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68章 胭脂花红 下
    &lt;=""&gt;    云中君的第二个问题出口后,现场的气氛霎时一静。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压力。

    在这个压力下,连那吹拂的清风都在这一刻停了下来,而其他在树林里发出鸣叫的生物也是在这个时候安静,不敢发出丝毫的声响。

    赤练、大司命与少司命三女也在这个时候保持了安静,连自身的心跳都压在了最轻微的地步。

    三女从云中君的第二个问题里听出了那隐藏在云中君内心里的一丝丝情绪。

    “那么请东皇大人示下,给属下最新的任务。”

    低头,行的是阴阳家大礼,云中君声音里充斥着一种别样的情绪,这语气绝不是正常的询问,这个问题,应该和他的第一句联系在一起。那么这两个问题合在一起,便让三女听出了其中一种名为质问的东西。

    “……”

    岳缘目光自玉盒上收回,落在云中君的低着的头上,看着对方那不断滴落的汗水。沉默了半晌,岳缘这才开口说道:“没有其他的什么特别任务,云中君你炼丹太过耗费精神,休养生息便是你现在的任务。”

    云中君闻言身形隐隐一颤,但是他还是保持着之前的姿势,认认真真的继续说道:“请东皇大人示下,给属下最新的任务!”

    “嗯?!”

    一声轻吟,岳缘的语调有了微扬的幅度。

    “请东皇大人示下,给属下最新的任务!”

    第二次的重复,一模一样的话语再度从云中君的口中道出。如此情景,哪怕人再傻,也能察觉到其中的问题了。

    这徐福想做什么?

    赤练看着眼前类似逼宫一样的场景,柳眉轻蹙。心底直冒嘀咕。

    至于大司命的眼神则是落在了云中君的身上,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少司命仍然是以三无的表情立身那里,静静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看着云中君那已经被冷汗彻底淋湿的衣襟。岳缘上下打量了半晌,突然失声笑了起来,道:“喔~~~徐福,你想让本座给你什么样的任务?”

    “!!!”

    额头的汗水如黄豆般大小不断的滚落,徐福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衣衫此刻几乎已经湿了个透,在体温的蒸腾下,一股股白色的水汽正在从他的身上冒出&lt;="l"&gt;。

    压力!

    无与伦比的压力!

    那感觉好像整个天都在这一刻压了下来,砸在了他的背上。恐怖的重压感差点让他无法呼吸。看他在献上长生丹,问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徐福就已经有了豁出去的心思。

    他要得到心中的答案。

    他要为阴阳家寻求一个真正的未来。

    可是……

    刚刚东皇大人的那句回答看似体贴下属,可在徐福的眼里却是让人觉得有些失望了。在他原本的印象中,东皇大人应该如同曾经那样立身在后,高高在上的俯视着这世间的所有一切。

    以东皇大人的智慧怎能听不出来他那句话的真正意思。

    而且以往的东皇大人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在东渡屠凤一战后,云中君越发的感受到了那在东皇大人身上发生的一种变化。

    阴阳家最高首领东皇太一正慢慢由神转化成人。

    和蔼温和的语气,这不是神该有的姿态。

    虽然眼前东皇大人身上那种恐怖的压力犹在,可在徐福的心里终究还是不同了。倒是最后的那句话。让徐福再度感受到了东渡之前的那种味道。

    深吸了一口气,徐福似乎承受不住那股越来越大的压力,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努力的在这股压力下抬起头,目光怔怔的望着岳缘,瞳孔里似乎在燃烧着火焰,他在三女的注视下一字一句用一种狂热的口吻开口说道:“东皇大人,您是万中无一的天帝。”

    “以往到现在的世界,都是配不上大人的身份的。”

    “嬴政凭什么登上帝位?”

    “大秦帝国凭什么一统天下?”

    “这天下间一切,这世间万物都是属于东皇大人的。”

    “眼下天下局势纷乱,我们定能在东皇大人的带领下再造传说中的盛世。成就万世的天庭。”摊开双手,双臂微扬。徐福做了一个拥抱太阳的动作,脸上气血上涌。在情绪的极端激动下,徐福整个面色都显得红彤彤的,好似火烤一般。

    这连续不断的话落下,直惊得赤练、大司命与少司命三女面露愕然之色。

    天庭!

    这两个字,所代表的分量太重。

    也不知是她们三人真正惊的是云中君的话还是云中君的行为。

    不由得三女的目光从云中君的身上收回,不约而同的落在了岳缘的身上。

    目光注视中,岳缘的面色仍然没有任何的变化,甚至连呼吸心跳都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lt;="r"&gt;。云中君的话,就好似微风拂面,连他的发丝都没有吹动一根,更何况一颗心?

    黑色的瞳孔和淡漠的面孔上,让人看不出任何的东西。

    静静的盯着云中君,迎着对方那满是期望的目光,岳缘听到这里已然明白了眼前这个自己一手提拔到五部长老之首的人的真正心思。

    他期望自己走出来争夺天下,期望自己带着阴阳家再进一步。

    这是人之常情的想法。

    有这种心思,岳缘并不意外。

    唯一让他意外的是对方身上那种狂热,他的这种狂热并不同其他的女人一样,自己对他的影响比岳缘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深。

    在阴阳家,最崇拜自己的竟然是这个当初被其他人监视过专门炼丹的人。

    天庭?

    岳缘眯着眼睛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呢喃了一声,轻吁了一口气,目光从云中君的身上收回,那原本压迫在对方身上的力道顿时消散一空。回过头,岳缘的目光望向了那远处即将落山的太阳上面。金色的余晖彰显着一天里太阳最后的辉煌。

    阳光如此。

    而阴阳家也会如此。

    若是在以往或许岳缘有此心态,可在现在,已经推测出了太多东西的他却是做不到了。

    其缘由不是旁人。就是因为他自己本身。

    因为本身的缘故,他来到这里。又因为本身的原因,他不得不为未来的自己,过去的经历备上一层保险。

    岳缘的经历,岳缘的过往,岳缘的未来,注定了在今天会让有些人失望。

    微微闭上眼,岳缘冷漠的嗓音在树林里回荡开来:“云中君,你想的太多了。”

    岳缘的话并没有让徐福安静。反而是给了他更大的勇气,激烈的语气直接爆发了,“所以东皇大人选了一个便宜儿子来继承这一事业?可是区区一个普通人又如何造就属于东皇大人的天庭?”

    “我不同意!”

    “东皇大人您的做法亵渎了自己的身份。”

    回想起那刘季的表现,彻底让云中君整个人爆发开来。

    那样的人,怎配?

    哪怕是东皇大人的便宜儿子,可仍然不配。

    说到这里,云中君他彻底想不明白了。

    为什么自己崇拜的东皇大人会变得这样?

    以前的东皇可不是这样的存在。

    那时的东皇大人迫使东君飞升,翻云覆雨间掌握天下局势,随意的一动,便是整个神州大地的局势的巨变。不管世事如何发展,一切都在东皇大人的掌握中。

    “云中君,注意你对东皇大人说话的语气&lt;="l"&gt;。”大司命开口了。冷冽如银铃一般的声音里充斥着怒意。

    可是现在,东皇大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个天帝怎能成为儿女情长,眼中尽是胭脂花红之人?

    难不成……

    使得东皇大人变成这样的是这些女人。

    从东皇大人身上寻不到缘由,那么就只能是外因。

    猛的回过头,云中君那几乎充斥着杀意仇恨的眼神直勾勾的停在了赤练、大司命还有少司命三女的身上。

    都说温柔乡,英雄冢。

    是这些女人让东皇由神化成了人。

    尤其是想到了那刘季所谓的赤帝之子的身份,更是让云中君徐福的心头冒起了熊熊怒火。有些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是她们生生的毁了东皇太一。

    明目张胆的杀意变化,顿时让三女表情一怔。亦是戒备起来。

    在她们看来,眼前的云中君在精神上似乎出了点问题。在以往的时候,云中君不应该是这样激动的人。可是自从他炼丹后,这段时间来的情绪越来越不对劲。

    但发展到现在这种极端的对她们的杀意,却也是让三女无比意外。

    不!

    东皇大人只是轻微受到了影响。

    还能挽回。

    既然大人有心不愿意动手,那么就由大人最忠诚的属下来代劳。

    抬头。

    起身。

    出手便是一直隐藏着的杀招。

    模仿东皇大人功法草创的武功,轰然而出,目标直指站在那里的赤练三女。哪怕只是粗糙的生搬硬套,是最为浅显的模仿,哪怕花费数年的时间还只是粗浅的一招,但在云中君的突然全力出手之下其威势仍然不可小觑。

    一时间,站在那里的三女仓促中还手,毕竟谁也没有料到五部中为首的金部长老云中君会对她们出手。

    这天下间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盛世无双的阴阳家的人在一处小树林里内讧了。

    嘭!

    气劲狂飙而出,四人的交锋直接将地面掀起了大量的泥尘。

    烟尘散尽。

    四人的神情都是一愣。

    在他们四人的中间出现了一个人,四人的招式同时落在了这个人的前胸后背,而这人在面对重击之下,却是安然无恙,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他,正是岳缘。

    “放肆!”(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r"&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