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78章 结束?开始!
    岸边。

    惊涛拍岸。

    巨大的浪涛声如惊雷阵阵传递开来,时不时溅起数丈高的浪花,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一片彩虹。

    而那座巨大的蜃楼就那么停靠在那里,不少的阴阳家弟子正在下方巡视着。

    就在这时——

    一道巨大的炸雷声猛地从天际传出。

    银色的闪电自天而下,直接击在蜃楼的上方,出自雷电的恐怖破坏力直接在蜃楼的上方开了一个洞。如此巨大的震动自然引动了蜃楼里阴阳家弟子们的注意。

    然而,这并不是最让所有人骇异的地方,而是一具玉棺自那破洞中破空而出,在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下直接朝天空飞去。等阴阳家众人反应过来后,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

    一具装着骸骨的玉棺,破空飞升了。

    ……

    与此同时。

    镜湖。

    如此一幕让墨家众人都出乎预料。他们预想到的绝对大战却是半途而废,甚至他们都已经有了拼死一搏的打算,哪怕是看不到丝毫可以取胜的希望。

    可是——

    这样的结果,仍然是他们一头雾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最后狂暴的一剑下,到底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只见到狂乱的剑意生生的将镜湖割裂出去,真正知晓情况的也只有那白发秃顶的笑三笑。

    在放下怀里昏迷的荆天明后,笑三笑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那巨大的凹坑,瞧了半晌后,这才无奈的收回目光,将视线落在了月儿的身上。

    “……”

    笑三笑的目光让月儿一怔,神情一凝,却是戒备起来。站在一旁的月神与雪女更是身形一动,来到了月儿的前面,将月儿护在了身后。看那警惕的模样,似乎有一言不合便动手的打算。

    能与东皇交手不相上下的人。怎能不让人警惕戒备?

    “小姑娘,希望你好自为之。”

    目光闪烁,笑三笑最后还是放弃了自己心里那一闪而过的想法,但以他对岳缘的了解。对方怎能不会做安排?更何况笑三笑从眼前这个少女的身上感受到了长生丹的气息以及一股隐藏的极深凌冽剑势。

    这股剑势,与之前与自己交锋的玄阴十二剑几乎同出一炉。

    若没有猜错,这个小姑娘将是一枚钥匙。

    一枚可以开启这个剑狱的钥匙。

    笑三笑自语不凡,却也未料到东皇来到这里的目的竟然是在这里以破碎虚空的手段生生的在虚空中造出一座关押玄阴十二剑的牢狱。

    那股子至阴至邪,那股子诅咒。已然让笑三笑明白这东西恐怕是比东皇更为恐怖的东西。

    这个东西连东皇都只能建造一座虚空牢狱来困住,那么他笑三笑自然也无法消灭掉这套活着的被诅咒了的剑法。

    这是一道难题。

    一道岳缘专门留给笑三笑的难题。

    那种剑法笑三笑不觉得有多少人能够承受的住诱惑?一旦让这套剑法肆无忌惮的释放出来,那凌迟一般的剑意只怕会在这个世间造就真正的尸山血海。

    更重要的还是这套剑法不求施展之人的资质,只要符合玄阴十二剑要求,那么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施展出来。

    之前那荆天明便是最佳的例子。

    换句话说,任何人都有可能被这套剑法寄宿。

    东皇给他笑三笑留下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最大的缘由,便是东皇留下了这个牢狱的真正开启钥匙,也就是面前这个身上携带着长生丹气息的少女。若想保证这世间安然,不被玄阴十二剑祸世的话,那么他就必须得保证这个少女的安全。

    这一战。完全是东皇做给他笑三笑看的。

    至少在他笑三笑寻找到能够安稳控制这套剑法的方式之前,他只能用一个敌人的身份去保护阴阳家的圣女。

    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所有人,笑三笑在最后也只能微微叹了一声。

    果然。

    还是失败了。

    哪怕他是寻找到了这个时候,寻找到了这个机会,但天不由己,到头来还是一个让人失望的结果。

    难道能杀东皇的只有情之一字么……

    闭着眼睛,笑三笑体会着心里的那份憋屈。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倒是明白了曾经在蜀山问出的那个问题的真正答案。若是这玄阴十二剑有了那刀中的时间真意,只怕这玄阴十二剑最后真的是无人能控了。

    他为什么没有施展这一套武学?

    在这一刻,笑三笑竟然有了一种幸好如此的惊喜感。

    笑三笑有一种错觉。恐怕那千秋大劫便是由东皇的这一次举动拉开真正的序幕,为了防备这个,他必须要有所准备。

    “散了吧。”

    “老夫要在这里闭关。”

    对卫庄和盖聂几人挥了挥手,又朝石兰的方向瞅了一眼后。注意力最后停在了月儿的身上,笑三笑这才劝解道:“小姑娘,你好自为之。”

    一句话,让本身蠢蠢欲动的气氛戛然而止。

    “蓉姐姐。”

    “你跟着月儿走吧。”

    一直是保持着淡然表情的月儿的目光停在了端木蓉的身上,开口邀请了对方,至于荆天明在被笑三笑放下的一瞬间便被盖聂抱了回去。只是面对月儿的邀请。端木蓉却是沉默了半晌,最后选择了拒绝。

    这种结果,还是月儿的小脸上忍不住的出现了一丝失望,但这种结果并没有出乎月儿的预料。

    最后月儿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转身走了。

    月神则是默不作声跟在了后面,倒是雪女瞅了瞅在场的众人又瞧瞧端木蓉和石兰,抿嘴一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摇摇头也掉转头离去。

    他,果然是好想法。

    作为父亲唱黑脸,而让月儿唱白脸,一手生死符便彻底分割了仇恨,以月儿的性子恐怕会替他们其中不少人解掉。

    这样的手腕。在皇室中才是最为常见的。

    月儿曾经生长的环境,注定了她对这个并不意外。

    不愧是师傅与他的女儿。

    一般人恐怕都小瞧月儿了。

    性子善良,可未必代表她就真正的天真。

    但……

    她雪女想要整合圣门的话,月儿便是最为关键的人物。月儿是能让阴阳家与墨家合二为一不能缺失的人。只要月儿帮忙会比她单纯用武力强行压服要更为容易。

    更何况,雪女也没有料到这世上还有一个如此厉害的秃顶老头子。

    只是现在的月儿还是会像当初那般的听话吗?

    一时间雪女的眉头皱了起来。

    可惜的是雪女一想到那个就那么离开的男人,心情再度变得坏了起来。

    真真是一个好心狠的男人。

    同时。

    在月神带着月儿,还有在外面等候的大少司命两人。

    四人的脸上都是有着一丝唏嘘与无奈,还有一股幽怨之色。哪怕她们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可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还是让人忍不住的心烦意乱。

    至于赤练,则是不知何时与那天宗晓梦一同离开了。

    路上。

    月神一边看着月儿的背影,一边自言自语道:“月儿,从今天起,阴阳家已经没了。”

    “……”

    大少司命闻言不语,而月儿也只是嘴唇动了动,没有出声,听着月神继续说道:“阳已走,那么剩下的便只有阴了。那么自今天起。阴阳家便该改名阴癸了。”

    “而今天,月儿你将是阴癸派的圣女。”

    “阴癸派的未来将由月儿你继承。”

    阴阳家,除阳余阴。

    是谓阴癸。

    这便是当初东君和东皇并存的真正意义。

    阴癸派?

    这个答案一出来,倒是让大司命与少司命两人有些错愕,却更让人有些失神。站在最巅峰的阴阳家,与此刻东皇的破碎飞升一并消亡,留下的只有阴癸。

    当然。

    这一点,只是月神的回答与说法。

    可在另外一个人的眼里,却不是这样的。

    一个月后。

    一处山洞里。

    沙哑的声音在黑暗的洞穴里不断的回荡着。

    “东皇大人举霞飞升了?”

    “不!”

    “东皇大人只是回归天庭,大人在那里注视着下面的一切。等待着属下的表现,否则的话大人也不会赐予属下长生丹。”

    “还有那阴癸是什么东西?”

    “那些女人是在浪费东皇大人的东西。”

    “阴阳家就是阴阳家,属于东皇大人的阴阳家。”

    “你们这群叛徒,全部背叛了东皇大人。”

    “既然如此。我徐福就要为东皇大人看管住这份大业。不能让这些叛徒忘却东皇大人的神威。”脚步声中,一道黑影自洞穴中缓缓踏出,喃喃自语道:“神威……神威!”

    脚步一顿,黑影停了下来。

    顿时,洞穴里弥漫开来一股寒意。

    “这样就好了。”

    动作中,一张由冰凝做的面具出现在了手心上。随后徐福缓缓的将面具戴在了脸上,这才一步踏出洞口,在阳光的照耀下,那张寒冰面具折射出七彩的光芒。

    对!

    就是这样!

    东施效颦一样。

    “唔!”

    “好讨厌的阳光。”

    背负着双手,徐福歪着头,思索着其他的一个问题,他该以一个什么样的称呼来行事呢?云中君这个身份自然是不能用了。

    那他该叫什么呢?

    许久。

    徐福想起了曾经的一件往事。

    那是由还是右护法的星魂大人剿灭的一处西来的秃子,从那里了解到这些秃子里面的一些记载。

    据说那里面有个很厉害的人物,名为帝释天。

    那他就叫帝释天好了。

    臣服在东皇大人下面的帝释天。

    以代表神的名义行事。

    另外一处名为黎山的山峰。

    赤练一个人住在半山腰的一处茅草屋里。

    此刻,在她的面前正跪着一个身材瘦小的小女孩儿,在她的身边更是围绕着一条骇人的青色大蟒。在当初岳缘破空后,她便直接选择了离开。因为赤练非常清楚自己在阴阳家的形式与地位。

    若没有东皇压着的话,恐怕那些女人第一个对付的便是她。

    离开,对赤练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而她面前的这个小姑娘,则是她闲下来后在战乱之地收养的一个孤儿。

    小女孩儿模样秀丽俊美,一看便是一个绝色的美人胚子。

    长大后,她的模样只怕不下任何人。

    一手把玩着小白蛇,赤练一边用着轻佻的口吻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赤练的徒弟啦。”

    “既然是孤儿,那么为师就给你取个名字吧。”

    歪着头,沉吟了半晌,赤练的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的被手上的那小白蛇所吸引,顿时脑海里灵光一闪,一个名字脱口而出:“你就姓白吧,就叫白素贞。”

    “这条小白蛇,便是为师给徒儿你的礼物。”说完,赤练将手上的小白蛇放在了一脸呆萌的小女孩儿的手上,同时指了指旁边的青色大蟒,“那条是小青,是徒儿你以后的玩伴。”

    “来!”

    “看到这幅画上的人了吗?”

    “他姓岳,名缘,山岳的岳,缘分的缘。”

    “他是我们师徒最大的仇人。”

    “为师这一生是无法报仇雪恨了,那么就只能交给徒儿你了。”

    “以后你要找到他,然后杀了他,别让他跑了,因为他祸害了太多的女人。”

    在赤练的谆谆教诲下,名为白素贞的小女孩儿恶狠狠的点了点头,瞪大的一双眼睛里十分努力的表现出自己的恨意,只可惜那张甜美的小脸蛋儿没有展现出一丝一毫的杀气,有的只是秀美天真。

    对此赤练并不担心,她有足够的时间来训练不是吗?

    爱与恨,向来只是一线之隔。

    她与他的故事从没有结束,自那天他以幻术撩拨了她后,这才是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