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76章 展现
    然而——

    身形暴退间,岳缘心中猛地闪过一个念头,身形急转间,已然如蜻蜓点水一般踏水而去,来到了墨家众人的方向。【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

    这突然的一幕让墨家众人无比恐慌,不少的人已经在这股压力之下忍不住想要出手。

    第一个出手的正是端木蓉。

    一手银针轰然而出,密密麻麻一片,不下数十根,只不过每根银针都是亮彻无比,显然在这上面并没有涂抹什么毒药之类的玩意儿。她是在含恨一击。

    眼前一幕,早已经让端木蓉知道自己已经无法为师报仇。

    有仇不能报的情况下,只能让端木蓉做最后一个无用功,以表示心中那份隐藏多年的师仇。在当初,端木蓉便知道家师是间接的死在东皇的手上。

    而在刚刚卫庄与盖聂的话语中,加上Y阳家月神和雪女的表现,在场的墨家其他人都已经知道这个看起来长大了的星魂其身份正是Y阳家最高首领东皇太一。

    如此武功,着实当得上是神之称呼。

    岳缘的突然动作,让站在那里观战的众人大惊失色,在端木蓉出手的刹那间,卫庄与盖聂等人已经警惕到了极点,准备了出手的打算。哪怕是打不过,但也不能就此投降。

    倒是月儿见状面色大变,身形晃动间,已经挡在了端木蓉的身前。

    银针瞩目,只可惜未来到岳缘身前便被无形劲气搅成了粉末,而岳缘身形更是借此一闪,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岳缘的身形已经来到了荆天明的身后。

    右手扬起,在荆天明措手不及下直接盖在了荆天明的头顶。

    “天明!!!”

    墨家众人见状大惊,项少羽更是面色大变间手上盘龙枪直接朝岳缘的身上C去,只是枪还未及身便被岳缘一指弹了出去,同时更是一手震开其他人,至于月儿面色在这一刻也变得惨白。东皇太一竟然对一个出言不逊少年出手呢?

    这种做法。太不符合他的身份了。

    只是这个念头还未完全升腾而起,场面竟是再度变化。

    一直盘旋四周的玄Y剑意急速变化,之前一直进攻阻挡笑三笑的剑意更是在这一瞬间收回,回到了岳缘的身边。随着岳缘的动作。这股剑意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全部灌入了荆天明的体内。

    玄Y剑意,最大的特点在这一刻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至Y至邪的剑意涌入荆天明体内,单凭他自己的意志力在这一刻压根儿无法抵挡那恐怖如洪流的剑意,在一瞬间便被压制在了意识的最深处,人被剑法C控了。

    睁眼。

    双眸中散发出绿油油的冷芒。

    咧嘴。便是一声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的笑声。

    “哈哈哈!”

    “杀!”

    “杀!”

    连续两声的喊杀声出口,荆天明身形一晃间,人已经****而出,手上墨眉直接朝那冲过来的笑三笑杀了过去。出手间,其剑法招式压根儿不是荆天明曾经学过的剑法,而是玄Y十二剑。

    叮!

    硬冲上来的笑三笑的气罩直接迎上了墨眉,这一幕让笑三笑错愕无比。在这一剑下,劲气肆意,四周生生被掀起数丈高的水浪。而在水中飞起来的活鱼,则是在这中间直接被玄Y剑意凌迟搅成了粉末。

    这个少年是谁?

    笑三笑早已经知晓。

    可眼下的一幕哪怕是笑三笑见到也不由的有一种汗毛倒竖的感觉。荆天明脱手而出的玄Y剑法实在是做不得假。他可从不认为荆天明会是岳缘的徒弟。

    即便是徒弟。也不可能施展出这样的剑法,那已经不是天资所能形容的东西了。

    以笑三笑的眼力,他看得出眼前的少年被控制了。

    而控制对方的不是岳缘,而是那套属于被岳缘创造出来的剑法。

    笑三笑想过这套至Y至邪的剑法不正,可万万没有料到这剑法竟是如此的邪异,因为在他的感觉中,这剑法是活的。一往无前的进攻姿态,狂暴的进攻让人根本看不出这是曾经的那个嬉皮笑脸的少年。

    同样。

    在场的其他人也看出了这里面的不妥之处。

    项少羽更是错愕出声:“这不可能!”荆天明有什么样的能耐,经常切磋的他十分的清楚,可绝对不是眼前这个模样。若是荆天明有这么厉害。他只怕一剑都挡不住。

    天明,被控制了。

    回过头,目光看着刚刚被对方一指弹开盘龙枪,让武器脱手而出的岳缘。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戒备之色。

    “东皇,你到底想做什么?”

    开口的是端木蓉,秀丽的脸上尽是怒意,直接质问道。

    “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座今天为什么要来镜湖的原因。”

    岳缘只是摊开双手,面带笑意的回答道:“不需要用那种眼神瞧人,控制荆天明的并不是本座。而是玄Y十二剑……猜的不错,一套活着的剑法。”

    剑法?

    活的!

    如此荒诞的话,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可眼下的这一幕,却是让所有人都无法说出否定的话。

    之前玄Y十二剑展现出来的一刹那,整个镜湖四周的人都已经感受到了这股至Y至邪的剑意,那是一种极端不详的剑意,可是他们从未想过这是一套活着的剑法。

    如果这剑法是活的,而且还可以控制人的话……

    一时间,每个人的脑海里都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这么一个问题。

    警告?!

    卫庄与盖聂抬头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些许迷惑,但在想到了什么后,面色顿时不由的大变。

    这是一套不同世间其他剑法的剑法。

    其他的剑法讲究的是资质,讲的是悟性,讲的是习剑之人的功力,可是……看着荆天明手上那随手施展而出的玄Y剑法,其威力竟然不比岳缘自己施展的小什么。

    荆天明有那么厉害?那根本不可能,可是能施展不下岳缘的剑法,显然只有一个可能。

    玄Y十二剑不需要考虑这个。

    它就好似一件衣服。穿在身上便能发挥出它的威力,甚至受剑法本身控制。

    魔剑!

    这是一套根本就该存在世间的剑法。一旦这剑法落在某些心中黑暗的人之手上,这世间又有几人能够阻挡这个剑法的肆意杀戮?

    这剑法必须得毁灭。

    一时间,真正的聪明人都大概的明白了东皇太一这个举动的真正意思。而在这个时候。岳缘对月儿挥了挥手,示意对方来到他的身边,显然他有话要告诉她。

    ……

    “这是什么?”

    出声的是赤练,站在对岸的她看到这个情景变化,也不由的目瞪口呆。

    那个小P孩怎么会这套剑法?

    赤练觉得自己有些弄不懂了。

    倒是站在一边的晓梦目光淡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目光悠悠中好似看到了未来,嘴上却是慢腾腾的做出了解释:“东皇自己创造出了一套邪门至极的剑法,一套不受控制的剑法,一套受到诅咒的剑法。”

    “他来镜湖,想来其原因便是这个。”

    “他要在这里建造出一个专门关押这套剑法的牢狱。这牢狱,或许该称之为剑狱。”

    关押剑法的牢狱?

    大司命和少司命听到晓梦的这话,吸引了两女的注意力,同样赤练的注意力也被吸引。她们也算是见多识广,更是见识过屠凤之战,但有过关押人关押野兽之说。可从未听说过有关押剑法一说。

    剑狱。

    关押玄Y十二剑的牢狱。

    “只可惜有人没有分清局势一头撞在了这上面。”说到这里的时候,晓梦的目光落在了那在漫天水雾中的笑三笑的身上,“将要功亏一篑。”

    镜湖中。

    一老一少两道身影在水浪中踏波而行,每一次的交手都会震起惊天的水浪。

    笑三笑第一次觉得有点憋屈。

    千算万算,却万万没有算到这世上会有这么一套剑法,一套活着的剑法。

    在面对一个少年的时候,原本备好的一切都做了无用功。

    感受着这股通天的至Y至邪,还有那无间的恨意,还有那熟悉的诅咒,笑三笑便知道今天自己本身的打算已经是无疾而终。比较东皇起来。他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要解决眼前少年身上的这套至Y至邪的剑法。

    这是一套足以祸世的剑法。

    相对来说,这东西才是最需要解决的首要事情。

    少年不顾生死,但笑三笑却不能不顾对方荆天明的生死。对上这个少年,给笑三笑的压力竟是比对上东皇还要大。这不是说荆天明有多厉害。只是笑三笑有了更多的顾忌。

    在众目睽睽之下,在自己的两个徒弟的目光下,笑三笑没有办法。

    这种情况下,笑三笑有一种感觉,那便是自己只怕被东皇算计了一把。目光望去,视线透过迷蒙水汽看到的只是岳缘正背对着这里。似乎在对其他人说着什么。

    是的。

    岳缘在做解释,顺便将一样东西交给了月儿。

    当一切都说完后,岳缘的目光这才落在了那些注视着自己这里的墨家其他人,显然自己与月儿的传音对话已经落在了他们的眼里。

    甚至端木蓉更是猜测出了什么。

    她直接问了出来:“月儿其实是你的女儿吧?果然,太子妃曾经嘴里的那个男人就是你,东皇太一。”

    一句话,让在场除了月神和雪女的其他人都目瞪口呆。

    月儿,是东皇太一的女儿?

    在这句话下,一时间所有人全部蒙了,尤其是墨家的人在这一刻都想到了另外一个人。

    那便是上一代的墨家巨子——丹。

    月儿,不是太子丹的女儿?

    这!!!

    在场的男人,在这一刻每个人的面色都变得诡异至极。而其中,少女石兰的面色是最为怪异的,她正死死的盯着月儿上下打量个不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