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73章 剑狱 上
    一句‘怪小孩’,彻底打破了因为岳缘到来而产生的强大压迫感。【最新章节www.yuehuatai.com

    在荆天明这句话是故意又或者是无意间的话下,在场的其他人终于在之前的那一幕化雾为剑,凝剑为桥的手段下有了可以松口气的时间。

    是勇气!

    岳缘的话并没有说错,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在其他人看来荆天明已经不仅仅是勇气二字可以形容。这要有如何的大心脏才能道出这句话来?

    听着卫庄那以嘴型表现出的‘敬佩’之语,在盖聂的脸上却并不是如此。

    他有的只是赞叹。

    荆天明可是由盖聂带了非常长的时间,对于这个孩子盖聂比一般的人都要了解的更多。他其实是一个极为聪明的孩子,否则的话盖聂也不会在不知不觉中教导对方剑法,对方也不会在短短的时间里成长了这么多。

    正是因为这句话,伴随着荆天明好似不懂事一样的顶撞,这才让在场所有人的精神真正的收了回来,能够自我控制。否则的话,恐怕现在他们的精神还在被对方隐隐控制着,对方以那骇人听闻的降临一幕,震惊了所有人。

    而在场真正有勇气打破这个情况,恰好也只有荆天明。

    不出盖聂所料。

    在这句话之后,现场的所有人在心里开始了各自的揣测。

    “……”

    道出了这么一句惊天地泣鬼神之语后,荆天明狠狠的摇了摇嘴唇,强行顶住对方那随着视线一同转来的可怕压力,刹那间他只觉得自己的双肩上压上了万钧重担。

    咔擦!

    一声碎响。

    脚下的石板应声而碎。

    “嗯!!!”

    牙缝里钻出了一声轻微的闷哼,在这股来自身体与心灵上共同的压力下,荆天明死死的咬着牙,硬撑着这股庞大的力量。

    不能跪!

    为了月儿不能朝这个出自阴阳家的阴险家伙跪下!

    坚持的信念在心头盘旋,体内的一身真气更是激荡充盈,在这股压力下全力激发出来,原本在平常的时候无法控制的那部分力量也生生的在这股压力下给压榨了出来。

    “该死!”

    察觉到双膝的微微弯曲。荆天明恶狠狠的呢喃了一声,身上墨眉顿时出鞘,碎石乱飞中墨眉被荆天明双手握住直接插在了他的面前的地上。

    双手拄着剑柄,借由这股支撑的力道加持来增加自身的信心。

    嘎吱!

    双脚以缓慢的速度陷入了地里。荆天明甚至觉得自己都听到了自己体内骨头嘎吱作响的声音,身躯更是在这股越来越大的压力下变得佝偻起来。

    一旁。

    其他人都没有在那股笼罩一切的压力被破除后,并没有体会到这个恐怖。

    可是荆天明的表现却是落在了所有人的眼里。

    尤其是站在荆天明身边的项少羽更是见得清清楚楚。

    无形的压力,哪怕是紧挨在身边的他也无法体会,但见到荆天明如此痛苦的神情。却也大概推测出自己兄弟在这一刻的感觉。

    简直是欺人太甚!

    心头怒火直冒,右手一挥,破空声中,负在背后的盘龙枪就要出击。

    “别!”

    只是项少羽的长枪刚刚拿出来,便被荆天明的声音给阻止了下来。

    “???”

    扭过头,项少羽一脸的愕然,不明所以的看着荆天明,看那一张快要被压成了青白色的脸庞。

    使劲的抬起头,荆天明目光先是在项少羽的脸上停了停,这才转到了岳缘的身上。咬牙切齿道:“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我要和这个怪小孩拼了,看他是能压垮我,还是我能站着承受下来。”

    这一句话让项少羽怔在了原地,但也从其中体会到了一股让他浑身上下的血液有一种开始燃烧的冲动。

    回过头。

    项少羽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岳缘,他要在眼神中将对方杀上千万遍。

    如此情景,反倒是卫庄盖聂等人没有立即出手。

    显然。

    他们已经看出了眼前的问题。

    对方行事目标只怕不是他们所想的那么简单。

    最重要的是在场的每个成人身上都若隐若现的被对方的精神锁定着,一动只怕得到的便会是对方的雷霆之举。此前的化雾为剑,凝剑为桥的举动已然告诉了他们所有人对方的厉害。

    他们与他差的太远。

    更何况那里还有一个月神外加一个雪女。

    倒是月儿小脸上满是担忧,目光祈求的盯着岳缘。希望自己的父亲目下饶人。察觉到月儿的目光,岳缘眉头一扬,反倒是再度加大了力道。

    “!!!”

    右膝一弯,荆天明双手扶剑。膝盖直接跪在了地上,巨大的力量直接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凹陷。

    不够!

    还不够啊!

    口中冒出了刺鼻血腥味,面色狰狞中,荆天明脖颈上那曾经由阴阳家留下的印记终于起了反应。经脉暴起,青色的线条开始从皮肤上隐隐若现。

    “呀!”

    浑身气血蒸腾,头顶更是聚拢了无数的白色水气。盘旋中荆天明就那么一点一点的盯着来自岳缘的恐怖压力慢慢的站了起来,站直了身躯。

    “本座说过,你之勇气却是值得赞叹。”话语落下,岳缘目光收回,那厚重如山一样的力量随着他的视线一同收回。措手不及下,失去了这股压力压制的荆天明直接内气反冲,一口淤血瞬时喷了出来,随即重伤。

    “啊!”

    “天明!”

    月儿见状终究还是忍不住的上前一把搀扶起了荆天明,轻纱遮掩下的脸上尽是担忧之色。

    “……”

    见状,岳缘无奈的用右手抚了下额头,只觉得自己心头有无数的骏马在这一刻奔驰而过,这些骏马还是传说中的赤血宝马。

    嘴唇微动,岳缘传音入密了一句话后,留下一脸呆愣的荆天明后,这才转过身,目光旋即停在了站在荆天明身边的项少羽和石兰两人的身上。

    项少羽……

    传闻中的霸王。

    目光悠悠的盯着项少羽看了半晌,最后这才将目光停在了石兰的身上。

    转过去的那一刻,岳缘看到的是一双如水一般的双眸。

    那上面刻着一个让人无法说明的痕迹。

    很显然。

    她已经认出了岳缘的身份。

    对视了一眼,岳缘便转过了头,目光直接落在了此地的主人——端木蓉的身上。

    不提墨家众人对自己的敌视,这端木蓉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却也有着一股子的仇恨,这一点让岳缘有那么一丝的疑惑。那股仇恨岳缘能够清晰的分辨出那不是随大众而来,而是自己本身的仇恨。

    歪着头,岳缘寻思了半晌,不觉得自己曾经在那里招惹过对方。

    要知道当初在蓟都的时候,因为东君和月儿的缘故,岳缘自然不会去招惹对方,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两人都对这个有着母性光辉的端木蓉有极大的好感。

    这样的女人,哪怕是阴阳家进攻墨家的时候,基本上阴阳家的人更多的都是在划水,真正出手的不过是卫庄的聚散流沙。

    这个目光,这个眼神。

    难不成端木蓉她的什么人间接的死在了我的手上?

    岳缘心思转过,已经在心底推测到了大部分的真相,毕竟这世上很多的仇恨其实并不是出自本身,而是更多的继承你身边的人,或者将这个仇恨转移到你身边的人。

    端木蓉此时的注意力并没有在岳缘的身上,反而是若有所思的打量着重伤的荆天明。

    扫了一眼月儿,在瞅了瞅荆天明,又回头看了看岳缘。

    端木蓉若有所思。

    岳缘没有理会端木蓉的目光,又或者是发现了什么,他的注意力反而是在现场众人的身上一一扫过。

    这群人真心是来的巧。

    感觉是有心人故意引导了一般。

    是道家天宗掌门晓梦还是其他人?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倒是也需要在场的几个人,需要借助他们的剑。毕竟岳缘今天来此,所求的并不是要杀他们,而是要借此地做剑狱,以困玄阴十二剑。

    卫庄与盖聂的剑虽然还没有达到至极,但也马马虎虎够用了。

    以两人的资质,想来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也应该有所领悟了,否则的话那便彻底辜负了自己在皇陵里故意留他们一命了。那一剑,既是对两人的豆否定,却也是对两人的指导。

    至于荆天明……不提也罢。

    再加上那站在岸边的赤练与晓梦,两阴两阳倒也够用了。

    如此局势,要比岳缘原本的想象中要好过不少。不过在之前,岳缘却还是需要解决其他的事情。

    确切的说是解决那个一直躲藏在这里的人。

    猛地回过头。

    岳缘的目光再度停在了荆天明的身上,开口道:“知道本座为什么说你的愚蠢让人感到害怕吗?那便是你有勇气,却还不够聪明,容易惹他人利用。”

    听这话,众人都是面色微微一变。

    “出来吧。”

    “你这一身恶意,对本座来说就好似那天际的烈日一般惹人注目。”

    化雨落下,岳缘右脚抬起,随即猛地一踏。

    在右脚落地的瞬间,湖心小岛四周的湖面猛地炸起惊天水浪。无数的剑气自湖底****而出,在剑气的带动下整个镜湖掀起了高达十数丈的巨浪。

    水浪中。

    一个身材佝偻,秃了顶的白发老头冲天而起。(未完待续。)xh:.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