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04章 峨眉,娥眉 中
    山高,水秀。∑,

    每一步,都好似踏在过往的回忆上。

    随着白发道士的悠悠步伐,他的注意力落在了这与武当山不相上下的风景之上,只不过他的目光并没有欣赏这些秀丽景色,而是以一种失神的状态在眺望。真正意义上他的双目聚焦的地方并不是这些景色。

    “久了。”

    “太久了。”

    目光收回,最后定格在脚下的石板路上,白发道士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道:“有多长的时间没有再来过峨眉山呢?”微微侧头,白发道士在回忆。

    将记忆梳拢了一番后,白发道士发现他这些年来来这峨眉山只不过是一次,为了徒孙的缘故而来,而且还不是以现在的这幅模样。

    那副模样的话,若是她在这里,定然是认不出来了吧?

    也许。

    认出来后,她有的更多的会是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自己哈哈大笑。

    微微摇头,白发道士的嘴角隐约间爬上了那么一丝笑意,摇头失笑间白发道士再度抬头眺望起眼前这座高山来,以现在这种状态自她离开后,他便没有以这个模样上峨眉山。

    眼下,却是再一次。

    “哈哈!”

    “你也记得这里吧?”

    白发道士笑笑不再想这个,反而是反手用手指挠了挠跟在自己身后的白鹤的脑袋,这只白鹤是他在武当山养的两只白鹤之一,被门下弟子称之为仙鹤。

    说穿了,其实也不过就是最为普通的白鹤而已。

    “可惜,小白你在这里再也见不到那两只将你吓的战战兢兢的白雕了。”

    在白发道士的这句话下,白鹤只是用脑袋蹭了蹭道士那白皙如玉一般的手掌,身为一只鸟它并明白自己主人嘴里的话代表的究竟有哪些意思。

    注视着跟在自己身后的这只足有半人高的白鹤,白发道士的目光满是温柔。

    这一对仙鹤是他收养的。

    自是为了与那人的两只大白雕做配对来着,人家一对,那他也顺便两只好了。只是像那种白雕实在是太过珍贵,想要得到它们需要一定的运气。

    当然。

    最珍贵的理应当是那只跟随在神雕大侠身边的那只棕色巨雕。

    比较起来。白雕要差对方几个档次,而他的两只仙鹤则是差了白雕一个档次,双方压根儿不能放在一起比较。

    这小白这个名字也不是他起的,而是人家起的。至于另外在武当山的那只则是被称呼为大白。起名字的水准一如既往的是她那样豪爽性子,并不那么好听,却是听的格外顺耳。

    “……”

    失笑一声,白发道士猛地清醒了过来。

    以这种姿态登峨眉山,当真是有一种故地重游之感。那种浓烈的恍惚感在这一刻实在是太过强烈。

    也罢。

    这只不过是自己现在的一点对过去的念想罢了。

    上上山,再看看这峨眉。

    他这便北上,去真正意义上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给那些人掰掰道理,讲讲江湖道义,说说天下大义,让他们懂的做人的道理。

    挥了挥衣袖,白发道士正准备大步登山的时候,他的脚步却是突的停了下来。

    转过头。

    目光朝右上方的山顶方向望去,哪怕是入目所见不过是隐隐雾霭,并不那么清晰。但在白发道士的眼中。那里却是亮堂的好似一颗太阳定格在那里。

    有高手。

    有绝顶高手。

    对方正在注视自己。

    这样的人物……仔细的感受了一下,白发道士的面色也沉了下来,哪怕是双方并未碰面,可在白发道士的眼里这个人的武功着实有些恐怖。

    以他现在的实力,能让他感受到恐怖之感的人,这天下间又有几人?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刚刚他发现对方整个人似乎融入了整个天地间,时时刻刻的保持着可怕的天人合一的状态,对方就是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是对方。

    而之所以让白发道士察觉到。似乎是因为对方故意的。

    那一闪而逝的空间割裂感,在白发道士的感知中实在是太过瞩目。

    高手。

    对方极为擅长精神力,应该要达了破碎虚空的境界。

    只是对方似乎在故意,这种似破未破的矛盾感扑面而来。

    跟自己一样吗?

    双眼微微一眯。白色的眉头不由一挑,白发道士的方向顿时改变,身形幻动间,人已经朝那个方向而去。

    ……

    高手?

    岳缘的话让纪晓芙和周芷若两女一头雾水。对视了一眼后,两人的心中不约而同的想起了自己的师傅灭绝师太。对于天下间来说,现任峨眉派掌门灭绝师太自然也是高手。

    只是两女压根儿就没有想到她们心目中的高手与对方口中的高手的差距实在是有点大。

    周芷若的小脸蛋上有的是一点担心。她在寻思着师傅来了这里后,她该怎么解释,该怎么说这眼前少年人的来历,对方的身世该是如何的凄惨。

    至于纪晓芙则是暗暗在心里呼了一口气。

    也好。

    她有点摸不清眼前这个诡异少年的根底,再加上有着自己的师妹周芷若拖后腿,她这一刻显得有点迟疑不决,更多的还是有一种投鼠忌器。

    毕竟……

    就拿刚刚对方在自己还未现身的那一刻便察觉到了自己的身影,那么就足以告诉她纪晓芙眼前这个少年人绝不简单。师妹年纪小,并没有太多的江湖经验,不知道这江湖的险恶,她纪晓芙早已经经历了太多,自然要照拂师妹。

    岳缘的目光还是盯着前方的云海,视线透过空隙朝下方望去,根本没有在意那站在自己身后紧张兮兮,手中长剑已经半出鞘的纪晓芙。

    “脚步不稳,似前进但更多的还是循着后退的方向。”

    “心跳跳的比平常快了一半。”

    “呼吸有点紊乱,手心里更是有着不少的汗水。”

    “这样的姿态,你如何保证自己能够拔出手上的长剑?”

    没有回头。岳缘就那么一字一句的点出了纪晓芙当下的情况,这话直接让纪晓芙的面色大变,因为岳缘所形容的东西一点都没有错。

    “!!!”

    周芷若瞪大着双眸,瞅瞅自己的师姐。她发现对方说的完全正确,看看面色大变的师姐,在这个时候周芷若自然也是明白了一些东西。眼前这个带着棺材的少年,并不是那么简单。

    听那口气,这个小哥哥似乎很强。

    只是……

    未等周芷若开口说什么。岳缘的话再度传来:“还有那个叫周芷若的小姑娘……下次机敏些,善心可以有,但有的时候可莫要睁大自己的眼睛。”

    “因为你这几天实在是笨的让我无法直视,笨的让我都不忍心骗你了。”

    言语中没有丝毫的客气,直接如针一样的刺在了周芷若的心头,少女闻言面色已经抑郁起来,微蹙的眉头看起来让人觉的好生委屈。她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原本让她好感满满的小哥哥竟然会说出这样让人觉得伤心的话来,周芷若十分想不明白。

    同样。

    “你怎么能这样!!!”

    这句话也让纪晓芙目瞪口呆。

    这几天自己师妹在做什么,作为师姐的她已经发现了。

    可她万万没有料到这个少年会这么说自己的师妹,因为这话实在是太伤人了。回过头一看。果然,纪晓芙发现站在自己身边的师妹已经眼眶微红,盈盈泪珠直接在眼眶里直接打转儿,一副委屈的要哭出来的模样。

    不等纪晓芙发怒再度质问,岳缘的话紧接着而来:“就笨的跟你这个师姐一样。”

    好吧。

    两句话直接将两女都骂怔了。

    师姐也笨?

    一边擦拭着泪水的周芷若扭头瞅了一眼自己的师姐,见到的是纪晓芙懵住的模样。

    “阁下这话着实听的让人觉得闹心。”

    一声鹤鸣中,一只白鹤自云雾中冲出,而紧随其后的便是一个身穿道袍的白发道士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崖边,只身站在了那巨石之上,迎风而立。

    道袍微扬。一头银丝不断的飘舞着,浑身上下肆意散发着一股仙韵。

    双手负背中,白发道士直接开口对之前的那句话做了点评:“老道替这两位小姑娘感到可惜。”

    这人是谁?

    突来的白发道士让周芷若与纪晓芙终于反应了过来,愕然无比的看着那从云雾深处窜出来的白发道士。在这个时候。两女也明白过来之前少年口中的高手指的是谁了。

    能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在两女的眼中可谓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仅仅是出现的方式,便足以在两女的心中定格在高手二字上。

    只是这个白发道士是谁?

    那一身道袍……是武当派的。

    可是在她们的印象中,武当派可从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白发的年轻道士啊,一时间两女倒也没有太过在意岳缘之前的话了。

    转身。

    岳缘终于正面对向了那站在山石上的白发道士。

    目光落在对方的身上。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岳缘眼中露出了一丝讶异,突然笑道:“难道你觉得我说的不对?”

    “……”

    相反,在岳缘转过身后,白发道士的双眉一皱,惊色在脸上一闪而逝,以道家礼数回道:“原来是……哈,我明白了。那若是这样的话,说的没有错。”

    “峨眉的两位晚辈那已经不是笨,而是蠢了。”

    “但现在还可以挽救。”

    这一番对话,彻底让周芷若与纪晓芙两女傻眼。

    ps:今儿还是只有一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