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67章 胭脂花红 中
    天地苍茫。

    风呼啸而过,带着声声呜咽,卷起树叶,也卷起了一阵阵刺鼻的血腥味。

    局势虽乱,看起来大秦帝国摇摇欲坠,可在咸阳派出了章邯为将,率领一批所谓的刑徒便将无数的造反之人打的七零八落,这让天下间其他人一时间大为紧张。

    秋风扫落叶一样的将一部分叛逆解决后,章邯立即调转了头,去对付眼下剩下的几个主要的叛逆了。

    陈胜吴广,是第一个。

    而项氏一族,便是第二个。

    只要解决了他们,章邯便能为大秦帝国再度定鼎江山。

    至于墨家……

    远远比不上阴阳家,他们不值得在意。

    目光瞅着前面那遍地的尸骸,打量着收拾战场的刑徒士兵,章邯血色披风一扬,人调转马头离开了。

    ……

    “嗯?”

    脚步一顿,赤练在安抚了一番手上的小白蛇后,目光定格在前面的男人背影上,脸上满是疑惑,不清楚对方为什么会突然停了下来。先是轻讶了一声,赤练也反应了过来。

    有人?

    歪着头凝神听了半晌,赤练听到的也只有沙沙的风声和树叶摇摆摩挲的声响,要么就是些小动物的嘶鸣或者鸟叫,要么是前面河流里溪水哗哗声,就是没有听到任何的脚步声。

    她与他之间还是差的太远。

    哪怕是在接受了那份血液后。她的武功已经增长了不少。可是,越厉害,赤练就越能感受两人在武道上的差距。最后,赤练的视线停在了岳缘的身上。

    在赤练的目光中,岳缘缓缓的转过身,脸上的表情浮现了一抹诧异。

    侧着头倾听了半晌。岳缘人彻底的停了下来,就那么安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

    看到这里,赤练便知道来人极有可能是熟人。

    果然。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后,三道人影不约而同的落入了她的眼帘。

    一人踏叶而来,一人在树枝间纵横跃动,一人则是摇摆着衣袖如同一朵云一样飘来。

    见到三人,赤练立即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对方正是阴阳家五部长老中的三人,云中君、大司命与少司命。

    三人身形落下站定,便是不约而同的躬身大礼。

    “云中君(大司命)。参见东皇大人。”

    一旁。

    赤练的眼神微微一变,在三人的大礼过后,她很清楚的感受到三人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了那么一下。自己在阴阳家的身份本就尴尬,再加上在岛上发生的事情,赤练的身份在阴阳家就更为的尴尬。

    一般情况下,除去大司命外,月神与少司命两人对她更多的是一种忽视。

    月神是身份太高太傲,而少司命向来无表情。外人很少知道她内心想什么,反倒是大司命的情绪外露。表现最为清楚。至于五部长老的另外两人湘君与湘君夫人两夫妻则是很少露面。

    而五部长老之首的云中君更多的同样对她是忽视,并不太在意。

    可是刚刚的那一眼,赤练自认感觉没有错,那是一种少见的敌视。

    “你们怎么会来此?你们现在应该在蜃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岳缘的目光在三人的身上来回打量了一眼,他能看出这三人身上的风尘仆仆。他们走的急,追的也急。看样子,三人似乎是一直追着自己这一路而来,直到现在才寻到自己。

    在这个问题下,云中君和大司命两人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五部中为首的徐福开口了,解释了缘由。

    “喔?”

    “笑三笑,原来是他,一直没死心啊!”

    在云中君的描述中,岳缘直接道出了那个秃顶老者的名字。自当初在蜀山一遇后,这个笑三笑并没有在此出现他的面前,至少没有亲身出现在岳缘的面前。

    但岳缘记得非常清楚,当时在蜀山山谷遇见笑三笑的时候,对方那身上潜藏着的针对自己的恶意。

    不同抓着他儿子和虞姬的那种正常的敌意,对方的身上有着针对自己的恶意。

    那是潜藏在骨子里的东西。

    再加上当时笑三笑的那些话,还有那个棋局,岳缘便知道他们两人之间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而那份恶意开始并不太明白,可在东渡屠凤后,岳缘就已经清楚那个恶意是什么东西了。

    那东西与屠凤成功的那个时候一闪而逝的感觉一般无二。

    是一种诅咒。

    不同的是笑三笑身上的那个恶意是来自龙龟的。

    望着云中君,岳缘也就知道了笑三笑为什么见到由凤凰炼就的长生丹而无动于衷了。回想着当初他以一颗鲜血打入其长子体内产生的效果,笑三笑这头老龟压根儿就不敢沾染这个东西。

    两者同样相冲,这对他乃是剧毒之物。

    所以他只能缩着,用语言挑拨。

    挑拨的这个最佳的对象便是负责炼就长生丹的云中君徐福。

    只可惜笑三笑失败了。

    “那人与大人有仇?”

    云中君见状不由自主的询问了出来。

    “仇?”

    岳缘哑然失笑道:“谁知道了,或许有仇吧,也许是曾经,也许是未来。”

    这番话让在场的四人一头雾水。

    最后,还是云中君的动作打破了这个奇特的沉默。

    眼前,徐福已经将带在身上的玉盒拿在了手上,双手举着奉了上来。

    这玉盒里,装的正是那颗长生丹。

    当云中君拿出玉盒的那一刻。除去岳缘外,赤练、大司命还有少司命三女的目光都停在了这个玉盒上面。这个里面便是那颗以凤凰为引炼就的仙药,据说它能让人长生不死。

    三女都想看看这颗丹药到底是什么模样?

    不说一直跟在岳缘身边的赤练无缘得见,哪怕是呆在蜃楼里的大少司命两人也从没见过。哪怕是丹成,在被云中君送往这里的路途中,她们也从未见到丹药的真正模样。

    徐福对她们有着极大的警惕。

    可在这一刻。她们终有机会一堵这颗丹药到底是一个什么模样。

    啪!

    右手伸出,凌空将云中君手上的玉盒吸入了掌心,玉盒入手后岳缘这才目光怔怔的看着手里的东西。

    说实话,岳缘他现在并不需要这个东西了。

    当初说下的东渡求仙炼丹,真正意义上不过是给嬴政给其他人一个可以行事的借口,在岛上杀掉凤凰的那一刻,他身上由凤凰留下的隐患便已经彻底解决,对冲产生的那个奇特的力量更是被岳缘全数灌注在了和氏璧里。反倒是现在,他体内剩下的是残存下来的是当初以血肉培养出来的身体里最为精纯的龙元。若真是吞下这一颗丹药,那才是真正的剧毒。

    当然,这个所有人都不知道。

    手指划过,玉盒应声而开。

    在打开的一刹那,所有人的心底都不约而同的响起了一道凄厉至极的凤鸣声。那凄厉怨恨的鸣声,让除去岳缘与云中君外的几女的后背竟是在这一刻不约而同的爬上了一身冷汗。

    没有想象中的霞光,仅仅开盒的那诡异的在心底响起的声音就已经让三女感受到这长生丹药的非比寻常。

    这长生丹有些诡异。

    身为女人的直觉让三女同时有了这么一个感觉。

    岳缘是直接忽视,而云中君则是炼凤凰尸体的时候早已经习惯了。

    不愧是神兽。

    哪怕是炼成丹药也仍不安息。

    玉盒里丹药有两颗。一颗是长生丹药,一颗是以残料炼就的毒药。

    可惜不管如何。这两颗对岳缘来说那都是剧毒无比的毒药。若不是知道云中君的忠心,换做其他人定会认为对方乃是针对自己来着。

    沉吟了半晌,眼前月儿的模样一闪而过,似乎想到了什么,岳缘剑指点出,直接点在了丹药上面。嗤的一声长生丹药一分为二,化作了一大一小两半。

    就在岳缘有所动作的时候,站在那里一直低着头恭敬无比的云中君却是突然开口了,问出了这一路来那个一直纠缠在自己心头的问题。

    开口的话,便让在场其他人都是一愣。包括岳缘自己。

    “请问东皇大人,大秦皇帝嬴政是死在大人手上的吗?”。

    低着头,抱着双手,保持着阴阳家大礼的云中君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下身衣衫的下摆。

    赤练和大司命讶异的看着云中君,甚至向来没什么表情变化的少司命这个时候眉头也微微一皱,闪过一丝诧异。显然,这个阴阳家炼就长生丹的大功臣之一有话要说了。

    嗯?

    抬头。

    岳缘的目光定格在了云中君的身上。

    静静的注视了半晌,岳缘肯定了他的期望:“是的。”

    哪怕是没有抬头,云中君也感受到了那股庞然的压力,好似背上了千钧重担,这是来自东皇大人的注视。在这道目光下,他的心在这一刻跳的非常的快,后背不觉间已经湿透开来。

    感受着这股压力,云中君深吸了一口气,他没有停下,而是继续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当这第二个问题出口后,在场的赤练、大司命和少司命三人面色都是一变。

    她们都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

    四周的空气在这一刻好似变得凝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