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71章 剑桥
    下一页

    “有人来了!”

    一句话让端木蓉那来到嗓子眼儿的话给吞了回去,目光越过窗户,众人的视线都投向了外面。房间四周围绕的白雾似乎受到了凉风吹袭,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倒卷而来,朦胧中出现了一条直达湖边的通道。

    是谁?

    在场的每个人心中都有所疑问。

    目光扫过,在场的大多身份都是已经彻底确定了的,比如荆天明、项少羽,比如卫庄、盖聂……当然,有过雪女的例子,谁也无法真正的肯定在场的人是否还有其他的身份。

    但在这个时候,众人的注意力暂时从端木蓉的身上收回,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这个突然闯入小岛上的人。

    知道这里,能够闯过机关的人,唯一的可能便是对这里相当的熟悉。

    那么,来的这个人是谁呢?

    迷雾隐约中,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传来。

    两个人。

    荆天明和项少羽的目光都是一颤,彼此对视了一眼,心头不约而同的分析起来人的身份。

    一个脚步偏轻,一个的脚步偏重。

    这是一大一小的两个人。

    迷雾散尽。

    他们终于迎来了这个突然闯入小岛上的人。

    一大一小,一样却又不同的阴阳家服饰,彰显了来人的身份。

    阴阳家。

    在场的人在看清出现在眼前的人的模样后,为首的成年人几乎都是一愣,随即功力运转,一时间戒备起来,警惕到了极致。而在荆天明、项少羽和石兰三个少男少女的眼中,他们的注意力却是落在了那行走在前面的少女身上。

    一袭蓝白相间的阴阳家长袍,红色点缀其中,轻纱遮面,长裙坠地。六条飘带上的弯月格外的引人注目。

    她,正是他们一直寻找。一直拯救的高月。

    而在高月身后的正是阴阳家右护法,向来极少出手的月神。

    “阴阳家,月神!”

    盖聂嘴上一字一句的念叨着对方的身份,前段时间在皇陵里他们可是亲眼见到了月神的厉害。那是足以与雪女对决的女人,其恐怖绝对不下雪女。而且,两人的武功亦相差不大,乃是同出一门。

    曾经在树林里亲身体会过天魔功诡异与恐怖的卫庄盖聂几人这个时候心情都提到了最顶点。

    阴阳家来这里想干吗?

    还有按照道理阴阳家一般是不知道这里的,真正有可能知晓此地的唯有雪女。但在皇陵里见到两女那样的死决。卫庄他们不觉得这两个女人之间的关系很好。

    当然。

    除雪女外,还有一个人也是十分熟悉镜湖的。

    那便是高月。

    只怕高月是除了端木蓉本身外,在这里所有人中最熟悉这里的人。

    不同激动的荆天明、项少羽等人,卫庄与盖聂等人都看出了眼前场景里的不同之处。

    道听途说终究比不上亲眼所见。

    阴阳家等级十分森严。

    荆天明他们或许忽视了这一点,可在卫庄与盖聂的眼中,显然不会。

    眼前的景象告诉了他们一个可怕的事实。

    那便是高月在阴阳家的身份要高于月神。

    高月在阴阳家究竟经历了什么?现在他们没有时间去探索,因为他们知道眼前的局势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月儿!”

    失声的是荆天明,数年不见天明早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毛头小孩子了,现在的他是一个模样还算俊俏的少年人,他的脸上在这一刻有着一种难以隐藏的惊讶与欣喜。

    同样。

    项少羽脸上也浮现了欣喜之色。只不过在这喜色的背后是对于那站在高月背后的月神的警惕。

    至于石兰……

    此刻的她的表情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正用一种奇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高月。

    月儿的眼中同样闪过一丝的欣喜。

    只不过这点喜色一闪而逝,甚至连其他的人都没有见到那眼眸深处逝去的那一丝喜意。因为除了荆天明与端木蓉外,月儿从其他的所有人的脸上看到了一丝隐藏着的警惕与戒备。

    除此之外,只有那个名为石兰的少女的表情略显奇怪。

    他们,在害怕。

    他们,在恐惧。

    他们,在警惕。

    他们,在戒备。

    因为她这个人,还有她所代表的身份。

    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月儿在心底不由的叹了一声。

    果然。

    父亲说的不错,她还是太天真了些。

    她能理解这是人之常情,但却在心底并不觉得好受,也希望这不是她自己想的太多。先是朝荆天明投去了一个安心的眼神后。高月的目光这才从其他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了端木蓉的身上。

    一个昏迷多年,一个多年失散。

    在月儿的心里,这个自小一直带着自己,抚养自己的端木蓉,从某方面来说她做到了她母亲没有做到的太多事情。虽然嘴上叫着姐姐。可是更

    的时候月儿还是将她当做一个母亲来看待。

    玉唇轻启,一道微颤的话音从嘴里传出。

    “蓉姐姐……”

    “月儿!”

    正在两人准备相认,准备好好说道的时候,现场的局势却是在这一刻再度发生了变化。

    “哈!”一道如银铃般的嗓音自迷雾中传来,一个让在场墨家之人都不约而同感到紧张的女声闯入了耳畔,“有人说的不错,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来的可真是时候。”

    “好久不见了,月儿。”

    迷雾涌动,一道白色的丝带自白雾中钻出直接钉在了房梁上,呼呼声中一道蓝白色的身影自迷雾中出现,来人正是被掌握了大半墨家,不是巨子胜似巨子的雪女。

    身形站定,雪女先是伸手轻轻的在月儿的头上抚摸了一把,笑眯眯的对月儿打了声招呼后,她这才神情似笑非笑从盖聂、卫庄、白凤、盗跖还有班大师等人的身上一扫而过。目光每扫过一个人,对方只觉得自己身上有一种如针扎一样的刺痛感。

    雪女只是笑笑。看着这群戒备到极点的人,没有说什么。最后,她的目光在荆天明的身上停留了半晌。被注视的墨家巨子荆天明条件发射性的后退了一步。

    这个凶女人!

    察觉到项少羽放在自己背后的手,荆天明这才反应了过来。迎着雪女的目光瞪了回去。只可惜荆天明做了无用功,当他回瞪的时候,雪女的目光已经落在了项少羽的身上。

    嗯?!

    这个少年!!!

    心中一声轻吟,目光微微闪烁,雪女盯着项少羽看了半晌。审视的目光直瞧得项少羽头皮发麻。盈盈一笑,就在项少羽也要坚持不住即将爆发的时候,雪女的目光再度转移,来到了石兰的身上。

    这小姑娘,模样是一个不下于月儿的绝色美人儿了。

    如此美人儿,他为什么不带回去替月儿做个伴?

    心中闪过这么一个可笑的念头,雪女这才最后将视线停在了端木蓉的身上,笑意盈盈中行了一礼,道:“蓉姐姐醒了嘞,妹妹这就放心了。”言语亲切无比。难得的真诚。

    是真心实意的真诚。

    并不是假的。

    端木蓉能够体会的出来。

    因为说出来,在墨家里她与雪女的认识只怕比高渐离的时间要更长。

    只是在想到那个弹琴击筑的年轻男人,想到从盖聂他们嘴里了解到的真相,端木蓉也只能感叹一声可惜。谁也没有料到他们两人中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局。

    冷漠,有情无情。

    这是雪女身上一直都有的特质,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

    就在雪女打招呼的时候,盖聂等人却是警惕到了极点,自然是因为他们在皇陵与对方争夺过那秘籍。不过最让他们担心的问题却是雪女的突然到来实在是太巧了。

    巧合的这已经不能用巧合去说明。

    这里的危险程度恐怕不差皇陵。

    唯一值得高兴的是雪女与月神两人的关系看起来并不好。想想也是,在皇陵里争斗的最狠的便是她们两人,否则的话……

    自始至终。雪女与月神两人没有任何的交流,包括视线这一类的东西,就好似彼此都不存在一样。

    一时间。

    房间里的气氛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这种气氛使得荆天明见到月儿的欣喜之情都压了下来,感受到这里的怪异气氛。让人浑身上下都有一种不得劲的感觉。

    最为自在的反倒是身为此地主人的端木蓉。

    远来都是客。

    看着眼前这群客人之间的尴尬之处,端木蓉就不由的扯了扯嘴角,牵强的笑了一下。她睡的时间太长了,睁眼后和闭眼前那完全是两个世界。张了张嘴,端木蓉正想以此地主人的身份招呼的时候,却是四周环境再度发生了变化。

    这一次的变化。却是引得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侧目。

    外面。

    整个镜湖上方的水雾急速变化涌动。

    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搅动,那白色的迷雾在这股奇特的力量下收缩膨胀变形,最后在众人的眼中形成了一柄柄雾剑凌空转动。

    在这无数雾剑出现的一刹那,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只觉得心头一悸,一股莫名的恐慌爬上了心头,好似在这一刻四周环境变化,来到了地狱中一样。

    凄冷。

    森严。

    阴邪。

    弯腰,行礼。

    月儿与月神一同做出了这样的动作。

    雪女眉头轻抬,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处。

    石兰眼神一变,视线同样死死的看向了远方。

    端木蓉更是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隐隐间一股杀意窜了出来。

    至于其他人则是聚精会神的看着那里,好似那迷雾中有着一头绝世凶兽即将踏出。

    忽然。

    一阵清风吹过。

    那化形的无数雾剑顿时有了变化。

    雾剑聚集,在众人肉眼可见的目光中全数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道剑桥横跨湖心小岛与岸边。

    剑桥尽头处。

    一名紫衣年轻人正举步踏出,走在了上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