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74章 剑狱 中
    剑雨。

    剑狱。

    在这一脚之下,整个将湖心小岛围住的镜湖湖面直接暴动。惊天水浪中,那漫天的水珠每一颗都在玄阴剑意的影响下扁平拉长,然后化作一柄小小的水剑,直射而出。

    猛一眼看去,见到的是漫天的水浪,仔细看去却会发现那是无数的细小水剑密密麻麻的聚在一起,阴邪之感好似剑中森狱,朝那先前自水中冲出的秃顶老者****而去。

    “!!!”

    人在半空,被这突然一击打的有一点措手不及的秃顶老者在漫天剑雨中不避不让,只是双臂并拢,束在身前。同时,体内真气爆发,一个透明的真气罩子已经浮现在体表,他要以一身深厚的不像话的功力硬接这突然一击,不,应该是挡住这万千次的攻击。

    叮!叮!叮!

    连续不断的清脆声在半空响起,那清脆的声响好似有女在抱弹琵琶,又如雨打芭蕉,狂暴如十面埋伏的节奏直引的其他人体内气血蒸腾,脑袋发昏,有一种呕吐之感。

    每一柄水剑,撞在那气罩上面都会发出震动与响声。

    这太过急促的声音串在了一起后,就好似一阵阵闷雷在自己的耳边作响。

    而那每一击都会产生不小的力道,在这无数的剑雨攻击下,这股力量直接叠加了起来,然后在岸边四女的目光中,那秃顶老者直接在这一阵剑雨的攻击下,生生的给打上了天。

    身形幻动。

    眨眼间,在房间里的岳缘已经不见了踪影。

    只有门帘晃动的过程才代表着刚刚有人已经从这里出去了。

    房间内。

    众人面面面相觑,无论敌我都被这突然的一幕弄了个措手不及。

    刚刚是怎么一回事?

    项少羽瞅瞅石兰,又瞅瞅卫庄盖聂等人,在瞅瞅阴阳家的人,发现大家的脸上都是一脸呆愣之色,显然这个场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让在场的人都预料不及。

    不过唯有荆天明面色颇为奇怪。

    “刚才是谁?”

    出声的是雪女,她的面色显得极为的阴沉。能有潜藏在这里,一点不让在场众高手发现,除去东皇外。这人的武功,只怕恐怖的难以想象。

    刚刚的一招交手。在房间里的人甚至连那人是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若是偷袭……

    雪女不敢想自己能否安然避开。最后,雪女的目光朝月神的方向落去,眼里充斥着疑问。

    同样。

    月神也并不知晓,在面临雪女的疑问后,她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她的目光反而是落在了荆天明的身上,直接开口问道:“小子,你应该知道这个人吧?”

    闻言,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荆天明的身上。

    一时间被这么多人的目光关注,荆天明哪怕是有着中二的性子,可在这种情况下也感受到了天大的压力,尤其是月儿、端木蓉和盖聂大叔的目光更是让荆天明只觉得头皮发麻。

    挠了挠头,荆天明只能尴尬的应道:“你们别这样看着我,我并不知道,只不过刚刚这人给我传过音。听起来是一个老爷爷。这个老人应该很厉害的,绝对能打得赢那个怪……额,他。”一句几乎成为了他在这一刻的口头禅的‘怪小孩’在月儿的目光下生生的给拦了回去。

    这句话却也让在场的众人真正明白了岳缘之前为什么会对荆天明说那样的话了。

    说他勇气,是因为他中二性子本身带来的勇气。

    说他愚蠢,则算得上是被人利用了。

    如果不是岳缘看了某人的面子,只怕荆天明将会为他的勇气付出代价。

    一个老人?

    月神脑海里猛地闪过当初在蜀山见过的那个秃顶老人的模样,在她的印象中除了东皇大人外,只有这个老者让她完全看不透,哪怕是后面的秦皇嬴政也没有给人这种压力。

    厉害如嬴政也只是在吸功下而造就出来的功力大暴动,短时间里无法完全控制下来的情况只能让嬴政在当初看起来霸气外漏。最后被东皇大人一戳便破。

    而那个秃顶老者却不是如此。

    这个人绝对要比嬴政厉害的多。

    想到这里,月神也有了动作,直接率先走了出去,她要见证这一场战斗。必要的时候。她还需要为东皇大人压阵,以防这些敌视的人会出幺蛾子,虽然月神不觉得他们有资格插手。

    以月神开头,其他的人也立即跟了出去。

    他们都对这个人很感兴趣。

    尤其是卫庄与盖聂更是想知道能够对上东皇的人到底是谁,师兄弟二人的对视中,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样的猜测。踏出房间。众人所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毛毛细雨铺天而下,半空更是多了一层云,至于岳缘则是站在了小岛边抬头看天。

    人呢?

    怎么只有一个?还有怎么会下雨了?刚刚还是晴朗日子的。

    一时间众人的心里都不约而同的冒出了这个一个问题。不过,紧接着他们的视线也随着岳缘的目光朝天上望去。

    房外。

    小岛边。

    岳缘驻足而立。

    正抬头仰望天空,那里在他的玄阴剑意的攻击下,那秃顶老者的身影正被那剑雨所携带的力量打的朝天空飞去。

    剑雨与气罩的碰撞,破碎的水珠在两股力量的冲击下直接化作了漫天的白雾,远远的看上去好像在这小岛上空数百米的高空再度多了一层云。

    歪着头,岳缘正举目眺望。

    刚刚一招之下,直接将对方打了上去,虽然目光无法看透那层白云,可精神感应中,岳缘早已经锁定了对方,对方的身影这一刻恰好就在自己正上方的半空中。

    果然。

    这随意的一击,根本无法奏效。

    这笑三笑数百年累积出来的功力,压根儿就不是嬴政那在短时间仓促至极吸收得来的乱七八糟的功力,其精纯与厚度两者之间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即便是这一身功力经过岳缘这段时间的提炼精纯花去了大半,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还是无法达到最为精纯的地步。单论功力。岳缘并不具备优势。

    一个胆小如龟的老头在这个时候出手,不是有把握,有信心,以笑三笑的性子是万万不会的。

    不过战斗。可不单纯是功力的对决。

    想要以功力致胜?

    笑三笑你想多了。

    蒙蒙细雨中,岳缘的目光忽然一凝,暗道:“来了!”视线中,那迷蒙细雨,一道胖胖的身影以恐怖的速度倒坠而下。直指正下方的岳缘。

    见状,岳缘双脚一错,双臂扬起。

    紫衣飘扬中,一身真气在这一刻沸腾,充盈到了极点。

    不止如此,在一阵咔擦声中,在之前便被岳缘释放出来不在压制的玄阴剑意开始急速变化,收拢聚集围绕在岳缘身体三尺的范围内,赫然是玄阴十二剑里的剑甲。

    不仅如此,自身所学中的卸力法门也在这一刻被岳缘运用到了极致。

    他要硬接笑三笑这借助自己之前一击而生成的惊天一招。

    不避不让。

    背对湖水。岳缘双臂上扬,双掌举起,直击自天而下的笑三笑。

    四掌交接。

    在两者中间发出了一声嗤响。

    在旁观者的感应中,这已经不是人的交锋,而是一条龙与一头龙龟的正面撞击。

    岳缘脚下微微一顿,在那嗤响过后的一会儿,便再听一声闷响,他脚下三尺的范围里好似在一瞬间遭受到了庞大无比的力量压迫,已经无声息的凹陷了下去,形成了一个碗型小坑。

    而人。还是一上一下以四掌对掌的形式。

    凹坑刚刚出现,紧接着地面再度发生了骇人听闻的变化。

    砰!砰!砰!

    剑甲崩碎,以那三尺范围凹坑为起点,地面上出现了无数的一圈圈裂痕朝四面八方奔涌而去。在裂痕的后面则是紧随而来的土浪翻滚而来。

    这,才是两人刚刚交手中的力量产生的景象,延迟了的景象。

    骇人的裂痕朝四面八方而去,那建筑在小岛上的房屋同样如图地面一样出现了一圈圈的裂痕,而随即中房屋在崩裂开来,化作了漫天的碎片与土浪混合在了一起朝远处涌去。

    早在两人正要对掌的时候。在场的其他人都不约而同感受到了那股弥漫在心头的致命危机。

    几乎是同一时刻,所有人不约而同的逃离了开来。

    众人以最快的速度朝小岛边上跑去,朝那停在那里的扁舟跑去。在离开的途中,众人便见到了之前那恐怖的一幕,在心中震惊的时候,从未见过如此骇人场景的墨家几人都觉得松了一口气。倒是见过屠凤之战的月儿和月神并没有太过震撼,但是两个人交手产生的如此景象还是让她们感到了心惊。

    然而……

    刚刚的这一幕,只不过两人以各自眼下最强状态对撞后的开始。两人功力对撞,血脉对碰的力道接下来才是力量的巅峰爆发。

    就要达到小舟上的众人突然只觉得脚下一颤,逃的过急的荆天明措手不及之下直接一头栽在了土里,他们这才土浪过后的小岛无端高了不少,以一个水平的位置变成了一个斜坡。

    这个是!!!

    惊骇中,远远望去小岛另一头。

    便见远处交手两人的地方整个沉了下去,一个湖心小岛在这一刻变成了一个跷跷板。

    而在岳缘的背后,下沉的力道更是让镜湖湖水再度爆发。

    在这庞大的力量下,一道宽达百米,高达数十米的巨浪拔湖而起。

    那一片白,成为了两人交手一招中最佳的背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