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75章 剑狱 下
    &lt;=""&gt;    拔湖而起的一片白。

    就那么出现在了岸边四女的眼前。

    仰着头,她们就那么用惊叹的目光看着眼前这好似天灾一样的一幕。

    这场景让人震惊。

    哪怕是赤练、大司命和少司命三人见过屠凤一战时的恐怖,可在这一刻仍然忍不住心头震惊。因为与东皇大人交手的并不是什么神兽,而是一个人。

    一个秃了顶的糟老头子。

    但看对方的能耐,这简直是另外一头神兽在世。

    至于晓梦,更是目光闪烁,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这骇人听闻的场景。

    轰!

    水浪倒卷。

    庞大的力量再度倾泻而出。

    湖心小岛在这股力量下彻底如跷跷板一样的跷了起来,而站在小岛另外一头的众人则是在这股力量下彻底的抛飞了出去。也幸好众人中都都有着不差的身手,一时间墨家机关术,各式各样的轻功接连而出,人几乎接连不断的踏波而行,借着彼此的力量来到了岸边。

    可即便是这样,安然无恙的来到岸边的也不过是其中几个轻功极高之人,至于其他人都是在半途坠入了湖水中。

    好不容易上岸后,众人这才回头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那在镜湖中心小岛上的惊天一战。

    水浪坠下,而那小岛也在这一击之下沉默了。

    强!

    怎么会这么强!

    人,怎么可以有这么强?

    这是卫庄、盖聂等人见到面前此情此景后的心思,他们都曾经在心底真正的设想过东皇太一的厉害,但万万没有想到东皇太一能够有这么厉害。

    更重要的是刚刚他们师兄弟二人也认出了那个秃顶的白发糟老头子,那正是纵横鬼谷一脉,教导他们两人的师傅。

    师傅也有这么强!

    这一幕。哪怕是师兄弟二人的心中也有一种无法接受现实的感觉。

    “好……好厉害!”

    向来天不怕地不怕,有点中二性子的荆天明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惊天一幕,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嘴里的那个怪小孩能够有如此之强&lt;="l"&gt;。这简直与曾经见到的对方完全是两个人。

    低头瞅了瞅手上的墨眉,在看了看那镜湖中心在两人交手之下一击而没的小岛。荆天明莫名的有了一种唏嘘后怕的感觉。

    “果然厉害!”

    站在荆天明一边,一身水渍的项少羽一手死死的握着盘龙枪,双眼瞪着眼前的交锋场景,一身功力在不由自主的沸腾,喃喃自语道:“男人,就应该这样强。”

    看着这恐怖的交锋,项少羽的心中却是没有多少的恐惧,有的只有一种向往。

    这个向往比当初他看到嬴政的座驾的时候要更为的浓厚。

    他要成为一个如眼前两人这样强的人。

    不!

    甚至要更强!

    他要成为一个无敌的人。

    不提两个少年人的心情。在墨家其他人的心中有的则是不同的惊颤之情,微张着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站在最后面的端木蓉看着那搅动着整个镜湖不得安宁的两人,脸上失望之色一闪而逝。

    至于阴阳家的几人,更多的注意力还是停在了那个秃顶的老头身上,这世上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能够硬拼东皇太一的人。

    ……

    镜湖中心。

    坠下的巨浪彻底让整个湖泊的水荡漾起来,形成一波接着一波的浪花朝四面八方而去,小岛在这一击之下而没,而涌起的湖水更是将两人彻底淹没。

    “哼!”

    “这乌龟一样的胆子,你在今天倒也勇气了一把。白白浪费了你这一身的功力。”

    岳缘的声音在水浪中传递开来,落在了对方的耳中,话语中尽是讥讽之意。“但就这样,想杀本座你还是不够啊!”

    “呵呵。”

    笑三笑沧桑的声音回传过来:“可东皇你的一身功力同样弱了太多。若是曾经最为巅峰的你我自是没有办法,可眼下却是未必了。八百年的功力,足以达到目的。”

    “噢?”

    一声轻吟,岳缘的声音里充斥着笑意:“那本座觉得你失去了最佳的机会,当初在蜀山那才是你最佳的时候。”

    “……”

    笑三笑闻言沉默了。

    岳缘见状一怔,明白了过来。

    当初笑三笑恐怕不是不想,而是在顾忌,顾忌蜀山的人。顾忌他的两个儿子,顾忌他身上所有的龙与凤的力量。是机会。但也不是机会。

    笑三笑终究不是那种极度冷血之人。

    可是现在……

    想要借助屠凤一战后自己的弱势来一举达到目的,只怕笑三笑想太多了&lt;="r"&gt;。也罢。就在玄阴十二剑在这里展现出它最后的光辉吧。

    言语上的交锋不过是题外话,真正的对决还是两人的武力。

    嗡——

    剑吟声起,湖面一声炸响。

    恐怖的气劲迫的四周的湖水升腾而起,在湖中央出现了一个旋转的漩涡。

    轰!

    水柱蹿起。

    一道人影急速而出,倒退着踏在了湖水之上。脚踏上湖水的那一刻,一道球形气罩已经出现,在密密麻麻的水汽中这真气罩显得格外的清晰可见。

    几乎同时。

    岳缘的身影自湖底窜出,右手呈剑指直指笑三笑,在手指的前方则是时隐时现的玄阴剑意凝结而成的半柄月缺。

    剑一·天地唯我道。

    这个剑意!

    气罩下的笑三笑面色微微一凝,就在之前他隐在湖水之中便是被这股剑意个生生的迫了出来。

    那至阴至邪的感觉实在是让他印象深刻。

    这是一套致邪的剑法。

    隐隐中,笑三笑听到那弥漫在耳边的讥笑声,那不是人发出来的,而是这套剑法发出来的,邪氛盎然。

    一时间,笑三笑突然冒出了一个诡异的念头。难不成这剑法有生命?

    念头刚起。

    笑三笑便听身前发出了咔擦一声,低头便见自己一身功力凝结而成的气罩已然被这道剑意给迫进了一部分。目光注视下,那气罩发出刺耳的嘎吱声。已然出现了一丝裂痕。

    而在这一剑下的庞大推力下,笑三笑的身躯就那样被推的在水面滑行而去。留下了一连串的痕迹。

    “这是什么剑?”

    “玄阴十二剑!”

    一句简短的对话中,岳缘剑意****而出,如打棒球一样的将笑三笑的身形打向了远处。目光注视着那湖面上一条长长的痕迹,岳缘面色很是阴郁。

    这笑三笑一身的武功到底是练到了什么方面?

    这比凤凰还要耐打,一身的防御性武功简直是出神入化。用数百年的功力凝结而出的防御气罩,竟然是让玄阴十二剑连续两剑都无功而返。

    这感觉……

    那简直是一只缩头的乌龟。

    这完全是一种无奈式的打法,笑三笑是完全想将自己磨死,还是想要准备将自己恶心死?只是岳缘也没有想到笑三笑这个时候同样也是一脸的无奈。玄阴十二剑他根本就不知道,原本设想中的交手生生的被改变了形式&lt;="r"&gt;。

    一时,岳缘在两招过后满腹的郁闷。

    不过若是想要这样打败他,甚至杀了他,那笑三笑只能说是异想天开。岳缘深吸了一口气,原本对玄阴十二剑还有所控制收敛的打算在这一刻彻底放下。他不满,更是感受到了玄阴十二剑的不满。

    功力运转中,四周剑意肆动。

    人,就那么立足在水面之上,在玄阴剑意的影响下。那飘荡在四面八方的水雾都被剑意同化,形成了雾剑。不仅如此,除了那些弥漫在镜湖上方的水汽。那四周在之前气劲下震落的树叶还有杂草这个时候也有了动作,上浮,转动,便是如箭一样的****而出。

    剑三·万物成我剑。

    人不动,剑指遥遥点出,霎时间,那无数的剑意****而出,目标直指笑三笑。

    岳缘要硬破笑三笑这一身乌龟壳。

    “!!!”

    卸去力道刚刚停下来的笑三笑只觉得一股阴冷之感弥漫过来,让他一身的肌肤上浮现了密密麻麻的颗粒。如鸡皮疙瘩一样。抬头便见无数的万物所化的剑直冲自己而来,每一柄都锁定了自己。让人避无可避。

    无奈之下,笑三笑只能再度硬接。

    气罩再度凝实。如一个靶子一样直接硬抗这一招。

    叮!叮!叮!

    剑与气罩撞击,发出连绵不绝的声响。

    这一次不同之前的那一阵剑雨,这一次的攻击每一次攻击都是在攻击他气罩上的一点,其他的地方并没有任何遭受攻击的迹象。

    这是要以点破面,硬破自己的气罩了。

    不过刚刚硬接几下,笑三笑便已经明白了过来。

    目光注视中,这些剑每一下都击在气罩上的一处,连绵不绝,竟是有一种水滴石穿的错觉。不仅如此,笑三笑更是发现这些破碎的剑意载体便会再度凝实,重新化剑进行攻击。

    无尽无头,连绵不绝。

    这世上怎么能有这样恐怖的剑法?

    笑三笑脑海里发现这一套剑法的恐怖之处,若是被心思不好的人利用的话,仅仅是这一招便足以造成尸山血海。这至阴至邪的剑,决不能传递下去。

    东皇怎可以创造出这样的剑法。

    不过念头只是在心中盘旋,笑三笑同样有了动作,他竟是顶着这气罩,生生的顶着这些剑直接朝岳缘的方向奔去。这样连绵无尽的剑意,硬挡那才是最下程的方式。

    只怕他八百年的功力都不足以抵挡。

    想要破这剑法,首先必须破人。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所有人只觉得眉头一跳,一股恐慌之感在不知不觉爬山了心头。(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r"&gt;&lt;/="r"&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