最强高手思汉飞,迫第二任国师八师巴重回布达拉宫不再出山,战蒙古最强高手魔宗蒙赤行,断去了魔宗蒙赤行最后的路。

    三战三捷,再辅以破碎虚空,成就了属于传鹰的神话。

    可是这样一个人按道理来说要排在皇族典籍上的第一位,但事实上并没有如此。

    “……哈?”

    “排第一的竟然不是这个传鹰?”

    身为郡主的敏敏穆特尔翻着身前的皇室典籍,脸蛋上尽是愕然之色。翻来覆去的扫了几眼后,少女发现果然这个给他们蒙古皇族带来如此大损失的传鹰确实不是第一位。

    类似传鹰这样的人物。少女思来想去却是无奈的发现阴谋诡计对于这样的人只怕是没什么作用了。

    恐怕能够困住这样的人物,只怕只能用女色去了。

    只是到达传鹰这个地步的人,天下间又有什么样的女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哪怕她现在还未长大,已经认为是蒙古第一美人,也没有信心。虽然少女很是自负,可是面对这样的人她也只能无奈,再说人家已经破碎虚空,已是传说中的人物了。

    “那排第一的难道……”

    目光闪烁中,少女翻开了典籍的最后,果然上面的记载没有让少女意外。但更多的还是给了她许多震惊。记载上面,排第一的人物的名字便叫岳缘。

    岳缘,那个三招打死了玄冥二老的白发道士!

    一双美眸几乎眯成了一条缝隙,弯弯的眉毛在这一刻微扬。

    目光在典籍上一字一字的看过去。半晌过后。

    敏敏穆特尔的眉头倒竖,手上典籍啪的一声丢在了地上,斥道:“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典籍上的记载在少女看起来太过荒诞。

    排在第一的岳缘,竟然是与金刀驸马郭靖是同一时期的人物,曾经的蒙哥大汗便是死在了他的手上,甚至连忽必烈大汗也是差点生死其手。

    这战绩在少女看来不值得让他排上第一位。可在后面补充的记载后,少女在看后整个人彻底无言了。

    原因无他。

    典籍上面记载了这第一位与第二位的关系,竟是父与子。

    见到这一点,敏敏穆特尔第一个感觉便是这岳家是否与他们蒙古皇族有生死大仇,三个重要皇族人物都是死于其手,而且在郭靖守卫襄阳的时候同样有着他们的影子。

    襄阳城破的时候,这岳缘失踪了。

    不得不说蒙古皇族在经历了两次重创后,他们花费了极大的精力去了解去寻找那个人。在最后,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后,却是寻到很多的资料。

    甚至岳缘与传鹰的父子关系也被挖了出来。

    但找到了这么多的东西后,他们发现这些东西在最后没什么卵用。有的人还是寻不到,有的人直接破碎虚空,最终这些资料只能化为一页页记载收藏在了皇室之中,以警示后人。

    而最关键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个人的年纪。

    若换算起来,那么到现在这个名为岳缘的人岂不是一百多岁呢?

    一百多岁的人早应该是白发苍苍,这与那白发道士的满头白发倒也符合,在记载中第二次襄阳大战中出现的人影是一般形象。只是那如年轻人一般的模样,这是老妖怪吗?

    少女人显得有些沉默了。

    人老成妖,她一个少女的智慧在这样的人物面前可以起到多大的作用?

    第一次,敏敏穆特尔对自己有那么一点的不自信。

    这次对方前来汝阳王府当着他们的面直接将玄冥二老打死在大厅,这是给她爹爹汝阳王的警告吗?

    该死!

    低声暗骂了一声,少女在了解这岳家的行事风格后,以这种特点,无疑她的父亲汝阳王成为了对方的目标。因为比较起来,她父亲汝阳王的重要性恐怕比当今的皇帝更重要。

    他们皇族招谁惹谁呢?

    起身。

    少女的面色不知何时已经变得认真至极。

    若是在没有经历过今天的事情还好,但在亲眼见到王府门下高手直接被打死在当场而不敢有丝毫动作的时候,她便知道自己不能如以前那样肆无忌惮下去了。

    汝阳王府不能仅靠父亲与兄长,还有她敏敏穆特尔。

    在她的心中,岳缘已经成为了蒙古王朝的最大敌人。

    很快。

    少女从密室中走出来后,目光落在了守卫在外面的苦头陀的身上,扫了一眼四周后,没有发现自己父亲汝阳王的身影后,少女直接开口问道:“哑巴,我父亲呢?”

    苦头陀支支吾吾的比划了一番后,少女恍然道:“原来是去皇宫了啊!”

    低头沉吟了下,少女接着对苦头陀做出了吩咐,道:“召集府中其他江湖高手,我有话要说。”

    皇宫。

    皇帝正与汝阳王两人面对面坐在一起,两人的面色都显得十分的沉重。

    “怎么看?”

    “如芒在背,不得不除!”

    两人的对话中尽显极大压力,“三招杀死玄冥二老,那人的武功已经超乎想象。不管他真的是不是皇室典籍上记载的那个人,但也得引起我们的注意。”

    “这样的人只能用江湖人去解决。”

    “可臣手上掌握的力量还不够……”

    汝阳王的话让皇帝一愣,诧异道:“卿是想让朕……”

    “告诉他们,他们的仇人回来了。”

    ……

    去明教的路上,岳缘一个人坐在马背上,一路以来都在沉思,在回忆,在思考着见面后该怎样说第一句话。

    即便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但在今天岳缘还是莫名的有着一种心慌的情绪。

    在这个世界,岳缘其实已经为自己的未来定下了两个目的。

    一是解决他与莫愁间的事。

    其次便是解决这些糟蹋了神州江山的蒙古人。

    而摆在首要的事情,便是要直接拿下明教的教主之位,从而得到对抗蒙古人的根本。

    第一次,岳缘觉得明空传承下来的教派还是有那么一点用。

    一直以来岳缘以为自己的到来还算是秘密,除了张君宝知道外,到时见到莫愁的话也算是能够给一个惊喜,可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在千里之外的大都,他的名字正以张君宝的嘴为中心,如波浪一般朝四面八方的涌了出去。

    在向这个世间的所有人宣布他的归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