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65章 嘿,你的‘益达’
    &lt;=""&gt;    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便宜儿子……

    哪怕岳缘自己也曾自认见过不少不要脸的人,甚至自己在开始的时候也如牛皮糖一样对上了莫愁,可在这个时候,经历过这么多事的他仍然是觉得开了眼界。

    能够将脸皮这东西这样使用的家伙,当真是首见。

    果然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不提岳缘那被狗刨过的心情,站在身边的赤练更是一脸无语。

    她,觉得在这个时候,可能理解到了一部分为什么岳缘会说这个人会是那个有资格的人。

    单单就这不要脸的程度,就足以横扫天下。

    不管怎么想,赤练也没有猜到自己会在今天收了一个比她大了不少的儿子,整个人都被刘季的那句话震的晃晃荡荡中。

    树梢上。

    岳缘与赤练两人静悄悄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下方的场景。

    在离开后,岳缘便中途而返,再度回到了刚刚发生事情的地方,只是不同之前正大光明的出现,在这个时候他是藏在树荫中,目光注视着下方那个还跪在地上行着人伦大礼的刘季。

    至于赤练,岳缘既然返回,她也只能憋着一肚子的郁闷藏在了树上。

    “你现在怎么看?”嘴唇微动,岳缘直接传音给站在身边的赤练,问道。

    怎么看?

    赤练扭头没好气的看了身边的男子一眼,瘪了瘪嘴,回道:“其他的我看不出来,倒是这不要脸的程度却是世所罕见。”能折身认两个人明显看起来年纪比他小了不少的男女为父母,从某方面来说这个人却是有常人不及之处。

    好心思。

    好打算。

    稍微一沉思,赤练便大概的推测到了刘季的小心思。

    “呵呵!”

    赤练的面色不好看。岳缘自然是能够理解,女人不同男人,莫名多了一个大龄儿子。那简直是荒诞至极。先是轻笑了一声,岳缘这才继续说道:“可不是这么简单。你继续看。”

    “……”

    闻言,赤练没有说什么,虽然心里对自己的那条白色大蟒的结局很是不满,但在这个时候赤练也只能强忍着继续观察。能让岳缘这样做,这样为对方造势,连天问剑都送了出去,显而易见这个名为刘季的浪荡中年男子绝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lt;="r"&gt;。

    在岳缘的眼中,这个中年男子是能够结束这个乱世的人。那么仅仅是脸皮厚度天下无双。却还是不够。

    树下。

    一直等对方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路线尽头好半晌后,刘季这才缓缓抬起了头。

    一句让其他人听起来无耻到极点的话自刘季口中出来后,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羞愧之色,就好像那话再正常不过。这淡定的表情,直接让树上的赤练嘴角直抽抽。

    若是仔细观察的话,定能发现在那神情淡然的刘季的双眸深处有着一丝难以隐藏的喜意。

    喜的是手上的天问剑,更是最后那句话他并没有得到否定的回答。

    换句话说,他刘季可以借势。

    在这种乱世下,这些东西对他刘季来说有着什么作用不言而喻,甚至这个已经在隐隐的刺激着他心中潜藏的那份野心。目光直愣愣的盯着身前那断成两截还没死透的白色大蟒。刘季的目光闪烁,似乎在构思着什么。

    不一会儿,刘季便听到了身后其他人的声音传来。

    之前那些人等了一会。见刘季一直没有回来便已经有了担忧,既是担心刘季遇到了危险,也是害怕刘季直接丢下他们逃了。所以,这些人带着一股战战兢兢的情绪来寻他的踪迹。

    很快。

    双方便在这里相遇了。

    只是一群人在看到眼前的局面后,所有人都不由的大哗。一大群人都围了上来盯着这白色大蟒的两截断躯围观起来,如此大蟒如此颜色举世罕见。

    刘季拔剑斩蛇,这在他们看来简直不可想象。

    至于刘季在扫了众人的神情一眼后,眼珠转了转,便开始添油加醋的吹嘘起来。

    在刘季的话中。这条世所罕见的白色大蟒简直是神物,不过从某方面来说这种大蛇确实让人恐惧。在普通人的眼里当得上。但是蛇终究只是蛇,可在刘季的话里。这条蛇绝不简单,至于怎么个不简单倒是没有说出来个名堂,倒是手上的天问剑上因为还有残存蛇血的缘故,被刘季重新取了个名字,称之为赤霄。

    而斩蛇的过程,则是被刘季以一场大梦来解释,这赤霄剑便是梦中得来。

    一番忽悠之下,其他人被刘季直说的呆呆愣愣。

    树上。

    赤练听着下面刘季的话,一双柳眉几乎倒竖了起来。

    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不过赤练倒也从刘季的身上真正的看出了对方所拥有的东西,这个人确实不简单。

    岳缘则是若有所思的听着,脸上闪过奇怪的笑意。听了半晌,突然对站在身边的赤练说道:“还不够……赤练,你这个母后或许该帮我们这个便宜儿子一把!”

    “!!!”

    扭过头,赤练一脸愕然&lt;="r"&gt;。

    他到底想干什么?

    竟然应下了那个荒唐至极的话。

    两人四目相望,对视了半晌,赤练揣测了岳缘心思一番,最后还是应了下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我要你救白蛇,你之前可没说过它会死。”

    “嗯?”

    剑眉微扬,迎着赤练那丝毫不避让的眼神,岳缘沉吟了一会,却是点头应了下来,“好。”话音落下,岳缘嘴唇微动,直接传音给了下方正在大吹法螺的刘季。

    下方。

    正在吹着牛的刘季忽然一怔,随即面色不变的继续说了起来,不过在接下来的言语间倒是给了那白色大蟒的尸体构造了一个坟墓。而随后他便带着一行人离开了。

    几乎同时,站在树上的赤练开始起了易容,虽然她这方面的水平并不高。但在曾经聚散流沙里的黑麒麟的耳炫目染之下,她赤练还是有那么一两手的。

    再加上岳缘的帮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赤练便易容成了一个糟老太太,身形跃动间,人已经消失在了树上,朝刘季等人离去的方向追去。

    目送着赤练消逝的背影,岳缘的目光这才落在那被刘季等人草草堆成了一座坟墓上,那里面便是被天问剑斩成两段的白色大蟒的残躯,不得不说这条白色大蛇有着恐怖的生命力。如此重伤之下仍然还没有完全死去,还有着那么一点气息。

    看了半晌,岳缘衣袖一挥,气劲直接将泥土扫开,露出里面的两截躯体。

    蹲下身,岳缘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金色的蛇瞳。

    许久。

    “一条蛇也有这样的眼神,当初围绕在我身边这是身为蛇类的直觉啊……果然还是有点野兽的智慧。”

    “本座明白了。”

    岳缘右手伸出,直接握在了白色大蟒的三角形脑袋上,吸力散出,在北冥下。白色大蟒上半截残躯直接枯萎,生命力消散殆尽,眨眼间便化作了粉末。

    ……

    两个时辰后。

    道路的尽头处。赤练正静静的等待着。

    就在赤练等得快要郁闷的时候,岳缘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目光中。

    一手负背,紫色的衣衫在夜风中不断的飞舞,而另外一只手则是收拢在了袖子里。

    在赤练的目光中,岳缘走到了她的身前,停了下来,问道:“怎么样?”

    “你的便宜儿子彻底坐实了身份。”

    “只是你这样想方设法的为刘季平添背景身份,甚至不惜让对方搭上了阴阳家的关系,可那又如何?”

    “他这人虽然有些水平。脸皮厚度天下无双,可我不觉得这刘季能横扫天下结束乱世&lt;="l"&gt;。”

    “文不成武不就。”

    “哪怕是有着天问剑。项氏一族那里他刘季就过不了关。”

    “即便是以无耻保命,可他终究只是一个扶不上墙的烂泥。你这样是搭上了整个阴阳家。”

    面对赤练的一句句反驳。岳缘只是哑然失笑,他非常清楚对方多了一个便宜儿子后的那种糟糕心情,再加上她的白蛇被斩成了两段,那种心火不言而喻。

    “呵呵。”

    “世事无常,谁知道呢?”

    岳缘笑笑,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从袖子里将右手拿了出来,将手心里的东西递给了赤练,“咯,你的白蛇,虽然变小了,但还是可以将就一下。”

    见岳缘没有解释,赤练也不在说什么。

    眼前这个男人的谋划,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的。她之所以这样说,也不过是发泄一下心中的抑郁之气。说实话,在东渡前赤练不会这样,在东渡的过程中她也不会如此。

    也许是因为身体里鲜血的原因,她能够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距离是拉近了的。在这段时间里,在两人的接触里她其实放开了很多,不同以前的故作姿态。两者的关系趋向了正常。

    不过赤练这个时候的目光是停在岳缘的右手心上,那里有着一条几乎白的透明的小蛇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可怜兮兮蜷缩在手心的中央。

    一条成人粗细的大蟒,一条筷子长短的小蛇。

    身为玩蛇的行家,赤练怎能认不出这条比蚯蚓大不了多少的小白蛇是刚出壳的幼蛇,只怕还是对方从蛇体内直接掏出来的蛇卵。一想到自己东渡过程中好不容易抓到的十条大蟒,最后竟然八条在火山爆发中失踪不知生死,眼下只剩下了两条,一条是大青蛇,一条刚刚算是死在了岳缘手上,就剩一个蚯蚓般大小的后代。一时间,赤练的心头莫名其妙的升腾起了一股委屈,就好像看到了她自己一样的经历。

    “……”

    无言中,赤练还是小心翼翼的接过了小蛇,在自己手心里仔细的打量起来。一番检查后,赤练也看出这小白蛇除了极端的营养不良外,也是如同那白色大蟒一样的性别。

    “大的已经无法救活,活了一个小的。”

    “这要是在江湖上也已经是天大的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

    挥挥手,岳缘一边说着一边走在前面,之前让赤练以白蛇针对刘季,他已经算是欺骗了她,这句话倒也是一个回答,示意她没有必要为了一条蛇如此心态。

    只是岳缘的这话让别人理解歪了。

    你这是让它长大了以身相许么?

    赤练冷着脸跟在后面,嘴唇微动呢喃着什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尴尬的场景,她面色霎时变成粉色,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人的下半身,人更是嗤笑出声。

    走在前面的岳缘听到这笑声,感受到那股停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只觉浑身上下莫名一凉,一头雾水不明所以。(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r"&gt;&lt;/="r"&gt;&lt;/=""&gt;