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66章 胭脂花红 上
    江山纷乱,遍地狼烟。

    云中君擦拭了下额头的汗渍,目光遥遥落在前面的方向。那里,正是战乱后的景象,尸骸遍地,官军与起义军队的尸体堆叠在了一起,就在前不久这里双方发生了一场大战。

    其结果,自然是官军大胜。

    起义军队完全不是秦军的对手,在这一地的叛逆军队直接被自咸阳而来的秦军碾压似的给镇压了下去,几乎没有反抗之力。

    他询问了下旁人,知晓了这支镇压反叛的军队的首领乃是曾经的影密卫首领章邯。对方第一战,便展现出了章邯在军事上的厉害,那些随风而起的野心叛逆们,完全不是对手。以至于被章邯打了个全军覆没。

    “……”

    遥遥扫了一眼远处还在打扫战场的秦军,云中君抬头扫了一眼那有些昏暗的天空,不由的呼了一口气。

    公子扶苏已死,而二世胡亥也不知怎的昏聩成这个样子,这天下确实明眼人都能看出帝国的摇摇欲坠。

    这个时候,这个时机,对阴阳家是最大的机缘。

    什么墨家,什么法家,什么儒家,云中君也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天下江山对阴阳家来说如掌心在握。而唯一需要肯定需要确定的便是东皇大人的真正心思。

    只是……

    这一路来他云中君所知道的许多消息给了他一种奇怪的矛盾感觉。

    对。

    一种极端的矛盾。

    嬴政死于沙丘行宫,这事虽然官方传出的消息有着许多的隐瞒,可身为阴阳家五大长老之首的云中君得到的消息自然是更加的清晰与真实。嬴政之死,与东皇大人脱不了关系。

    甚至,最大的可能便是嬴政是死在东皇大人的手上。

    这个由阴阳家辅助统一神州大地的帝国,却又在阴阳家一手之下来到了覆没的边缘。一直以来。他云中君的存在便是为了屠凤炼制长生丹而来,当凤凰死在东皇大人手上的那一刻,便是他云中君展现出真正价值的时候。

    嬴政之死,便是东皇大人真正的野心开始行动的时候。

    到时一个长生不死的皇帝,将会造就一个真正的万世皇朝。那可不是嬴政自己的设想,而是真正在东皇大人的手上化作了现实。

    那时候——这皇朝就不能称之为皇朝。而应该是****。

    不!

    应该称之为天庭。

    由天帝东皇太一带领的天庭。

    那将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盛世之景。

    即便是那个奇怪的老头潜入蜃楼对他云中君进行了诱惑,云中君也能坚持下来的根本原因之一。为了防止那个让他徐福无法探查深浅的老头再度进来,云中君直接选择了出发,不在蜃楼上困守。

    不仅如此,云中君说动了大司命与少司命两人出发,蜃楼上只留下掌管土水二部的湘君与湘夫人留守看管蜃楼与东皇的原本躯体。

    但是这一路追踪而来,云中君的心头却是萌生一个疑惑的念头。

    如此乱局,究竟是东皇大人故意而为,还是他放任至此?

    咸阳已经出兵剿灭叛乱。可在这样的局势下,东皇大人似乎还没有其他太大的动作,这种情况竟然没有给他们任何的任务,更让云中君有些抑郁的是追随而来,竟然还没有寻到东皇大人的踪迹。

    东皇大人行踪飘渺,自沙丘到咸阳骊山,云中君几人生生的在后面打了好几个转。

    而真正让云中君心中产生了些许害怕的正是在前几天半路遇见到的一个正在急速扩大的队伍,不觉间打听到的一个小道消息。

    一个名为刘季的人。

    一把名为赤霄的剑。

    一个剑斩白蛇的故事。

    还有一个赤帝之子的背景身份。

    为此。云中君还专门拦截了那一队人,于半夜拦截到了那群人守护的那个中年男子。

    一脸痞相。不堪大器。

    这是云中君对刘季的模样第一次打量后的第一个印象。

    但更多的注意力还是落在了对方身上那柄被其称之为赤霄的宝剑上面。不同那些没有眼界的人,云中君他又岂会认不出来那柄剑的真正身份?

    赤霄?

    笑话!

    这剑名为天问,是嬴政的佩剑,代表着帝道之剑。

    天问剑怎么会落在这么个人的手里?

    唯一的可能便是这个人接触过东皇大人一行人。

    云中君没有去争夺,而是直接表明了阴阳家身份细细的询问起来。只是云中君没有想到的是,面对他的威势。这个名为刘季的男子并没有怯弱,反而摆出了赤帝之子的名号,开始拉起了关系。

    这名号一出,当即让云中君一愣一愣的。

    白蛇,赤帝……

    赤练。天帝。

    赤帝之子!!!

    这个女人!!!

    她背对着东皇大人到底做了什么?替东皇大人收了一个便宜儿子?

    果然。

    当初就应该直接在岛上将她处死,她坏了东皇大人的事,还不止一次。

    云中君不敢想太多,心中惊怒的同时,云中君也不得不感叹他从未见过如此无耻之人。

    没有太多的去理会刘季,云中君很快便离开,在当时留下了一头雾水的刘季莫名其妙。但那份心情,却是一直遗留到了现在。

    他不想。

    但那个念头好似魔鬼的呼唤,时时刻刻忍不住的在心头冒了出来。

    东皇大人到底准备做什么?

    直到今天,在远远的见识到了帝国军队对叛逆的剿灭后,云中君的心情越发的糟糕了。

    东皇大人应该不会那样做的。

    不行!

    这些都不过是猜测。

    想要得到真正的答案,唯有亲自见到东皇大人。

    就在云中君站在前方迎着腥风沉默的时候,在后面的方向。大司命和少司命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些许疑惑。这一路来,两女都发现了云中君的情绪变化,虽然对方强行镇定,但气息的变化都告诉他的情绪并不稳定。

    云中君在琢磨什么?

    大司命目光停在徐福的背影上,目光闪烁。脑海里沉思着这个问题。

    她与少司命二人出蜃楼与云中君一同而行追东皇大人而来,对方给出的理由则是有一个武功不知深浅的秃顶老头子需要戒备,他没有把握对付,为防对方夺取长生丹而让火木两部长老陪同。

    那天蜃楼丹房里的场景,除去云中君外的四大长老都来过这里见过。

    是有一个莫名的绝顶高手潜入蜃楼。

    那人不简单,云中君没有把握,这并不意外。

    她们保护云中君的时候,也在保护他身上的丹药,更是在监视云中君不监守自盗。因为她们并不知道那个潜入蜃楼的人对云中君究竟说了些什么。

    至于潜入蜃楼的那个人。若是大司命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当初在蜀山见到的那个秃顶白发老头子。

    能让东皇大人认真对待的人,自然不简单。

    可让大司命更觉得意外的是这几天在隐隐得知了东皇大人的踪迹后,对方那种奇怪的情绪变化。

    许久。

    云中君转过身,目光在站在树顶的少司命扫了一眼,最后停在了站在下面的大司命的身上,说道:“走吧,从那刘季的嘴里得到的消息,东皇大人也许就在前面不远处了。”

    “想来这几天。我们费了这么些时间,也应该追上东皇大人的足迹了。”

    点点头。大司命没有任何的反对意见,至于少司命向来不说话的她更是看不出有任何的想法。

    至于那个得到了天问剑的刘季,那个腆着脸上来拉关系的刘季……大司命亦是目瞪口呆,无可奈何。人不要脸到这个地步,真的让大司命开了眼界。

    更重要的是对方那个赤帝之子的身份……

    大司命也需要确定一下。

    但有两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与东皇大人脱不了关系,而且更与那个赤练有关。

    即便是便宜儿子也应该是天帝之子。为什么要叫做赤帝之子……哼,赤练你打了一个好主意。

    目光闪烁中,大司命与少司命两人跟上了云中君的步伐,朝东皇大人所在的方向追踪而去。

    ……

    路上。

    岳缘缓步而行。

    在后面,则是跟着赤练。

    “好厉害!”

    赤练娇媚的嗓音在回荡:“虽然那些举旗的军队不怎么样。但是仅凭刑徒便将他们打的全军覆没,这个影密卫的首领章邯当真不容小觑。”当初就是这人盗跖还有庖丁两人关在了弑牙狱,以至于卫庄和盖聂两人前去救援也深陷其中,最后使得赤练下定了决心。

    “这里面只怕能够做他对手的只有项梁了。”至于项少羽,却是没有被赤练放在心上,而那个便宜儿子更是抛在了脑后,只怕一个碰撞刘季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走在前面的岳缘没有回话,只是听着赤练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

    章邯啊……

    确实是一个人才。

    你嘴上的项梁不是他对手,而不被你放在心上的项少羽才是他的敌人。

    你都不放在心上的两个人刘季与项少羽,才是这个乱世里的主角。

    目光在一颗大树树干上停留了一眼,那里有一个浅浅的月牙痕迹,看到这个岳缘便转身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他们沿着的路途正是前往镜湖的方向。

    原本是不知道路途的两人,在这一刻却是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着,之所以有着如此明确的道路,是因为在一路上以来被月神留下来的印记在指引着他们。

    镜湖,将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