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70章 镜湖
    烟波寥寥。【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水面蒸腾起一片迷雾,笼罩了整个湖面。

    远远望去,那座落在湖中心小岛上的房子就好似处在了仙境之中,看上去飘渺一片,时隐时现。湖水平静,不起波浪,静的好像一面镜子横躺在那里。

    迷雾中,倒映着岸边的景色。

    这里,就是镜湖。

    就是医家的根据地所在。

    当初月儿便在这里跟随着端木蓉生活了数年的时间。

    岸边。

    月儿一身阴阳家服饰,面带轻纱,来到了岸边,目光盈盈的看着那在白雾中若隐若现的房子,半晌不语。

    在她的旁边,站着的正是阴阳家右护法月神。

    许久。

    月儿的目光从远处那存在迷雾中的房子上收回,小脸微微的侧了侧,玉唇轻启,开口道:“其实你没有必要做多余的事情,不需要你的帮助他也能寻到这里。”

    “你这样多此一举了。”

    月儿清冷的嗓音里并没有太多对月神的尊教,说话的口吻中有着一种平级对待的意思。眼角的余光落在月神那双被轻纱遮掩的双眸上,在那里看不出对方眼神有什么样的变化,月儿语气停顿了下,这才继续说道:“我认识中以前的你不会这样做,你骊山一行受到了别人的影响。”

    月儿话中所指的事情自然是在这一路前来镜湖的过程里,月神时不时留在那大树上的月牙痕迹。

    “……”

    月神面无表情,默然不语。

    轻纱遮掩下的双眸微微一合,看不出有任何的神情变化。她的目光只是如同平常一样随意的停在了月儿的身上。

    “这个人是谁?”

    月儿并没有就此结束,她仍然一边欣赏着眼前这迷蒙似幻的风景,一边说道:“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影响你的人是雪……女吧。”那个姐姐二字最后到了嘴边,还是没有从嗓子里冒出来。

    在阴阳家的这些日子,她已经知晓了太多的东西,也明白她曾经看到的许多东西都只不过外在的表面。纵观阴阳家上下的女人。又有几个岂是能简单相与的?

    大司命,少司命两人就不用说了,在她未来到阴阳家的时候,月儿就已经见识过这两个女人的厉害。

    而地位在她们上面的月神呢?

    其结论不言而喻。

    只不过因为地位的缘故。月神极少出手。

    可一出手,恐怕便是惊天动地。

    同样。

    那个自己曾经称呼的雪姐姐,那个对自己温柔如水一样的大姐姐一样的雪女,也不简单。单凭雪女曾经在阴阳家里的身份,那便是她现在在阴阳家的身份。

    圣女。

    那是在阴阳家五大长老之上的地位。

    能有这样身份。而且还安然无恙的离开了阴阳家的雪女,又岂会是那样简单?

    思来想去,月儿推测出了一个离真相并不远的答案。

    闻言,月神笑了。

    轻纱遮掩下的双眸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

    眼前的小女孩儿至少在这么长的时间来,身上少了当初那种的天真,虽然这份天真还残存在身上,可至少已经没有了曾经的幼稚想法。之前的那些话,有了那么一点点阴阳家圣女该有的表现。

    这样下去,至少不会太过丢东皇大人的脸。

    月神实在是无法想象东皇与东君两人的后人成长成了一朵洁白无瑕的白莲花,那种结局怎能接受?那不是纯粹的长歪了嘛。

    现在的月儿已经开始学会使用自己的身份。学会借用一些东西了。

    月神从月儿的话里听出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东皇大人见到圣女阁下能够这样,会很高兴的。”

    面对月儿的若有所指,月神只是很随意的转移了话题,一句赞叹的话便将月儿心里的打算给撇了开来。

    “……”

    张了张嘴,月儿最后还是保持了沉默。相对来说,月儿现在还是太嫩了。

    “放心。”

    “我不会对那端木蓉出手。”

    “东皇大人这次让我跟着圣女阁下前来,更多的不过是保证圣女的安全。”

    “圣女知道现在的天下已经是混乱一片,圣女一人独自前来实在是太危险了。”月神有句话没有说的便是还有一群野心勃勃的人正在举兵造反,听闻墨家里便有一部分便加入了项氏一族中,帮助其少主项少羽。

    其中尤以墨家现任巨子荆天明为主。领了一部分人混迹在了项氏一族的军队里。

    脑海里回荡着自己在骊山皇陵里与雪女争夺秘籍卷轴的时候的谈话中,月神便知道雪女那个野心勃勃的计划并没有彻底达成,虽然强行压服,但实际上内部还是四分五裂。

    以雪女的狠辣。她其实可以杀掉天明,却任凭对方那样离开分裂墨家。

    可雪女却没有这样做,一来是天明的墨家巨子身份,二来便是月儿的关系。

    好深的心思。

    眯了眯眼睛,月神这一段时间来已经猜测到了雪女那样做的打算,那便是借由月儿的关系一统圣门。因为那样将是最轻松的。

    想到这里,月神继续开口说道:“圣女阁下,你可是要小心你的那个雪姐姐。”

    “!!!”

    月儿闻言轻纱下的面色不由微微一变。

    这话……

    到底是什么意思?

    虽然心中疑惑,可无风不起浪。

    回想起自己曾经从父亲岳缘那里听来的话,月儿心中微动,在这个时候她突然觉得理解了当初那句让她觉得莫名其妙的话语——除了父亲,其他的任何人都只能保留性的信任,甚至连她的母亲也是包含在其中。

    而当时岳缘面对月儿的不明所以,岳缘只给了她一个完全不明白的答案。

    关系感情。

    开始月儿并不明白,但在一段时间后月儿便已经发现阴阳家里高层里除了湘夫人外,其他的几女都与东皇的关系很是奇怪。

    哪里奇怪?

    只是被岳缘用她年纪太小而搪塞了过去。

    眼下再听月神这句好似挑拨的话语,月儿这一刻是真正深刻的体会到了这里面的某种险恶。

    月神与雪姐姐的争斗!

    她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中心点。

    可惜她还年少,无法压服,也无法去体会其中太多的东西,除非月儿自己也参与进去。

    这便是她现在面临的最大困难。

    只是当初月儿对岳缘提起这个问题的时候。岳缘直接给了她最难看的脸色,让月儿委屈不已。

    就在月儿与月神两人都在思索一些东西的时候,不知何时那湖面上的浓雾已经在阳光照耀下散了开来,露出了那清澈见底。反光得跟镜子一样的水面。

    “走吧!”

    见状,月神玉手轻挥,数截芦苇杆脱手而出,落在水面上画出一道水痕直接利箭一样朝湖中小岛上****而去。

    几乎同时,月神已经一手拉着月儿。踏足而出,点在那飘在湖面上的芦苇杆直接朝湖心小岛上跃去。一圈一圈的波纹不断产生,蜻蜓点水一样直到湖心小岛。

    ……

    房间。

    苏醒了好些时日的端木蓉正在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东西,看她那精神动作,丝毫让人看不出这个漂亮女人已经昏迷了数年的时间。一番昏迷沉睡,对她来说似乎就是好好的睡了一觉。若不是端木蓉的气色还有些虚,恐怕谁也看不出这个女人才清醒不久。

    哒!

    饭碗搁在了一旁后,端木蓉满意的呼了一口气,然后随手的拍了拍那还没鼓起来的小肚子。

    在她前面,荆天明见状不由的吞了口口水。

    大开眼界。

    真的是大开眼界。

    这比项少羽还能吃。

    想到这里。荆天明回头瞅了一眼那正站在远处和石兰说话的项少羽,察觉到了荆天明的目光中蕴含的恶意,项少羽立马回过头瞪了回去。

    当初是荆天明拿药回来的,项少羽并没有时间来镜湖。

    而且在端木蓉清醒后,荆天明和项少羽两人这才赶了过来。之所以来此,不提天明本心的好心,而项少羽来这里确是多了一个其他的目的。

    项氏已然起兵,战争中医家的人是多么的吃香,身为兵家的项少羽如何不明白?他要为自己下面的江东子弟考虑。

    他这一次回这里,从反秦中抽身而出。为的便是端木蓉这个人,为的是她代表的身份。

    而在这房间里,自然不止是他们三人,还有墨家的班大师与大铁锤。

    此刻在端木蓉吃东西的时候。班大师说的便是关于墨家内部的变动,说到了高渐离之死,说到了雪女的问题。

    “什么问题?”

    端木蓉低着头,轻声问道。

    “雪女是阴阳家的人。”

    门帘掀开,踏门而入的正是一只手臂的盖聂与卫庄两人,在他们身后则是盗跖和白凤。卫庄的目光在端木蓉的脸上停留了许久。突然说道:“看蓉姑娘你的脸色似乎并不意外这件事。”

    “或者说,蓉姑娘你早就知道这个雪女的身份。又或者说蓉姑娘你隐藏了更为关键的东西。”

    端木蓉闻言仍然是低着头,面色不变。

    一旁。

    正在进行眼神对决的荆天明和项少羽也收回了注意力,将心思放在了这个上面,石兰的目光也落在了这里。哪怕是荆天明心中强忍冲动,只是现在的他成长了太多,没有以前的那样无脑,而且他的大叔显然也是沉默,发现了什么。

    在场的人都在等待端木蓉的一个解释。

    解释这个问题,还有前段时间端木蓉苏醒后的第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在端木蓉准备开口的一刹那,盖聂猛的回过头,目光朝外面落去。

    “有人来了。”(未完待续。)

    PS:明天二十四个小时的车,可能更新会迟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